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48章 天下强者出纪家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天下强者出纪家

?

纪含香那眸子中的凌厉之色來的快,消失的也快。

“虽然我也很想杀他们,但是后來我发现,我无论如何都无法下去杀手,我们身体里面都流淌着一样的鲜血,我们都姓纪,他们即使在丧心病狂,可我却不能不承认,他们都是我的亲人。”纪含香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无奈:“虽然我沒有杀他们,但是我却让他们一个个都成为了残废,我挑了他们的脚筋。”

我挑了他们的脚筋。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所有人都愣住了,这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來说,让他们成为一个废人绝对比杀了他们还要残忍。

毕竟他们之前一直过的都是人上人的生活,走到哪里都是备受瞩目,可是一夜间成为了废人,日后只能够坐轮椅度过余生,这足以让他们内心为之崩溃。

这前后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这可真是谁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谁好活啊。

“本來,我以为这样就能够让他们害怕我,让他们不动手,可我还是低估了人类的贪婪。”说着纪含香的语速陡然加快了不少:“他们竟然开始请杀手來对付我,來杀我,而且也正是因为有人请杀手,本來已经乌烟瘴气的纪家变得更加混乱了起來。”

“每一个人都纷纷开始请人,从家族的内斗慢慢演变成为了一场大战。”

“本來我以为我爷爷会出现,会管,但谁知他依然沒有任何的动作,任由他们斗,任由他们杀。”纪含香脸上泛起了一丝的苦楚:“我人生之中,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无情莫过帝王家。”

“我爷爷的无情让我感到了害怕,让我感到了胆颤,而我想要阻止,我想要争,想要抢,已经根本不可能,我只是一个女人,无权无势,在那种情况下自保已经非常不错了。”纪含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便想要再次躲避,逃离,这场争斗已经演变的无法控制了。”

“可是我想跑的时候,已经晚了,他们之中竟然有人请了一只佣兵,将纪家里里外外给包围了起來,而请这支佣兵就是为了逼我爷爷退位,交出纪家的股份。”

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纪家老爷子不管不问,让事情自行衍变,那么必定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毕竟随着纪家老爷子的放纵不管,会让很多人产生一种得意忘形之色,他们会认为纪家老爷子已经老了,已经沒用了。

也正是这一想法,使得其他人想要开始逼宫,逼纪家老爷子让位。

要知道这本來就是一个弱肉强食,大鱼吃小鱼的世界,你不行了,你老了,那么你就从这个位置下去吧,剩下的我來处理就可以了。

“也是那一刻,我才发现,我低估了我爷爷,所有人都低估了他。”纪含香语气颇为复杂的说道:“他是老了,但是却沒有糊涂。”

“那一次,他动了,在纪家内斗那么长时间,有史以來第一次有动作,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的动作,他将这场内斗给平息了下去。”

“那一次,他被逼退位,可是谁知,当天就有一批不明人士突袭纪家,将那些佣兵全部给斩杀,一个不留。”

纪含香仿佛又看到了当时那血腥的场面般,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语气颇为复杂的说道:“他那铁血的手段震慑住了所有人,谁也沒有想到,我爷爷竟然还有这么一手。”

“所有人都傻了,谁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生如此的逆转。”纪含香说道这里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但是接下來的一幕,更是让所有人的内心之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那些杀掉佣兵的人,竟然称呼我爷爷为二当家。”

二当家。

段枫立刻愣住了,脸上充满了浓浓的震惊之色。

这些人是纪家的人,可是大当家的是谁呢。

“他们竟然是我纪家的人,是我纪家的势力,是只有纪家家主才知道的存在。”

“沒有人能够想到,纪家竟然还隐藏着这样一股势力,也沒有敢去想象,这群杀人如麻的人,竟然对我爷爷会毕恭毕敬的称为二当家。”

“我爷爷也沒有对他们解释什么,而是当场将他们所有人都给痛骂了一番,我以为事情到此就会结束,可是接下來的一幕,让所有都愣住了,我爷爷竟然丢给了我一把匕首,让我将他们全部给杀了,让将陪伴我十几年的亲人给全部杀了。”

纪含香那眼眶中的泪水犹如决堤的河口一般,不停的涌出。

段枫也愣住了,这需要什么样的铁血心肠才能够做到如此。

“可是他们是我亲人啊,即使他们做的在不对,在该死,可他们都是我亲人,我怎么能够真的杀了他们。”纪含香悲痛的说道:“我拒绝了我爷爷。”

“谁想,我爷爷竟然步步紧逼,逼我将他们全部给杀掉。”

“可我真的下不了手,而我爷爷又步步紧逼,我只能够将他们的脚筋手筋全部都给挑断,让他们成为了一个废人。”

此时纪含香已经泪如雨下。

当时她不过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而已,但是却被自己爷爷步步紧逼,让自己挥刀杀掉自己的亲人,她那内心的挣扎,内心的痛苦,外人根本无法体会。

段枫等人的脸色也微微暗淡了下來,他们全部无言以对,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后來我爷爷便沒有在为难我,沒有继续让我杀他们,而是将我带到了书房之中。”纪含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内心说道。

“也是到了书房之中,我才知道,我爷爷一直将纪家的内斗给看在眼中,所有的一切他都看在眼中,谁生谁死,他都知道。”

“我愤怒的问他,为什么,为什么不阻止,为什么要如此。”

“他却告诉我,蛀虫太多了,留着只能够毁了纪家,而他又下不去手,只能够让他们自相残杀。”

“也是那一次,我发现我爷爷老了,真的老了。”

“接下來他告诉我,他一直观察着我们这一代人的争斗,所有人都为了利,为了益,你争我夺,你想我死,我想让你亡,完全忘记了我们身上留着一样的血。”

“而我是唯独沒有参与那场争斗的,而且他们对付我,我也给他们留活路,沒有杀他们。”

“我爷爷说,这才是他要的继承人,他告诉我一个人,你也许很优秀,但你必须学会适应环境,审时度势,不可清高自傲,一意孤行,我行我素;应虚怀若谷,团结同事,用自己的行动,带动大家的能动性和创造性。”

“纪家家主不仅需要情义还需要懂的审时度势,还需要一颗干净的心。”

“我自己也沒有想到,我的无意之举,竟然会成为我爷爷选中的继承人。”纪含香苦笑了一声:“我也告诉了我爷爷,我想过争,想要过抢,但是他却知道,我是被逼的。”

“他们争了夺了,却什么都沒有得到,我一时的不争不抢,最终却什么都是我的,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也就是那一次,我成为了纪家家住,我爷爷开始锻炼我,开始锻造我,耗费了数年,让我成为了一条美女蛇,凡是被我盯上的人,不死也会重伤,慢慢使得我的名声在外。”

“所以梦梦告诉你的并不全,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只是说要成为纪家家主就要将自己的亲人给杀掉。”

“而也就是那一次,我知道了纪家的秘辛,知道了我手中的东西叫做薄如蝉翼。”纪含香说着抬头看向了段枫:“你父亲被段老爷子送去锻炼的地方,是纪家的。”

“轰隆。”

纪含香的话后犹如一道闷雷一般在段枫耳边嗡嗡诈响。

自己父亲那一身本事竟然是纪家成就他的。

“张逸飞曾经也是从那里面走出來的。”纪含香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你现在应该知道,为什么我们和他们有渊源吧。”

段枫傻眼了,真的傻眼了。

那内心之中完全被浓浓的震惊之色所充斥。

“他们给我们纪家薄如蝉翼,而我又成为执法者,完全是因为他们这股势力,这股势力说强也不强,说弱也不弱,但是却足以让很多人感到恐惧。”

“他们送我们纪家薄如蝉翼,而我又成为执法者,完全是想要用道德的高度绑住纪家,让纪家成为执法人,让纪家铭记,自己是华夏人。”

宁若柳满脸惊讶的看着纪含香,她可是宁家的小公主,知道的事情自然比常人要多,但是却怎么也沒有想到,纪家竟然还有这样的一股势力。

而屈玲珑也怔住了,段莫宁那一身本事竟然是从纪家的势力中学过來的,那么纪家到底有多恐怖。

戚烟梦也是如此,她以为自己已经知道纪含香的事情,知道的比较多了,但是现在看來,自己当初所知道的,不过只是冰山一角。

“换句话來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强者,都是出自我们纪家,只是我们纪家是收钱训练他们,不是他们的主子,双方只是合作平等关系。”纪含香再次说道:“如果你们有什么疑惑,现在都说出來吧,我会给你们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