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76章 扑朔迷离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扑朔迷离

段枫回到檀香园之中,薛昊天已经站在了院内,仿佛在等段枫回來一般。

看到段枫之后,薛昊天立即开口说道:“回來了。”

“外公……”

“你想说的我已经知道了。”薛昊天摆了摆手打断了段枫的话:“我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杀尤烈炎,不过我猜应该是尤烈炎知道些什么。”

“而且从他开车行驶的路线來看,明显是來檀香园的,如果我猜的不错,他应该是來告诉你什么。”薛昊天淡淡的说道:“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车什么时候被人给动了手脚,才发生了这起交通事故。”

“并且尤烈炎的未婚妻也被人给杀了,从法医的签定结果來看,两人死亡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

权利的好处在这一刻完全展露了出來。

如果薛昊天只是一个普通人,他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知道这些消息吗。

权利不仅可以掌握别人的生死,同时也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知道最新的消息。

虽然个人的武力值也可以掌握别人的生死,但是却在短时间内掌握不了这么多的消息。

“我想他们两个人应该都知道些什么,对方知道他们很有可能会泄露,所以就先下手为强。”

“外公,您的意思是,这件事情有尤烈炎的参与。”

“不好说。”薛昊天无喜无悲的看着段枫说道:“从对方动手的情况來看,有可能,而且尤烈炎恐怕从始至终都不过是一枚随时被丢弃的弃子。”

“外公,难道尤烈炎不像表面上表现的这么简单。”

“我让人查了尤烈炎,沒有发现他和什么人什么势力有联系。”薛昊天也是十分的疑惑:“但是不排除对方的手段很高明,很谨慎,沒有留下任何的线索。”

段枫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如果尤烈炎真的和什么势力有联系的话,而且这股势力还是薛昊天所查不出來的,那么也就太恐怖了。

“我查了尤烈炎最近所有的通话记录以及短信,但是依然沒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薛昊天再次的开口说道:“当然也有可能尤烈炎有两张卡。”

“外公,那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对方完全是步步为营,而且步步占据上风,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起來。”薛昊天重重的说道:“可以说尤烈炎和许微微应该是找到幕后人的关键,可是却被人给杀了,也就是说,我们想要在查到什么,基本上等于痴人说梦,就算对方再次出手,我们也不一定能够查到什么。”

“前提是对方的动作要快,而且身边要有高手。”薛昊天一脸凝重的说道:“最起码的也要有神话境界的高手。”

“外公有沒有可能我们忽略掉了一个人。”

“你说的是葛流云吧。”薛昊天仿佛一眼就看穿了段枫内心之中的想法一般。

“嗯。”段枫点了点头:“我得到过一份葛流云的资料,上面说葛家沒有我想的那么简单,葛流云也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当初我在江淮杀葛博,夺取葛家的东西时,葛流云竟然忍了下來。”段枫正色道:“他的隐忍能力,超乎想象,我杀了他儿子,这么长时间他都沒有任何的动作,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你不是让荣家的人监视着葛家的吗。”

“是的,我怕葛流云到时候突然动手,我沒有一点的防备,到时候我会毫无招架之力。”段枫说着从身上摸出了香烟,给自己点燃,轻轻的抽了一口道:“而且我听说葛家有个高手,而且还是骨灰的吧。”

“是有那么一个高手。”薛昊天给出了段枫答案:“不过现在应该不是你的对手。”

“外公,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而且葛家有这么能力知道龙辰熙的行踪,也有能力布下这个局,让我们两人斗,同时他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你说的很有道理,这点我也考虑了。”薛昊天赞同的点了点头:“葛家不是那么简单一点都不错,葛流云心计颇深,懂得隐忍,就犹如一头知道蛰伏的野兽般,你可以辱他,伤他,但只要你杀不死他,他就会蛰伏起來,寻找机会,杀你。”

“外公,这么说,你也认为是葛流云。”

“不好说,不过我已经让人去查最近葛流云的动向了。”薛昊天來回走了几步,继续说道:“但如果是葛流云的话,他们那边要是有动作,我应该多少会知道一点的消息,可是我现在什么也沒有得到。”

“外公,难道您一直关注着葛家。”

薛昊天轻笑了一笑,一脸溺爱的看着段枫道:“只要是你的敌人,我一直都在关注着。”

听到薛昊天的话后,段枫的内心之中立刻升起了一道暖流,无声息的滋润心头。

“如果真的是葛流云的话,你先不要打草惊蛇,以免惊动他,來个临死反扑。”

“外公,那您的意思。”

“有时候杀人不一定要用自己的刀。”

耳畔响起薛昊天的话后,段枫顿时明白了过來。

龙辰熙应该比自己更恨这个幕后主使者,如果是葛流云的话,那么段枫完全可以透露给龙辰熙,让龙辰熙去和他玩,这样自己就空闲了下來。

如果龙辰熙能够干掉葛家最好,如果干不掉,他不介意和龙车系联手。

“不过,这件事情也并不一定是葛流云做的。”薛昊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要是动手应该比这更加狠辣,他会直接杀了你刚刚认下的干女儿,或者是将她绑架了送到龙辰熙……”

忽然,薛昊天的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不好,段枫,你有沒有让人保护穆家那丫头和她的女儿。”

段枫在听到薛昊天的话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浑身上下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不等薛昊天再次开口,段枫拿出手机拨通了穆佳怡的电话。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到时候龙辰熙就会百口莫辩,毕竟人在他那里,说什么都沒有任何的用处。

这一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玩的高明到了极点。

第一遍,电话沒有人接通,段枫立即拨打第二遍,第三遍……

连续拨打了六次,电话终于被接通。

电话刚刚接通,段枫就急忙问道:“穆小姐,你现在在哪。”

“段少,我在医院,怎么了。”穆佳怡的声音有些沙哑,或者说是哽咽更为准确。

听到穆佳怡的声音之后段枫长舒了一口气:“悦悦呢。”

“悦悦在我身边呢。”穆佳怡沒有多想便直接回答道:“段少,有什么事情吗。”

段枫那颗已经提到嗓子眼上的心,慢慢的放回到了肚子里面:“沒事,现在羊城有些混乱,我害怕你们母女会发生什么其他的事情。”

如果是平常的话,段枫说出这样的话,穆佳怡一定会和那恋爱之中的女孩一样,兴奋不已,但是现在她的一颗心全部都挂在了自己弟弟穆剑武的身上。

所以在听到段枫的这句话后,并沒有什么波动。

“谢谢段少。”

“玩爷怎么样,沒事吧。”段枫在知道穆佳怡和悦悦都安全之后,便再次问道。

下一刻,段枫从听筒之中听到一丝的抽泣,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

“沒……沒什么事情,刚刚让医生來检查了一下,医生说只要他能够撑过去今天下午,就能够脱离危险期了。”穆佳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嗯,你也不要太过担心,玩爷不会有事的,等下我去看看他,你和悦悦不要走,等我过去。”段枫轻声说道。

随后段枫又说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段枫看着薛昊天说道:“外公,她们母女沒有任何的事情。”

“难道不是葛流云。”薛昊天一脸沉思的说道。

“外公什么意思。”

“你不了解葛流云,他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人,从他牺牲自己的儿子上就能够看的出來。”薛昊天脸上充满了凝重。

本來以为是葛流云,可是按照目前的情况來看,他的几率很小,如果是他的话,他绝对不会放过悦悦和穆佳怡这么重要的角色。

“你是穆家丫头那女儿的干爹,如果有人将她给抓走,我想嫁祸给龙辰熙沒有什么难事吧,毕竟穆家那丫头的女儿还小,很容易被蒙骗。”

“到时候你是相信你干女儿的话,你还是相信龙辰熙的话。”

段枫的眉头慢慢皱成了一个川字。

事情好像变得更加复杂了起來,更加让人琢磨不透了。

“不过,你也不要掉以轻心,对方不一定是不动她们,而是在寻找一个更为合适的机会,找一个能够利用她们母女将事情无限扩大的可能。”

“外公,您放心,我会让人保护好她们母女的,同时我还会让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的跟着梦梦他们。”

“梦梦他们你不用担心,我自会保护好他们。”

段枫点了点头,有薛昊天在,段枫可以说,少了很多的后顾之忧,少了很多的羁绊。

“那好,我会让人将穆佳怡和悦悦好好保护起來的,不会让敌人有动手的机会。”

说着段枫脑海中浮现了一个妙曼的身影,她应该是最为合适保护穆佳怡和悦悦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