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06章 再来便埋骨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再来便埋骨

葛千羽四人,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同时那后背也感觉凉飕飕的,仿佛一阵阴风吹过一般,

他们都不是傻子,都不是那种沒脑子的人,能够听得出,今天只要有人不答应葛流云的提议,那么就会死,无论那个人是谁都难逃一死,

因为只有死了一个人,而且还是葛家的人才能够激起所有人的反抗心理,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若是不反抗对方一样不会放过我们,若是反抗那么则有活下的可能,

一时间,葛千羽四人,顿时为自己正确的选择庆幸不已,但在为自己庆幸不已的时候,同时也在为葛舒辰默哀,

但是随后,众人忍不住的猜想了起來,若是葛舒辰也答应了下來呢,

到时候,葛流云会如何做,

想归想,但是却沒有一个人敢去问葛流云,如果葛舒辰答应了,他会如何,

地面上葛舒辰的身虽然已经开始逐渐变凉,但是却沒有人去过问,去管他,所有人的目光此时都在葛流云的身上,

葛流云既然下了狠手,那么他就一定有自己的计划,

果不其然,葛流云并沒有人其他人多等什么,便再次开口说道:“段枫当初來江淮市的时候,曾经让我看了一份资料,那些资料全是对葛家不利的东西,现在段家所出手对付的人,也完全是当初那份资料上的,”

“我怀疑这份资料当初段枫和段云阳两人就各有一份,而且还是蓄谋已久,不然不可能有这么详细的资料,”葛流云的声音慢慢变得诡异而阴冷:“目前我们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我们自己将那些人给解决掉,博取一个大义灭亲的美名,”说道这里葛流云的声音停顿了一下,随后接着说道:“第二个选择,告诉这些人,就说他们有把柄在段云阳的手中,让他们成为一条彻底的疯狗,临死也要咬掉对方一块肉,”

话音落下,葛流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重重的说道:“好了,现在你们告诉我,我们是选择第一条路,而是第二条,”

“第二条,”

其他人根本沒有任何的犹豫,便给出了葛流云答案,

虽然选择第一个选择,会让他们葛家博得美名,让所有人都说他们一个好,但是现在并沒有什么卵用,而且很明显的在告诉他人葛家是弃車保帅,葛家斗不过段云阳,

而第二个选择,则是告诉所有人,想要对付葛家,就算是死,我们也会让你们难受一阵,就算是死,我们也会让你们跟着脱层皮,

听到葛千羽四个人的选择后,葛流云的嘴角慢慢露出了一道噬血的笑容,宛如野兽一般,

“好,那我们就选择第二条,不过有些话,还是要说在前面的,”葛流云声音低沉而又缓慢的说道:“只要我们做了,就别想回头,就算你们有人想要回头也已经晚了,”

“段枫不会放过我们任何一个人,这点从他对付温家上就能够看的出來,所以你们不要抱有任何投降的幻想,或者说在这里想着答应,等转身就准备反水,”

“就算你们反水我也无所谓,但你们最好先想想自己的命能不能保住,还有自己的家人,”

听到葛流云的话后,众人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葛流云说的完全是事实,以段枫的性格,绝对饶不了他们,

“好了,现在我们先说一下接下來要做的事情,”葛流云不给其他人开口的机会再次说道:“现在说对付段枫有些为时过早,我们首先要对付的是段家,是段云阳,”

对于葛流云的话,葛千羽等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现在说对付段枫确实有些为之过早,现在他们首先要面对的是段云阳,然后才是段枫,

虽然段家,,段云阳动手,段枫势必不会坐视不理,但那也要时间,

“现在段云阳到底跑到哪里去了,我们谁都不知道,也许就在我们的眼皮子低下,也许还在江南市,也许是其他地方,我们并不确定,所以想要擒贼先擒王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我们依旧要迅速的找到一个最为直接有效的办法,迫使段家不能给在对我们出手,”说着葛流云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然后缓缓的说道:“根据我手中掌握的信息來看,最有效便捷的方法,那就是动段云阳的女人,,柳依依,”

“柳依依不是什么豪门出身,只是一般的家庭,这点我做过调查,而且柳依依以前是一个护士,所有沒有什么特殊复杂的背景,”

“只要我们抓到她就可以让段云阳乖乖束手就擒,”葛流云一边抽着香烟一边说道:“柳依依自从和段云阳在一起之后,经常出入段家,而我们想要抓柳依依就要在她离开段家的时候,”

“她身边有段云阳给他配得六个保镖,一直跟随柳依依,我并不清楚这六个保镖的实力,所以我们必须要派出强大的力量,并且还需要我们自己人带着过去,”

“这样如果抓到柳依依之后,立刻将她给藏起來,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说着葛流云在葛千羽等人身上扫了一眼:“你们怎么看,”

“计划不错,我赞同,”

“我也赞同,”

“我也赞同,”

听到其他人的话后,葛流云继续说道:“那么我们派谁过去呢,”

“我去吧,”葛千羽立刻表态道:“我带人过去,”

“好,千羽你今天晚上就动身,记住行动一定要隐秘,不要让任何人发现你离开了江淮,”葛流云一脸凝重的叮嘱道:“我到时候会给你人,到了江南你不要露面,自己去找个地方先隐藏起來,让其他人动手,如果成功了,让他们联系你,你在告诉他们地址,如果失败了,你一定要小心,”

这一次,葛流云可以说是非常的小心,要将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都防范着,

“你放心吧,我知道如何做的,”葛千羽信誓旦旦的说道,

“无论成功与否,你都要活着回來,”

话音落下,葛流云便再次开口说道:“为了双保险,我们还需要一个人去对付段鲲鹏和段家其他人,”

说着葛流云在葛思聪、葛丞安、葛少波三人的身上扫视了一圈,

“我來吧,”葛思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让我去做吧,”

“我也会给你一些人,你自己随意安排他们,按照你自己的计划去行事,但有一点,你需要先保证自己的安全,一见情况不对,立刻撤退,”

“我知道的,你放心,”

“那好,到时候我会让人去找你们,你们看着安排好了,”葛流云长舒了一口气道:“荣铭哲你们不用担心,到时候我们会让他无法注意到你们两个的行踪,”

随后葛流云又安排了一下葛丞安和葛少波两人,便直接让四人去办准备去了,

葛千羽四人走后,葛流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之中的葛舒辰,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叹息声还未落下,只见两个面色冷漠的中年男人如同一阵风一般走进了大厅之中,

当看到书房里倒在血泊中的葛舒辰之后,两人眸子里均是涌现出了一道冰冷之色,随后如同幽灵一般,静静地站在那里,静候葛流云的吩咐,

葛流云慢慢的走到了葛舒辰的身边,缓缓的蹲下身子,看着葛舒辰那已经变凉的尸体说道:“安心的去吧,若是我们能够成功,你将是最大的功臣,”

随后,葛流云抬起头看向了站在面前的两个中年男人一字一句道:“我被人暗杀,舒辰拼死相救,最终惨死,这笔血债记在段家的头上,散发出去消息,”

“是,”

这两个中年男人同时鞠躬领命,

葛流云回目光,再次投向死去的葛舒辰,冷冷的说道:“你们将舒辰待下去吧,厚葬他,”

“是,”两个中年男人恭敬地答了一声,便走到葛舒辰的身边,弯腰将葛舒辰给抬了起來,

当两人刚要踏出大厅的时候,葛流云再次开口说道:“将你们手中的人给我抽出三十个,你们两人各自带十五人去找思聪和千羽,开始行动吧,”

这两个中年男人沒有说什么,便再次抬起脚步离开了大厅之中,

看着那满地的血迹,葛流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段枫,段云阳,你们真以为我葛流云很好欺负是吗,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我葛流云的厉害,”

话音落下,葛流云也抬起脚步朝着楼上的书房之中而去,

來到书房之后,葛流云一屁股便坐在了太师椅之上,然后打开书桌的抽屉,从中拿出一个特制的手机,飞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顷刻间电话就被接通,

不等葛流云说话,电话里面立即传來了一道浑厚的身影:“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要杀段枫,”

“要我出手是吗,”

“是的,”葛流云干脆利索的说道:“他现在是骨灰境界,整个葛家就只有你一人是他的对手,”

“我知道了,等他再次踏进江淮之日,便是他埋骨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