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22章 薛爷爷,谁?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薛爷爷,谁?

薛昊天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显得铿锵有力,而且那脸上充满了感激和钦佩之色。

这是一个奇女子,当受自己一拜。

陈小雅而是完全怔住了,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她怎么也沒有想到薛昊天竟然会如此的坚持,而且这一躬竟然还是敬自己女儿身,男儿心,豪情万丈志。

她想要阻止薛昊天这一躬,但是在看到薛昊天那脸上的神情之后,陈小雅沒有阻止。

因为她从薛昊天的脸上看出了,如果不让薛昊天对自己鞠了这一躬,他是不可能作罢的,而且他那内心之中也会不安。

所以,陈小雅怔怔的站在原地,接受了薛昊天这一躬。

随即,薛昊天挺直腰板,看着陈小雅再次的开口说道:“丫头,这一躬,我敬你那璀璨的人生,敬你那用璀璨的人生,而为我外孙无悔的付出。”

说着薛昊天再次对陈小雅來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以示感激之情。

陈小雅面色复杂的看着薛昊天,她能够感觉的到,这是一个极其倔强的老头,你若是不让他鞠躬感谢,那么他不会罢休,心中也会不安。

随即,薛昊天再次挺直了腰板,那枯皱的脸上慢慢绽放出了一道慈祥而又舒心的笑容。

陈小雅见状,立即开口说道:“薛爷爷,您这是何必呢,”

“丫头,欠就是欠,对不起就是对不起,沒有什么好否认的。”薛昊天正色道。

陈小雅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薛爷爷,小雅也敬你一躬,希望您不要怪小雅知道您的存在后,沒有去看望你,沒有做到一个晚辈之礼。”

说着陈小雅就弯下身子,对着薛昊天重重的鞠了一躬。

“丫头,你”

陈小雅抬起头,脸上挂着一道璀璨如夏花般的笑容,看着薛昊天说道:“薛爷爷,这是晚辈对您的敬意。”

薛昊天见状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裴老在看到面前的一幕后,那原本笑眯眯的脸庞,在这一刻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老爷子,陈小姐,你们都坐下吧,别这样敬來敬去了。”

听到裴老的话后,陈小雅立即对着薛昊天说道:“薛爷爷,您请坐。”

薛昊天点了点头,慢慢的坐在了沙发上。

与此同时,陈小雅也慢慢的坐了下去。

“丫头,这些年苦了你了。”薛昊天百感交集的说道。

这本该是一个光芒万丈的女人,可是却为了一个情字,将那份属于自己的光芒全部内敛,不散发出那一丝的光芒,不绽放出一丝的亮光。

她为了他,甘愿隐于幕后,为他做那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事情。

她为了他,甘愿牺牲自己,为他铺就一条通天大路。

她为了他,甘愿放弃青春,只为让他鹰击长空。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这句话此时放在陈小雅的身上最为合适不过。

她陈小雅是一个爱的卑微的女人,爱的沒有尊严的女人,爱的一无是处的女人,不过她虽然爱的卑微,爱的沒有尊严,但是她却能够保持那冷静的头脑,在幕后坐着那肮脏的事情。

她那双纤细的双手,不知道沾满了多少人的鲜血。

但是她却从來沒有后悔过。

陈小雅那脸上的笑容沒有丝毫的减少,依旧笑的璀璨如夏花般绚丽多彩:“苦中有甜,就不算太苦。”

苦中有甜,就不算苦。

听到这八个字之后,薛昊天的脸色微微一变,有些动容了起來。

这八个字说的容易,但是做起來可沒有这么简单。

“凡事只要往好的方面去想,看开一点,看淡一点,就不苦。”

“真是沒有想到你如此年纪,竟然有如此的悟性。”薛昊天语气复杂的说道:“你是一个好女孩,是我们辜负了你。”

陈小雅轻轻的摇摇头道:“薛爷爷,你们并沒有辜负我,你们都对我很好,而且这是我心甘情愿的,根本不存在辜负与不辜负。”

“丫头,我知道你的心性豁达,什么都看的很是通透”

不等薛昊天把话说完,就被陈小雅给打断道:“薛爷爷,我知道您想说什么,但是我并沒有这样认为。”

薛昊天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丫头,你难道就打算一直这样下去吗,”

“薛爷爷,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題吗,”

“什么问題,”

“什么是爱,”

“什么是爱,”薛昊天喃喃的说道,那脸上也露出了一道迷惘之色。

什么是爱,这个定义实在是太广泛了,而且薛昊天虽然已经半截黄土埋身,但是却很少去思考这个问題,这个问題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够给出答案的。

而且每个人对爱的认知也是不同的。

如今陈小雅问他什么是爱,他迷惘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沉默了良久之后,薛昊天长舒了一口气说道:“爱是包容,爱是关怀,爱是五味具杂的生活,爱是”

听着薛昊天的诉说,陈小雅的脸上挂着一道幸福的笑容。

“爱并不只是甜蜜。”

“对,爱并不只是甜蜜。”陈小雅赞同的说道:“爱沒有模式,只能够去珍惜,情无期,是因为在乎,爱有限,是因为离心。”

“爱,付出感情,才会心疼,不问结果,才有真心。”

“真正的爱一个人,是在能爱的时候,懂得珍惜,真正的爱情,是在无法爱的时候,懂得放手,真正的爱并不一定是他人眼中的完美匹配,而是相爱的人彼此心灵的相互契合,是为了让对方生活得更好而默默奉献”

“或许,放手才是拥有了一切”

“爱一个人掏心掏肺,只希望对方可以看见;守一个人不言放弃,只希望可以始终不远不近一直都在。”陈小雅那嘴角慢慢上扬,洋溢着一种幸福的微笑:“只在他身边,默默的看着,守着,不远不近,就已经足矣。”

“爱一个人不一定得到就是完美,守护他也是完美。”

薛昊天和裴老两人的脸上充满了复杂之色,一个个心中仿佛被压了一块石头一般,让他们的呼吸在不知不觉间加重了许多。

陈小雅的话虽然很轻,但是每一句话都犹如一记重锤一般,狠狠的敲打着这两个黄土已经埋了半截身子的老人。

他们不得不承认,在这上面,他们不如陈小雅,沒有陈小雅理解的那么透彻,看的那么明白。

他们自叹不如。

这份心性,不是常人所能够相比的。

“薛爷爷,这就是我认为的爱。”陈小雅满面春风的望着薛昊天说道:“他若盛开,清风自來。“

“丫头,我懂了。”薛昊天长叹了一声:“你放心,我不会多嘴,既然你这么想,这么做,那么你一定想好了,日后段枫知道,你的面对之法。”

陈小雅点了点头:“薛爷爷,我会处理好的,您完全不用担心。”

话音落下,陈小雅不等薛昊天开口,便急忙开口岔开话題说道:“薛爷爷,您发现沒有这次羊城段枫和龙辰熙的事情透露着一种古怪。”

不是陈小雅想要岔开话題,而是她的一颗心只在段枫的身上,并且现在她总觉得,羊城段枫和龙辰熙之间的事情有些不对劲。

并且之前的话題也太过压抑,还是换个话題的好。

听到陈小雅这么一说,薛昊天微微一怔:“古怪,”

陈小雅点了点头,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对着薛昊天说了一遍。

薛昊天在听完陈小雅的分析后,那眉头皱了起來,一副若有所思的暮烟。

裴老也是如此。

“老爷子,陈小雅说的好像有道理,反过來一想,事情确实有些古怪。”裴老望着薛昊天说道:“当时我们只顾得担心小少爷的安危了,只想着是龙爷或者是葛家,毕竟小少爷和他们本來就有仇。”

“其他的事情沒有多想,如今陈小姐这么一说,事情好像真的沒有那么简单。”

“可是段枫明明杀了一个骨灰的高手,这点他是不会骗我的。”薛昊天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骨灰高手,”陈小雅的心头猛然一跳,随即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明白了。”

“丫头,你想到了什么,”

“薛爷爷,您活了大半辈子,阴谋诡计见得多了,段枫则是非常聪明,如果沒有一个重量级的人说出來这些话,告诉他这些事情,你说他会相信吗,能够瞒得了你吗,”陈小雅重重的说道:“对方是那骨灰级别的高手当诱饵,从而混淆你们的视线,混淆你们的思想,让你们信以为真。”

听到陈小雅这大胆的猜测之后,薛昊天那脸色立即一变:“你说的不错,不然我是不会相信的,反而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去审查。”

“不错,所以对方派出了一个骨灰级别的高手,让你们去杀,让你们相信对方的话。”陈小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那个逃跑的女人恐怕才是问題的关键所在。”

“骨灰级别的高手,说舍弃,就舍弃,这样的做法像是他,但他应该沒有这么狠辣才对。”薛昊天眉头紧皱的说道。

“薛爷爷,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