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75章 抓走元晨飞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抓走元晨飞

尤烈炎突然出车祸的消息犹如一阵风般,立即传遍了整个羊城,

当这个消息传出之后,整个羊城犹如炸锅了般,立即沸腾了起來,

李建斌发疯似的冲到马路中央,被车撞,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穆剑武在家被人暗杀,现在又是尤烈炎出车祸身死,这难道是巧合吗,

如果不是巧合,那么下一个人会是谁,

元晨飞吗,

此时段枫那张脸上阴沉到了极点,到底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够将李建斌给整疯,接着杀到穆家要杀穆剑武,现在又是尤烈炎,

段枫嗅到了一股巨大阴谋的味道,而且这股阴谋还是围绕他和龙辰熙展开的,

这个人到底是自己的敌人,还是龙辰熙的仇家,

但是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是智者,他的智商高的可怕,他的城府深的可怕,

一出手,就将所有的局面全部给搅浑,让人所有都陷入到困惑之中,让所有人都胡思乱想,让所有人都妄自揣摩,

而在所有人揣摩的时候,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使得局面更加混乱,让人根本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烟雾缠绕在段枫的脸上,这一刻,他沒有往日那般的沉静和八方不动如风的神情,

这一刻,段枫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如果说幕后主使者杀穆剑武和李建斌他还可以理解,毕竟这样很容易挑起他和龙辰熙的争斗,从而翻脸,可是杀尤烈炎……

段枫实在搞不懂对方要做什么,

段枫从口中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浓密的厌恶,然后看着一旁的安琪儿问道:“安琪儿你怎么看,”

段枫在从医院离开后就來找安琪儿了,他想要让安琪儿帮他分析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可是还沒有谈什么,这边就传出了尤烈炎出车祸的消息,

“这个人很可怕,”安琪儿一脸凝重的从口中吐出了六个字:“我搞不懂他要做什么,”

“但是我想尤烈炎的死恐怕沒有那么简单,他很有可能是知道一些什么,有人怕他泄露出去,所以要杀他灭口,”安琪儿说着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闷气:“可是尤烈炎能够知道什么呢,”

“你们都查不出來,都猜不透到底是谁做的,他会知道什么啊,”

说着安琪儿嗖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來:“不行,在这么想下去,我要疯了,”

安琪儿双手抱着头,使劲的甩了甩,然后继续说道:“他也很有可能是为了掩盖什么,为了混乱我们的视觉,”

段枫一脸沉思,安琪儿说的很有道理,只有这两个可能,

要么是尤烈炎知道什么,对方要杀人灭口,要么是对方想要用尤烈炎來让段枫等人更加困惑,

无论是哪一个结果,都不是什么好兆头,

“亲爱的,我实在想不通对方要做什么,对方又是什么人,”安琪儿重重的说道:“如果说之前,对方只是想要让你和龙辰熙翻脸,那么现在看來根本不是翻脸那么简单,”

“他下面肯定还有动作,肯定的,”安琪儿十分肯定的说道:“这种人要么不出手,一旦出手必定是雷霆之势,将所有的计划全部都给完善,”

“现在我们已经被对方给牵着鼻子走了,他不动,我们什么也查不出,但是我们又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动,又不知道对方接下來还会要做什么,”

“那晚和你们一起吃饭的人,已经有三个人出事了,接下來会不会还是那里面的人,”

段枫掐灭了手中的烟头,看着安琪儿道:“你也看不懂,”

“看不懂,你回去问问你外公吧,”安琪儿无奈的说道:“我不是幕后人的对手,他每一步都走的非常高明,每一步都沒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而且他的速度始终在我们前面,”

“你小心一点吧,如果这个人是你的敌人,那么你将会面临一场高智商的争斗,稍有不慎,你就会万劫不复,”安琪儿一脸凝重的说道,

段枫重重的点了点头,他知道安琪儿沒有开玩笑,确实如此,对方肯定在等待什么机会,

“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你自己保重,”

话音落下,段枫不做停留,便离开了安琪儿这里,朝着檀香园而去,

段枫离开后,安琪儿重重的吐出了一口闷气,那如同蓝宝石一般的眸子闪烁着阵阵的精光,心中不知道又在敲着什么小算盘,

与此同时,元晨飞在知道尤烈炎身死的消息后,顿时意识到了一股浓烈的危机正在悄无声息的朝着他靠近,

羊城四少现在废了三个,还有他一个,他能够安然无恙吗,

就算他能够安然无恙,可是其他人会怎么想,

只要是一想,元晨飞浑身上下就冷汗直冒,

而就在这个时候,元晨飞的手机忽然响了起來,

手机铃声慢慢的将元晨飞从沉思之中给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看了一眼來电显示后,元晨飞急忙接通了电话:“爸,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你现在在哪,”

“怎么了,”

“你爷爷让你回去,他要见你,”元晨飞的父亲用一副命令的口吻说道:“现在是多事之秋,你就别往外跑了,”

“爸,现在已经沒有安全的地方了,对方能够明目张胆的杀进穆家,就足以证明,他们不害怕任何人,而且我们家难道就真的安全吗,”

元晨飞的父亲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爸,你不用担心我,对方要是真的要杀我,我是躲不过去的,如果不來杀我,那就只能够说明,我元晨飞还不够被人杀,”

说着元晨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苦笑,

“好吧,你小心一点,我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元晨飞的父亲略显无奈的说道:“你先回家见你爷爷吧,他可能有什么事情想要问问你,”

“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元晨飞点了点头说道,

随后,元晨飞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元晨飞便从沙发上站起身,准备离去,

可是还沒有等他抬起脚步,房间的门便从外面被人给推开了,

下一刻,那个带着金丝眼眶眼睛的女人便出现在了元晨飞的面前,

元晨飞在看到这个女人之后,脸上当即浮现了一丝的怒意,可是还沒有等元晨飞开口,这个女人嗖的一下就到了元晨飞的面前,那纤细的五指立刻朝着元晨飞的喉咙之上戳去,

元晨飞脸色巨变,急忙侧身闪躲,

可就在这个时候,女人猛地抡起右腿踢了出去,

“砰,”

元晨飞的身体直接被女人给踢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房间中的墙壁之上,

“你是谁,”元晨飞从地上爬起來之后,一脸恐惧的看着这个女人,

他发现自己面对这个女人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不要想着反抗了,在我眼中你不过只是一个蝼蚁,我可以随意的捏死你,”女人缓缓的开口,声音异常冰冷,

“你要做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女人重重的说道:“你只需要好好配合我一下就可以了,”

说着女人的眼睛立即半眯了起來:“当然,你也可以反抗,不过一切都是徒劳,”

话音落下,女人身上陡然间散发出了一股恐怖的杀意,

一时间整个房间内的温度仿佛都为之下降了数度一般,

随后,这个女人身影一闪再次到了元晨飞的面前,那粉拳立刻朝着元晨飞的身上轰砸而下,

女人的速度非常快,根本不给元晨飞反应的机会,粉拳便直接重重的砸在了元晨飞的身上,

剧烈的疼痛,使得元晨飞的脸色顿时巨变,那恐怖的力道,直接将他给轰砸在了墙壁之上,

下一刻,元晨飞急忙对着这个女人砸出一拳,

看到元晨飞的铁拳砸來,女人的脸上露出了一道不屑之色,浓浓的不屑,

就在元晨飞的铁拳要砸在她身上的时候,女人动了,只见她的右手缓慢的摊开呈掌,护在了胸前,

“啪,”

元晨飞的铁拳重重的砸在了女人的手掌之上,可是元晨飞却感觉自己这一拳仿佛打在了棉花之上,根本沒有给对方造成任何的伤害,

这个发现让元晨飞的脸色巨变,

下一刻,不等元晨飞收手,女人的手已经化爪抓在了元晨飞的拳头之上,随即用力一拧,

顿时,一股剧烈的疼痛从手臂之上游走全身上下,

就当元晨飞想要哀嚎的时候,女人那空闲的左手变掌,直接拍在了元晨飞的脑门之上,犹如拍苍蝇一般,直接使得元晨飞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女人抬起脚轻轻的踢了一下元晨飞,见到沒有任何的动静后,冷笑一声:“不知死活,竟然还想着要和我动手,”

话音落下,女人从身上取出一个黑色的垃圾袋子,将元晨飞给装到了黑色的袋子之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这个女人便不慌不忙地清理了一下现场留下的痕迹,然后拎着黑色袋子离去,

一切的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根本沒有人知道,

恐怕谁也沒有想到,尤烈炎刚死,元晨飞竟然也跟着出事了,而且还是被这个女人给抓走了,只是她为什么是抓元晨飞,而不是杀呢,

可她抓元晨飞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