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24章 剑主的力量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剑主的力量

纪含香的声音宛如來自地狱的魔音一般,袭击着毗湿奴的内心,他的身子忍不住哆嗦了起來,下意识地要挣扎着起身,

身为印度毗湿奴的他,实力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如今被纪含香打的犹如死狗一样,一是因为纪含香的实力确实恐怖,而且在看到段枫那个狼狈的模样后,纪含香的心中充满了怒意,可以说纪含香这样的出击完全是最为愤怒的力量,其力道极为恐怖,

二是因为段枫将他的右臂给斩断了,实力本就受到了折扣,在加上鲜血从中流出,使得他的力量飞速的流逝,

所以在面对纪含香的时候,他才会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但即使如此,毗湿奴却依然要挣扎着从地上站起來,

只是他刚刚有所挣扎,纪含香就再次的踢出一腿,

“砰,”

一声闷响过后,挣扎着想要起身的毗湿奴,再次被纪含香给放倒在了地上,

“我说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纪含香犹如魔鬼般,再次抬起腿,重重的踩在了毗湿奴的腿上,

“咔嚓,”

只听一声一声脆响,纪含香将毗湿奴的另外一条腿也给踩断了,

而且纪含香并沒有因此有收手的意思,而是那右脚在毗湿奴的腿上不停的來回碾压了起來,

“啊……啊……”

一道道杀猪般的哀嚎声不停的在四周响起,可谓是撕心裂肺,声声刺耳,

耳畔响起毗湿奴那撕心裂肺的吼叫声,纪含香脸上沒有丝毫的表情波动,那踩在毗湿奴身上的腿,依然在不停的碾压,

而且仿佛这痛苦的哀嚎声对于纪含香仿佛是兴奋剂般,使得纪含香更加用力了起來,

她竟然要将毗湿奴腿上的骨头给踩碎,让他永远站不起來,

随后,纪含香抬起腿,猛然朝着毗湿奴那左手之上而去,

“咔嚓,”

“啊,”

脆响声刚刚响起,那哀嚎声便立刻响起,将那骨头断裂的声音给遮盖了下去,

那钻心的疼痛让毗湿奴有种窒息的感觉,这一刻他非常渴望昏迷过去,但是那钻心的疼痛却一次次的让他承受着剧烈的疼痛,

“你说,你若是活着,双腿和一只手再也不能给动,将会怎么样,”纪含香的声音再次在毗湿奴的耳边响起,

听到纪含香的话后毗湿奴那苍白的脸庞立刻扭曲到了一起,眸子之中也出现了恐惧之色,疯狂的吼叫道:“杀了我,杀了我,”

他是武者,是印度巅峰之上的武者,而如今纪含香告诉他,不杀他,只是废了他,让他一辈子都成为一个废人,

这对于一个武者來说,绝对比杀了他还要让他痛快,

能够达到这个位置,心性不知道有多么的孤傲,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厮杀,不知道有多少的仇家,如果他变成了废物,那么将会受到多少人的欺凌,

这绝对是一件比活着还要痛快的事情,

这一刻毗湿奴特别渴望死,渴望就此死去,

“你想死,可能吗,”纪含香说着从毗湿奴的身上撕下一块布,她竟然给毗湿奴去包扎了他那断臂之上的伤口,

此时,纪含香将最毒妇人心这句话完全给诠释了出來,

“我说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你就要生不如死,”纪含香一边包扎一边说道,

而毗湿奴则是一脸恶毒的看着纪含香,这一刻,在他的眼中纪含香就是魔鬼,残忍到极点的魔鬼,

此时,段枫和梵天两人却是打的难分难解,虽然段枫手中有鱼肠剑,但是他毕竟受伤,可是梵天呢,

他沒有,

所以一时间即使段枫有鱼肠剑也无法奈何梵天,

两人的身影不停的在大厅之中來回穿梭,可谓是宛如闪电一般的快,

快的让人根本无法捉摸,

当纪含香虐待毗湿奴,毗湿奴发出哀嚎之声的时候,梵天想要看看毗湿奴,但是段枫那穷追猛打的打法,使得梵天只能够打消心中的年头,小心翼翼的面对段枫,

此时,梵天是越打越心惊,段枫仿佛就犹如打不死的小强般,越战越猛,而且那体力仿佛无限般,不知道丝毫的疲惫,

虽然段枫沒有杀掉梵天,但此时梵天浑身上下已经破烂不堪,而且一道道猩红的伤口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的刺眼,

“嗖,”

段枫忽然刺出一剑,梵天只觉得自己被一股强大的杀机锁定,那感觉仿佛他无论躲到天涯海角都无法躲过这一剑,

若是换成一般人,这一刻一定会心神失守,但是梵天沒有,他是印度的顶级高手,一生不知道搏杀了多少次,其战斗经验绝对极为丰富,

所以在段枫这一剑刺出的时候,梵天整个人急忙朝着地面上倒去,同时犹如蛤蟆蹬腿一般,整个人嗖的一下从地面之上朝着一旁闪躲而去,

虽然段枫这速度极快的一剑沒有刺中梵天,只见他就地一踏,整个人立刻朝着梵天追去,同时手中的鱼肠剑紧握在手中,以九十度的角度朝着地面之上的梵天狠狠的刺下,

梵天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身体急忙朝着一旁一滚,

“咔嚓,”

鱼肠剑顺着红地毯直接刺进到了地面之中,

随即段枫急忙将鱼肠剑拔出,然后对着红地毯用力一划,

“嘶……”

顿时红地毯之上出现了一道长口,随后段枫左手用力一扯,刚刚站稳的梵天身形不受控制的向前栽倒而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那半蹲在地面上的身体,犹如一头出來觅食的野兽发现了猎物一般,右腿一蹬,整个人便化作一道魅影呼啸的冲向了梵天,

同时那手中的鱼肠剑宛如一道白光从天而降般,朝着梵天身上狠狠的刺來,

梵天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瞳孔立刻收缩到了一起,身体急忙朝着一旁倒去,同时右手加在太阳穴之上,

“啪,”

梵天倒在了地面之上,一手支撑着脑袋,犹如醉罗汉般倒在了地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的右腿已经朝着梵天踢了过去,

梵天仿佛早就猜到了段枫会这样出手般,那空闲的左手急忙对着段枫的腿部拍來,

“啪,”

一道清脆的响声传出,段枫的右腿立刻被击退,同时那左腿已经猛然抡起,呼啸而出,

“砰,”

一声闷响传出,半躺半睡在地面上的梵天直接被段枫给一脚踢飞了出去,

“啪,”

忽然倒飞出去的梵天双手一拍地面,整个人立刻从地面上站了起來,

梵天伸出手擦了一下那嘴角溢出的鲜血,然后看着段枫道:“我承认,我小看了你,但是你依然杀不了我,”

段枫冷喝一声:“能不能试试不就知道了,”

话音落下,段枫那鱼肠剑之上竟然泛起了一丝黄白交融的剑芒,

梵天立刻就看到了段枫手中鱼肠剑的变化,心头顿时一惊,脑海中忽然闪现了关于华夏剑主的能力和力量,以及他们手中剑的用法,

“火狐,你要做什么,”梵天脸上立刻出现了一道惊慌之意,

“让你见识一下,剑主的杀招,”段枫笔直的伫立于原地,那手中鱼肠剑黄白的剑芒变得更加旺盛了起來,

忽然,那黄白的剑忙发出了一道刺眼的光芒,

一道轻吟之声从鱼肠剑之上传出,

“唰,”

段枫动了,不动如风,动如闷雷,一闪而逝,等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梵天的面前,那手中的鱼肠剑顺势挥出,

“嘶……”

鱼肠剑仿佛划破了四周的空气,又仿佛鱼肠剑在发出怒吼的声音一般,

一时间剑气纵横,四周完全被剑气所笼罩,那恐怖的剑气犹如一道道利刃般朝着梵天袭來,

梵天顿时脸色大变,这一刻他算是见识到了剑主的恐怖,这一刻的段枫完全是战力飙升,

一股危险的气息彻底笼罩梵天的心头,他只觉得仿佛被死神宣判了死刑一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死亡來临,

“不,”

梵天陡然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怒吼过后,他仿佛被战神附体一般,那渐渐消散的战意陡然沸腾不说,气势暴涨,

生死时刻,梵天动用了他的禁术,更为准确的说是属于梵天的禁术,

“嗖,”

鱼肠剑呼啸而來,

梵天急忙双手置于胸前,纹丝不动,宛如一扇大门,紧紧地守护着他,

“啪,”

一声脆响,梵天竟然双手夹住了段枫的鱼肠剑,使得鱼肠剑再也无法向前推动半分,

“给我滚,”段枫爆喝一声,右手猛然一抖,

那被梵天夹住的鱼肠剑顿时将梵天的双手给震开,鲜血立即从手掌中心溢出,

“噗嗤,”

锋利的鱼肠剑直接刺进了梵天的胸口,将梵天的心脏捅出一个窟窿,随着“砰”的一声闷响,直接将梵天的身子牢牢地钉在了墙上,

忽然段枫手中的鱼肠剑猛然一转,

“噗嗤,”

梵天之感觉自己的身体中仿佛有一个绞割机在身体之中摧毁他的器官般,剧烈的疼痛让他的脸色变得煞白,鲜血也从哪胸口疯狂地涌出,那脑袋也慢慢的垂了下來,嘴角之中也不停的溢出鲜血,

“这就是剑主的力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