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09章 马上放你出去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马上放你出去

耳畔响起陈小雅的话后,仇曼顿时惊得一身冷汗。

对于陈小雅,他仇曼还算是了解的。

陈小雅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说出这种话,她既然说了,那么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将所有的事情给推敲一遍,有理有据才会说出的。

“仇老,你仔细想一下,如果对方真的是想要让段枫和龙辰熙两人反目为仇,那么从当初的局面來看,他绝对能够做到。”陈小雅一脸凝重,声音低沉的说道:“而且穆剑武和李建斌在出事的时候,对方只要将穆佳怡或者她女儿给抓走,或者是做一些其他的事情,那么龙辰熙绝对会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并且段枫也会去找龙辰熙。”

“但是这件事情沒有发生,对方沒有这么做,这点让我很是费解,如果真的是想要让段枫和龙辰熙反目,那么为何不用最简单直接有效的办法,”

“故意兜圈子,将所有人都搞的晕头转向,”陈小雅冷笑一声:“恐怕不是,对方是有其他的目的。”

“而乔家和龙家本來就不对付,葛家和段枫也是仇深似海,一个想要利,一个想要报仇,这确实容易让他们走在一起,强强联合。”

“但无论是乔家还是葛家,他们既然想要达到各自的目的,那么直接动穆佳怡和她女儿就可以了,根本不用兜这么大的一个圈子。”

仇曼忍不住的点了点头。

“并且对方无需动李建斌,如果李建斌无事,那么穆佳怡母女出事,所有的矛头都会指向他,据说他对穆佳怡有意思,而且当初在汉庭酒店所发生的争执,据说也是因为穆佳怡母女。”

“而李建斌如果活着,那么动了穆佳怡母女,完全是火往龙辰熙身上烧,毕竟李建斌是龙辰熙的人。”

“以段枫的脾气,绝对会先去找李建斌,到时候龙辰熙休息独善其身。”

“所以李建斌活着的用处更大,更能够让段枫和龙辰熙反目。”陈小雅不急不躁的说道:“虽然动了李建斌,对了穆剑武,一样能够让段枫和龙辰熙不对付,但是却根本到不了反目为仇的地步。”

听陈小雅这么一说,仇曼的脑海中立刻闪过一道精光,同时那双眸子也不停的闪烁着精光。

陈小雅说的沒有错,李建斌活着的用处更大,只要穆佳怡母女出事,那么李建斌将是最大的嫌疑,到时候段枫绝对会要先去找李建斌,接着就是龙辰熙。

无论龙辰熙承认与否,段枫不会就此作罢,到时候两人的争斗就真正的要开始了。

可是对方偏偏沒有做么做,而是等李建斌和穆剑武出事之后才选择的动手,这其中可就耐人寻味了。

“看來这的确有种像局中局的味道。”仇曼一脸认真而又凝重的说道:“以汉庭酒店为切入口,让所有人都以为是龙辰熙做的,让所有人都以为是段枫的。”

“不错。”陈小雅点头道:“这样做的太明显了,明眼人一看就不是段枫或者龙辰熙出手,如果是他们两个人出手的话,那么李建斌现在应该死了,而不是植物人,穆剑武也不会去住院,现在一样是一具死尸。”

随着陈小雅的诉说,仇曼的额头之上不知不觉的布满了冷汗。

陈小雅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完全在理。

“这样虽然能够将段枫和龙辰熙给推到对立面,但是他们两个可都是非常清楚的,绝对能够看出一丝的端倪。”

“那么对方的计划就落空了。”

仇曼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看着陈小雅重重的说道:“陈小姐,你说的不错,确实如此。”

“段枫和龙辰熙明显是察觉到了什么,才沒有动手。”

“而龙辰熙在离开羊城之后沒有多久,龙家便开始疯狂的对付乔家,那么段枫和龙辰熙肯定知道了什么,不然龙家不会如此。”

“不错。”陈小雅点了点头:“这是一个局,一个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的局。”

“而且对方利用了一切所能给动用的能力,來让段枫和龙辰熙看似相斗,实则联手对付葛家和乔家。”

“对方完全模糊了所有人的视线,让所有人都以为有人是想要让段枫和龙辰熙反目为仇,而不会去想其他的。”陈小雅缓缓的说道:“并且根据当初的情况來看,段枫和龙辰熙也沒有时间去想其他的,只会想到底是谁在动手让他们两人反目为仇。”

“知道事情真相的人,也会这样想。”

“陈小姐,那么你说这个人会是谁呢,”

陈小雅沒有立刻回答, 而是陷入到了沉思之中,那秀眉也微微的蹙到了一起,那双睿智的双眸不停的闪烁着光芒。

半晌之后,陈小雅苦笑着摇头道:“我不知道,我现在想不起來,太复杂了,对方明显是算计了良久才有如此行动的,不然对方也不会瞒过薛老的眼睛。”

仇曼苦笑着说道:“段枫是薛老唯一的外孙,他自然会想到底是谁在算计段枫,到底是谁想要让段枫死。”

“人性,对方完全抓住了人性啊。”仇曼忍不住的长叹了一声。

薛昊天已经无儿无女,段枫可以说是他这个世界上仅存的一个亲人,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自然只会去想到底是谁要这么对方段枫,想要借龙家的人來对付段枫。

陈小雅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对方确实抓住了人性才布置下的这盘棋局。

但是随即,仇曼看着陈小雅说道:“陈小姐,是不是你太多疑了……”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多做一点防备只有好处,沒有任何的坏处。”

仇曼沒有吭声,陈小雅说的不错,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

沉默了片刻之后,仇曼再次的开口说道:“陈小姐,你说有沒有可能是龙爷,”

“龙爷,”陈小雅想了一下说道:“不能给排除,但是我感觉如果是他的话,那么他绝对不是想要让段枫和龙辰熙毁了乔葛两家,而是想要让乔葛两家为他们所用。”

“所以一切的事情都要等后续的发展,看看乔家和葛家日后的结局,才能够下结论。”

仇曼慢慢的伸出手揉了一下自己那有些发疼的太阳穴:“也对,只能够等了,等葛家和乔家的结局。”

“仇老,让人再去给我查,给我整理一份龙辰熙和段枫在汉庭酒店发生的争执以及日后所发生的事情,我需要一份详细的资料,看看到底是不是我忽略了什么,还是我太多疑了。”

“我明白了,我会立刻着手让人去查。”仇曼也知道如果真如陈小雅所说的那样,那么事情就变得有些大条了起來,绝对不能给有任何的马虎之意。

…………

华夏西南边陲,一片茂密的树林之中,那个将戚鹏给关押的老人再次出现在了这片树林之中,并且健步如飞的朝着关押戚鹏所在的地方而去。

这个老人的身影在这片树林之中宛如一道魅影一般,速度极快。

只是顷刻间,这个老人便到了关押戚鹏的地方,犹如之前一样,将石门给打开,径直的走了进去,随后石门缓缓的关上。

石洞之内犹如之前一样,阴冷潮湿还带有一股发霉的味道。

老人轻车熟路的來到了戚鹏的面前。

此时戚鹏已经被铁锁链给锁着,只要稍微一动那些铁锁链就会立刻发出一道叮叮的刺耳声音。

本來正在低着头的戚鹏,在听到脚步声之后,猛然抬起头朝着声音來源处看去,那炯炯有神而又泛着冰冷寒意的目光透过那一头凌乱而又乌黑茂密的头发射出了一道寒光。

“你又來做什么,”戚鹏的声音犹如之前一样,沙哑、艰涩、低沉。

老人看了一眼戚鹏,那嘴角泛起了一丝的笑意:“戚鹏,今天我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有话说,有屁放,”戚鹏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刺骨的凉意,仿佛千年不化的冰雕一般。

老人并沒有因为戚鹏的话而动怒,相反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段枫和葛家要干起來了,他们要打起來了,”

“你做的,”

老人并沒有回答戚鹏的话,而是接着之前的话说道:“我们曾经有人拉拢过葛流云,但是葛流云却死活不愿意和我们合作,一起共谋大业,”

“你知道吗,葛家有一股不小的力量,而且葛家之中有一个骨灰境界的高手,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骨灰的巅峰,只比我若他们一点点而已,”老人伸出手指轻轻的捏一下小拇指:“你说,段枫会不会是他们家中那个骨灰级别的人的对手,”

“说完了吗,”戚鹏冷哼一声道:“如果说完了,马上给我滚,”

“你以为这里我很愿意來吗,”老人淡淡的说道:“这里我可受不了,也只有你才能够忍受,”

戚鹏沒有在理会这个老人,而是身体后仰,脑袋朝下一垂,一副藐视这个老人的驾驶。

“在过一段时间,我就会将你放出去,让你去看看外面的太阳还是那么红,”

“你要动手了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