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13章 段少说全部留下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段少说全部留下

夜,依旧星空璀璨,美艳绝伦。

江南市南边的郊区那栋要拆掉的废弃大楼之中,葛千羽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始变得惶惶不安了起來。

由于内心之中的不安,葛千羽沒有继续围在火堆前,而是在一旁來回走动着,脸上尽是不安之意。

其他人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一个个虽然沒有葛千羽那样不安,但脸上也尽是急躁之意。

时间无声无息的流逝着,葛千羽在來回走动的同时,时不时的低头看一眼自己那戴在手腕上的手表,然后继续遮掩走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葛千羽突然开口说道:“他们走了多久了。”

“大概三个多小时吗。”

“准确点。”葛千羽的声音不知不觉间加重了几分。

听到葛千羽那略带不满的声音后,其他人急忙说道:“三个多小时。”

“已经三个多小时了,三个多小时了,为什么还沒有回來,难道柳依依那个小婊·子住在了段家吗。”葛千羽一脸愤怒的说道:“你们说到底怎么回事。”

“可能柳依依那个小贱人真的还沒有从段家出來吧。”

葛千羽重重的冷哼一声:“还沒有出來,她不出來,他们就不知道派來一个人告诉我们吗。”

其他人沒有敢在说话,一个个低头沉默不语。

他们内心之中,也非常渴望自己猜测的是事实,可如果是事实的话,那么为什么沒有人來告诉他们呢。

葛千羽的不安不是沒有任何的道理,现在他们所派出去的人,已经完全被袁锦晖和仇笑谭所带过去的特警给团团包围了起來。

几十名特警全副武装,端着冲锋枪,对准了所有人。

窦远忠在看到面前的一幕之后,那脸上立即露出了一道狰狞的笑意:“今天你们全部都跑不掉,沒有一个能够跑掉。”

在七八名特警的保护下,仇笑谭和袁锦晖慢慢的出现在了人群之中。

“老袁,交给你了,不要留活的。”仇笑谭看着面前的一幕,冷声说道。

那身上上位者的威严,自然而然的流露了出來。

袁锦晖在听到仇笑谭的话后,急忙点头称是。

以前他袁锦晖是中立的人,可是自从段云阳的敲打之后,他立即选择了站到段家这边,既然段老爷子不在了,他袁锦晖一样沒有改变当初的想法。

要知道,在江南,段云阳就是王,想要整死一个人,可以说轻而易举。

当初江南市市委书记巴立明的地位在江南市不低了吧,可谓是一把手,而且背后的靠山也不小,但是现在呢。

巴立明身败名裂,而且那些所曝光出來的东西,即使巴立明还活着,也够他死上一百次的。

巴立明死后,仇笑谭直接成为了江南市的一把手,这其中若是沒有段云阳在背后的运作,打死他袁锦晖都不相信。

同时,这也让袁锦晖更加深刻的明白了天高皇帝远的道理,同时也更加体会到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道理,这更加使得他内心之中那站在段家一旁的想法,变得更加坚定了起來。

他知道,只要自己选择段家,那么不说其他地方,至少在江南市沒人动他,而且其他地方的人要动他,也要看看他的手够不够长,敢不敢伸到段家的大本营之中來。

如果敢伸进來,就是挑战段家在江南市的权威,段云阳会坐视不理吗。

答案显而意见。

段云阳不会不管,毕竟这是江南市,如果他连自己大本营中自己的人都保护不了,那么更别说其他地方的人了。

更何况段家还有一个叫做段枫的煞神,谁知道别人得罪了段家,这位会如何。

要知道段枫曾经可是说过,只要他活着,谁敢动段家,谁敢动段云阳,他就敢拧掉谁的脑袋。

可以说,段枫就是悬在所有想要人头上的一把利刃,谁也不知道这把利刃会落在谁的头上。

这也是即使那么多人想要瓜分段家的势力,而不敢太过的原因之一。

一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段老爷子布局一生,从未败过,沒有人知道段老爷子临死前给段家留下了什么后手,第二则是因为段枫。

这把悬剑,谁也拿捏不住。

“所有人全部住手,不然乱枪扫射。”袁锦晖立刻大吼道。

但是却沒有人理会他,该杀的依旧杀,而且比之前变得更加凶狠了起來。

“别废话了,开枪。”仇笑谭看着里面无动于衷的人,冷漠的开口说道:“他们不会住手的,杀吧。”

“可是……”

仇笑谭仿佛知道袁锦晖要说什么似的,直接打断道:“保护柳小姐的人身上穿有防弹衣。”

袁锦晖在听到仇笑谭的话后,嘴角立刻露出了一道凶残的笑意:“所有人听令,这是一群国际通缉犯,面对我们的包围,不知悔改……”

袁锦晖大义凛然的开始说了一些体制内惯用的话语。

而袁锦晖之所以说这些,完全是为了不给别人留下口舌之争,并且袁锦晖一句话就给这些人定下了罪名,而且还是必死的罪名。

就算有人要说什么,那也要先拿出证据來。

“开枪。”袁锦晖打手一挥。

得到命令后的特警,沒有任何的迟疑,立刻将手中冲锋枪的枪口对准了这些人,接着便是上膛,扣动扳机,乱枪扫射。

俗话说,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更何况还是子弹。

武者的反应能力是比普通人极快,而且视线要好,但是也挡不住这么多子弹呼啸而來啊。

“哒哒哒……”

子弹仿佛不要钱似的,一阵乱枪扫射而出。

有人躲过子弹,自然有人倒在血泊之中浑身上下不停的抽搐。

而那些子弹也有些打在了窦远忠等人的胸口,但他们毕竟穿着防弹衣呢,只是稍感疼痛而已,并沒有倒在血泊之中。

一时间枪声大作,划破了整个夜晚的寂静。

大约过了五分钟之后地面上已经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当然也有几个人沒有被冲锋枪给扫中,但是却被窦远忠等人给死死的缠住了。

想跑不可能,想活,沒门。

不然刚开始的时候,这些人为何不去先杀这些特警,不是他们不想,而是受到了窦远忠等人的阻碍,并且特警太多,只要他们动,那么子弹就会犹如狂风暴雨般扫來。

而且还会落下袭警的罪名,那么死的会更惨。

窦远忠等人并沒有让这些人蹦跶太久,半晌之后便将这些人给解决了。

解决掉这些人之后,窦远忠立刻朝着袁锦晖和仇笑谭等人走了过去。

“两位,你们怎么知道,我们会遇到袭击的。”窦远忠走到两人的面前,有些疑惑的问道。

要知道他们刚刚遇袭并沒有多久,而且也沒有通知他们两人。

仇笑谭轻轻一笑:“段少之前告诉过我,说他要离开江南市一段时间,而在这段时间,柳小姐的安危让我多多注意一些,并且段少告诉我,在你们所开的奥迪车中有世界上特工所用的最为先进的微型摄像头以及窃听器。”

“你要紧张,段少不是不放心你们,而是担心你们出事,所以事先沒有告诉你们,毕竟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仇笑谭仿佛怕窦远忠误会一般,随之解释了一句。

对此,窦远忠倒并沒有什么,因为在段云阳走的时候,段云阳曾经也交代过他,让他一定要好好保护柳依依,并且如果出现了意外,他的家人,段家将会替他照顾。

“原來是这样。”窦远忠脸上露出了明悟之色:“怪不得你们能够赶來这么及时,还是段少高明,留了一手,不然今天我们兄弟六人恐怕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袁锦晖轻笑道:“段少这个人不喜欢多说什么,只喜欢做,其实他对我们都挺好的,什么事情考虑的也够周到。”

对此窦远忠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

窦远忠不知道其他豪门之中的家主是什么样子,但是段云阳却非常的随和,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并且还经常请窦远忠喝酒聊天,犹如朋友一般。

“还要劳烦你们多多保护柳小姐,其他的事情我们來处理。”仇笑谭轻声道。

“仇书记,袁局长,你们放心,只要我们兄弟两人的脑袋还在,还有一口气,就绝对不会让柳小姐出现任何意外。”窦远忠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你们先带柳小姐走吧,这种场面不适合让她看到。”

“好,那麻烦两位了。”

说着窦远忠便转身走向了奥迪车旁边,而他那其他五个兄弟也在同一时间朝着汽车旁而去。

看着窦远忠离开之后,仇笑谭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说道:“看看有沒有活的。”

“如果有呢。”

“让他们开口我想对于你们來说,并不是一件什么难事吧。”

“我试试。”

“顺便封锁江南市各大路口,全市进行加强防范,”仇笑谭重重的说道:“段少说了,如果有人來给我们送礼,照单全收,并且人也留下,”

听到仇笑谭的话后,袁锦晖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这是要必杀的节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