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44章 都发生了什么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都发生了什么

段枫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的梦。

梦中伐征战不断,殷红的鲜血流淌成河,无数的惨叫哀嚎声交织成一曲地狱的乐章。

梦中,他浑身上下被鲜血染红,身上挂满了一道道犹如蜈蚣般狰狞瘆人的伤口,他犹如杀戮机器一般,不停的挥拳挥剑厮杀着面前所有人,而且越是杀,他就显得越是暴躁,仿佛已经失去了理智般。

突然画面一转,只见蛤蟆和乌鸦一行人半跪在地上,身上血淋淋的,面色显得极度狰狞,并且还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而在他们的周围则是站满了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模样。

恍惚中,段枫看到有人举起手中的利刃对着蛤蟆等人的脑袋上砍了下去,看到这一幕,段枫发出了愤怒绝望的吼叫,他想要去救自己的兄弟,可是却发现自己仿佛被什么东西给锁住了一般,无法动弹丝毫,只能够看着蛤蟆等人死在自己的面前。

恍惚中,场景再次一变,段枫看到了一袭红色风衣的纪含香,她被人一拳给砸飞出去,那绝美的脸庞一片煞白,那目光中蕴含着不舍与依恋,这一刻她就像是人世间最凄美的景色,美得让人心疼。

那从口中喷出的鲜血,将她那红唇染得更加鲜红,触目惊心。

“不……”

眸子里呈现这一幕后,段枫的双眼通红,像是一头受伤的孤狼,嘶声哀嚎!

下一刻,段枫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洁白的房间,洁白的大床,和墙角洁白的家具,沙发,电视……一切都是白色,白得刺眼。

段枫眼珠子微微转动了一下,便看到戚烟梦、林忆如、屈玲珑以及薛昊天等人!

众人围坐在床边,三个女人泪眼婆娑的看着段枫,而薛昊天则是一脸焦虑和担忧。

“段枫,醒了!”屈玲珑在看到段枫睁开眼睛后,立刻欣喜的说道。

只是那欣喜的声音之中却带着一丝的哽咽,而且那双迷人的眸子之中也布满了血丝,脸色显得十分苍白。

不止是屈玲珑如此,戚烟梦和林忆如两女也是如此,那眼眶通红,面色苍白,脸上挂满了担忧之色。

三女在这一刻看起来显得非常疲惫。

而薛昊天的脸色同样有些难看,而且此时的他再也没有段枫先前见他那样精神抖擞。

此时的他弯着脊梁,身体微微地哆嗦着,仿佛风中的烛光,随时都会熄灭!

段枫从回来之后已经昏迷了两天,而今天则是第三天,这两天之中,薛昊天整个人仿佛苍老了数十岁般。

这两天他可以说夜不能眠,茶不思饭不想,一颗心完全系在了段枫的身上。

尤其是在当看到段枫回来时候,那满身是血的模样,薛昊天只感觉仿佛有人拿着一把利刃在自己的心脏之上捅来捅去,痛的让他窒息,而且他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可以说,在看到段枫刚回来时的模样,薛昊天完全是暴怒,前所未有的暴怒。

他现在只有段枫一个外孙了,如果他真出的什么事情,那么他薛昊天可就真的要成为孤家寡人了。

虽然薛昊天心中知道,想要让段枫鹰击长空,翱翔九天,就要经历鲜血的洗礼。

可是知道归知道,但是看到那副凄惨的模样,又是另外一回事。

在刚看到段枫的那一刻,薛昊天甚至都不想让段枫成为那翱翔九天之上的雄鹰了,那太残酷了。

他发现自己有些承受不住。

而且看着戚烟梦和林忆如那哭的稀里哗啦的模样,薛昊天当时的内心更是无比沉重。

并且这两天,他们所有人几乎都是夜不能眠,茶不思饭不想,一颗心全部都在段枫的身上。

如今在看到段枫醒过来之后,薛昊天的脸上顿时充满了激动的神色。

段枫舔了舔干枯的嘴唇,声音嘶哑道:“水……水……”

这一刻段枫感觉嗓子像火烧似的,又干又痛。

听到段枫的话后,戚烟梦急忙从病床旁的柜子上取过一杯水,用棉签沾湿了,小心的涂到了段枫的嘴唇和舌头之上。

戚烟梦那俏脸之上充满了无限柔情之色,她没有给段枫大口大口的灌水,不是她不想,而是段枫的伤势很重!

而且刚想,怕他喝水呛到自己。

“你伤势很重,先别喝水了,我给你先涂湿,等下在喝水!”戚烟梦一边帮段枫涂着嘴唇一边说道。

段枫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随后段枫像是想到了什么,舔了舔那被戚烟梦给涂湿的嘴唇,然后问道:“我这是在哪?”

“羊城!”

听到羊城两个字之后,段枫浑身上下一震,作势就要从**坐起来,可是他刚刚有所动作,便发觉整个五脏六腑火辣辣的痛,痛得钻心彻骨,段枫的眉头立刻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口中发出了一道痛苦的呻·吟!

戚烟梦三人在看到段枫的动作之后,立刻紧张了起来:“医生说你身上多处骨折,不要乱动,不让伤口会痛!”

“我怎么回来了,我的兄弟呢?”段枫依旧咬着牙,强忍着身体上的疼痛,要从**坐起来。

他只记得自己让人把纪含香带回来,自己去找蛤蟆等人,可是后面他感觉自己的后脑勺之上仿佛被人给拍了一下,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醒来的时候自己就躺在了这里!

纪含香?

想到纪含香,段枫急忙再次开口道:“含香呢,含香呢?”

“她没事,她在一旁躺着呢!”说着戚烟梦微微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指了一下在躺在段枫旁边病**的纪含香。

段枫急忙看去,在看到纪含香躺在**之后,顿时长舒了一口气。

“她刚刚睡着了,你不用担心!”戚烟梦仿佛看穿了段枫内心之中的想法般,再次开口说道:“蛤蟆他们,你也不用担心,他们也都活着呢,没事!”

听到戚烟梦的话后,段枫那颗提到嗓子眼上的心慢慢的放回到了肚子里面。

活着就好,只要活着就好。

随后,段枫的目光便看向了薛昊天,看着薛昊天那一脸苍白而略显疲倦的神色,段枫眼眶有些发热,一种异样的情绪弥漫在他的内心深处。

“外公,谢谢您……”段枫心中有千言万言,想要对薛昊天说。

但是不知道为何看着薛昊天那脸上那道溺爱和慈祥之色后,段枫只觉得胸口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他迫切地想说什么,可是嘴巴张开,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内心的感受。

如果不是薛昊天派了一个高手,那么他不可能活着回来,如果不是薛昊天,他……

“傻小子,对我还需要说谢吗?”薛昊天坐在病床旁边,伸出了那枯皱的右手,轻轻的摸着段枫的脑袋道:“我可是你外公,你是我外孙,唯一的外孙啊!”

“外公……”

“好好养伤,没什么事情了,就算有什么事情外公先给你扛着,其他的事情都等你养好伤再说。”薛昊天淡淡的打断了段枫的话:“你那些兄弟,现在也在羊城,我把他们给安排在了其他地方养伤,过两天你就能够看到他们了!”

“嗯!”段枫重重的点了点头:“外公,那个老人……”

“他也没事,你不用担心他!”

“那皇甫哲呢?”段枫再次问道:“他有事没事?”

“他和你一样也在病**躺着呢!”薛昊天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道:“你们两个都是驴脾气啊,倔,竟然没有一个人要跑!”

段枫在听到薛昊天的话后,一时间内心之中对皇甫哲充满了感激。

皇甫哲完全是为了帮助自己,如果他想要走的话,还真没人能够拦住他,更何况还有一个天命!

“外公,他身边有没有一个女人……”

“你说的是天命吧?”薛昊天轻声道:“走了,她走了,我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走了?”

段枫微微一愣。

“段枫,你不用担心嫂子,我见过她了,她没什么大碍,而且她让我告诉你,不要找她,她想见你的时候自然会来找你。”戚烟梦突然开口说道!

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随即段枫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的纠缠,而是岔开话题道:“我是怎么回来的,我记得之前有人好像拍了我一下!”

“不把你拍晕你会回来吗?”屈玲珑幽怨的瞟了一眼段枫:“明明都不行了,还要咬牙坚持,你傻啊,你不能给让我师父和江流风去帮你救你兄弟吗?”

当时屈玲珑在看到那个老人将段枫给拍晕过去,可以说,愤怒到了极点。

但是现在她对那个老人却是充满了感激。

就像他当时所说的一样,段枫表面看起来没什么事情,但实则已经是强弩之弓了,完全是凭着一口气凭着内心之中那股信念咬牙坚持住的。

当被人给拍晕之后,段枫直接昏迷了两天半才醒过来,由此可见,段枫到底受了多么严重的伤。

段枫嘿嘿一笑:“那我昏迷了多久?”

“快三天了!”屈玲珑在段枫身上狠狠的剜了两眼。

“我擦!”段枫眸子之中顿时露出了惊讶之色:“我竟然昏迷了快三天?”

“对,你是受伤最重的!”

“那这三天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一次屈玲珑倒是没有在开口,而是看向了薛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