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05章 不反抗死,反抗生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不反抗死,反抗生

愕然听到葛流云的话后,葛千羽五人脸上完全被惊讶之色所笼罩。

虽然他们内心之中也早就猜到过,段枫害死了葛博坑了葛家,葛流云不会善罢甘休,但是却没有想到葛流云竟然也想要赤血玉!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赤血玉到底有什么用处,但是从葛流云的话中,他们可以听得出,如果他们得到赤血玉,那么葛家将会富可敌国。

富可敌国,代表什么?

代表财团,超级财团。

一个家族就算没有了权利,但他们如果富可敌国,那么依旧非常恐怖。

要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而且在罗斯柴尔德祖训中也有这么一句话:当金钱一旦作响,坏话随之戛然而止。

由此可见,如果让葛家富可敌国,就算失去了现在的一切,他们依然是一个巨无霸,甚至比之前还要强大。

一直没有开口的葛思聪,那眸子之中闪烁着浓浓的欲望之色:“如果抢了赤血玉,真的能够让我们富可敌国?”

葛流云重重的点了点头:“赤血玉是打开成绩思汗陵墓的钥匙,我虽然不知道成绩思汗陵墓之中有什么,别人为什么要抢,但是根据历史记载,当年成吉思汗灭了金国之后,金国所有的金银珠宝全部消失了!”

“那么多金银珠宝会全部消失吗,只要稍微东下脑子就能够想的到,一定是给他陪葬了!”

听到葛流云的话后,葛思聪五人那双眸子变得更加明亮了起来,其中的占有欲没有丝毫的隐藏。

钱可是一个好东西啊,只要有了钱,什么都能够做。

只要让他们得到这些金银珠宝,那么可想而知,葛家以后将会走向什么地步。

葛流云缓缓的将手中的烟头给掐灭,继续说道:“现在我已经把我的想法告诉了你们,具体怎么做,还需要我们商量!”

“我虽然是家主,但是却不可一意孤行,我不能给拿整个家族所有人的性命去赌!”葛流云的声音不知不觉间加重了许多:“现在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干!”葛思聪第一个开口说道。

随后葛千羽和葛丞安,葛少波也纷纷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那就是富贵险中求。

赌一把,如果胜利,那么葛家的前途将会一片光明,如果输了,那么葛家恐怕也会因此而覆灭。

唯独葛舒辰没有表态,他一脸沉思之色,仿佛在思考到底要不要这么做,这么做值不值!

“舒辰,你呢?”葛流云将葛舒辰迟迟不肯发表意见,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葛舒辰再次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如果要做的话,我们是不是要给葛家留下一丝的香火,留下后人?”

“我会让葛家的一些后辈离开江淮,或者离开华夏!”葛流云将自己心中的打算给说了出来。

“恐怕你早就想好了,今天让我们回来,只是说明一下自己的计划吧?”葛舒辰盯着葛流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

其实在葛流云说出想要段枫死,想要赤血玉的时候,葛舒辰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但是刚刚已经被利益给冲昏了脑袋,才使得两眼直冒绿光。

如今在听到葛流云问干还是不干的时候,葛舒辰慢慢的反应了过来。

“不错,我确实已经想好了自己的计划,今天让你们来这里,只是告诉你们一下。”葛流云死死的盯着葛舒辰问道:“听听你们的意见!”

“我不想到时候动手的时候,我们大家的意见不合,现在我们必须要一条心!”

葛舒辰沉默了起来,虽然葛流云说的是听听他们的意见,但是他葛舒辰不是傻子,能够听得出葛流云那话中的含义。

思索了良久之后,葛舒辰看着葛流云重重的说道:“我不想参与进来,你们愿意做,就愿意做吧,我带领葛家的一些后辈离开好了,这样他们日后若是出现什么事情,我还能够照顾他们!”

不是葛舒辰不想参与,而是不敢,那么多人都想要段枫死,都想要让段枫的赤血玉,可是结果呢?

段枫活的好好的,而那些想要他死的人,却全部都去地狱之中忏悔了。

虽然利益巨大,但是风险也十分大,他已经人到中年了,没有了年少时候的热血。

他只想安稳。

葛流云在听到葛舒辰的话后,点了点头:“那好吧,你先离去吧,离去的时候我会让人去通知你,你带领我们的后辈离开就可以了!”

葛舒辰没有在说什么,直接点了点头:“好!”

说着葛舒辰便站起身,准备离去。

葛舒辰没有走出几步,只见葛流云嗖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同时那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闪烁着摄人心脾的寒意!

“唰!”

葛流云站起身之后,一个箭步便到了葛舒辰的身后,不给葛舒辰反应了机会,那锋利的水果刀一闪而过,直接狠狠的刺进到了他的后背之中!

“噗嗤!”

鲜血瞬间从中溢出,一眨眼就将葛舒辰后背的衣服给染红了。

“啊!”

葛舒辰本能的发出了一道痛苦的嚎叫声,慢慢的扭过头看去,只见葛流云正一脸阴森的看着自己,那脸上的杀意毕露!

这一切完全发生在电石火花间,葛千羽等四人也没有反应过来。

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葛流云已经将那锋利的水果刀刺进了葛舒辰的后背。

“为什么?”葛舒辰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葛流云问道。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葛流云竟然会动自己动杀手,做梦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不是死在了敌人的手中,而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死在了自己堂哥的手中!

“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计划,还想活着离开吗?”葛流云一脸狰狞的说道:“不是堂哥我不相信你,而是为了以防万一,你不要怪我!”

说着葛流云将那水果刀从葛舒辰的身上抽了出来,随后再次捅进了一刀。

鲜血咕咚咕咚的往外冒出,仿佛不要钱似的。

“啊!”

葛舒辰再次发出了一道痛苦到极点的哀嚎声,那额头之上已经布满了冷汗,脸色也开始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

“你……你好狠!”

“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是你自己的选择。”葛流云说着再次将手中的水果刀朝前一推,整把水果刀的刀刃完全刺进了葛舒辰的身体之中。

“你死了,你的儿子和媳妇葛家会帮你好好照顾,你就放心的去吧!”

话音落下,葛流云再次拔出水果刀,对着葛舒辰狠狠的捅了几刀。

葛舒辰的后背完全被鲜血所染红,整个人如同血人一般,而且葛舒辰的鲜血从身体中喷出,喷洒了葛流云一身,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犹如从地狱之中爬出来的恶魔一般。

葛千羽等人完全愣住了,也忘记了去阻止葛流云,任由葛流云一刀又一刀的捅在葛舒辰的身上!

“唰!”

葛流云将手中的水果刀给拔了出来,那扶着葛舒辰的手也慢慢的松开了他!

“哐当!”

葛流云这刚刚松开葛舒辰,葛舒辰整个人便不受控制的一头栽倒在了地上,那鲜血不停的从中溢出,地面已经完全被染红。

大厅之中也完全被一股血腥之气所充斥!

做完这一切之后,葛流云将手中的水果刀仍在了葛舒辰的面前,那手上的鲜血在身上胡乱的擦拭了一下,随后看着葛千羽等人说道:“你们是不是也感觉我很残忍?”

耳畔响起葛流云的声音后,众人慢慢的从震惊中回过神,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的葛舒辰,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随后所有人都急忙摇头!

看到众人不约而同的摇头后,葛流云咧嘴一笑,露出了那洁白的大门牙:“我知道你们绝对我这样做很残忍,毕竟舒辰身上也留着葛家先辈的血,我们是兄弟,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兄弟!”

“就算他不参与,我也不能够杀他!”

“但是……”葛流云的声音陡然一变:“如果我放了他,他去找段枫,你们想过我们的处境没有?”

“段枫是何等的残忍,不用我说,我想你们心中也十分的清楚!”葛流云重重的说道:“段枫或许会看在他出卖了我们的份上放了他,但我们全部都会死!”

“所以,他必须死,绝对不能给让他离开!”葛流云一脸凶狠的说道:“我们必须要把危险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甚至不让危险出现!”

“可那也不用杀他吧,我们可以将他给关起来……”

“关起来?”葛流云冷笑一声:“怎么关,如果他被我们关了起来,消失了,别人会怎么想?”

“那现在杀了他……”

“杀了他,我们可以嫁祸给别人!”葛流云的眼眸之中闪过一道狠辣之色:“段家不是在对我们动手吗?”

“明天早晨,我们就对外宣布,舒辰遭到了别人的暗杀,死于非命!”

“这个黑锅让段家来给我们背,让段云阳去背,同时还能够激起其他人那反抗的心。”葛流云的声音冰冷到了极点:“让他们知道,不反抗就是死路一条!”

“反抗则有生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