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00章 走了一步好棋

第一千五百章 走了一步好棋

北方人不适应南方冬天的湿冷,同样,南方人也不适应北方的干冷,

京城可以说是地地道道的北方,那冷厉的寒风吹打在身上,宛如一双枯皱的双手从你的脸上抚摸过一般,又宛如刀割一般刺骨,让人从内心之中忍不住的升起一股透彻心扉的凉意,

在羊城的时候,戚烟梦晚上还会出去逛逛羊城的夜市,以及其他地方,但是今天來到京城后,戚烟梦晚上索性不再出门,不是她不想出去,而是那冰冷刺骨的寒风,让她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毕竟戚烟梦以前生活的河洛市和京城相比而言,京城的气温要低得多,

戚烟梦沒有出去,纪含香自然不可能将戚烟梦给丢在别墅之中不管不问,

至于段枫,在天色刚刚暗淡下來的时候,早已经不知所踪,京城这干冷的气温对于他來说,根本沒有什么影响,

整个别墅之中一时间只剩下了戚烟梦和纪含香……对了,还有一个张舒婷,

三个女人坐在客厅之中的沙发上,有说有笑,

尤其是纪含香光着脚丫蜷缩在沙发上,将女人身上那特有的猫性给发挥到了极致,

而戚烟梦则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手中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

张舒婷仿佛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中般,斜靠在沙发上,一脸慵懒的神情,

忽然,张舒婷看着喝茶的戚烟梦问道:“梦梦,我听说龙辰熙去羊城,你们发生了冲突,而且羊城之中的四少也都纷纷出事了,”

戚烟梦将口中的茶给咽到肚子里之后,点了点头说道:“嗯,有人在算计段枫和龙辰熙,他们两个人都中了别人的计,”

“不过现在已经解决了,沒什么事情了,”戚烟梦又补充了一句说道,

“这么说,段枫和龙辰熙两人之间算是沒有任何矛盾了,”

“应该吧,”戚烟梦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毕竟现在段枫不同以往,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踩着段枫上位呢,

所以她也不是很确定,龙辰熙到底是怎么想的,

纪含香忍不住的开口说道:“人心隔肚皮,画虎画皮难画骨,难道你不知道,”

听到纪含香那略带鄙夷的声音,张舒婷顿时不乐意了起來:“纪含香,老娘我正在和梦梦说话,你给我闭嘴,”

纪含香丝毫不以为然的说道:“这里是我家,我的地盘,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爽你可以回去,我又沒有让你留在这里,”

张舒婷重重的冷哼了一声:“纪含香,你这是卸磨杀驴……”

“对,我杀的就是你这头驴,”

“你……”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戚烟梦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从张舒婷來到这里之后,两人就一直处于敌对的状态,一直再斗,而且每次张舒婷都是纪含香的口下败将,

但是张舒婷却丝毫不服输,依然和纪含香争吵,

可张舒婷哪里是纪含香的对手啊,这女人可是沒有说不出口的话,

“梦梦,她太欺负人了,你们沒有來京城的时候,巴不得我天天陪着她,现在……”

“你闲着不也沒事吧,”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戚烟梦急忙制止了两人,

随后,戚烟梦看着张舒婷问道:“舒婷,你一直在京城,感觉龙辰熙怎么样,”

“沒怎么打过交道,一肚子坏水,我不喜欢这样的人,”张舒婷淡淡的说道:“每次和他说话都很累,他每一句话都仿佛是深思熟虑良久后才说出來的,”

“既让你感觉他平易近人,沒什么架子,但是那骨子里面却透露着一种高傲,不像宁永霖那么随和,什么样的人都乐意和他交朋友,”

“那以你对他的了解,即使被别人算计了和段枫发生了一些摩擦,已经解决,他会作罢吗,”

“应该会吧,虽然我不喜欢他这个人,但是实话实说,他这个人还算可以,而且加上薛老,他应该不会去招惹段枫,就算他有心,我估计龙天啸也不会同意他去这么干,”张舒婷一脸认真的说道:“为了面子,得罪薛老,有些不值,”

“那你说,龙辰熙会不会借米静雯之手來对付我,以此报复段枫,”

“对付你,和我有关系吗,”张舒婷白了一眼纪含香:“对付你,和段枫有关系吗,你还真把你当盘菜了,我告诉你纪含香,你充其量也就是……”

“少废话,到底可能不可能,”

“我又不是龙辰熙,我怎么知道,梦梦问我,我是就事论事,你问的,太难了,我回答不了,”张舒婷不急不躁的说道:“再说,你会怕他吗,我的纪家大小姐,”

纪含香嘿嘿一笑,沒有什么,

“龙家现在在忙着对付乔家呢,估计抽不出空來找你晦气,”张舒婷再次说道:“梦梦,当初在羊城是不是乔家的人算计了你们,这次龙家玩真的了,今天一天,乔家派系的人,就有好几位在接受调查了,”

戚烟梦点了点头:“段枫说是乔家乔四爷,”

“乔四爷,”张舒婷沉吟了一下:“他挺有名气的,手段也很高明,这样的棋局,他还真的能够摆出來,”

说着张舒婷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看着戚烟梦问道:“梦梦,最近你们有沒有和段云阳联系,”

愕然听到段云阳三个字之后,戚烟梦微微一愣,随即苦笑说道:“他现在和段枫的关系,你又不是不清楚,就算段枫去联系他,你感觉段云阳会给段枫好脸色看吗,”

张舒婷的脸色慢慢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

“怎么了吗,”

“梦梦,我也是听说,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张舒婷首先给戚烟梦打了一个预防针,然后才说道:“我只是偶然听我爸说了一句,段家要出手吗,”

“所谓的段家要出手,肯定是说段云阳,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张舒婷一脸认真的说道:“我也是不经意间听到的,是我爸接个电话之后说的,”

戚烟梦在听到张舒婷的话后,那秀眉微微的蹙在了一起:“你确定吗,”

“确定,”张舒婷非常认真的说道:“我本來是想要问问你,看看你知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段云阳要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段枫和他基本上沒什么联系,”戚烟梦摇头道:“如果段枫知道段云阳要做什么事情,以他的脾气,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是啊,所以我才问问你,你们到底知道不知道什么情况,”

忽然戚烟梦的脑海中闪过了一道灵光:“难道是……”

“梦梦,你想到了什么,”

“含香,根据段枫所说这次算计他们的是乔家和葛家,如今龙辰熙正在对付乔家,而外公说他有办法让段枫对付葛家,只是这几天外公根本沒有任何的动作,如今舒婷却说她父亲接个电话,说段家要出手吗,”

“我怀疑这个电话是外公打的,”戚烟梦一脸认真的说道:“段枫上次已经坑了一把葛家,因为江家的缘故,段枫如果沒有什么理由的话,不可能对葛家再次出手,”

“外公虽然可以,但是在羊城的几天,我发现他根本沒有这个意思,”

“如今听舒婷一说,我想应该是外公,外公让舒婷的父亲在军方照顾一下段家,毕竟爷爷离开和大伯背叛之后,段家可谓是日落西下,”

“若想再次复出,必须要找一个强劲的对手,将他打倒,彰显段家之威,告诉所有人,即使爷爷不在了,段家依然是一个巨无霸,”

“而外公沒有什么亲人,一身权利与富贵都会随着他离去,到时候将会什么都不留下,但是现在他多了一个外孙段枫,他肯定会为段枫考虑,”

“会在未來给段枫留下一些东西,”

“段枫无心权势,对体制根本沒有任何的兴趣,那么就只有段家,段家本就在体制内,所以将这些东西留给段家,即使段枫现在和段云阳关系有些不融洽,但若是段枫真的出现生死危机,段云阳真的会袖手旁观吗,”

“毕竟他们的身体之中都流淌着段家先辈的血液,而且外公让段家出手,明显是要送给段云阳一份大礼,”戚烟梦一脸认真的分析道:“外公为什么要送段云阳这么厚的一份大礼,还不是因为段枫是他的外孙,”

听戚烟梦这么一说,纪含香和张舒婷的脸上慢慢露出了一丝的明悟之色,戚烟梦说的确实有几分道理,

别看段枫和段云阳现在两人你过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但若是彼此真的遇到生死危机的时候,他们真的能够坐的住吗,

“梦梦,如果真和你说的一样,薛老肯定不止联系了舒婷的父亲,”

“我想也是,但是我估计外公不会联系太多人,他应该会让段云阳耀武扬威一番,然后葛家强势反击,被压制,到时候段枫自然不会袖手旁观,这样他就有了一个出手的理由,”

“段云阳不认他这个兄弟,但是他不可能不认段云阳这个兄弟,外公走了一步好棋,”戚烟梦唏嘘不已的说道,

她自认自己想不到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