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43章 回国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回国

察觉到危险之后,段枫和赫连千叶以及江流风三人仿佛说好了一般,就地一弹,急速奔向了屈玲珑。

因为,理智告诉段枫三人,來人十分恐怖,那股杀意实在是太浓厚了。

本來想要折磨赫斯提亚的屈玲珑也意识到了情况不对,狠狠的踢了一脚倒在地上的赫斯提亚之后,便沒有再动手,而是看向了段枫三人。

“怎么了。”

“有高手。”赫连千叶满脸凝重的说道。

赫连千叶的话音刚刚落下,一道青色的身影宛如鬼魅一般,便出现在了段枫三人的面前。

只见來人满头白发,那身上的长袍染红了鲜血不说,而且那长袍也显得破烂不堪,整个人虽然杀意浓厚,但是看起來却略显狼狈。

并且那枯皱的脸庞之上显得是那么苍白。

使得他整个人看起來就像是刚刚从死人堆里爬出來一般。

赫连千叶在看到來人之后,二话不说,手握长剑立刻扑了过去。

他从对方的身上嗅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一股能够威胁到他生命的气息。

而段枫在看到來人之后,则是脸色猛然一喜,可是等他反应过來的时候赫连千叶犹如一只身手敏捷的猴子般,已经飞奔了过去。

并且那手中的长剑带着凌厉的杀意朝着这个老人斩了过去。

同时江流风也跟着扑了过去。

无论是赫连千叶还是江流风,他们的速度都非常快。

尤其是赫连千叶,他的速度仿佛已经达到了极限一般,一剑出恍若轻风不见剑,万变之中,但见剑却不见人。

这一刻的他,仿佛和手中的长剑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段枫在看到这一剑之后,心头顿时震惊不已。

这恐怕才是赫连千叶真正的杀招吧。

段枫想的沒错,这才是赫连千叶的杀招,至于对付赫斯提亚的时候,还不配让他用出这样的一剑。

而赫连千叶之所以使用必杀技,完全是因为他感觉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

这一剑,带着勇者的勇往直前的精神,这一剑带着必胜利的信念,带着必杀的决心。

势不可挡在这一刻用來形容赫连千叶这一剑最为适合不过。

忽然,这个老人的身影一晃,接着手腕一抖,手中的软剑宛如长鞭一般,弯弯曲曲的便朝着赫连千叶的长剑缠了过去。

“铿。”

脆响声陡然传出。

“唰。”

只见老人的软剑在缠住赫连千叶的剑之后,用力一扯。

赫连千叶浑身上下狂震不已,这股力量实在太可怕了。

与此同时江流风的攻击也到了老人的面前,只是老人看也沒看江流风,便踢出一腿。

“砰。”

一声闷响,那恐怖的力量直接将江流风给震退了数步。

就在江流风想要攻击的时候,段枫急忙喝道:“别打了,自己人,自己人。”

愕然听到段枫这句话后,无论是赫连千叶还是江流风全部都是一愣,身上的杀意也慢慢消散。

段枫怎么会认识这么恐怖的人,难道是他剑主的势力。

看到两人停下手之后,段枫立刻朝着这个老人飞奔而去:“前辈,您沒事吧。”

“沒事。”老人轻声道:“本來我还以为你会出事,但是现在看來,我多虑了。”

说着老人看了一眼江流风道:“江家的小子,以后在动手之前先搞清楚是敌是友。”

江流风在听到这个老人的声音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惊讶之色,这老人怎么认识他。

“赫连千叶,你一把年纪难道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老人在面对赫连千叶的时候说话显得十分不客气:“我若是想要杀人,你以为你会拦得住我吗。你认为你能给感受到我身上的杀机吗。”

说着老人的手腕一抖,那缠着赫连千叶的软剑,立刻绷直了。

赫连千叶脸上顿时浮现了一道羞愧而又愤怒之色。

俗话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刚刚自己的那一剑蕴含着什么样的力量,他可是一清二楚,但是却依然被对方给轻易的拦截了下來,那么也就是说他和这个老人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面。

赫连千叶冷哼一声,沒有多说什么。

“前辈,那些人呢。”

“全帮你给宰了。”老人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德事情般,一脸风轻云淡。

这个老人是一脸风轻云淡的诉说着,但是这话落入段枫的耳中后,无异于闷雷。

从阿波罗的口中得知,这次还有赫斯提亚和哈迪斯。

如今这个老人竟然将哈迪斯给宰了,而且他身边肯定还有其他人,这需要什么样的实力,才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哈迪斯一行人给干掉啊。

“不用惊讶,我和你所学的不一样,我的剑是杀人的剑,而且我的剑沒有招式,只有速度。”老人那双眸子仿佛能够洞穿段枫的心思一般,缓缓的开口说道:“而且我本來就比他们强。”

“前辈,请问您是……”

对于这个老人的身份,段枫可以说非常好奇,他认识不少的人,但是却沒有一个能够和面前这个老人挂上号的人。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帮自己呢。

“回去问你外公吧。”老人脸上慢慢露出了一道浅笑:“你也不用问赫连千叶,他还真不知道我是谁。”

“都说薛昊天身边有一个绝世高手,看來应该就是你了。”赫连千叶虽然不知道这个老人叫什么,什么身份,在华夏武学之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但是他却知道羊城檀香园薛昊天身边除了裴老之外,还有一个非常神秘的高手。

只是很少有人见过他,而且他基本上就沒有出过手。

外界只是传言有这样的一个人,但却沒几个人见过他,所以众人也都是半信半疑。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龙爷在檀香园外伏击段枫,在看到那快到极限的一剑之后,为之震惊的原因。

因为沒有人确定薛昊天身边是不是有这样的一号人物。

而段枫在听到外公两个字之后,内心之中完全被感动所塞满了。

他什么也沒有说,却将最好的,最厉害的人放在了自己的身边。

长辈们的爱就是如此,他们不说,只是默默的为你做着一切。

“谢谢您。”段枫一脸感激的看着老人到。

“对了,纪家那丫头呢,被你藏到哪里去了。”老人突然岔开话題问道。

听到老人问起纪含香,段枫立刻回过神來,二话不说,立刻朝着纪含香躲藏的地方急速奔跑而去。

看到段枫离开之后,老人扫了一眼赫连千叶:“我知道你是用剑高手,想要挑战我,我奉劝你一句,不要找虐,等到了骨灰巅峰的时候,再來挑战我吧。”

一句简单的话,直接道出了这个老人的实力。

和清风一样的存在骨灰巅峰。

赫连千叶在听到骨灰巅峰之后,顿时沒了脾气,虽然他也是骨灰境界,但是和这骨灰巅峰相比,可是有着不小的差距啊。

或者说,是一道天堑,一道鸿沟,只要达到骨灰巅峰境界,实力和速度就会倍增。

随后这个老人便眉头在理会赫连千叶,他相信赫连千叶不会來找虐。

“江家小子,你这实力可是不怎么样,和皇甫哲段枫两人可是沒法比啊。”

“凑凑合用吧。”江流风依旧显得十分冷傲。

或者说,他的骨子之中与生俱來便充满了冷傲之气。

“再说那两个都是变态,我哪能相比。”江流风撇了撇嘴。

对于段枫和皇甫哲比自己强,江流风无话可说,他们两人可是年轻一辈的领头羊啊。

老人轻笑一声,随后将目光落在了屈玲珑的身上,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种异样的色彩。

被这个老人这么看着,屈玲珑感觉浑身上下都非常的不自在,就像是丑媳妇面对公婆般。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抱着纪含香从一旁走了出來。

屈玲珑在听到脚步声之后,立刻扭头看了过去。

“段枫,纪妖女怎么了。”屈玲珑快步走到段枫面前,担忧的问道。

“她因为我受伤了。”段枫脸色有些暗淡的说道。

屈玲珑看着段枫怀中面色苍白的纪含香,重重的说道:“纪妖女,你不会死了吧,你要是死了的话,以后可就便宜我了。”

虽然屈玲珑的话听起來巴不得纪含香死,但是细品之下,却会感觉到,那种担忧之情。

“放心,我死不了。”纪含香咬着牙说道:“你死我都不会死。”

“原來你还能够说话,我还以为你要不行了呢。”屈玲珑脸色一喜:“既然还活着就行,姑奶奶我坐直升机來的,马上就带你回国。”

说着屈玲珑值了一下上空盘旋的直升机。

“玲珑,含香交给你了。”

“你要去做什么。”屈玲珑心头陡然一沉。

“我要去找我的兄弟。”段枫重重的说道。

他虽然现在平安无事,但是他的兄弟呢。

蛤蟆乌鸦等人怎么样。有沒有事情。

“你走吧,我去帮你找他们。”一旁的老人缓缓的开口说道:“只要他们还活着,我保证你能看到活蹦乱跳的人。”

说着老人嗖的一下就到了段枫的身后,那右手陡然朝着段枫的后脑勺上拍了过去。

“啪。”

力道掌握的恰到好处,直接将沒有任何防备的段枫给拍晕了过去。

而就在段枫要倒地的时候,老人立刻一手抓住了段枫和那要从段枫怀中掉在地面上的纪含香。

“你……”

“别废话,他现在已经是强弩之弓了,抓紧带他走,剩下的交给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