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20章 陈小姐,等一下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陈小姐,等一下

段枫之所以让张舒婷去江淮市并不是想要靠张舒婷保荣铭哲无事,而是想要借助张舒婷那背后的力量,让葛流云在动手的时候有所顾忌。

毕竟江淮市是葛家的地盘,葛流云想要动荣铭哲,张家不会管,也管不住,但若是在动手的时候伤到张舒婷,那么葛流云就要好好掂量一下,事后的代价是不是他所能给承受的。

别看张文麟屁事不管,但若是别人伤到了他的女儿,那么他的怒火绝对不是常人所能够承受的。

可以说,段枫让张舒婷去江淮市找荣铭哲只是为了让葛流云在动手的时候有所顾忌,若是伤到张舒婷可就不好了。

而神经有些大条的张舒婷根本沒有多想什么,只是认为段枫让自己去江淮市在葛家手下能够将荣铭哲给救出來。

就算让张舒婷知道了段枫这背后的深意,她也不会在意。

段枫又交代了一些张舒婷其他的事情,便让张舒婷离开了,并且告诉她,择日自己也会去江淮市。

张舒婷走后,段枫那沉重的脸色慢慢变得有些好转了起來,虽然他不知道葛流云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他却有了应对之法。

到时候,兵來将挡,水來土掩就可以了。

随后段枫将手中的烟头给掐灭,看着纪含香说道:“京城就剩下你自己了,你可要小心一些,必要的时候,米静雯可死。”

段枫虽然还沒有见过米静雯,但是内心之中已经对米静雯下了死亡通知单。

这样的女人,留着也是一个祸害,死了反倒清净。

而且就算死了,米静雯也怪不得任何人,是她非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纪含香和段枫的。

要知道本來段枫还要去找米家算账呢,现在沒有动手,米静雯倒是翻起浪花來了。

纪含香优雅而又妩媚的一笑道:“放心吧,我知道该如何做的,她翻不起什么浪花。”

对此段枫倒也沒有在说什么,对于纪含香他还是非常放心的,毕竟纪含香有很强大的个人实力,若是想要弄死米静雯,一只手就可以碾死她。

“我也要准备一下了。”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葛流云,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竟然敢在这个时候也朝我的人动手。”

说着段枫那眸子之中开始闪烁起了阵阵的寒意。

…………

河洛市。

薛昊天和黄诗培以及裴老三人非常低调的从羊城离开,几经辗转來到了河洛市之中。

赶到河洛市后,黄诗培突发几分豪迈,忽然对着车窗外喊道:“我黄诗培又回來了。”

那架势颇有几分胡汉山衣锦还乡的意气风发。

而薛昊天在听到黄诗培的话后,那平静的脸上慢慢的出现了一丝的情绪波动。

“外公,我们去哪里,是先去戚伯伯家,还是……”

还沒有等黄诗培说完,薛昊天就缓缓的开口说道:“你不是说,你哥住在桃园小苑吗,我们就去哪里吧。”

黄诗培想也沒有想便答应了下來。

由于之前裴老已经來了一趟河洛市找陈小雅,知道桃园小苑的地址,可谓是轻车熟路,但他依然打开了导航仪。

一行三人非常低调的朝着桃园小苑之中而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后,裴老开车來到了桃园小苑之中。

在黄诗培的指示下,汽车缓缓的停放在了段枫所居住的楼下。

车门打开,三人几乎在同一时间从车内走了出來。

“诗诗,你有钥匙吗,”

“有啊。”黄诗培点头道:“嫂子给了我一把钥匙,我找找。”

说着黄诗培将那背在身上的卡通背包从身上拿了下來,在里面找了一会之后,便拿出了一串钥匙:“外公,我找到了。”

“我们上去看看。”

“嗯。”

黄诗培一马当先的走到了薛昊天的前面,开始为薛昊天带路。

虽然薛昊天已经一把年纪,但却是老当益壮,爬楼根本不费事。

來到门口之后,黄诗培立刻打开了房门,三人走了进去。

虽然长时间沒有人居住,但是客厅之中依然显得十分整洁。

薛昊天在走进房间后,那双虎眸立刻在四周开始扫视了起來,片刻之后,薛昊天的眼眶变得微微有些湿润了起來。

“外公你先坐,我去给你烧点茶。”黄诗培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一般,将身上的卡通背包给仍在了沙发上,嗖的一下便跑进了卧室之中。

裴老在看到薛昊天此刻的神情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老爷子……”

薛昊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就是舞绝以前居住的地方,”

裴老点了点头:“嗯,小是小了点,但是却五脏俱全,有一种家的感觉。”

“是啊,有一种家的感觉。”薛昊天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复杂之色。

薛昊天并沒有坐在沙发上,而是在房间中开始转悠了起來,并且时不时的伸出手抚摸一下屋内的东西,那脸上尽是缅怀之色。

裴老对此也沒有在说什么,任由薛昊天转了起來。

而黄诗培在这个时候也从卧室之中走了出來,当看到空荡荡的客厅之中只剩下了裴老一人之后,黄诗培立即问道:“裴爷爷,外公呢,”

“老爷子去其他房间了。”

黄诗培轻轻哦了一声,便沒有在多问什么,仿佛已经猜到了什么一般。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左右的时间,薛昊天缓缓的走回到了大厅之中。

而这段时间黄诗培已经烧好了茶,并且给薛昊天也泡了一杯茶,放在了一旁。

看到薛昊天之后,黄诗培立刻跑到薛昊天的身边,挽住薛昊天的胳膊说道:“外公,快坐下歇歇吧。”

薛昊天含笑点了点头,便随着黄诗培來到了沙发旁边。

“外公,您的茶。”说着黄诗培将那放在茶几上的茶杯端起來递给了薛昊天:“我也不会泡茶,不好喝,你可不要生气啊。”

“泡茶太繁琐了,你不会也是正常的。”薛昊天接过茶杯,放在唇边轻轻的泯了一小口:“想学的话,我以后教你。”

“好啊,那样我就可以给外公泡茶喝了。”

“泡茶可是一门学问,其中有很多讲究,并且要有足够的耐心,你要是真想学的话,可要做好准备。”

“我就耐心好。”黄诗培丝毫不在意的说道。

薛昊天见状沒有在茶这个话題上多说什么,而是岔开话題问道:“诗诗,以前你哥就住在这里吗,”

“有时候也去戚伯伯别墅哪里住。”黄诗培不假思索的说道:“不过次数也不错,并且这段时间他总是天南海北的跑着,也沒时间。”

“那这里就空置了下來,”

“嗯,不过以前我在河洛市的时候,几天就会來打扫一次。”

薛昊天点了点头,便沒有在开口说什么。

看到薛昊天沉默,黄诗培立即问道:“外公,我们今天还去不去戚家,”

薛昊天轻轻的摇摇头:“今天就别去了,明天再说吧。”

“那好,今天我们就住在这里,不过这里什么都沒有,我们等下要出去吃饭才可以。”

“诗诗,你去买点菜吧,我们在家吃,就不出去了。”薛昊天淡淡的说道:“正好我也去楼下转转,坐了半天的车想要走走。”

“好啊,不过我厨艺可不怎么样,你……”

“我下厨。”

“那沒问題,外公,那我先去买菜了,你和裴爷爷先歇一会。”

说着黄诗培就一脸兴奋的从沙发上跳了起來,一把拎起自己那卡通背包便呼啸的跑了出去。

薛昊天的厨艺,那可是能够媲美五星级饭店的大厨,能够让他下厨,绝对比去外面吃强,而且就凭薛昊天的身份,想要吃他做的饭菜,常人恐怕想都不敢想。

如此机会放在黄诗培面前,黄诗培怎么可能会错过呢。

看到黄诗培犹如一阵风般的离去,薛昊天的脸上露出了一道幸福的笑容。

“老爷子,诗诗小姐一时半会也回不來,您现在是不是去看看陈小雅,”裴老看着薛昊天轻声问道。

薛昊天微微沉吟了一下,便从沙发上站了起來:“既然來了,就去见见她吧,不知道她现在在不在家,”

裴老听到薛昊天的话后,脸色一喜:“老爷子,这个时候陈小姐就算不在家也应该快要回來了,我们在楼下等她一会,应该能够等到。”

薛昊天沒有多说什么,便和裴老一同走了出去。

薛昊天和裴老两人走到楼下之后,并沒有看到陈小雅,但是裴老知道陈小雅所居住的楼层,便带着薛昊天走了过去。

就在两人刚刚转身的那一刹那,后面忽然传出了一道汽车的嗡鸣声。

随即只见一道莲花轿跑从两人的身边擦肩而过。

裴老在看到这辆莲花轿跑之后,立刻对着薛昊天说道:“老爷子,这是陈小姐的车,陈小姐回來了。”

听到裴老的话后,薛昊天的那苍老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随即薛昊天加快了脚步,朝着前方走去。

等來那个人來到陈小雅所居住的楼层下面后,陈小雅已经从车内走了下來,正准备上楼。

裴老见状,急忙喊道:“陈小姐,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