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56章 有人生,没人养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有人生,没人养

随着穆剑武和尤烈炎两人加入到元晨飞和李建斌的争斗之中,不仅沒有使得事情平息,反而使得事情正在进一步恶化,

四周的气氛沉闷到了极点,谁都能够感受到那股压抑的气息,而且瞧这架势,完全有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意思,

可以说,穆剑武四人将上流社会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给展现的淋漓尽致,

前一秒钟谈笑风生,热情如火,犹如数十年沒有相见的老友般,痛快的畅聊着,但是下一秒钟就很有可能露出那锋利的獠牙,将对方给吃了,

段枫感觉凡是真正的上流社会的人,要是去演电视,都绝对能够成为影视明星,你看这变脸的速度,一般人能够做到吗,

段枫从始至终都沒有开口,一边小口的喝着酒,一边吃着菜,一副看好戏的架势,

而王宝则是一脸苦涩,要是让这四个人在争斗下去,那么等下來还真有可能会大打动手,

他想要开口,希望能够将这件事情给平息下去,但是又不敢,生怕这四个人的怒火烧在自己的身上,

无奈之下,王宝只好看向了段枫,

这群人之中,唯有段枫有这个实力,将这件事情给平息,而且还不用害怕惹火烧身,他可是薛昊天的外孙,别说这四位不敢怎么样,整个羊城所有的公子哥加起來恐怕都不敢对他怎么样,

要是得罪了他,就是得罪了薛昊天,得罪了薛昊天还能够有你的好果子吗,

但是段枫对于王宝的眼色完全视若无睹,你们使劲斗,最好能够打起來,打死一个少两,

如果让王宝知道段枫心中的想法后,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就在穆剑武死人挣得面红耳赤,双拳紧握的时候,悦悦忽然一脸慌乱和害怕的跑了过來,

段枫在看到悦悦那脸上的慌乱以及害怕之色后,脸上露出了一道疑惑之色,

这是怎么了,

“爸爸,有个大姐姐和妈妈吵了起來,你快去看看,”悦悦跑到段枫的身边,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

而且那双明亮的小眼睛之中也出现了一层水雾,

仿佛只要稍微眨下眼睛,泪水就会从中滑落而下般,

悦悦之所以找段枫,而不是找她舅舅穆剑武,完全是她那颗幼小的心灵之中,已经完全将段枫当成了自己的爸爸,

女儿受到委屈,爸爸和舅舅在场,肯定是先对爸爸说,

段枫脸上露出了一道诧异之色,将悦悦抱了起來:“悦悦,发生了什么事情,”

“爸爸,都是悦悦不好,”说着悦悦一脸委屈的低下了头:“我刚刚洗手的时候,轻轻的拍了几下手,那手上的水便溅到了那个大姐姐的衣服上,大姐姐很生气……”

“但是悦悦给她道歉了,可是她不接受悦悦的道歉,”悦悦红着眼眶说道:“而且妈妈也说陪,可她好像还是不接受……”

听到悦悦的解释,段枫也基本上明白了事情是怎么回事,轻声问道:“那你妈妈呢,”

“和那个大姐姐在吵架,”

“悦悦别怕,我随你过去看看,”段枫轻轻的摸了一下悦悦的小脑袋瓜道:“宝爷,要不一起去看看,”

听到段枫的话后,本來就如坐针毯的王宝,二话沒说,立刻站了起來,跟着段枫离开了这里,

他虽然有心想要让这件事情就此平息,大家吃一顿安稳饭,可是他完全沒有这个能力,而有这个能力的段枫,却沒有平息这场争斗的打算,

所以段枫这么一说,王宝二话不说就跟着段枫离开了这里,

你们打吧,使劲打,老子也不问了,

穆剑武在看到段枫离开之后,当即冷哼一声:“李建斌,尤烈炎,咱们的事情等下再算,我先去看看我姐,如果我不在的时候,你们敢两个人联手攻击晨飞,就别怪我玩玩不给你们留任何情面,”

这一刻,穆剑武是真的和李建斌和尤烈炎撕破了脸皮,

“不知道玩爷所说的不留情面,是怎么个不留法呢,”李建斌嘴角微微上扬,一副不屑之色,

“我会让你们从这里爬着出去,谁不信可以试试,”

话音落下,穆剑武也不在多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去,

听到穆剑武这带有浓重威胁的话后,李建斌和尤烈炎两人的脸色一时间难看到了极点,双手之上的关节被握的咯咯直响,

他们虽然愤怒,但是却又无可奈何,穆剑武说得出,绝对能够做的到,

而且对于穆剑武的实力,他们也是有些惧怕的,不然凭什么穆剑武一直能够稳坐四少之首的位置,而无人敢太过放肆的挑衅他,

若是将他给惹急了,他将你给暴揍一顿,你能给怎么办,

回家告状,

那就太丢人了,

段枫抱着悦悦和王宝刚刚走到卫生间门口,立刻就听到了里面传來的愤怒声音,

这使得段枫的眉头轻轻一挑,脸上浮现一丝不悦之色,

他能够听的出來,穆佳怡这一刻愤怒到了极点,

虽然段枫不怎么了解穆佳怡,但是她感觉,穆佳怡是那种温柔婉约的人,如果不是被人给逼到了极点,她绝对不会发怒,

在加上段枫怎么说都和穆佳怡有过**,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段枫脸上出现不悦之色,也在情理之中,更何况在加上悦悦又是他的干女儿,他和穆佳怡怎么也算是亲家,所以有些不满,很正常,

王宝也是如此,他和穆佳怡接触的时间较长,知道穆佳怡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他的印象中,他只见过穆佳怡发飙过四次,

如今又來了一次,看來那个女人将穆佳怡给气的不轻,

“段少,穆小姐好像非常生气啊,”

“确实,”段枫点了点头:“我们进女卫生间,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啊,”

王宝脸上也露出了一道为难之色,这里可是公共场所,要是他和段枫两个大男人进入女卫生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啥呢,

“我们站在门口,不进去就可以了,”

段枫点了点头,

三两步走到卫生间门口之后,看了一眼里面的情况,只见穆佳怡一脸铁青,眸子之中充满了愤怒之色,而她对面的女人则是犹如泼妇一样,叉着腰喋喋不休的说着,

“闭嘴,”段枫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忍不住的开口说道,

“你谁啊,”女人脸上微微一变,本能的反击道,但是在看到段枫抱着悦悦之后,女人立即冷笑一声:“原來是救兵,怎么你们打算以多欺少……”

“你真的很让人讨厌,”段枫眉头轻轻一挑,随意的扫了一眼这个女人,然后再次开口说道:“穆小姐,我们走,”

穆佳怡心有不甘的瞪了一眼这个女人,随后就朝着段枫身边走了过去,

就在穆佳怡转身的那一刻,女人立即伸出手,一把抓住了穆佳怡的胳膊:“弄脏了我的衣服,你以为你想走就能够走的了吗,”

穆佳怡那秀眉立刻紧紧的蹙在了一起,脸上也浮现一道温怒之色:“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想要钱,说个数字,想要衣服,我会给你弄來一套一模一样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穆剑武已经走了过來,在看到面前的一幕之后,也不管是不是女厕所,直接大步走了进去,一把将这个女人抓着穆佳怡的手给抓在了手中:“滚,”

女人在看到穆剑武那带有杀意的脸庞后,娇躯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你……你是玩……玩爷,”

“知道就好,”穆剑武冷声说道:“也不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什么人都敢惹,”

就在这个时候,李建斌和尤烈炎也随即赶了过來,

女人在看到李建斌之后,仿佛找到了靠山一般,立即一脸委屈嗲嗲的说道:“建斌,他们仗着人多欺负我……”

说着女人那眼眶立刻变得红了起來,

李建斌在看到穆剑武一手抓着女人的手,脸上立即出现了一道怒意,也走进了女卫生间,一把将穆剑武的手给打开:“怎么,玩爷,想要欺负我的女人,”

“原來是你的女人,我说怎么和一条狗似的,乱咬人,”穆剑武的心情本來就不好,如今听到李建斌说这个女人,是他的,那原本就有些糟糕的心情,变得更加愤怒了起來,

虽然他能够隐忍,但是唯有一件事情他是不会忍的,那就是别人欺负他姐姐穆佳怡,

他绝对不忍,

“玩爷,刚刚悦悦的话,我们都听到了,这件事情你敢说,错在她吗,”

“我说赔了,是她在这胡搅蛮缠,死活罢休,”穆佳怡立即开口说道,

“赔,好,只要穆小姐能够找到这样的衣服,那么今天我们道歉,”李建斌冷笑一声,

虽然他对穆佳怡抱有其他想法,但是穆佳怡一直不给他好脸色,如今再加上被穆剑武给威胁了一番,心中早就憋了一团火,

“我会赔,”穆佳怡重重的说道:“但是,你给我记住,谁敢说我女儿有人生沒人养,我就会让谁死无葬身之地,”

穆剑武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陡然一变:“好一句,有人生,沒人养,李建斌,衣服我给你找到,今天你要是不给我说出一个章程來,不然,我保证今天你会从这里爬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