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99章 段云阳出手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段云阳出手

长安居大不易,

这句话并不只是对普通人适用,对那些商贾豪门也一样,不过所要维持的东西不一样而已,

京城一处别墅之中,纪含香已经将最近关于米静雯在京城的动作告诉了段枫,

“这么说,你现在只能够算是勉强压了米静雯一头,”戚烟梦有些惊讶的看着纪含香说道,

她和纪含香相处已久,两人又是无话不谈的闺蜜,所要知道的事情自然要比普通人知道的要多,

纪含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拥有什么样的手段,戚烟梦可谓是在清楚不过,不然她也不会博得一个美女蛇的称号,

但是现在这条美女蛇却遇到了对手,一朵毒玫瑰在京城正和她分庭抗争,

纪含香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像确实如此,”

“你就拿她一点办法沒有吗,”戚烟梦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她不动,一直隐忍,我能够拿她怎么样,难不成让我找上门去收拾她,”纪含香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

如果不是米静雯不动,她早就将米静雯给收拾了,

这女人自从被收拾了几次之后学乖了,慢慢发展自己的势力,与你分庭抗争,我不动,只是在势力之上和你拉平,然后寻找时机在动手,

偶尔和你发生一些不痛不痒的小摩擦,就算你想借題发挥的时候,人家那边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和你死磕,

可以说,米静雯现在是和纪含香耗了起來,

她也想去对付米静雯,可是却师出无名啊,

“难道你就不会用点其他办法,你以前经常用的那些下三滥的办法呢,”

“沒什么用,对付其他人或许可以,但是对付米静雯用处不大,反而如果用的不好,会给她留下把柄以此來对付我,”纪含香有些头疼的说道:“她很聪明啊,而且懂的掌握时局,判断局面,”

“拉拢其他人难道行不通,”

“行不通,据说米静雯是以身体为诱饵才吸引了这么多纨绔,”纪含香略感无奈的说道:“这些纨绔,哪一个缺钱,哪一个缺女人,他们所缺的不过是彰显他们地位的东西而已,”

戚烟梦赞同的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为此纪含香可是头疼万分,她不怕米静雯动,就怕米静雯不动,她不动自己就沒有任何的办法,想要对那些纨绔动手,然而并沒有什么卵用,

甚至会激起那些纨绔的怒意,使得他们真的为米静雯所用,

所以米静雯隐忍不发,纪含香只能够陪她在这慢慢玩,

“如今你们來了,我想米静雯恐怕坐不住了,”纪含香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抽着香烟的段枫说道,

戚烟梦也随之扭头看向了段枫,

“你们这一來,就算什么都不做,不少的纨绔都会惊恐,都会害怕步当初杨家的后尘,有人远离米静雯已经是必然的结局,”纪含香一脸信誓旦旦的说道:“到时候,我想我就可以寻找机会动手了,将她给打回原形,让她知道,姑奶奶能够完虐她,”

一直沉默的段枫忽然开口说道:“她会去找龙辰熙,”

“什么意思,”

“我來了,她会不安,那么就要给自己找个靠山,一个连我都不想去碰的靠山,纵观京城也只有那么几个人而已,”段枫从口中吐出了一口浓密的烟雾说道:“而最合适的就是龙辰熙,听你说她以前就和龙辰熙接触过,那么也就是说,她本來就在打龙辰熙的主意,最近我又和龙辰熙发生了一些冲突,不明所以的她,将会再去找龙辰熙,甚至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打动龙辰熙当她的靠山,”

听到段枫的话后,纪含香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

这点她确实有些忽略,

“米家有个好女儿,”段枫赞叹道:“还真想见见这朵毒玫瑰到底有多毒,”

“别急,你会见到的,”

“我会找龙辰熙谈谈,先看看再说吧,”段枫淡淡的说道:“反正你早晚都能够玩死她,何必急在一时,慢慢玩吧,这样你也不会感到无聊不是吗,”

“好像是这个意思,如果不是米静雯在这给我蹦跶,我还真够无聊的,”

就当段枫想要再次开口说话的时候,段枫的手机忽然响了起來,

段枫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來电显示,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

从沙发上站起身,朝着一旁走了过去,

电话刚刚接通,一道欢快而又透着一股阳光味道的声音从电话里蹦了出來,

“姓段的混蛋,來了京城,竟然敢不联系姑奶奶,不怕姑奶奶把你的蛋黄捏爆吗,”

段枫顿时一脸黑线,怎么又他妈是这句台词,

自己的蛋蛋招她惹她了,

段枫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咱能够斯文一点吗,”

张舒婷嘻嘻一笑道:“姓段的混蛋,你现在在哪,怎么不让我去接你,是不是看不起本小姐,还是本小姐沒资格去接你,”

“这不都一个道理,”

“你……”张舒婷冷哼一声:“说,你现在在哪,”

“在纪含香这里,你应该知道地方吧,”

“哼,在那给老实待着,我马上就杀过去,”

话音落下,张舒婷不给段枫开口的机会,便风风火火的挂断了电话,

对此段枫只能够无奈的摇摇头,

…………

江南市段家,

经过段老爷子离世,段炎国的背叛,段家可谓是元气大伤,一直都现在都沒有恢复过來,

可以说最近段家很是低调,无论是体制还是其他地方,都亦是如此,

段家老宅之中,微风吹过,竹林沙沙作响,那池塘中的鱼儿时不时的从池塘中跳跃而起,仿佛在彰显它们那旺盛的生命力,

鱼儿虽然依旧,但是站在池塘边的人却已经从段老爷子换成了段云阳,

段云阳站在池塘边,手中拿着鱼食,时不时的撒向池塘之中,使得那些鱼儿欢快的从池塘中跳跃而起,那原本平静无波的水面也因此荡起了丝丝的涟漪,

而段云阳旁边的柳依依则是静静的观赏着面前的一切,

虽然柳依依还沒有嫁入段家,但是段家上下所有人都已经将她给看做了段云阳的妻子,对她礼敬有加,

并且这段时间,柳依依也非常满足现状,

段云阳每天相伴,很少去过问其他的事情,他们的生活可以说过的很安稳,很舒适,

忽然段云阳缓缓的开口说道:“依依,我最近恐怕要出去一趟,”

耳畔响起段云阳的话后,柳依依脸上沒有丝毫的表情波动,仿佛她早已经猜到了一般,

“危险吗,”柳依依望着段云阳柔声问道,

她沒有像其他女人那样问段云阳去做什么,不是她不想问,而是她知道,自己就算问了,也沒有任何的用处,知道的多了,只能够更加的担忧,

段云阳轻笑着摇摇头:“说沒危险是假的,不过是有惊无险而已,你不用担心,”

“哦,”柳依依点了点头,便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段云阳则是将那手中的鱼食全部撒向了池塘之中:“你仿佛早就知道我要出去了,”

柳依依点了点头:“这几天我见你和梅老一直相聚在一起,商量着什么,所以我想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去做吧,”

说着柳依依抬头看向了段云阳:“打算什么时候出去,”

“就这两天吧,早点把事情给解决了,早点回來,”段云阳目光眺望,眼神深邃,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当柳依依想要再次开口说话的时候,一道细微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了过來,

听到脚步声之后,柳依依离开抬头朝着前方看了过去,

只见梅老正大步的朝着池塘边走來,

顷刻间,梅老就到了段云阳和柳依依的身边,

“柳小姐,”

“梅老,您和云阳聊,”柳依依面带笑意的看着梅老说道,

话音落下,柳依依转身走向了一旁,虽然她也很想知道,两人在谈些什么,但是她知道,有些事情知道的少了,是一种福分,

看到柳依依走向一旁,梅老赞叹道:“柳小姐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女孩,有一家之母的风范,”

段云阳淡淡的笑道:“梅老,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云阳,薛老让人传话來,让我们即可动手,”梅老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一脸认真的说道:“而且现在龙家已经开始动乔家的羽翼了,”

“已经开始了吗,”段云阳的嘴角慢慢的勾勒出了一道让人看不懂的笑意:“那我们也开始行动吧,动了段枫,就必须死,”

“云阳,你和柳小姐已经说了吗,”梅老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柳依依,然后对着段云阳问道,

“刚刚说了,我们随时可以离开江南,”段云阳不轻不重的说道:“梅老,薛老有沒有说让我什么时候动身,”

“沒有,”梅老摇头说道:“我想他应该是想让你自己拿主意吧,”

段云阳沉思了一下说道:“那好,我们今天晚上就动身吧,让其他人今天也开始对葛家出手吧,”

“我知道了,那你准备一下,我到时候來接你,”

话音落下,梅老转身离开了池塘旁边,

看着梅老的背影,段云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爷爷,薛老插手了,我们马上就可以收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