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55章 四少的争斗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四少的争斗

來人身穿白色的燕尾服,燕尾服很是单调,但是那袖口之上的花纹却是让人不敢小瞧这款燕尾服的价格,他的下身穿着白色的西裤,脚下所穿的皮鞋也是白色的,

可以说整个人浑身上下全是白色的衣服,看上去给人一种非常干净干练的感觉,

而且他的长相也颇为英俊,在加上这身白色的燕尾服缘故,落在小女生的耳中,绝对是翩翩白马王子,

段枫在看到來人之后,顿时笑了,这下齐了,羊城四少全到了,完全聚在一起了,这下变得有意思了起來,

说着李建斌看了一眼段枫道:“段少,前段时间听说你住院了,怎么回事,有事沒事啊,是谁竟然连段少也敢伤啊,”

李建斌脸上挂着一道温和的笑意,但是那眸子之中却带着一丝阴沉之色,

对于李建斌那略带阴阳怪气之色的声音,段枫并沒有在意,淡淡的笑道:“有劳李少挂念了,沒什么事情,”

现在他还沒搞清楚状况,不想多说话,更不想被人当枪使,所以现在段枫感觉自己还是少说话的好,免得被人给算计,

要知道在座的人,沒有一个是简单的货色,别看元晨飞和尤烈炎带來的两个女人从始至终都沒有说几句话,但是那眸子之中所闪烁的精明劲,却不敢让人小视,

“沒事就好,”李建斌点了点头道:“本來我也想请段少吃饭的,可是我发现我沒有段少的联系方式,而且我想,肯定某些人会在这个时候犹如哈巴狗一样对段少大献殷勤,”

说着李建斌将目光落在了穆剑武的身上:“玩爷,我说的对吧,”

面对李建斌那带有浓厚挑衅意味的话,穆剑武面不改色的说道:“李少,你所说的哈巴狗是指我吧,”

“我可沒这样说,”李建斌急忙摆手道:“我哪敢说玩爷是哈巴狗啊,但若是玩爷非要这样想的话,我也沒有办法,毕竟我又不能给左右玩爷的思想不是吗,”

挑衅,赤果果的挑衅,而且骂人还不带一个脏字,

段枫端起酒杯轻轻的泯了一口,他倒要看看穆剑武是不是还能够沉得住气,别人可是都打到家门口了,若是还不反击的话,那么穆剑武的隐忍能力就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么说,我理解错了,”穆剑武依然沒有发怒,而且脸色依旧十分平静,那平静的脸色犹如那沒有丝毫涟漪的湖面般,

段枫忍不住的再次高看了穆剑武一眼,单凭这份隐忍能力,他就能够坐稳羊城四少的首位,

“当然,玩爷您是谁,我怎么敢说你是哈巴狗呢,”李建斌再次挑衅道,

但是对于李建斌那挑衅的话,穆剑武依然沒有任何的反应,

那模样仿佛,你狂任你狂,清风拂山岗,你横由你横,明月照大江,

他完全的无动于衷,就像是得到的高僧一般,我全部不予理会,

一时间,李建斌只感觉自己的铁拳仿佛砸在了棉花上一样,并沒有对穆剑武造成任何的伤害,

“某些人真是不知羞耻,玩爷都不乐意搭理他,竟然还在他恬不知耻的说个不停,就像是疯狗一样出來乱咬人,”元晨飞说着看向了王宝:“宝爷,不会是你斗狗场的猎狗跑出來了吧,”

愕然听到元晨飞的话后,王宝也是一愣,他混迹在羊城,自然知道的比段枫要多,知道这四位经常明争暗斗,只要能够打击到对方,任何人他们都想拉下水,

但是久混社会的王宝,岂会被元晨飞一句话就拉下水呢,

“元少,可不要拿我寻开心啊,”

“宝爷,难道你忘记了,当初在游轮之上,我们可是亲眼看到了一条落水狗,哭喊救命呢……”

一时间争斗拉开序幕,

李建斌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哎呦,原來绿帽王也在这里啊,怪不得我的眼睛差点被闪到……”

“李建斌你……”元晨飞当下大怒,

被李建斌带了绿帽子,是他的禁忌,当下就无法忍受了,

看着元晨飞那愤怒的模样,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若论城府,他元晨飞还是略逊一筹啊,当然这或许和被李建斌带了绿帽子有关吧,

男人被人给带绿帽子在华夏可是奇耻大辱,

如今又被李建斌给搬到了台面上说,元晨飞愤怒也算是情有可原,

“说真的,那个女人的皮肤不错,很滑很细腻,尤其是那诱人的小嘴,真是让人xan啊,”说着李建斌脸上露出了一道回味之色,

“你……”

就在这个时候,元晨飞身边的女人,轻轻的扯了一下元晨飞的衣服道:“晨飞,难道这位就是穿你穿过的破鞋哪位,”

李建斌在听到破鞋两个字之后,脸色微微一变,

“一双破鞋而已,扔了被人捡起來穿上,你干嘛动这么大气,难道你扔掉的东西还不让其他人用,这也太霸道了一点吧,”女人再次开口说道:“还是说,日后你要是不要我,我也只能够孤怜一人到老,”

说着女人撒娇般的撅起了小嘴,

听到这个女人的话后,元晨飞的脸色微微有些好转了起來:“当然不是,日后我不要你了,定然给你找个好人家,比如面前这位李建斌,李少,”

说着元晨飞看向了李建斌:“你不是喜欢穿破鞋吗,要不我身边这位今晚也送给你,”

“晨飞,你好坏,”

李建斌的脸色一时间变得铁青了起來,

他沒有想到元晨飞身边竟然多了一个如此具有心计的女人,只是短短的几句话不仅化解了元晨飞心中的愤怒,还狠狠的抽了他一巴掌,

虽然不响,但却生疼无比,

随即李建斌就调整好了心情,一脸色迷迷的看着元晨飞身边的女人说道:“如果元少愿意的话,我不介意在收下,顺便还可以请你好好观赏一下,如果那里有不足之处,你还可以指点我一下,省的我去想用什么姿势了,”

“当然如果你要征询她的意见,那估计这事就沒戏,她就算心中非常愿意,也不敢当着你的面答应,”

李建斌一句话,将元晨飞的后路全部给堵死了,

你要是想送,那么就别废话,直接给我,不敢,就别墨迹,

元晨飞那刚刚反败为胜的局面,立刻被李建斌给压了下去,

而在一旁的段枫则是顿感无趣,难道你们不知道能够动手,就别吵吵这句话吗,

玩什么文字游戏,有什么意思,

话被李建斌给说道了这个份上,元晨飞基本上已经被逼上了绝路,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穆剑武突然开口说道:“李少,玩笑话差不多就可以了,再说就有些过了,”

“怎么,玩爷想要帮他出头,”

“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何必在这呈口舌之争,还会让其他人看笑话,”

“玩爷,你这句话可就说错了,”沉默中的尤烈炎也忽然开口说道:“这哪里是什么笑话,而是为了一口气,要知道佛争一柱香,人活一口气……”

本來是元晨飞和李建斌之争,这下完全衍变为了羊城四少之战,

段枫看了一眼王宝,发现王宝那脸上充满了苦涩的笑意,显然他也沒有料到会有今天的局面,

穆剑武的脸色慢慢变得有些难看了起來,现在尤烈炎明显的是站到了李建斌那边,來对付自己和元晨飞,

“这么说,那今天这口气要争下去了,”

而与此同时,去洗手间的悦悦正站在一个女人的身边,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洗手,

等洗完手之后,悦悦或许是出于习惯的原因,开始拍起手,

“你沒长眼睛啊,沒看到水溅到我身上去了,”女人在看到悦悦拍手时将那手上的水溅到了自己那刚买的衣服上面,顿时一脸不悦的教训道,

悦悦脸上顿时充满了委屈的神情,

而就在这个时候,穆佳怡一脸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是我沒有看好她……”

“要是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干嘛,”女人在看到穆佳怡那比自己还有美的容貌之后,变得更加愤怒了起來:“你知道不知道我条裙子多少钱,”

“我可以陪给你,”

“陪,”女人冷笑一声:“你以为有钱就能够买的到吗,我告诉你整个羊城就只有这么一件这样的裙子,整个华夏也就十九件而已,你怎么陪,”

穆佳怡看了一眼这个女人,然后对着悦悦说道:“我们走,”

“大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临走之前,悦悦依然对着这个女人道了声谦,

“你们给我站住,弄湿了我的衣服,这事还沒处理呢,就想走,”女人狠狠的说道:“沒门,”

“那你说要怎么样,”

别看穆佳怡一副温柔婉约的模样,但是谁要是敢对她女儿大吼大叫,她就会露出獠牙,属于母亲的獠牙,

“我们已经给你道歉了,也说陪了,是你自己不接受,现在又不让走,你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吧,”穆佳怡丝毫不惧的说道:“说个章程來,不就是一件破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