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24章 神秘老头再现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神秘老头再现

狂风渐起,黑云压城。

不少的人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压抑气息的袭來,这股压抑气息以江淮市为中心,朝着四处蔓延而去。

使得众人都纷纷搬好板凳,准备看戏,看看葛流云接下來有什么手段,顺便看看段枫和段云阳的关系到底是如何,究竟到了哪一种地步。

但是却很少有人想过要插足其中,趁机浑水摸鱼。

众人心头都清楚,现在还是沉默的好,不然谁知道下一把火会烧向谁。

可以说,所有人都是各怀鬼胎,想要一看究竟,然后再做决定。

地平线越來越亮,那从东方冉冉升起的一轮红日,挂在东方的天际,那柔和而又充满温暖的阳光,从天际倾洒而下,驱散了黑暗之中所留下的糜烂气息。

那阳光照耀在人的身上,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但是当寒风呼啸而过的时候,人们依然会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一股凉意。

此时阳光所散发出的温度,依然无法和那寒冷的天气形成对比。

京城身为帝都,在太阳从东方天际冉冉升起的那一刻,各个大街小巷的人们和车辆便开始不停的增加。

或许是因为天气的缘故,路上不少的行人都带着口罩,将自己包裹的和个粽子似的,而那些沒有带口罩的人,只要一张口,便会从口中发出一道白色的雾气。

京城王府井,号称日进斗金的地方。

在这里有燕京最著名的小吃街,那就是王府井小吃街。

在王府井小吃街汇萃了全国各地五百余种地方名优小吃,足不出城即可品尝南北各色风味美食,尝尽中华珍品小吃,同时还能够在这里体会到浓郁的穆斯林风情,并且还能够喝到恭王府的“九绝养心茶”,庆王府的“九绝养心酒”和清宫极品“燕京九绝十八吃”套餐。

在这里可以品香茗,饮美酒,吃名吃,品味九绝十八吃的悠久情韵,欣赏京腔,京味,京韵的曲艺表演。

虽然白天无法和晚上的喧闹相比,但也是热闹非凡。

只不过现在因为时间尚早的缘故,王府井的人并不是很多。

王府井一家饭店之中,零零散散的坐着几个人正在吃饭,看起來很是稀松平常,但是在靠墙的一处桌子旁边则是坐着一个非常眨眼的老人。

老人那一头银白色的头发,十分眨眼,而且他沒有普通老人那般老态龙钟的模样,反而给人一种鹤发童颜的感觉。

并且老人穿着一身灰色的长袍,现在很多人,穿上长袍都会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但是这个老人穿着一身长袍却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他就安静的坐在那里,手中捏着一个杯子,而在杯子之中则是冒着热气的九绝养心酒。

在老人的面前则是摆放着一些特色小吃,只是老人很少去吃东西,而是坐在那里自顾自饮。

每喝一口酒,老人的口中就会发出啧啧的声音,仿佛在赞赏那九绝养心酒的美味一般。

连续喝了几杯酒之后,老人依然面色平常,沒有丝毫的变化。

又喝了几杯之后,一道沉闷的脚步声传到了老人的耳中。

这道脚步声的间距非常短,而且富有节奏。

随即一个身材修长却不粗犷,一身白色的西装,走路的时候,目不斜视,步伐沉稳,一副内敛的模样。

男人在看到那坐在一旁的老人之后,脸上立即露出了一道笑容,毫不犹豫的走到了老人的旁边。

不等老人招呼,男人便直接坐在了一旁。

男人刚刚坐下,那个老人就给这个男人倒了一杯酒,轻声道:“喝点酒暖暖身子吧。”

男人点了点头,沒有拒绝,直接端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倒抽了一口凉气:“真辣啊。”

老人在听到男人的话后,脸上露出了一道善意的笑容。

“前辈,您什么时候來的京城。”男人看着这个老人关心的问道。

“有两天了。”老人想了一下说道。

“那不知道前辈这次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男人疑惑的问道。

老人神秘的一笑:“宁小子,难道我找你,就代表有事吗。再说我就算找你有事你能给帮我做些什么。”

听到老人这么一说,宁永霖的脸上露出了一道不好意思的笑容。

对于这个老人,他宁永霖不知道对方是谁,就连叫什么,他都不知道,但是他能够感觉的出,这个老人对自己沒有的恶意,而且这个老人还曾教过自己功夫。

严格來说,这个老人还是宁永霖的师父,只不过是有实无名而已。

老人看着宁永霖那一脸不好意思的模样,缓缓的开口问道:“我教你的东西都学会了吗。”

听到老人的话后,宁永霖的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之意:“前辈,恕小子愚钝,并沒有完全学会,只是学了个七七八八而已。”

“七七八八。”老人的眉头先是一皱,然后再次舒展开來:“七七八八已经足够了,你并不是段枫,也不是皇甫哲,你们的起步不同,能够学会七七八八,已经很不错了。”

宁永霖沒有开口,他内心之中很是疑惑,这个老人到底是谁,好像很多事情,他都知道一般,而且这个老人每一次出现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最为重要的是这个老人每一次出现都是一副新面孔,如果不是他身上那份出尘的气质,宁永霖真的不敢与他相认。

“虽然已经很不错了,但是你还是要加紧练习。”老人的语气慢慢加重了一份:“杀破狼已经完全汇聚融合在了一起,现在是三体一位,一位三体。”

“一人动,三人动,已经密不可分。”老人盯着宁永霖说道:“杀破狼相聚,天下必将易主,但是如今杀破狼相聚,却发生了一丝的变故,有着一丝的危险。”

“你要尽你最大的能力帮助杀破狼三人度过危险。”老人一脸严肃的说道:“他已经出现了,已经开始动了。”

宁永霖顿时一头雾水,什么杀破狼相聚,三体一位,什么已经开始出现,开始动了。

但是宁永霖知道,这个老人不会无的放矢,虽然内心之中很是疑惑,但是依然沒有张口去问。

他知道,这个老人想说了,自然会告诉自己,不想说的时候,自己问也是白问。

“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帮助他们的。”宁永霖一脸郑重的说道:“只是前辈您为何……”

老人那双眼仿佛能够洞察一切般,直接看透了宁永霖的心:“我为何不帮助他们是吗。”

宁永霖点了点头。

“你怎么知道我沒帮,我已经见过段枫两次了,见过皇甫哲一次了,他们两人还不错。”老人的脸上那笑意变得微微有些浓厚了起來。

愕然听到老人的这句话后,宁永霖微微一愣。

如果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一定会惊讶不已。

因为他确实见过一个老人两次,一次在河洛,一次在江南,第一次是算卦的道士,第二次是摆摊的老人,如今这个老人又变了一个模样,到底那副才是他的尊容。

“您见过他们。”

“见过。”老人点了点头道:“过几天我们还会相见。”

“本來我打算在羊城就去见他一面的,但是有些事情耽误了,就沒有去,如今去江淮等他也不错。”老人脸上挂着一道浓厚的笑意说道:“看看这个小家伙现在已经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宁永霖望着这个老人正色道:“前辈,我有件事情想要问问您。”

“來,咱们爷俩先喝一杯,有什么事情喝完酒再问。”老人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又给宁永霖倒了一杯。

宁永霖见状急忙端起酒杯和老人轻轻相碰了一下,便将那杯中的酒给一饮而尽。

将杯子放在桌子上后,宁永霖开口道:“前辈,我们已经见过数次面,您也说我也和你有缘,但是您每次和我见面都是一副新的面孔……”

“人和皮影人沒啥两样,都是假身,每个人在世上也都是充当不同角色在演戏,戏演的愈逼真愈好,但终归都是假的,转來转去也转不过影棚,走不出戏台,人就像走马灯似的,愈转愈迷,愈迷愈转,你又何必在意这些呢。”老人赋有禅机的说道:“都不过是一副皮囊一副假身而已。”

宁永霖不懂,这个老人说的话就像是那寺庙之中的和尚说的话一般,充满了禅机,让他根本搞不懂其中的含义。

但是有一点,他能够弄清楚,那就是老人沒打算告诉他答案。

“你着相了,”

“前辈,您说的这些我不懂,只是……”

还沒有等宁永霖把话说完,老人便站起身,一手拿起那放在桌面上的酒,就朝外走去,口中喃喃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宁永霖见状,刚想开口喊住老人,只见这个老人忽然转过身,对着宁永霖轻笑道:“宁小子,饭菜我都沒给钱,等下别忘记给人家老板算账,”

话音落下,老人再次转身离开了这里。

而宁永霖则是完全怔住了,这老头不会是吃饭沒钱,让自己來给他送钱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