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47章 纪家的隐私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纪家的隐私

?薄如蝉翼。

愕然听到这四个字之后,段枫微微一愣,随即脸上就充满了浓浓的震惊之色。

关于薄如蝉翼,他也知道一点,据说是取自天蚕丝和特殊金丝混合编织而成的,是为女人量身打造的一件东西,不但可以刀枪不入,而且还可以当作武器。

因为单薄而又透明,带在手上,很难让人察觉,所以取名叫做薄如蝉翼。

换句说,薄如蝉翼和射雕英雄传黄蓉身上穿的软猬甲拥有同样的功能,都是刀枪不入的东西。

而薄如蝉翼本來到底属于那个国家就沒有人知晓了,只知道薄如蝉翼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是在一个岛国女人的手上,后來被华夏鸿鸣刀主张逸飞给抢了过來。

在华夏有十大剑主,又有十大刀主,两者的存在都是一样的,都是守护华夏,只是彼此都需要修生养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变化。

比如这次是剑主守护华夏,那么下次定然是刀主。

这是一个规律,已经存在了千百年的规律。

可是薄如蝉翼怎么又到了纪含香的手上,难道是有人将这东西从张逸飞的手上又抢了出來。

这点打死段枫他都不相信,那可是鸿鸣刀主啊,而且一身实力出神入化,想要从他手中抢东西,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纪含香仿佛看出了段枫那内心之中的想法一般,再次开口说道:“这是我家人给我的。”

“你家人。”

“嗯。”纪含香点了点头:“是我爷爷给我的,而且也是在成为纪家掌舵人之后,才知道这是薄如蝉翼,以前我也不知道这个东西。”

“难道你们纪家和……”

还沒有等段枫说完,就被纪含香给打断道:“你猜的不错,我们纪家和他们有些渊源,薄如蝉翼是他们送给我们纪家的。”

忽然段枫的脑海中想起了当初戚烟梦告诉自己关于纪含香成为纪家掌舵人的事情。

杀,杀了自己的兄弟姐妹,成为纪家之主,掌握纪家那雄厚的财团,难道纪家并不是经商。

而经商只是他们的一个幌子。

也就是所谓的挂羊头卖狗肉。

“我们纪家不是表面上的这么简单。”纪含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段枫说道:“我们纪家拥有一股非常强悍的力量,这股力量能够让皇甫哲感到恐惧,我想你应该能够猜的出來,我手中的是什么势力吧。”

“难道你是执法者,,玉女。”段枫双眸瞪的混圆,脸上的震惊之色,沒有丝毫的掩饰,完全流露了出來。

纪含香苦笑的点了点头:“是的,我是执法者。”

听到纪含香承认后,段枫内心之中顿时掀起了巨浪,纪含香竟然是执法者,当代执法者,剑主的执法者,监督剑主的存在。”

“一个执法者培养起來需要数十年的时间,而且还要有足够的耐心,你应该能够明白为什么他们会送我们纪家薄如蝉翼了吧。”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那震惊不已的内心道:“明白了,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会这么强,而且手中还有薄如蝉翼了,原來你是执法者。”

而戚烟梦和屈玲珑以及宁若柳三人顿时一头雾水,她们感觉自己仿佛在听天书一样,什么执法者,什么薄如蝉翼啊,都是什么东东。

“皇甫哲是不是知道你的身份。”

“不,他只知道我手中有薄如蝉翼,知道薄如蝉翼代表着一股可怕的势力,但却不知道我是执法者。”纪含香摇头道:“不止是他知道我手中有一股可怕的实力,龙爷也知道,很多人都知道。”

“你外公也知道。”

“我外公。”

“对。”纪含香点了点头:“纪家不是那么简单,难道梦梦沒有告诉过你,我的一些事情吗。”

“你成为纪家掌舵人吧。”

“是的。”纪含香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但是梦梦告诉你的并不完善。”

“要成为纪家掌舵人,心狠手辣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心。”纪含香再次吸了一口气:“一颗情义之心,一颗包容之心。”

“什么意思。”

“纪家有钱吧,有势力吧。”

段枫点了点头,纪家确实很有钱,很有势力,可以说黑白通吃。

“俗话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纪含香一脸认真的说道:“纪家势大,自然会让许多人养成得意忘形,嚣张跋扈,我行我素,一副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的气势。”

“这些在纪家比比皆是,他们一个个都嚣张跋扈,我行我素,阳奉阴违,尤其是那些男人,自认为自己很有可能成为纪家之主,行事更是肆无忌惮。”

“而且,当时纪家第二代之中无一人可以挑起纪家的大梁,若是交给我的父辈他们手中,纪家不出十年,必定毁于一旦,所以我爷爷将目光锁定在了我这一代之中。”

“你可以想像一下,我爷爷这个决定将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彼此的父母帮助自己的子女灭掉其他人。”段枫想都沒有便开口说道。

凡是生活在大家族之中的人,是最为看重利益的,为了利益他们可以不择手段,什么事情都可以做,这点在段炎国的身上就能够看的出來。

“你说的不错,他们为了自己的子女可谓是无所不用。”纪含香的脸色慢慢变得暗淡了下來:“只要是认为对自己孩子有利的,他们都会做。”

“那个时候,纪家完全是乌烟瘴气,但是我爷爷却依然不管不问,让他们斗,他就犹如一个看客一样,静静的看着面前所发生的事情。”纪含香的声音充满了复杂的语气。

段枫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他无法想象的出,当时的纪家是什么样子,但是尔虞我诈,两面三刀,笑里藏刀是肯定的。

“由于我爷爷的不管不问,使得他们更加嚣张了起來,认为我爷爷只看结果,不看过程般,竟然开始拔刀相向,骨肉相残。”

纪含香的眼眶慢慢变得有些红润了起來。

宁若柳在发现纪含香的变化之后,急忙拿起一旁的纸巾递给了纪含香。

纪含香接过纸巾擦了一下眼角那滑落出的泪水说道:“但是我爷爷他的心仿佛铁打的一样,依然不管不问,任凭所有人在哪斗,暗杀,刺杀,下毒,可谓是什么都有。”

“而我也不能给例外,自然会被卷入这场纷争之中,我也姓纪,我也是纪家的人,而且纪家传位,从來不讲男女。”纪含香满脸苦涩的说道:“本來我对那个位置还挺在乎的,但是我在看到他们那样争斗之后,我变得有些厌恶起了那个位置,我甚至想要离开纪家,找个地方躲起來。”

“我想的太天真了,即使我躲起來,他们依然沒有打算放过我,多次想要置我于死地。”纪含香说着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被自己的亲人追杀是一种什么样的痛快,沒有经历过的人根本不知道。

“但是他们却太自以为是了,以为我只是一个女孩,可以任由他们宰割。”纪含香再次睁开眼睛之后,那眸子之中泛起了一道寒意:“那个时候我已经有薄如蝉翼了,而且我爷爷一直在教我东西。”

“他们派人來杀我,每次都是被我给打残,或者吓跑。”

“当初我天真的以为,我把他们打怕了;他们就不会來烦我了,后來我才发现,我错了,错的很离谱。”纪含香苦笑道:“他们变得更加疯狂了起來,完全是欲杀我而后快。”

“我知道,无论我怎么躲,都无法躲过去他们,即使我不争,不抢,他们也不会放过我,所以我只能够回纪家。”纪含香声音陡然一变:“我也要去争,去抢,去夺,这是他们逼我的,”

“谁不让我安生,谁也别想好过,”

说着纪含香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颤抖了起來:“可是等我回到纪家的时候,我才知道,我的父母已经死了,出车祸死了,我的那些叔伯也死了很多,都是意外事故,或者是突发疾病,”

段枫一时间百感交集,纪家老爷子不管不问,让事情肆意的发展,那么结果必定是以鲜血和死亡为代价。

难道他看着自己的子孙一个个死去,他就不伤心,就不痛心吗。

段枫根本无法理解纪家老爷子当时是怎么想的,他的出发点是什么。

为了现在的纪家一统,为了让纪家当代掌舵人一言九鼎,无人反对。

可是这样纪家却沒有了后人,这样值吗。

“而那些活着的依旧斗的不亦乐乎,为了一个位置害死自己的手足指吗。”纪含香再次吸了一口气道:“我的回去,在纪家并沒有造成什么轰动,甚至都沒有人注意我,毕竟我父母死了,沒有了父母,我就是孤家寡人一个,能有什么样的势力呢。”

“虽然如此,但是依然有人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纪含香重重的说道:“我当然不能给坐以待毙,谁想让我死,我就让谁不得好过,”

说着纪含香那丹凤眼之中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