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54章 真巧啊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真巧啊

虽然段枫和尤烈炎沒有什么接触,但是对他还真沒有什么好感;虽然尤烈炎笑起來很亲切,但眼色有些阴沉,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更别说好货色了,

但是段枫依然脸上堆满了笑容,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人家满脸笑意的走來,对你有说有笑,毕恭毕敬,你要是伸手就打人,那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坐在了餐桌旁边,

一行人坐下之后,服务员便开始上菜和酒,

首先上來的菜式凉菜,盘子不大,菜不多,样子和颜色却极佳,属于几根菜叶子值上百块的那种,

而酒自然是国酒茅台,

凉菜上的很快,只是顷刻间就上完了,接下來便是热菜以及鲜汤,

无论是凉菜和热菜,都是各个地方的特色菜,就连鲜汤也是如此,

看到酒菜上的差不多了,穆剑武看着段枫说道:“不知道这样菜式合不合段少口味,”

“玩爷选的地方绝对不会差,”段枫淡淡的说道:“这完全是各个地方的特色菜,今天在这里倒是吃了个齐全,”

穆剑武起身给段枫倒了一杯酒,然后又给其他人开始倒酒,一副十分谦逊的模样,

这一刻,段枫终于明白为什么薛昊天对穆剑武的评价这么高了,

他不像其他纨绔子弟,他完全能够拉下架子,给任何人斟酒,和任何人谈笑风生,这样的人就算不是纨绔子弟,只是一般的家庭,日后的成就也不可估量,

人能不能拉下架子,放下自己的身份做一件事情,对于他的日后成就有着至关重要的决定,

“坏舅舅,”坐在段枫怀中的悦悦立刻拿着筷子不满的敲打起了桌面,那小脸之上充满了愤怒之色,

“怎么了,悦悦,”王宝笑呵呵的问道:“是不是他沒给你要饮料,”

“伯伯我帮你要,”

“不是,”悦悦嘟着小嘴道:“爸爸之前受伤住院了,现在刚刚出院,怎么能够喝酒呢,”

众人在听到悦悦的话后,顿时哈哈大笑了起來,

穆佳怡则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现在悦悦就像是段枫的亲生女儿一样,什么都为段枫着想,心里面全是段枫,

可段枫会当她是亲生女儿吗,

想到这里穆佳怡心中难免叹息了一声,

“段少,真是佩服你,这才几天,这小不点,就完全像着你了,她不会真是你和穆小姐的亲生女儿吧,”王宝笑呵呵的开了一个玩笑,

穆佳怡在听到王宝的话后,心头猛然一紧,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现了当初和段枫那次缠绵的场景,顿时脸颊之上浮现了一缕红晕,

犹如喝了酒一般,甚是诱人,

眼角的余光情不自禁的瞟向了段枫,一副紧张的模样之中略带几分小女孩般的娇羞之态,

但是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段枫的身上,倒是沒有人注意穆佳怡,

唯独穆剑武除外,他一直注意着穆佳怡,

对于脸皮厚的段枫,王宝这句话,并沒有让段枫出现任何的窘态,反而笑呵呵的说道:“宝爷,你开我玩笑也就算了,怎么能够开穆小姐玩笑呢,你就不怕穆小姐和你急眼啊,”

王宝摆了摆手道:“穆小姐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对吧,穆小姐,”

穆佳怡怎么说都是穆家的人,那份随机应变的能力,自然不容小视,早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在听到王宝的话后,穆佳怡含笑道:“宝爷,要是哪天不开我玩笑就阿弥陀佛了,”

这一桌上的人,除了悦悦是小孩,天真,至于其他人,沒有一个简单的,

话音落下,穆佳怡对着悦悦说道:“悦悦,等下少喝点饮料知道吗,”

“我知道,”悦悦点了点头:“爸爸,你也别喝酒了,咱们喝饮料,好吗,”

“悦悦,你爸爸不能喝饮料,”

“为什么,”

“因为他是男人,”

“男人就不能给喝饮料吗,我见你们也都经常喝饮料啊,”悦悦一脸疑惑的说道,

听到悦悦的话后,段枫顿时被逗笑了,

而穆剑武等人则是憋了一个满脸通红,虽然悦悦这话只是站在一个小女孩的角度去说的,只是站在一个天真无邪的思想去说的,

但实在是太容易让想歪了,

男人不能喝饮料,那你们喝饮料算什么,

是男人,还是不是男人,

“悦悦……”穆佳怡嗔怒的瞪了一眼悦悦,

“爸爸,难道我说错什么了吗,”悦悦天真的问道:“宝伯伯说的男人不喝饮料,他就经常喝的,还有舅舅,元叔叔和尤叔叔,他们都喝,还请过我喝……”

段枫终于忍不住的哈哈笑了起來:“悦悦,爸爸给你说啊,他们喝饮料的是因为……”

段枫突然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因为什么,”

而穆剑武等人的脸色则是涨成了猪肝色,一个个都愤怒的盯着王宝,毕竟这话是王宝开的口,现在倒好,

看到段枫一直不开口,悦悦再次出声道:“是不是他们喝饮料的时候,就不是男人,”

说着悦悦对着段枫眨了一下眼睛,

愕然看到悦悦的脸色之后,段枫先是一愣,随即仿佛明白了什么似的,

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只见悦悦那双明亮犹如灯笼一般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仿佛在告诉段枫:“爸爸,你别怕他们,他们敢让你喝酒,我就说他们不是男人,”

而王宝等人在听到悦悦的话后,脸色一时间精彩到了极点,

“可以这么理解吧,”段枫非常配合的点了点头:“不过爸爸是男人,应该喝点酒,而且酒能够化瘀活血,少喝点养身,沒事的,”

悦悦想了想道:“好吧,但是不能多喝,等下我还要爸爸送我回去呢,”

“好,”

沒有人敢和悦悦再说什么,那模样仿佛生怕她有说出什么童言无忌的话,将你给憋死一般,

而悦悦也非常听话的坐在段枫身上,喝着饮料,吃着段枫给她夹來的菜,脸上洋溢着浓浓的幸福之色,

忽然悦悦对着段枫说道:“爸爸,我要去卫生间,”

段枫溺爱的笑了笑:“我送你过去,”

“还是我去吧,”穆佳怡这个时候突然站起身道,

“不用,”悦悦摇了摇头道:“我以前來这里吃过饭,知道卫生间在哪,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说着悦悦就挣扎着从段枫的身上跳了下來,然后犹如一只欢快的精灵一般,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跑了过去,

“我去看看她,”穆佳怡依然不放心,毕竟上次的事情,她还历历在目,

更何况这里还是公共场所,生怕悦悦会和上次一样,

段枫等人也点了点头,

看到穆佳怡离去之后,元晨飞突然开口说道:“佳怡姐在这里,我早就憋死了,如今终于可以痛快的说一句了,”

话音落下,元晨飞将目光落在了尤烈炎的身上,

感受到元晨飞的目光之后,尤烈炎有些不解的说道:“元少,看着我干嘛,”

“尤少,你知道吗,老子早就看你恶心了,如果知道你今天也來,那么我绝对不來,”

“元少这话怎么说,”

“怎么说,你敢说,我们元家被坑沒有你在从中作梗,”元晨飞冷哼一声道:“以李建斌自己一个人能够做的出來,”

听到元晨飞的话后,尤烈炎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明悟之色:“元少,你这可就真的不能怪我了,毕竟商场如战场,不能够有丝毫的妇人之仁,而且当初我可是先去找的你,想要和你合作一把,可是你却怕我坑你,我想找玩爷,可是你也知道玩爷不喜商场,我就知道去找李少了,”

“这么说,是我将你推开了李建斌,”

“理论上是这么个意思,”

段枫则是一脸玩味的看着面前的一幕,他知道这顿饭会吃的很热闹,但是却沒有想到是元晨飞和尤烈炎,

一时间,段枫忍不住的看了穆剑武两眼,

这一手玩的真是高啊,

平常他们绝对不会坐在一起吃饭,如今拉着自己,以自己的名声,将尤烈炎和元晨飞聚在一起,直接让这两位开干,而他还能够当成和事佬,

这一手玩的真漂亮,段枫自叹不如,

“都是为了利益,如果元少有机会的,恐怕也不会放过我不是吗,”尤烈炎淡淡的说道:“宝爷,玩爷,你们说,我说的对吗,”

王宝和穆剑武彼此对视了一眼,

而穆剑武则是将尤烈炎心中给骂了狗血喷头,你们两个斗呗,拉上我干嘛,

尤烈炎也不是傻子,在看到元晨飞之后,他就知道这顿饭不是那么简单,不是请段枫那么简单,

同时内心之中打定主意,你想让我们斗,我偏要拉上你,

可以说,凡是到了自己地位的人,沒有一个是简单的货色,

“确实如此,”穆剑武见自己不能给独善其身,缓缓的开口说道:“只是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尤少你这次下手有点重啊,元少这次可是被你给坑惨了,”

段枫犹如旁观人一般,一言不发,该吃吃,该喝喝,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更何况段枫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呢,只知道今天是穆剑武摆的一个局,

请君入瓮的局,

忽然一道突兀的声音传了出來:“真巧啊,沒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