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23章 段枫,你快点来吧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段枫,你快点来吧

地平线越來越昏暗,各个城市的霓虹灯也随之亮起。

那霓虹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将每一座城市点亮,宛如一条亮光长龙盘旋在城市之中般。

张舒婷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当天就离开了京城,做飞机去了江淮市。

此时张舒婷已经身在江淮市之中,并且也见到了荣铭哲。

现在的荣铭哲沒有以往的精神抖擞,他整个人显得十分疲惫,一脸的倦意,或许是因为疲惫的倦意,使得荣铭哲身上多了一种沧桑感。

荣铭哲在江淮市的这段时间并沒有一直居住在酒店,而是在江淮市购买了一套别墅。

漆黑的夜晚,冷风吹过,树叶上发出一阵“沙沙”的声音,那声音在安静的别墅花园里显得格外刺耳。

而花园中,则是有些身穿黑色西装,佩戴耳机,深藏枪支的大汉,晚风吹过,给他们带來阵阵寒意。

即使如此,这些大汉依旧在别墅里面不停的巡视着,以防发生意外。

并且别墅还有一些暗桩,那些人隐藏在树丛或者花丛之中,一般人很难发现。

可以说别墅之中严密的防卫和各大城市一把手所居住的地方相比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荣铭哲之所以让人如此严密的防卫,完全是因为葛流云,这几天葛流云的动作实在是太频繁了,而且好多动作都是针对他荣铭哲,这不得不让他小心翼翼的防范着。

毕竟命只有一条,死了就沒了。

此时别墅之中,荣铭哲和张舒婷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荣铭哲每说一句话,脸色就会难看一分,而且还时不时的叹息一声,那难看的脸上充满了不解之色。

“张小姐,葛流云的动作让我搞不懂,我猜了半天也想不出,他究竟要做什么。”荣铭哲正色道:“是要对付我來警告段少,可是又不像。”

“倒像是想要用我将段少给引进江淮。”

荣铭哲那脸上充满了费解之色。

张舒婷也已经听荣铭哲说完了最近江淮市的情况,他荣铭哲一直待在这里,都沒有搞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她张舒婷刚到这里,只凭荣铭哲的话,更是猜不透葛流云究竟要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张舒婷那俏脸之上充满了认真之色:“既然想不透就不要在这胡思乱想了,只能够给自己施压思想压力,自己吓唬自己。”

“到时候兵來将挡,水來土掩就好了。”

“而且我现在已经來了江淮市,你的安全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題,就算是葛流云想要动手,也要有所顾忌。”张舒婷十分自信的说道:“更何况段枫这两天就会來到江淮市,到时候他一定有办法解决现在的事情,我们不用想太多。”

话虽然是这样说不错,但荣铭哲却沒有张舒婷这么豁达的内心,他越是想不到,越是想要去想,想要去搞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时间荣铭哲的脸上充满了苦涩之意。

“放心好了。”张舒婷再次开口说道:“别墅之中已经有了这么多人严密防范,就算葛流云对你动手也不一定能够成功,沒什么好担心的。”

荣铭哲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话是如此,但是我依然想要搞清楚葛流云到底想要做什么,不然我心中不安稳,我怕他另有图谋,现在这些行动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

“他有什么可图谋的,一个段家就已经足够让他头疼了。”张舒婷接过话重重的说道:“他现在恐怕应该在想着怎么面对段云阳那疯狂的行动吧。”

荣铭哲长舒了一口气:“无论如何,先谢谢您,你到了,至少我们这里多了一份安全保障。”

对此,张舒婷并沒有在意。

与此同时,江淮市一栋别墅之中,段云阳同样一脸沉思之色。

对于葛流云的行动,他也是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懂葛流云究竟要干什么,要做什么。

他这样做,完全是逼着段枫将他送往地狱之中,可是葛流云会是那种找死的人吗。

答案显而易见。

他不是,他绝对不是那种沒事喜欢找死的人。

他既然这么做了,肯定有着自己那不可告人的秘密。

可这份秘密究竟是什么呢。

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吼,段云阳掐灭了你手中的烟头,一脸疲倦的靠在了沙发之上,依旧一脸的沉思之色。

就在段云阳为之思索的时候,梅老大步的从外面走了进來。

“云阳,张舒婷來江淮市了,并且现在在荣铭哲哪里。”梅老走到段云阳的身边后,立即开口说道。

“张舒婷來了。”段云阳那微微皱在一起的眉头,慢慢变得舒展了开些,但是依旧在思考。

“嗯,今天來的,应该是段枫让他过來看看情况的吧。”梅老随意的坐在了沙发上,轻声道。

段云阳点了点头:“应该是他让张舒婷來的,只是葛流云若是真的要动手,张舒婷恐怕也挡不住葛流云。”

“不错,葛流云若是真心想要动手,张舒婷绝对护不住荣铭哲。”梅老随声附和道:“她最多只能够挡住葛流云一段时间而已。”

“但葛流云恐怕也不会给张舒婷这个机会,他是不敢动张舒婷,但是却可以拦住她,让她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或许段枫只是让张舒婷來扰乱葛流云的视线吧。”段云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段枫不可能看不出來,葛流云想要动手,张舒婷是拦不住的。”

“云阳,那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吗。”

段云阳沉吟了一下,便开口道:“梅老,恐怕还要麻烦您。”

“如果葛流云真的要对荣铭哲动手,还要劳您带人将他给带走,绝对不能让他死在葛流云的手中,他知道的东西应该能够对段枫有帮助,他绝不能死。”

“沒问題。”梅老欣然接受道:“如果葛流云要动手的话,我会去将荣铭哲给带走,将他安顿下來,让他等着段枫过來。”

段云阳点了点头,便沒有在说什么。

只是段云阳能够看得出这些,段枫就沒有任何的后手,不会让人潜伏到江淮吗。

一切都是未知。

葛家。

葛流云在张舒婷到來,和荣铭哲相见的时候,便已经得到了消息。

毕竟江淮市是他葛家的地盘,他的消息自然要灵通很多。

葛流云在知道张舒婷到來之后,那张八风不动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的变化。

段枫是想让张舒婷來这里做什么。

挡住自己。

那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保护荣铭哲,自己若是要动手,仅凭一个张舒婷能够挡住吗。

还是说,张舒婷是代表他老子而來的,张文麟也参与了进來。

葛流云充满了疑惑,很是不解。

张舒婷到底來这里是想要做什么呢。

葛流云从口中吐出一口浓密的烟雾,便将那手中的半截香烟给丢在了烟灰缸之中,一脸思考的神情。

良久之后,葛流云从椅子上站起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段枫,无论张舒婷來做什么,又是代表谁,我若动手,她都沒有任何的用处。”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葛流云的心中依然有些不安。

众所周知,张文麟只有张舒婷这么一个女儿,如今他女儿來了江淮市,葛流云岂能真的放下心。

显然不可能。

只是葛流云实在想不透,张舒婷來这里到底所谓何事。

随后葛流云伸出手,拿起了那放在桌面上的手机,走向了窗户旁边,拉开窗帘,看了一眼那漆黑如墨的夜色,葛流云便将手机解锁,拨通了一个号码。

很快电话便被接通。

听筒里面立即传來了一道低沉的声音:“有什么事情吗。”

“张文麟的女儿來江淮了。”

“哦,张文麟的女儿竟然來了。”电话另外一边的声音,明显有些惊讶:“怎么,张文麟要插一腿进來吗。”

“我不敢肯定,可能是段枫让她來的吧。”

“那么也就是说,也有可能是张文麟让她來的。”

“嗯。”

“我知道了,我们不会动她,让些人将她给困住就可以了。”对方淡淡的说道:“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建议你想个办法,让她老实下來,不要老上窜下跳,这样对我们不利,而且段枫也有可能会因此而不來,段云阳也会因此擦觉到什么。”

“我知道了,我最近会好好想想办法,您那边”

“就等段枫入瓮。”

“好,那剩下的交给我了。”

随后葛流云沒有在多说什么,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葛流云精神奕奕如蓄势待发的战士一般,静静的站在窗户旁边,那左手轻轻的敲打着窗台。

夜风入室,卷起那窗帘,一阵寒意随着夜风侵蚀进身体。

葛流云的双眼慢慢眯了起來,看着窗外那漆黑如墨般的夜色,喃喃一叹:“起风了,要变天了,很快就要变天了”

随后,葛流云那双眸之中射出一道锋芒,宛如利剑般,能够刺入人的心扉之中:“段枫,你快点來吧,我已经等不及了,段云阳,你也跑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