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23章 会让你生不如死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会让你生不如死

灯光,段枫嘴角微微上扬,语气中带着无与伦比的狂傲!

一直以来梵天都以为自己已经是一个非常狂妄的人了,只是现在他才发现段枫比他狂妄的要多的多。

如果段枫没有受伤说出这句话,梵天相信段枫不会无的放矢,毕竟段枫有那个实力,有那个实力说出如此狂妄的话,但是现在段枫依然说出这无与伦比的狂妄话语。

这让梵天觉得可笑,但是在这可笑的同时,梵天的内心之中又多了一份不安,他总感觉有问题!

可是到底哪里有问题他又说不上来。

“梵天,跪下,我让你死的痛快一点!”段枫一步步的朝着梵天走了过去。

那模样仿佛丝毫没有将梵天放在眼中一般,那模样,仿佛他一剑就能够将梵天给斩杀一般。

感受到段枫身上的气势不断的攀升,梵天脸上露出了一道冷笑:“你不过是强弩之弓了,想要用气势逼退我,或者是想要用气势来压迫我,你认为可能吗?”

说着梵天身上的气势也陡然攀升,丝毫不惧段枫。

这两股可怕的杀意犹如两条巨龙一般,在空中怒吼着,厮杀着,谁也不肯后退半步!

可怕的杀意顿时笼罩整个大厅之中,沉闷的气氛犹如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暴风雨袭来般,压在人的心头,让心中充满了烦躁!

“那我们试试!”

说着段枫身形一晃,朝着梵天而去。

身动,剑走!

段枫整个人就像是一把被射出去的利箭,朝着梵天呼啸而去!

“呼呼……”

段枫将剑招之中的刺字诀完全融入到了身法之中,快若闪电,宛如惊鸿,一道白光朝着梵天呼啸而去。

面对段枫这快到极致的一剑,梵天脸上充满了凝重之意,他只感觉自己面前尽是剑影,那铺天盖地的剑影仿佛将他给拉到了一个只有剑的世界之中!

那剑影和剑气纵横在一起,一股无法言语的危险感顿时笼罩心头。

“嘶!”

一剑刺出,顿时传来了一道刺耳的声音,就仿佛,有人将一块布给撕烂了一般。

梵天急忙侧身闪躲,同时脚步加快,一闪到了段枫的身后,那右手化刀,朝着段枫就斩了过去。

“唰!”

段枫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凌厉的杀机从背后涌现,急忙反手一剑斩去,犹如犀牛望月般!

梵天见状,急忙便招,右手朝着段枫手中的鱼肠剑剑身上拍打而去。

“啪!”

清脆的响声传出,那恐怖的力量使得段枫这一剑被震得偏离了原先的轨迹,与梵天擦肩而过。

但是那可怕的剑气依然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细微的伤口。

纪含香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在发现段枫的速度和实力没有因为受伤受到多大的影响之后,顿时长舒了一口气,那丹凤眼微微半眯着看向了毗湿奴。

毗湿奴在感受到纪含香那凌厉如刀的眼神之后,心头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脸上充满了凝重之色!

“你不用挣扎了,你注定要死!”纪含香看着毗湿奴不屑的说道:“不要说你受伤了,就算你没有受伤,我若杀你也是轻而易举!”

自信!

纪含香的声音之中带着一股无与伦比的自信。

但是纪含香这股无与伦比的自信却让毗湿奴有种绝望的感觉。

刚刚纪含香那一腿的恐怖,他至今记忆犹新。

虽然那一腿纪含香有偷袭的缘故,但是却依然能够将毗湿奴给踢飞出去,这已经说明,她有足够的实力来对付毗湿奴。

耳畔响起纪含香那无与伦比的自信声音,毗湿奴没有恼羞成怒,相反,他心中的恐惧陡然增加。

他很清楚,纪含香如果没有足够的自信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而且现在他已经被段枫斩去了一条手臂,实力已经大打折扣。

而且纪含香那可怕的力量和诡异的速度,让他心中非常清楚,今天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一战,他必须小心翼翼并且全力以赴。

不然就是死路一条。

随即,纪含香一步步的朝着毗湿奴走了过去,那感觉仿佛她仿佛面对的是一条狗一般,可以随意的捏死!

“嗖!”

就在这个时候,毗湿奴动了。

他就地一蹬,借助反弹之力,如同鬼魅一般,冲着纪含香直射而去。

“呼呼……”

恐怖的速度带起了风声,灯光下,毗湿奴跳跃到了半空之中,凌厉的扫腿从半空之中对着纪含香呼啸踢下。

“唰!”

只是瞬间,毗湿奴的一腿已经到了纪含香的面前!

面对这带有极大杀伤力的半空扫腿,纪含香没有躲闪,而是陡然挥手,朝着毗湿奴的的腿部拍打而去。

“啪!”

脆响传出,毗湿奴只感觉踢出去的腿仿佛遭到电击一般,一阵发麻,腿上的力量荡然无存。

这使得他脸色巨变,心中狂震不已。

纪含香那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拍,其实却极为讲究。

如果有站在医术领域巅峰之上的人看到纪含香那所拍打的地方,一定会震惊不已。

因为纪含香所拍打的地方是腿部之上的麻骨所在的位置。

所以才会使得毗湿奴感觉自己的右腿犹如电击,那腿上的力量陡然消失。

腿部一麻,使得毗湿奴的身体不受控制的从半空之中落下。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腿影呼啸闪过。

是纪含香的腿影。

“砰!”

来不及躲闪的毗湿奴被纪含香一脚给踢在了身上,那恐怖的力量直接将他给踢飞了出去!

“哐当!”

毗湿奴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顿时他只觉得浑身上下的骨头仿佛散架了一般,而且那右腿依然没有任何的知觉。

纪含香看着砸在地面上的毗湿奴,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我说了,你今天注定要死,不要想着挣扎了,没有任何的用处,而且你越是挣扎,你那断臂之上的鲜血将会流失的更快,你死的也更快!”

纪含香一脸嘲讽的看着毗湿奴:“我曾经发过誓,谁敢动我男人一根头发,我就让谁生不如死!”

说着纪含香犹如闲庭信步般朝着毗湿奴一步步的走了过去:“你竟然想要杀他,你说我应该怎么处置你呢?”

看着纪含香一步步的朝着自己靠近,毗湿奴脸上充满了恐惧。

虽然纪含香此时在笑,但是那脸上的笑意却充满了寒意,这一刻的她就仿佛从地狱之中走出来的修罗一般。

那脚步声慢慢的侵蚀着毗湿奴的内心,让他的内心之中完全被恐惧所包裹。

忽然毗湿奴感觉自己那发麻的右腿恢复了知觉,心中猛然一喜,但是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变化。

眼看纪含香要到了自己的面前,毗湿奴突然嗖的一下从地面上站了起来,那右腿朝着纪含香两腿之间狠狠的踢了过去。

这一刻,毗湿奴使出了下三滥的绝阴腿!

纪含香仿佛早就知道毗湿奴右腿恢复了知觉般,在毗湿奴站起身,闪电般踢出右腿的时候,纪含香的左腿已经踢了出去。

“砰!”

还没有等毗湿奴的右腿踢来,纪含香的左腿已经踢在了毗湿奴的右腿之上。

挡住毗湿奴这一腿之后,纪含香的右腿呼啸的踢出!

毗湿奴见状,左手急忙再次阻挡!

“砰!”

恐怖的力量,使得毗湿奴再次倒飞了出去。

“我说了,你已经受伤了,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纪含香在将毗湿奴给踢飞出去之后,再次开口说道:“断了一条手臂,可不是实力大打折扣那么简单,你身上的血也在流失,你看看你的脸色是多么的苍白!”

“就算我不出手,你等一段时间,也会两眼发黑,站都站不起,可是你偏偏不听话,非要想着和我动手。”

纪含香一边朝着毗湿奴走去,一边不急不躁的说着。

灯光下,毗湿奴的脸部肌肉完全扭曲在了一起,眸子里的恶毒之意不言而喻。

他恨段枫斩断自己的一条手臂,如果自己没有断掉一条手臂,失去这么多的鲜血,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被打倒!

“你不站起来和我打了吗?”纪含香轻声的说着:“如果你在不站起来,我可下杀手了!”

不等话音落下,纪含香化作一道红影便朝着毗湿奴呼啸而去。

只是一闪就到了毗湿奴的面前,随即不等毗湿奴有任何的反应,娇躯微微后仰,一记带有强烈杀伤力的正蹬被纪含香给踢了出去!

“砰!”

一脚重重的踢在了毗湿奴的身上,那可怕的力量再次将他给踢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一旁的墙壁之上。

“噗!”

一口猩红的鲜血立刻从口中喷出,同时毗湿奴之感觉眼前一黑,意识也变得混乱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纪含香不做任何停留,再次一闪就到了毗湿奴的身边,那嘴角勾勒出了一道残忍的笑意,对着毗湿奴的右腿之上狠狠的踩了起来!

“咔嚓!”

骨骼的断裂声立刻在四周响起,随即一道杀猪般的哀嚎声也跟着响彻整个大厅!

本来意识混乱的毗湿奴在这剧痛的刺激下变得无比清醒了起来。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纪含香那冰冷的声音立刻传入到了毗湿奴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