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08章 局中局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局中局

本来因为段枫来到京城,而忧心忡忡的米静雯,现在内心之中的阴霾可谓是一扫而逝。

一是因为她去找龙辰熙,龙辰熙没有拒绝她,但是也没有答应她,只是含糊的回答,但是这些对于米静雯来说已经足够了。

她相信自己的魅力,相信龙辰熙绝对有着想要征服自己的欲望!

第二则是因为,段家突然和葛家斗了起来,那么以段枫的性格,肯定会将重心全部放在段家和葛家争斗之上。

这样段枫近期就不会帮助纪含香来对付自己,那么一切都还是她和纪含香两人争斗。

对于纪含香,她米静雯还真不惧,她现在有资本和纪含香叫嚣,和她对抗。

现在她米静雯要的就是时间,只要给她时间,她有把握将纪含香抽她的那一巴掌还回去。

她要让纪含香怎么打自己的,自己怎么打回去,而且还要更狠!

此时,米静雯脸上充满了笑意,右手端着一杯红酒,赤足站在窗前,玲珑秀美的莲足指甲涂着点点丹蔻,衬映着雪白的肤色,如同一朵朵雪地里绽放的腊梅般,那双迷人杏眸看着窗外的美景!

而她身旁的米不悔则是靠在窗台旁边,双手插着裤兜,那张英俊的脸上也是充满了笑意:“姐,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段云阳,如果不是他在这个时候和葛家争斗,我们还真有些危险!”

米静雯将酒杯凑到樱唇边,小小的啜了一口红酒:“确实是需要感谢他,如果不是他的话,段枫我还真拿捏不了,而且段枫实力强大,根本不按照常理出牌,如果他帮助纪含香的话,我们恐怕还真的要不惜一切代价的靠上龙辰熙才可以!”

“姐,你说段枫在来到京城鲜少出门是不是在算计我们?”

“不知道!”米静雯想都没有想便直接开口说道:“但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就算他之前在算计我们,现在也没有办法出手了,他的心恐怕已经不在这里了!”

米不悔嘿嘿一笑道:“姐,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大展拳脚了!”

“还需要等!”米静雯目光深邃的眺望远方道:“等一个机会,虽然他现在的重心已经偏移,但是人却在京城,依然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爸妈已经催了我们好多次了,若是再不回去,我怕……”

还没有等米不悔把话说完,就被米静雯给打断道:“难道你想这样灰溜溜的回去吗?别忘记了,我被纪含香那个贱人给狠狠的抽了一巴掌,当初那脸上的手指印难道你忘记了!”

说着米静雯伸出手抚摸了一下自己那白嫩的脸颊,那双杏眸之中闪过一道刻骨铭心的恨意。

她米静雯活这么大,就连她的父母都没有动过他一根手指头,更别说打她了,如今在京城被纪含香给狠狠的抽了一巴掌,她岂能作罢?

米不悔在听到米静雯的话后,脑海中立刻闪现了当初米静雯那被抽打过后的模样,那张英俊的脸庞立刻变得狰狞了起来,同时身上也散发出了一股寒意。

如同千年寒冰的般刺人心脾!

“我没有忘记!”说着米不悔将双手从裤兜之中掏了出来,双手紧紧的攥在了一起,那手背之上的青筋也随之暴起:“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所以,我们不能走,一定要收拾了纪含香之后再说。”米静雯那张脸上犹如厉鬼一般,充满了恶毒之色:“现在我们好不容易有了现在的势力,如果这样走了,所有的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而且龙辰熙现在已经有了松口的痕迹,只要我在加把劲,他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姐,难道你真的要……”

“不悔,你记住,当你在玩弄女人的时候,女人也在玩弄你!”米静雯扭头看向了米不悔正色道:“你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同时女人也没有吃到什么亏!”

“而且到底是谁玩弄谁,还一切两说!”

米不悔顿时恍然大悟:“姐,你的意思是,你要踩着龙辰熙上位?”

米静雯神秘的一笑:“你认为呢?”

“我觉得是!”米不悔认真的说道:“龙辰熙虽然地位非凡,又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但是他身边缺少一个女人,一个彰显他身份的女人,而姐你现在是最合适的人选之一!”

“如果姐你要是能给嫁给龙辰熙的话,那么你……”说着米静雯那双眸子之中射出一道精光。

“嫁给龙辰熙?”米静雯的眼神变得有些迷离了起来!

“对啊,姐,你想一下,只要你能够成为龙辰熙的妻子,那么你的身份将会暴涨,到时候让纪含香在你面前在得瑟一个试试!”米不悔满脸兴奋的说道:“到时候你还是想怎么虐待纪含香就这么虐待她,敢哼一句,直接弄死她!”

如果米不悔的话让龙辰熙或者皇甫哲等人听到,不知道是会说米不悔很天真还是应该说米不悔傻逼一个!

假如纪含香真的有那么简单的话,那么皇甫哲就不会对她这么礼让了!

“还有那个叫张舒婷的,仗着自己的身份,在京城老是和我们过不去,而我们又不能给拿她怎么样,你若是成为了龙家的少奶奶,那么一切就要另说了!”

米静雯再次举起酒杯,轻轻的泯了一口,俏脸之上充满了沉思之色,仿佛在谋划自己怎么才能够走到龙辰熙老婆的宝座上而去!

与此同时河洛市!

陈小雅也知道了段家和葛家相斗的事情。

在知道这个消息后,陈小雅只是稍微惊讶了一下之后,便再次恢复了以往那睿智的神情,美眸不停转动,闪烁着属于她陈小雅独有的智慧光芒!

仇曼将所知道的事情告诉完陈小雅之后,便不在开口说些什么,而是安静的坐在卡座之上搅拌着面前的咖啡!

忽然陈小雅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再次沉思了片刻之后开口道:“仇老,这样看起来应该是薛老在背后的运作,薛老让段云阳这么干的!”

“根据我们手中所掌握的资料来看,确实如此!”仇曼一边搅拌着咖啡一边开口说道:“薛老应该是给段枫制造一个对葛家出手的机会!”

“是的,有些事情他不方便做,只能够找人代劳!”陈小雅轻声细语的说道:“但是我感觉这里面好像没有这么简单!”

“难道薛老还有其他用意?”仇曼有些不解的看着陈小雅问道。

陈小雅轻轻的摇头道:“不是,我是感觉这一连串的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

“什么意思?”

“仇老,当初羊城传出消息,段枫和龙辰熙两人发生摩擦,段枫扫了龙辰熙的面前,龙辰熙打了段枫两拳,这件事情你没有忘记吧?”

“没有!”

“我并不了解龙辰熙,但是我了解段枫,他绝对不是那种肯吃亏的主,别人打他一拳,他会双倍的还给别人,但是段枫没有;而且龙辰熙身为顶级纨绔,别人扫了他面子,恐怕也不会打两拳就此作罢!”陈小雅一脸认真的分析道:“这其中肯定有着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

“并且在这之后,羊城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羊城四少全部都出事,明显是针对段枫和龙辰熙而来!”

“但是随后这件事情却没有任何征兆的戛然而止,龙辰熙回了京城,并且在回到京城之后没有多久,龙家便开始疯狂的对乔家出手!”

“而段枫也过了几天去了京城,并且随即段家和葛家发生了争斗,这点应该是薛老做的!”

“所以我想,段枫和龙辰熙应该是查到了什么人在背后算计他们!”

“陈小姐,您的意思是葛家和乔家?”仇曼两眼顿时为之一亮。

陈小雅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只有这么一个可能,不然这有些说不通!”

“好像确实如此,葛家想要段枫死,乔家的乔老四要向前走一步,龙家是最大的阻力,如果段枫和龙辰熙两人发生争斗,以段枫的脾气,他绝对会让龙辰熙脱层皮,那时候龙家就会因为段枫的做法而愤怒,从而让乔老四更加容易走进权利中心!”

“同时龙家若是和段枫斗起来,葛流云能够报仇!”

“不错!”陈小雅接过话道!

“那你为什么还感觉没有这么简单。”

“这件事情透着一种诡异!”陈小雅一脸凝重的说道:“我感觉这里面隐约的有另外一层阴谋!”

“另外一层阴谋?”仇曼一头雾水的看着陈小雅!

陈小雅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再次陷入到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那纤细的右手开始缓缓的敲打起了桌面,低沉而富有节奏感!

“仇老,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别人在嫁祸给乔家和葛家,看似让段枫和龙辰熙反目,实则是让段枫和龙辰熙去各自去对付乔家和葛家,从而达到某种目的!”陈小雅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问道。

愕然听到陈小雅这句话后,仇曼浑身上下猛然一震:“陈小姐,你……你的意思是……”

“这是一个局中局,入局着皆迷,旁观者想要保持清醒也很难,除非过一段时间才能够有所擦觉,但是等察觉的时候已经晚了,对方已经达到了他那不可告人的目的!”陈小雅重重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