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22章 梵天,过来受死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梵天,过来受死

无论是梵天还是准备将段枫杀掉的毗湿奴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全部都是一怔。

就在梵天和毗湿奴微微失神的时候,一道红色的身影宛如鬼魅般,嗖的一下就从外面冲了进来。

随即犹如一阵类似鞭炮爆炸的脆响陡然在大厅之中响起。

只见这道红色的身影一晃便到了毗湿奴的面前,那被紧身裤所包裹的长腿朝着毗湿奴的胸口狠狠的踢了过去,恐怖的力量直接使得空气为之炸裂!

谭腿!

来人一出手便是一记杀伤力极大的谭腿!

整条腿宛如狂龙出击般,迅猛地踢向了毗湿奴,速度快若闪电。

“小心!”梵天在看到这记长腿袭来之后,急忙开口。

但是已经晚了,谭腿已经到了毗湿奴的面前。

毗湿奴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死亡之意将自己给笼罩,浑身上下的肌肉顿时紧绷在了一起,刚想格挡,可是他却低估了来人的速度!

一时间,毗湿奴只感觉自己仿佛被拉到了一个隔离的世界,这个世界没有人、没有景,有的只是让人不可捉摸的一腿,那感觉仿佛他根本无法躲闪般!

危急时刻,毗湿奴没有盲目的选择躲闪,而是那唯一的左手急忙护在了胸前。

“砰!”

谭腿踢在了毗湿奴的左手之上,宛如一座大山从天降落砸下般,声势惊人,恐怖的力量宛如潮水一般涌现!

虽然毗湿奴的左手挡住了一部分的力量,但是这股力量实在是太可怕了,直接将毗湿奴给震飞了出去。

“哐当!”

毗湿奴的身体在半空中滑翔了一段距离之后,重重砸在了地面之上。

梵天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上充满了浓浓的震惊之色,虽然毗湿奴被段枫斩断了右手,受了伤,但是他可是十分清楚毗湿奴的实力。

就算受了伤的毗湿奴也绝对不会被人这样一脚给踢飞出去。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他不相信!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出,只见来人立刻落在了地面之上。

在灯光的照耀下,这个女人身上那红色风衣犹如鲜血一般的刺眼,那张精致的瓜子脸上充满了冷漠和怒意,而且吗原本带着单薄致命诱惑的红唇,在这一刻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那嘴唇上触目惊心的一抹红,犹如鲜血一般红,散发着一股刺骨的寒意。

并且那本该充满妩媚的眼神此时也显得十分的凌厉,就仿佛一把锋利的刀子一般!

强势的气质,让她的美丽就仿佛一朵妖艳的花朵,同时又像一把出鞘的利刃!

纪含香!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纪含香。

而与此同时那房门外一处黑暗之中,站着一个老人,这个老人在看到纪含香出手之后,顿时长舒了一口气,那干巴巴的脸上露出了一道欣慰的笑意。

如果纪含香没有来,或者晚了一秒钟,那么这个老人已经出手,而且他若是出手绝对不是将毗湿奴给击退这么简单!

他的剑是杀人的剑,是染血的剑!

纪含香在看到躺在地上满脸苍白,而且嘴角挂着丝丝鲜血的段枫,那张脸上的寒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来,犹如蜡冬寒霜般!

纪含香那凌厉的双眸不善的扫了一眼梵天之后,急忙蹲下身子,将段枫从地上给抱了起来:“段枫,你怎么样,你别吓我……”

纪含香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担忧之意。

段枫在看到纪含香之后,那嘴角早已露出了一道笑意:“含香,你……”

“等下我在给你解释。”纪含香打断了段枫的话问道:“你怎么样,有事没事?”

“没事,我命硬,死不了!”段枫摇头道:“松开我,我自己能够站起来!”

段枫也知道,这一刻不是给纪含香要解释的时候,所以他也没有多问,他相信等下纪含香绝对会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纪含香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松开了段枫。

纪含香刚刚松开段枫,段枫便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脸残忍的看着梵天道:“梵天,你说这次是你死还是我活?”

梵天在听到段枫话后,恨不得一口水喷死段枫,这他妈的怎么回答,都是他梵天死!

“他们两个今天都要死!”纪含香冷若寒霜的说道:“谁敢动我男人,我就让谁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梵天死死的盯着纪含香,脑海中不停的搜索着能够和纪含香重叠的身影,但很可惜,他寻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能够和纪含香重叠的身影。

“早就听说火狐段枫身边女人极多,每一个都是美貌如花,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梵天淡淡的说道:“只是不知道这位是那个?”

虽然梵天的声音很平淡,但是那脸上的凝重之色,已经将他的内心给出卖。

“纪含香!”纪含香直接自报家门:“别等下死了,不知道是谁杀的。”

“你是华夏的玄女?”

“玄女?”纪含香冷笑一声:“如果我是玄女,今天十大剑主将会齐出,荡平你印度!”

“而且你认为如果我是玄女,他现在还能够活下来吗?”说着纪含香伸出手指指向了毗湿奴。

梵天在听到纪含香的话后,脸色微微一变,他本来以为拥有这样伸手的女人应该是华夏的玄女,但是现在看来,对方根本不是。

不是梵天这么容易相信纪含香的话后,而是如果纪含香真是玄女,她根本没有这个必要遮掩,而且以目前的局势来说,纪含香完全能够将他们给留下,所以纪含香根本没有必要说谎。

并且梵天能够感受到出来,像纪含香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

“你到底是谁?”

“要你命的人!”纪含香重重的说道:“今天你要死,谁都救不了你,而且你别打算逃跑,你没有任何的机会!”

狂妄!

这一刻的纪含香显得十分狂妄,比起段枫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以为你真的能够杀了我吗?”梵天冷笑一声!

“你的命是我的!”一直沉默的段枫突然开口说道:“我预定了你的脑袋,除了我谁都拿不走!”

一时间,段枫和纪含香两人一个比一个狂。

纪含香狂,梵天能够理解,毕竟纪含香刚到,没有消耗任何的体力,而且没有任何的伤势,可是段枫不同啊,他已经消失了不少的体力,而且身上还有伤。

可就是这样,段枫竟然说要亲手了解他!

听到段枫的话后,梵天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般,立刻疯狂的大笑了起来,笑声阴森而又恐怖,就像是有人在拿着什么东西划玻璃般发出一道道刺耳的声音,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下一刻,笑声停止,梵天之直勾勾的看着段枫,正色道:“你以为你还是巅峰实力的时候吗?你以为我梵天就是一个废物吗?”

“如果之前没有受伤的时候,你说你能够将我杀掉,我或许会相信,但是就凭现在的你,你认为有可能吗?”

“梵天,你真的认为我杀不了你吗?”段枫玩味的看着梵天问道:“你没有任何的把握,虽然我受伤了,但是你不清楚我受了多么重的伤,而且我有鱼肠剑在手,身为剑主的杀招,我还一招没有用!”

“你现在完全是在给自己打气,我能够明白!”段枫表示非常理解的说道:“毕竟到了你这个位置,你知道要多一些,知道剑主的杀招配上剑主的剑,将会犹如闷雷般,不仅快,而且招招都是要命的!”

梵天冷笑一声:“你是在吓唬我吗?你认为我是被吓大的吗?”

“你有鱼肠剑又能够如何,你以前受伤了,而且伤的不轻,没有十天半月的修养,你不可能恢复。”梵天在段枫的胸口扫了一眼道:“我自己的势力,自己的力量有多大,我清楚,你表面上看似没有任何的事情,实则不过是一个强弩之弓吧了,你这样说,只是为了让她对付我吧?”

梵天指了一下纪含香!

“梵天,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太自信了。”段枫的眼神不停的在梵天身上扫来扫去:“既然你不相信,那我们就手底下见真章!”

“不过你放心,看在你说管杀管埋的份上,我会给你一个全尸。”

说着段枫扭头看向了纪含香:“你去将毗湿奴给杀了,梵天我来对付!”

“段枫,我来对付他吧,你去杀毗湿奴。”纪含香也看到了段枫受伤不轻,如果真要和毫发无损的梵天拼杀,那么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所及纪含香想要去对方梵天,让段枫对付毗湿奴!

“不用,他的脑袋我要亲自拿走,你去杀了毗湿奴,就不要再动手……”

“可是……”

纪含香刚刚开口,就被段枫给打断道:“我和他,是男人之间的较量,是男人之间的生死搏杀,你不要插手!”

看着段枫那一脸坚决的神情,非常了解段枫的纪含香之后,自己无论说什么都不会有任何的用处。

“你小心一点!”纪含香满脸关心的嘱咐道。

段枫没有在理会纪含香,而是一步步的朝着梵天逼近:“梵天,现在我们一对一,看看我到底能不能将你给杀了!”

说着段枫的声音陡然一变:“梵天,过来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