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04章 也想让段枫死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也想让段枫死

因为全国变冷的缘故,江淮市也是异常寒冷,那冷冽的寒风呼啸的吹着,那行走在街道上的人们,忍不住的就会竖起那衣服上的领子,时不时的从口中哈出一口白白的雾气,

或许这样的天气,只有在暖气或者空调之下才会让人感觉暖和,

然而,葛家虽然开着空调,但是却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温暖,反而比外面更加冷,

葛家完全被一股压抑的气息所笼罩,葛家大厅之中,葛流云的眼窝隐约下陷,脸色阴沉的仿佛能够拧出水來,甚是吓人,

同时,他身上还流露着一股滔天杀意,使得四周的温度仿佛也为之下降,

此时,葛流云心中可谓是异常恼火,段云阳所动手除掉的人,竟然是段枫当初敲诈他,给他看的资料上的那些人,而且一个不少,全部都栽了跟头,

葛流云感觉自己被段枫给耍了,从始至终就被段枫给耍了,

在他心中,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当初就像是那舞台上的小丑一般,

同时,葛流云在感觉自己被段枫给耍的同时,他心中开始猜测了起來,段枫那份资料很有可能就是出自段家,就是段云阳给段枫的,

而他更是被段枫和段云阳联手给摆了一道,

并且被摆的这一道,犹如一把尖刀一般,直接刺在了他的胸口,血流不止,

怒,葛流云心中充满了滔天的怒意和杀意,

此时,葛流云的身旁还坐着五个人,这五个人看起來给人一种十分干练的感觉,而且身上时不时的流露出一种属于上位者的威严,但是此刻他们却全部都脸色有些难看,

虽然沒有葛流云那般瘆人,但是沒有好到哪里去,

大厅之中沒有任何人开口,气氛显得十分沉闷不说,还让人感觉自己的心头仿佛压着一块石头般,让你呼吸情不自禁的就会加重一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原本安静的大厅里,忽然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声音过后,一缕火光闪现,

这声音一出,几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声音的來源,赫然看到,一脸阴沉到极点的葛流云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抽了起來,

烟雾环绕在他的脸上,使得他那张原本阴沉的脸色,在这一刻看起來有些狰狞了起來,并且那眸子之中闪烁着阵阵噬血的光芒,

葛流云沒有理会这五个人的目光,慢吞吞的从口中吐出一口浓密的厌恶,缓缓的说道:“你们怎么看,段家那小杂种出手太狠了,完全是想要我们的老命,”

说话间的时候,葛流云那眸子慢慢眯成了一条缝隙,目光从身旁的五个人身上缓缓的扫视而过,

“我们已经一败再败,若是在这样下去,我们葛家虽然不会就此覆灭,但是也会因此而坠落,成为一个三流的家族,这积累多年的人脉也会因此而被毁,”葛流云再次开口,声音显得异常冰冷:“沒了人脉,那么到时候随意一个阿猫阿狗就能够踩我们葛家一脚,”

这五个人沒有任何人开口,全部都选择了沉默,

不是他们不想开口,而是他们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或者说,他们想要说的,葛流云已经将大致的意思给说了出來,

他们再说,只会显得画蛇添足,

但是他们知道不开口也不是办法,也不得不开口,

“现在我们应该想,段枫会不会插手,如果他不插手,段家我们还不惧,他们还扳不倒我们,最多也就是损失一下,但不会伤到筋骨,”坐在葛流云身边带着黑框眼镜的男人说道,

坐在末尾的男子也在这一刻开口:“段枫不插手,他怎么可能不插手,我们大家都研究过段枫,他是那种人重情义之人,即使段云阳对他不仁,他也不会对段云阳不义,”

“丞安说的不错,段枫肯定会出手,”葛流云缓缓的开口道:“想要不让段枫出手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听到葛流云赞同自己的话,葛丞安再次说道:“现在段枫不同以往,他成了薛昊天的外孙,身份和地位已经不是往昔,他若是出手,我们动他,那么必定会使得薛昊天那些门生动手,”

“这样一來,我们葛家才真正的是面临死亡危机,”

其他人在听到葛丞安的话后,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只要段枫插手,葛家对段枫有什么大动作,那么薛昊天岂会罢手,薛昊天那些门生岂会坐视不理,

如果段枫插手进來,那么葛家的危机将会变得更大,更加一发而不可收拾,

“难道我们就在这等死,”刚刚说话的黑框眼镜男葛千羽重重的说道:“对付他也是死,不对付他也是死,你们说怎么办,”

“千羽,你别着急,我们这不是在商量办法,”坐在葛千羽斜对面的葛少波不轻不重的说道,

葛千羽在听到葛少波的话后,冷哼一声:“办法,我们谁能够想到十全十美的办法,这是一个死局,无解,从段枫当初第一次來江淮的时候就能够看的出來,”

“不然他也不会留下荣铭哲在江淮对我们葛家监视,说白了,他就是不放心我们葛家,害怕我们葛家会对他动手,”葛千羽愤怒的说道:“当初我们就不应该选择妥协,应该和他死磕一下,这样葛博恐怕也不会出事,”

听到葛博两字之后,葛流云众人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起來,全部都不约而同的将双拳给攥在了一起,一道道“嘎嘣”的声音先后响起,

随后,葛千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葛流云问道:“难道不可以让江夜雨帮帮忙吗,”

“江夜雨,”葛流云脸上露出了沉思之色,

片刻之后,葛流云索然长叹了一声:“恐怕不行,江夜雨这次就算想要帮我们,估计也沒有多大的用处,这一次段家的攻击实在是太厉害了,而且谁进來就别想着囫囵个的出去,不像上次一样,”

“这一次,江夜雨就算过问,恐怕也只是以个人的名义來问,而非江家,”

听到葛流云的话后,众人再次无力的垂下了头,

江夜雨相助和江家相助,可以说相差巨大,

“那我们就和他们硬干吧,”葛千羽重重的说道:“我就不信,如果真的不惜一切代价的斗起來,他们能够毫发无损,能够真的毁了我们葛家,”

葛少波抬起头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斗,你能对付段枫还是我能,还是其他人能够牵制段枫,”

葛千羽顿时沒了脾气,如果他能够牵制段枫,也就不废话了,

“龙爷呢,他怎么不出手了,”坐在葛千羽身旁的葛舒辰忽然开口说道:“只要他出手,那么段枫必定会被牵制,到时候薛昊天的注意力也会被吸引过去,到时候,段家就不足为惧,”

听到葛舒辰的话后,所有人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一道精光,全部不约而同的扭头看向了葛流云,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之后,葛流云直接说道:“我不知道,我们葛家一直和他们那些人沒有什么來往,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现在遇到了危机想到了他们,到时候我们葛家肯定需要拿出一些代价,”

“给就给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烧,他们想要让段枫死,我们想要生存,就算付出一些代价也无所谓,”

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不止是龙爷想要让段枫死,同时葛流云也想要让段枫死,而且还早已蓄谋已久,只是沒有说出來,沒有人知道而已,

本來,葛流云是想要等龙爷和段枫两败俱伤的时候,自己在跳出來,但是现在情况完全发生了改变,

葛流云沒有立即开口,而是选择了沉默,

“再说,其他家族都有底蕴,难道我们葛家就沒有吗,”葛舒辰盯着葛流云的眼睛问道:“这个时候,正是动用那些人的时候,这个时候不动,什么时候动,难道你要留到死吗,”

“你不懂,”葛流云缓缓摇头道,

“我是不懂,我们大家都不懂,可是我们也想懂,但你给过我们懂的机会吗,”葛舒辰冷声问道:“你沒有给过我们懂的机会,你不说,我们从來也沒有问过,因为你是家主,你想说,就说,不想说,我们也不方便问,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

“舒辰,有些事情比较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的清楚的,”葛流云慢慢的打断了葛舒辰的话,

“那就简单点说,”

其他人的目光也在这一刻也全部都落在了葛流云的身上,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之后,葛流云知道,有些事情是要说出來了,不能给在隐瞒下去了,不然他们之间会发生隔阂,到时候局面将会更加不利,

“我也想要让段枫死,”葛流云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也想要他身上的赤血玉,只要能够让我们葛家得到赤血玉,我们葛家将会富可敌国不说,甚至还能够得到一些其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