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12章 一个都跑不掉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一个都跑不掉

时间飞速流逝,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夜晚,那漆黑的天空之中布满了星辰,璀璨的星辰挂在天际,犹如一副星河画卷般,美不胜收。

那呼啸而又冷冽的寒风在夜晚刮的更加肆虐了起來,道路上基本上沒有行人,就连车辆也不是很多。

江南市的寒风虽然沒有京城那般刺骨,但也依然充满了寒意,站在夜风之中,会让人情不自禁的打起冷颤,并且从口中还会哈出一口白白的雾气。

江南市南边郊区一栋准备拆掉的大楼之中,冒着丝丝的火光,而在火光的旁边则是围着六个男人。

其中为首的正是葛千羽,而葛千羽身边的五个男人正是葛流云给他派來的三十个之中的五个。

至于那剩下的二十五个则是被葛千羽给派出去抓柳依依了。

而他并沒有亲自过去,毕竟这是江南市,是段家的地盘,他一切都要小心面对,不然很有可能会永久的留在这里,这里会成为他的埋骨之地。

所以为了安全期间,葛千羽则是在这栋即将要拆去的废弃大楼之中等待着。

或许是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葛千羽等人在大楼之中升起了一堆火,用來取暖。

六个人围着火堆,随意找了一些东西充当椅子,坐了下來。

葛千羽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或许是因为沒有怎么抽的原因,那香烟之上的半截烟灰并沒有掉落。

“他们应该到地方了吧。”葛千羽缓缓的开口,声音显得异常低沉。

听到葛千羽的话后,其中一个人急忙说道:“应该差不多了,估计他们在等待机会,然后在动手。”

葛千羽在听到这句话后,点了点头。

在來的时候葛流云已经说了,柳依依经常出入段家,身边有六个保镖,谁也无法确定柳依依会在什么时候从段家出來,所以他们需要等待,等着柳依依从中出來,并且还要离开段枫附近才能够动手。

“您不用担心,我们有二十四个人,一定能够成功的,我们只需要安静的等待着他们就可以了。”

“还是小心一点的好,这里是江南不是江淮。”葛千羽板着脸说道。

与此同时,柳依依脚步从容的从段家之中走了出來。

刚刚走出段家之后,一脸黑色的奥迪车便直接停到了柳依依的面前。

柳依依见状习惯性的伸出手将车门给打开,坐在了后排的座位上。

柳依依刚刚坐上车之后,汽车便再次的向前而行。

“柳小姐,是回去,还是去哪。”

“回去吧。”柳依依淡淡的说道。

司机点了点头,沒有再问什么,便专心致志的开起了车,这个司机是段云阳安排给柳依依的,让他专门接送柳依依,或者柳依依想要去哪里,让他拉着走。

而柳依依则是仰靠着座椅后背,闭上双眼,轻轻地揉着太阳穴。

揉着揉着,柳依依的脑海中情不自禁的闪现了段云阳的身影,那嘴角慢慢弥漫出了一道苦涩之意。

虽然她从未问过段云阳是要去做什么,但是随着段家和葛家开始争斗,她在段家也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算是已经知道段云阳要做什么了。

段云阳沉默了这么久,恐怕等的就是今天吧。

柳依依想着,内心之中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虽然这些时日段云阳什么都沒有做,只是安静的待在段家,闲暇的时候喂喂鱼,无聊的时候出去转转,但是柳依依能够感受得到,这些时日,段云阳并不快乐,或者说过的很是压抑更为准确。

只不过他却每一日都在强颜欢笑,而且笑的给人一种非常和善的感觉,给人一种彬彬有礼的感觉,仿佛他经常对着镜子练习过无数遍一样。

并且有时候,柳依依发现,段云阳经常一个人坐在一旁拿着手机怔怔发呆。

曾经,柳依依对此非常好奇,段云阳为什么拿着手机发呆呢。

在好奇心的促使之下,柳依依趁着段云阳的休息的时候,曾偷偷的拿出他的手机看过,当打开手机之后,柳依依内心之中便顿时百感交集。

因为段云阳的手机界面不像其他年轻人的那样花哨,他的手机界面只有一张图案,那就是段老爷子和他父亲段定康。

并且他的各个界面都是这种照片,而且这其中还有段枫的照片。

但是却沒有她柳依依的。

有的只是段老爷子,段定康,段枫三人。

这些照片被段云阳给做成了一个手机主題,放在了手机之中。

当看到这些后,柳依依内心之中甚是苦涩,不是因为段云阳手机的主題不是自己而苦涩,而是为段云阳而感到苦涩。

她不知道段云阳到底是怎么想的,到底想要干嘛,但是她能够看得出,感觉的到,段云阳其实一点都不恨段枫,甚至很担心他。

当他听说段枫去国外的时候,段云阳充满了紧张焦虑不安,当听说段枫从国外回來,他为之欣喜若狂,当知道段枫受伤后,他脸色难看,独自一人喝闷酒。

这点柳依依全部都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只不过沒有说出口而已。

虽然她也很想问问段云阳,既然不恨,为何如此。

但是最终她沒有开口,她不知道该如何去问。

她只知道段云阳身上背负的东西很多,有家族的责任,段老爷子的期望,有

而她却不能给给他任何的帮助,只能够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这些,想要分担一下也不可能。

虽然不知道段云阳为什么对葛家动手,而且还是在这个敏感的时期,但是柳依依知道这一切肯定和段枫有关。

而就在柳依依为之胡思乱想的时候,汽车突然來了一个急刹车,使得汽车猛地向前一栽,同时柳依依的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向前栽倒而去。

不过好在柳依依在第一时间就从思考中回过神來,急忙伸出手抓到了一旁,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怎么了。”

“柳小姐,我们好像被人给包围了。”开车的司机一脸凝重的说道。

听到这个司机的话后,柳依依这才急忙朝着四周看去,只见在他们的前面停放着三辆汽车,车前还站着一个神情冷漠的,双眸如电的大汉。

并且在他们的车后还跟着四辆汽车,其中一辆柳依依认识,是段云阳派來保护自己的车辆,但是另外三辆则是很陌生。

同时,在柳依依所乘坐的汽车停下來之后,那辆保护柳依依汽车的人立刻从车内跳了一下,并且一个个的犹如一阵风一般,呼啸的就到了柳依依所在的汽车身边,一脸凝重的看着四周。

“柳小姐,您千万不要下车,在车上待着,只要不是我们的人,谁要让您开车门,您都不要理会。”这个司机一脸凝重的叮嘱道:“这辆车是家主为您特殊定制的,玻璃是防弹玻璃,一时片刻他们无法摧毁汽车。”

话音落下,这个司机便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而柳依依在听到这个司机的话后,整个人顿时一愣,随即心头一暖,她还真不知道这辆奥迪车是都安云阳特殊给她定制的。

这个司机走下之后,立刻看着挡在前面的人问道:“敢问朋友到底为何要拦我窦远忠的路。”

“你们滚,车内的女人留下。”站在前面的男人立即冷声说道。

那声音之中充满了冷漠,目光之中充满了漠视之意,是对生命的漠视。

窦远忠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不变的说道:“你知道车上的人是谁吗。识趣点立刻滚,我们可以不计较,不然你们都别想活着离开江南市。”

“不滚,便死。”

话音落下,这个男人便犹如猎豹一般,脚心发力,用力一蹬,整个人立刻朝着窦远忠扑了过去。

“呼。”

顷刻间这个人便到了窦远忠的面前,借助奔跑之力,抡起右脚,脚尖紧绷,直奔窦远忠的胸口而去。

对方这一腿借助了奔跑之力而踢出,可以说是势大力沉,若是窦远忠被踢中的话,绝对会受伤。

面对对方凶狠而又凌厉的攻击,窦远忠下意识的右腿朝着一旁踏去了半步。

就半步。

“嗖。”

就在这一腿要落在身上的时候,窦远忠的身体急忙朝着一旁侧身闪躲而去。

窦远忠这一侧身闪躲,使得对方的攻击直接为之落空。

躲过对方的攻击,窦远忠猛然动了。

不动如山,动如闪电。

只见他一个箭步便贴近了对方,同时抡起右手,化手为刀,直接斩向对方的脖颈。

手刀斩出,周围的空气仿佛被切开了似的,呼呼作响。

凌厉的刀风迎面而來,这个男人只觉得自己脸部被刀子刮了一般,眼睛刺得生疼,呼吸也在这一刻受到了一丝的影响。

危急时刻,这个男人不敢硬碰硬,而是侧身一闪,避开窦远忠的手刀。

而就在这个时候,其他人也开始朝着窦远忠等人步步紧逼而去,一副杀意凛然的模样。

对此,以窦远忠为首的六个人沒有丝毫的惧意,反而身上充满了浓厚的战意。

“杀。”

不知道是谁爆喝了一声,所有人立刻犹如猛虎般朝着窦远忠等人扑了过去。

一时间场面变得极其混乱了起來。

只是片刻后,四周突然传來了警笛的嗡鸣声,划破了这黑夜之中的寂静。

所有人在听到这警笛的嗡鸣声后,全部为之一愣。

“兄弟们,我们杀,今天他们一个都跑不掉。”窦远忠在听到警笛声后,士气暴涨,立刻大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