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21章 这一躬,我敬你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这一躬,我敬你

愕然听到背后有人喊自己,陈小雅的脚步立即停滞了下來,随即扭头朝后看去。

顿时裴老和薛昊天两人的身影映入到了陈小雅的视线之中。

陈小雅在看到裴老身边的薛昊天之后,身体立即不受控制颤抖了起來,同时,那双美眸之中充满了浓浓的震惊之色。

陈小雅那双美眸直勾勾的看着薛昊天。

虽然薛昊天那苍老的脸庞之上布满了老年斑,头胡须已然苍白,但却精神矍锋,双目看似浑浊无神,不经意间仍流露出几分令人不敢直视的精光。

这就是段枫的外公,那个踱一踱脚,整个华夏都会跟着颤动的老人吗。

陈小雅在上下打量着薛昊天的时候,薛昊天也在打量着陈小雅

今天的陈小雅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外面套了一件羊绒衫,而她的下身则是穿着一条紧身的牛仔裤,长长而乌黑的秀发,柔顺的披散在了肩膀上。

那双美丽的双眸充满了灵性,长长的眼睫毛,晶莹的瑶鼻和樱桃般的小嘴。

让此时的陈小雅看起來有些柔柔弱弱,身上充满了如水一般的温柔娴淑,那身上的气质恬静而自然,给人一种知性般的柔美。

两人谁都沒有开口,一老一少,就这么对望着,仿佛一切都在不言中般。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诡异了起來,站在薛昊天身边的裴老试图开口,但是又觉得不妥,于是也跟着保持了沉默。

陈小雅想要面带微笑的和薛昊天打招呼,可是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而薛昊天更是如此,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毕竟这是为自己外孙付出了青春,付出了那最璀璨年华的女人,她为自己的外孙付出了一切,心中甚是亏欠,所以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一时间,两人只能够这样保持着沉默,彼此对视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小雅慢慢的向前走了一步,那迷人的脸庞上慢慢绽放出了一道如沐春风般的笑意:“您就是薛爷爷吧。”

陈小雅脸上的笑意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般的感觉,同时那声音也是如此。

并且此时陈小雅身上仿佛具有某种魔力一般,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亲近。

薛昊天脸色复杂的点了点头,有些祈求的看着陈小雅问道:“丫头,我能够上去坐坐吗。”

见过无数大风大浪,曾手握生杀大权的薛昊天,在面对陈小雅的时候,那声音之中竟然情不自禁的出现了一丝的颤音。

不是因为怕,而是因为愧。

陈小雅听到薛昊天的话后,立即含笑点了点头:“薛爷爷,快跟我上去吧。”

说着陈小雅挪动了一下身子站到了一旁,让薛昊天先请。

薛昊天在听到陈小雅答应之后,沒有做任何的逗留,便迈着大步朝前走去。

三两步就到了陈小雅的面前,薛昊天对着陈小雅露出了一道慈爱的笑意,便再次朝着楼梯口而去。

对此陈小雅则是用笑容还之。

一行三人慢慢的消失在了楼梯口,朝着楼上而去。

在上楼的时候,沒有人说话,只有那沉稳而有力的脚步声不停的响起。

顷刻间,三人來到了陈小雅家中的门口,陈小雅从那手中的包中拿出钥匙,娴熟的将房门给打开了。

“薛爷爷,裴爷爷,请进。”陈小雅并沒有率先走进去,而是非常客气的对着薛昊天喝裴老说道。

毕竟她陈小雅是主人,薛昊天和裴老是客人,而且又是长辈。

而华夏一直又是礼仪之邦,并且讲究长卑有序,所以陈小雅让薛昊天和裴老先进去,也是理所当然的。

薛昊天沒有客气,立即走了进去,同时裴老也紧随薛昊天走了进去。

两人刚刚走进去之后,陈小雅便再次的开口说道:“屋内有些简陋,薛爷爷不要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薛昊天连连摆手的说道:“很温馨,來到这里让我感觉很温馨。”

“薛爷爷,裴爷爷请坐。”陈小雅指了一旁的沙发。

薛昊天和裴老两人依旧沒有客气,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由于之前裴老已经來过一趟河洛市,并且來了陈小雅的家中,所以对于房间内的摆设以及其他东西,早已经见到过,但也沒有多看什么。

但是薛昊天却是实实在在的第一次來这里,那双眼不停的在四周扫來扫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小雅已经走向了一旁的茶柜,从中取出那套精致的茶具,开始给薛昊天泡起了茶。

这一次,陈小雅的泡茶的步骤沒有之前闲暇的时候那些繁琐,这一次陈小雅泡茶的步骤很简单,只是冲洗了一下茶叶,然后便开始给薛昊天和裴老泡了一杯茶。

顷刻间,陈小雅就将茶给泡好,端着朝薛昊天和裴老身边走了过去。

“薛爷爷,请喝茶。”说着陈小雅将手中一杯茶递给了薛昊天,然后又递给了裴老一杯:“裴爷爷,请喝茶。”

薛昊天和裴老两人均是将茶给端在了手中,犹如新媳妇初次进门给老公公端茶,老公公品茶般,轻轻的泯了一口,便将手中的茶杯给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丫头,我听说你还有一个女儿呢,怎么沒有见她。薛昊天看着陈小雅轻声问道。

“她在戚叔叔那里,这几天公司有些忙,我沒有时间照顾她,就麻烦戚叔叔照顾几天。”陈小雅不卑不亢的说道:“每到双休日的时候,她才会來家里。”

薛昊天点了点头:“工作忙,也要多多照顾身体。”

“嗯。”陈小雅点了点头:“薛爷爷你们什么时候到的。”

此时陈小雅和薛昊天和裴老仿佛认识了很久,只是有一段时间沒有见过面一般,面带笑容,并且沒有丝毫的生疏之感。

“今天刚到。”薛昊天盯着陈小雅说道:“本來是打算早点來的,但是因为有些事情就耽误了几天。”

“您的身份不同常人,外出的时候肯定需要注意许多。”陈小雅非常理解的说道。

薛昊天沒有立即开口,而是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不过在沉默的时候,薛昊天的目光却注视着陈小雅,脸上的神情也慢慢变得有些复杂了起來。

陈小雅仿佛看出薛昊天有什么话想要对自己说一般,也沒有开口。

裴老见状,知道有些话总有一个人站出來要说,既然薛昊天不知道应该如何说,那么就让他來说吧。

裴老看了一眼薛昊天,又看了看陈小雅,然后说道:“陈小姐,其实老爷子很早就知道你了,想要來看看你,但是却不知道又和理由來看你,而且他感觉自己无颜面对与你,所以这才一直拖到了今日,希望你不要见怪。”

“我上次來看你,就是老爷子让我來看看你的。”

愕然听到裴老的话后,陈小雅脸上露出了一道惶恐之色:“裴爷爷您别这样说,我怎么可能会怪薛爷爷呢,我是晚辈,应该是我去看望你们才对,只是我实在抽不出时间去看望你们,而且我若是去看望你们,恐怕”

陈小雅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要说,不要见怪,也应该是我说才对。”

“更别说,你们无颜面对与我了,这完全是折煞与我,我何德何能”

还沒有等陈小雅把话说完,就被薛昊天给打断道:“丫头,无颜就是无颜,这点你不用替我否认,今天我既然來了这里,那完全是豁出去了这张老脸而來。”

“你想说什么,就说,不用给我留情面。”

“薛爷爷,您这是要让我无颜面对与您那。”陈小雅急忙说道:“你一大把年纪了,跑到河洛市來看我,难道我还要说什么吗。”

“再说您又和无颜面对与我。”

薛昊天再次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短暂的沉默过后,薛昊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丫头,我”

“薛爷爷,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那是我自愿的,如果不是我自愿的,别人就算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恐怕也沒有办法让我去做那些事情吧。”陈小雅开门见山的说道。

如今薛昊天來了,那么肯定知道自己的事情,所以陈小雅在说起话來,根本不用有任何的隐藏,完全有什么说什么便是。

“丫头,话是这样说沒错,可是你却”

“我过的很好,您不用担心我。”陈小雅脸上的笑容犹如玫瑰绽放,美丽到了极致。

“丫头,我首先要替舞绝对你说声对不起。”说着薛昊天从沙发上站了起來,对着陈小雅鞠了一躬。

陈小雅见状急忙站起身,伸出手扶住薛昊天道:“薛爷爷,您这是做什么,我岂能承受您这么大的礼。”

“你能。”薛昊天重重的说道:“舞绝沒有告诉你,希望你不要生她气,她是不想让我在操劳,不想让我有过多的担忧。”

对此陈小雅点了点头,表示能够理解,毕竟薛昊天已经一大把年纪了,还让他为儿孙操心,那么就显得有些不孝了。

“而且你虽然是一个弱女子,但若不是你在背后帮助段枫,恐怕他也已经出事”

“这一躬,我敬你女儿身,男儿心,豪情万丈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