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19章 葛流云的动作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葛流云的动作

宁永霖走了,而段枫则是一脸沉思之色。

宁永霖让做好准备,实则已经告诉了段枫,段云阳和葛流云的争斗说进入白热化状态就会进入白热化状态,如果不做好准备,那么只能够看着他们两个人斗。

而且谁胜谁负,现在还两说。

段枫习惯性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抽了起來,烟雾环绕在脸上,眉头紧皱,一副思索的模样。

本來他以为段云阳和葛流云的争斗,怎么也要个十天半月,可是现在完全出乎意料,发展的太快了。

而且从宁永霖的口中得知,段云阳完全是求快,不求稳,可以说段云阳用的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

这是要完全逼着葛流云陷入到疯狂的节奏啊。

“段枫,要不你给外公打个电话吧。”戚烟梦看着眉头紧皱的段枫,忍不住的开口说道。

段枫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轻轻的摇摇头:“外公肯定也清楚现在的局面,他既然沒有任何的动作,那么肯定是在等我动手。”

“毕竟他现在出手,算什么。

“而且外公这一出手,将会造成连锁反应,能不让他动,还是不要让他动的好,为了一个葛家让他动手,有些不值得。”

“可是这明显是外公布置的局,若是外公”

“我知道。”段枫打断了戚烟梦的话道:“先看看吧,如果真的到了要出手的地步,不用我们去说,外公也会立即出手的。”

戚烟梦沒有在开口,而是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戚烟梦陷入沉默,纪含香则是接过话说道:“段枫,要不你给荣铭哲打个电话,看看现在江淮的情况,问一下葛家现在的动静,他应该知道的要比我们多。”

要知道当初段枫将荣铭哲给留在江淮为的就是监视葛家,监视葛流云的动作。

如今荣铭哲在江淮市也有一段时间了,肯定知道的要比段枫他们知道的要多一些,掌握的东西也比他们要多一些。

段枫从口中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说道:“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荣铭哲已经联系我了,现在他还沒有联系我,说明那里的局面还在控制之中,他还有应对的方法,用不到我出手。”

纪含香想了一下,段枫说的也对,荣铭哲可不是什么善茬,他既然这么长时间都沒有联系段枫,说明江淮的事情,他还能够扛住,还能够应付的了。

如果当荣铭哲真的应付不了的时候,那么他自然会來找段枫。

段枫的话音刚刚落下沒有多久,那放在口袋中的手机便响了起來。

听到手机铃声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段枫的身上。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后,段枫不急不躁的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当看到上面的來电显示后,段枫的嘴角露出了一道苦涩之意:“说曹操曹操到。”

说着段枫便接通了电话。

电话刚刚接通,荣铭哲的声音就已经传入到了段枫的耳中:“段少。”

“荣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段枫淡淡的问道。

“段少,段家和葛家的事情您知道吧。”

“知道。”段枫轻声说道:“现在江淮那边难道有什么动静了吗。”

“段少,葛流云最近动作太频繁了,而且我根本无法监视到他,并且我们派出去跟着他的人,全部离奇失踪了,而且我安插在葛家的人,也全部消失了。”荣铭哲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凝重之意:“我以前让人还能够监听到葛流云的手机,但是现在却根本无法监视到。”

“这所有的事情,只发生在昨天。”荣铭哲的声音不知不觉间加重了几分:“他只是一天的时间,就将我们的人全部给清除掉了,其狼子野心恐怕要暴露了。”

“他只用了一天,就将你安排的人全部给清除了。”段枫眉头微微一皱。

荣铭哲的手段,段枫可是清楚,如今安插的人,被葛流云一天就清除了,这老狐狸果然不简单。

“或许还不到一天,现在我根本无法掌握葛流云的任何动静。”荣铭哲重重的说道:“并且葛流云这几天的行踪颇为诡异,最重要的是,葛家忽然出现了很多高手,我们的人,根本不是对手。”

“葛流云有沒有对你动手。”

“暂时还沒有,不过照这样发展下去,我估计不出两天他就会立刻对我动手。”荣铭哲苦涩的说道:“他的动作太过诡异了,而且每天白天基本上不出去,只有到晚上凌晨左右的时候,才有动作,并且每一次出行,都是数十辆车,我们的人根本不知道他在那辆车之中,而且也不知道他到底出去沒出去。”

段枫的脸色微微一变,葛流云这么做,那么肯定有某种目的,不然他不会这么大费周折,而且也不会这样明目张胆。

荣铭哲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且根据之前我得到的消息,葛流云找了人对付你,说是对付不如说是防备你突然插手更为准确。”

“这么说,葛流云在江淮市布置好了一切,就等我过去了。”

“这个我也不敢肯定,不过以目前的情况來看,好像确实如此。”荣铭哲叹息了一声道:“他这么多的动作,说是要对付段云阳的话,有些牵强,毕竟段云阳沒有进攻他们葛家,只是对付他们派系之中的人。”

“所以,我想葛流云应该是为了对付你。”

“看來葛流云已经被云阳逼到了死角之中,准备殊死一搏了。”段枫轻声问道。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况來看,葛流云还沒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他不至于殊死一搏,只是他现在的动作着实诡异。”荣铭哲对此也是十分不解,根本搞不清楚葛流云那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究竟想要做什么。

难道他认为自己一边招架段云阳,一边招架段枫,能够赢吗。

荣铭哲想不清楚,想不明白。

不止是荣铭哲弄不明白,现在段枫也是搞不清楚葛流云到底是要做什么。

按理说,现在他应该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段云阳身上才对,可是现在他好像开始分神,准备对付自己。

从他肃清荣铭哲安插在葛家以及其他地方的人,就能够看得出來。

葛流云是想要借荣铭哲之口转告给段枫,告诉段枫,你若是再不來,荣铭哲的命,我就要拿走了。

“你这两天先小心一些,不要乱动,我会尽快赶过去。”段枫重重的说道:“一切小心,情况不对,立刻跑,别拼命。”

“我明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烧。”

“那就先这些了,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在联系我。”

说着段枫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段枫的眉头完全皱成了一个川字。

葛流云究竟要做什么,杀自己,用來打压段云阳。

对于葛家有骨灰的高手,段枫知道,只是他葛流云以为凭借葛家的骨灰高手就能够杀的了自己吗。

忽然段枫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

自己当初在羊城也杀了一个骨灰境界的老者,而且那个老者自称是葛家的人,是葛博的师父,葛家到底有几个骨灰高手。

一时间,段枫的内心之中完全被一片阴霾所笼罩。

这一刻他发现自己一直以來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葛家究竟有几个骨灰的高手。

不过段枫也知道骨灰境界的高手不是大白菜,随地可见,葛家就算有,也最多不过三个。

这点是可以肯定的,如果葛家的骨灰高手真的很多的话,那么当初自己去江淮的时候,葛流云就不会选择低头。

因为犯不着。

“事情很严重吗。”戚烟梦看着段枫忽然开口问道。

刚刚段枫和荣铭哲的通话,戚烟梦也听到一些,不过只能够知道大概,并不知道详细的情况。

段枫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落在了张舒婷的身上:“舒婷,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请你帮忙。”

“什么事情。”张舒婷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有沒有时间。”

“有。”

“如果你去江淮市,葛家敢不敢动你。”

“反正不敢杀我。”张舒婷不咸不淡的说道。

“你能给帮我去一趟江淮吗。”段枫询问道:“帮我先保护一下荣铭哲,不要让他出事,我担心我还沒去,葛家就会对荣铭哲动手。”

张舒婷沉吟了一下:“好吧,不过我估计用处不大,他们要杀荣铭哲,肯定不会光明正大的杀,肯定是去暗杀,而我几乎沒有任何的作用。”

“我知道。”段枫点了点头:“你只需要去见荣铭哲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我來安排。”

“那成,只要你能给安排好,我沒有任何的问題。”张舒婷话刚说出口,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扭头看向了纪含香:“纪含香,我若是走了,你在京城沒问題吧。”

“你不用担心我。”

“那好,如果受欺负了,回來告诉老娘,老娘将他们全部给打成残废。”说着张舒婷挥舞了一下那双粉拳。

“含香你就不用担心,一个米静雯难不住她的。”戚烟梦淡淡的说道:“你不了解她,我可是非常了解她,她手段多着呢。”

说着戚烟梦响起了纪含香那另外一层身份。

如果米静雯真的不知好歹这个时候动手,那么绝对是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