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14章 割袍断义不断情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割袍断义不断情

因为柳依依遇袭的事情,整个江南市的警察彻底的陷入到了繁忙的状态之中。

每一个高速路口,都设有路障,无数特警全服武装,一副森严戒备的模样,飞机场和火车站更是如此。

不过由于是晚上的缘故,所引起的轰动并不是很大,而且就算引起轰动,仇笑谭也早想好了应对的方法,再加上背后有整个段家在靠山,他更是无所畏惧!

警笛声不停的在各个道路上嗡嗡作响,打破了这寂静的黑夜!

葛千羽等人在废弃的大楼之中,是越等越担心,现在可谓是心惊肉跳,度分如年!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仇笑谭并没有入睡,而是在彻夜忙碌着,而袁锦晖更是亲自上阵。

江南市政府大楼之中,仇笑谭靠在自己的办公椅上,抽着香烟,一脸沉思之色。

当手中的香烟燃尽之后,仇笑谭坐直身体,拿起了放在那办公桌上的手机,飞速的拨通了段云阳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不等仇笑谭开口,听筒之中立刻传出了一道温和的声音:“他们动手了吗?”

听到听筒里面的声音后,仇笑谭立刻开口说道:“段少,您猜的不错,他们确实在打柳小姐的注意!”

“幸亏我们早有准备,不然他们绝对会成功!”仇笑谭一脸认真的说道:“他们派出了二十五个人,每一个人都是好手!”

“二十五个人?”段云阳冷笑一声:“他们也太看不起我了吧,就派出二十五个人,就敢来我的大本营对付我的女人,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勇气!”

耳畔响起段云阳那温怒的声音,仇笑谭急忙再次开口说道:“段少,现在他们全部被我们所制服,而且我也根据您之前交代好的,封锁了整个江南市的各个路口!”

“我会让他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小心点比较好!”段云阳声音在这一刻失去了任何感情·色彩,重重的说道:“他们既然派人了,肯定会很小心的,多找找比较偏避或者人流量较大的地方!”

“还有我们认为最危险和最安全的地方!”

“我明白,您放心,他们绝对跑不掉!”仇笑谭再次保证道:“只要他们敢露面,如果不束手就擒,我会让人将他们给打成骰子,毒贩的罪名够他们死上一百次!”

说着仇笑谭的嘴角露出了那森冷的笑意。

“也不要太过强求,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才好,要知道狗急了还能够跳墙,更何况还是一个人呢?”

“多谢段少关心,我会小心的!”

“那好,你先忙吧,有什么事情在联系我!”

话音落下,段云阳不给仇笑谭开口的机会,便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之中的忙碌生,仇笑谭的脸色立刻变得阴冷了下来,今天他要让葛千羽等人来的了,走不了!

而与此同时,江淮市一处富人区的别墅之中,段云阳裹着一件白色的浴巾,夹着一支香烟,坐在沙发上。

由于没有开灯,客厅里光线很弱,烟头的火苗格外的清晰,印照着段云阳那张充温文尔雅的脸庞,让人可以隐约看到此时的他,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幻着。

这栋别墅并不是段云阳在江南市所购买的,而是他借别人的,与其说借,不如说是租借别人的。

这栋别墅是江南市一个富商所包养情人所用的别墅,不过段云阳之前让人查了对方一切的资料,知道对方是一个怕老婆的人,而且他老婆掌握着他公司之中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可以说是第一大股东。

虽然他老婆不过问公司的事情,但是却不代表可以让自己的男人在外面胡来。

并且对方也不是什么干净的货色,段云阳将资料摆在他的面子,让他做了一个选择。

一是别墅借给自己用几天,顺便自己给他一笔钱,二是他将这些东西送给他老婆!

对方毫无疑问的选择了第一条!

对于他来说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别说将别墅借给段云阳,就算让他送,他都不会有任何的犹豫,更何况借给段云阳几天,还能够在得到一笔钱,而条件只是不许告诉任何人别墅借出去了!

对此,这个富商自然是欣然接受了下来!

这也是为什么葛流云找不到段云阳的原因,他就在葛流云的眼皮子低下,只是很少出动而已,并且房子也不是自己的,任凭他有通天的能力,没有十天半月也休想找到他段云阳!

忽然间,轻微的脚步声在别墅大厅门口响起,脚步声由远及近,一道如同幽灵般得黑影飘忽着来到了段云阳的面前,恭敬的说道:“云阳!”

“梅老,坐!”段枫云阳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对着梅老淡淡的说道。

梅老并没有和段云阳客气,直接坐在了一旁。

“你这么着急找我,是因为他们对柳小姐动手了吗?”

段云阳点了点头:“早在预料之中,找不到我,他们自然会逼我现身,要知道隐藏在暗中的我,才是最危险的!”

对此,梅老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段家自从段老爷子不在之后,不同以往,但是谁也不敢小视段家的人脉,谁知道段云阳去和谁联合了?

所以掌握段云阳的行踪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梅老,我们那边怎么样了?”

“葛流云确实是一条豺狼!”

“不,他不是豺狼,他应该是一条疯狗!”段云阳摇头道:“豺狼只是凶狠而已,疯狗可是什么都敢咬,什么都敢做,疯狗遇上豺狼可不一定会败!”

对此,梅老也没有说什么,而是接着之前的话说道:“段枫应该让他看过那份资料,现在那些人完全疯了,乱咬一气,只要是和我们段家有关的,无论谁他们都不放过,完全是打算将你给逼出来!”

“咬吧,正好帮我清理一下!”段云阳不咸不淡,无喜无悲的说道。

这一刻的段云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脸平静无波。

此时的段云阳就像是那些经历了无数风霜的老人,又像是那些参透了禅一般的得到高僧般,喜怒无形于色!

“梅老,让他们加快脚步吧,这条狗还没有逼的太急,我们应该让他赶快狗急跳墙才可以。”段云阳再次平静的说道:“只有他跳墙了,这场游戏才可以结束!”

梅老沉吟了一下:“云阳,想要他狗急跳墙,恐怕还需要几天的时间,毕竟很多事情都要循环渐进,不能给进展太快,不然我们的根基会不稳!”

段云阳那舒展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梅老,不用太稳,我不要一个脚步一个印,我只要葛家亡,那些势力,我们段家不要也罢!”

“云阳……”

梅老刚刚开口,就被段云阳给打断道:“梅老,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们费尽了这么大的力气,最后什么都不要,太不值得了对吧?”

梅老点了点头,他确实是这样认为的。

“梅老,江山在大又能够如何呢?纵使权倾天下,又如何?”段云阳淡淡的说道:“秦始皇一统六国,可谓是前无古人,但是最终呢,死了不照样只是占据了一块小地方而已,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兵马是何等强壮,江山更是直接打到了欧洲,但是结果呢?”

“江山再大,也没有任何的用处,人到头来,不过是占据了这么大一个坑而已!”说着段云阳伸出手比划了一下:“而且现在就算我要,可是我们能够守的住吗?”

“多事之秋,我们守不住,反而会引来一群红眼狼,到时候,我们更是得不偿失,与其这样,还不如将这一块肉给扔出去,让他们去狗咬狗!”

“这样局面将会更加的混乱,同时将会有人因为更多的利益撕破脸皮,反目成仇!”

“到时候,我们站在一旁看着他们狗咬狗,岂不快哉!”段云阳说着,那声音不知不觉变得有些兴奋了起来:“而且我们现在要的不是这些,我们要的是段枫的平安!”

“只要段枫平安,其他的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包括整个段家!”段云阳语气慢慢加重了一分:“只要他平安,我可以亲手葬送了现在的段家,完成我爷爷和父亲的心愿!”

说道最后,段云阳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脸上露出了一道复杂之意。

梅老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脸上露出了一道不忍之色,随即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云阳,苦了你了,你还这么年轻,却背负了常人所不能背负的东西,还要装作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面对现在的时局!”

段云阳慢慢的睁开眼睛,那脸上复杂之色立即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柔和的笑意:“勾践可以卧薪尝胆,励精图治以图复国,我段云阳自然能够割袍断义不断情!”

“而且我有何苦?”段云阳平稳的说道:“我不苦,苦的是段枫!”

梅老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再次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苦与不苦,只在一念之间。

再说,苦能如何,不苦又如何?

————————————(PS:这几天秋枫基本上都在熬通宵,没有休息好,脑袋有些迷糊,更新时间搞错了,一哥们发了个信息,才知道还没更新,对此秋枫很抱歉,希望大家理解一下秋枫现在的情况,非常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