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27章 不能坏了雅兴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不能坏了雅兴

纪含香的声音之中充满了不善和侮辱以及之意不说,就连那脸上也充满了不屑和挑衅之色。

本來一脸虚伪笑意的米静雯,在听到纪含香的话后,那脸上的笑意顿时为之凝固了下來不说,那眸子之中也闪过了一道怒意。

纪含香竟然说她米静雯是一只苍蝇。

而那些认出纪含香和米静雯的人,在听到纪含香的话后,心中不约而同地涌出了同一个想法:等下有好戏看了。

而那些不认识纪含香和米静雯的人,目光则是好奇的在两人身上來回扫视着,一副一脸若有所思的神情。

“是啊,我也沒有想到今天來吃饭竟然会遇到一只苍蝇,而且还是好大一只苍蝇。”米静雯丝毫不弱,立刻与之针锋相对的说道。

同时那目光之中仿佛要燃烧起浓浓的火焰般。

“这只苍蝇一直在我耳边嗡嗡叫,还真是烦人。”纪含香淡淡的说道,并沒有因为米静雯的话而感到生气:“当初真应该一巴掌将苍蝇给拍死,而不是留她半条命。”

“唰。”

纪含香这话一出口,米静雯的脸色顿时为之一变,那娇躯也是为之剧烈一震。

那些认出纪含香和米静雯的人,神情则是为之一震,他们只知道纪含香和米静雯两人争斗,却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情。

从纪含香的口中,他们能够听得出來,纪含香曾经抽打过米静雯。

这绝对不是他们所知道的,不止是他们,就算京城中那些顶级纨绔知道的也是少之又少,毕竟这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米静雯不可能到处宣传。

而纪含香也不是一个长舌妇,也是沒有多说过什么,至于江流风更不会多嘴。

所以,米静雯被纪含香给抽了一巴掌的事情,只有几个别人知道而已。

但是如今,纪含香把话放在了台面之上,告诉了米静雯,别忘记,我当初既然有能力抽你一巴掌,现在就有能力将你一巴掌给拍死。

在警告米静雯的同时,纪含香还告诉了所有人,你米静雯曾经被我打过。

就算你现在在嚣张,你曾经也被我打过。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犹如一记铁锤吧,狠狠的敲打在了米静雯的心口,又宛如一记无声的巴掌抽打在脸上一般,不响,但是却生疼无比。

一时间,米静雯的内心之中充满了怒意,同时那双眸之中充满了刻骨铭心的的恨意。

要知道,米静雯这样的人,将自己的尊严视为第二条生命,不然她也不会如此要和纪含香斗下去了。

可是现在纪含香,直接践踏了她的尊严,打人又打脸,揭短还揭疤。

米静雯沒有在开口,而是死死的盯着纪含香。

如果眼神能够杀死人的话,那么现在纪含香早已经不知道被米静雯给挫骨扬灰了多少次。

看着米静雯那阴冷的目光,纪含香脸上慢慢绽放出了得意的笑容,小样跟我斗嘴,十个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而那一旁的侍者,此刻也是听了出來,纪含香和米静雯两人不仅认识,反而还是仇家。

心中则是暗暗窃喜,毕竟刚刚她将纪含香等人在说出去别得餐厅时,将纪含香等人给直接无视了。

内心之中生怕,纪含香和米静雯关系极好,到时候随便说一句关于自己的不是,那么自己就会吃不了兜着走,而如今心中那份担忧立即荡然无存。

“你们不是要走吗,请你们离开,不要挡住我们贵宾的路。”这个侍者看着纪含香开口说道。

虽然她不知道米静雯和纪含香两人有多大仇恨,但是她知道,如果自己将纪含香他们给弄走的话,那么米静雯一定会对自己刮目相看,如果可能的话,她……

这一刻,这个侍者可以说师在对米静雯表忠心。

世界上有很多不知死活,自以为是的人,认为表了忠心,就能够得到庇护,就能够得到赞赏。

纪含香在听到这个侍者的话后,冷笑一声:“给老娘滚一边去,刚刚无视老娘,我都沒找你算账,你再敢给我叽歪一句,我让你从这里爬着出去。”

“别以为这个时候,对米静雯表忠心,她就会护住你,沒什么卵用。”纪含香一脸不善的看着这个侍者。

好啊,我不和你计较,你倒是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了起來,想要赶我走,真当老娘好欺负了。

这个侍者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來。

“难道你们老板沒有教过你,顾客就是上帝的道理吗。”纪含香丝毫不客气的说道:“我既然进了这个门,我就是你的上帝。”

“你要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和条疯狗一样,乱表忠心,那样死的只能够是你自己。”

说着纪含香走到了这个侍者的面前,伸出手轻轻的在这个侍者那还算漂亮的脸蛋上轻轻的拍了几下。

这个侍者的娇躯顿时变得僵硬了下來,脸蛋也变得煞白。

“纪小姐,把火气撒在一个普通人的身上,好大的架子啊。”米静雯见状立刻开口说道。

这个侍者无论如何,但是出发点,却是为了米静雯解围,这点用餐的人都是有目共睹,如果米静雯不开口说什么的话,那么恐怕会让人说闲话。

所以,她米静雯开口了。

纪含香在听到米静雯的话后,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度,那嘴角上的笑意,显得十分迷人,慢慢转过身,走向了米静雯:“怎么,你还真出头啊。”

米静雯不咸不淡的说道:“纪小姐不感觉有些过了吗,如果不是你们要走,她会这样说吗,是你们表露要走在先,并不是她在赶你们。”

米静雯刚刚虽然沒有开口,但是却从这个侍者的话中听出了一丝的端倪。

“谁规定了说了走,就要走,老娘我现在说又不走了,你咬我。”纪含香犹如一块滚刀肉一般。

米静雯顿时为之哑然。

她米静雯别得不怕,但是最怕这种不要脸的。

一直沉默的段枫和戚烟梦两人在看到这一幕后,心中暗暗笑了起來,纪含香还是如此蛮不讲理,还是如此的难缠,刁蛮,那张嘴完全还是那么能说会道,死的变活的,活的能变死的。

沉默了一会之后,米静雯轻轻一笑,用此來掩饰自己内心之中怒意:“纪小姐,果然是伶牙俐齿,我自叹不如。”

“你不如的地方多了。”纪含香淡淡的说道:“比如我能抽你,你不能怎么样我。”

再次听到纪含香旧事重提,米静雯那张俏脸顿时精彩到了极点。

那苦苦压制的怒意,在这一刻犹如决堤的河口一般,一发而不可收拾:“纪含香,你……”

“怎么,终于无法演下去了。”纪含香见状,不急不躁的问道。

仿佛米静雯现在的变化,早已经在她的预料之中一般,那模样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一般。

“现在就对了,本來就看我不顺眼,何必要强颜欢笑的來面对我呢,有什么意思,你以为你对我笑,我就会认为你学乖了,学好了吗。”纪含香不轻不重的继续说道:“米静雯,送你一句话。”

“媚眼不要抛给仇人,沒用,媚眼也不要抛给瞎子,他看不到。”

米静雯在听到纪含香的话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脸怨毒的看着纪含香。

当所有的伪装卸下之后,所流露出的便是那狰狞的面容,以及那嗜血的嘴角。

这一刻,米静雯就是如此,伪装已经沒有任何的用处,还不如露出那狰狞嗜血的模样。

这样还來的痛快一些。

随后,米静雯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内心,慢慢的将目光从纪含香身上收回,迫使自己冷静下來,不要被仇恨所蒙蔽双眼。

但是那脸上不善而又充满恨意的神情,却沒有丝毫的收敛,依旧充斥在哪精致的脸蛋上。

冷静下來后的米静雯立刻注意到了一旁一直沉默的戚烟梦和段枫。

在认出段枫和戚烟梦之后,米静雯心头一惊,同时暗恨自己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怎么能够将段枫和戚烟梦给忽视掉了呢。

但是随即,米静雯的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嘴角露出了一道不怀好意的笑容:“我说纪小姐今天怎么有这么大的底气,原來是段少,和戚小姐在这里,怪不得呢。”

米静雯一句话就将纪含香今天的强势算在了段枫和戚烟梦的身上,告诉所有人,今天不是她米静雯怕了纪含香,而是段枫和戚烟梦在这里。

纪含香有靠山,而她米静雯沒有。

“含香的底气,和我们无关。”戚烟梦也从纪含香的态度上认出了米静雯,于是毫无表情的说道:“如果不是我们在这里的话,含香恐怕早就动手了,”

“要知道她可是一直信奉,能动手就别吵吵这句话,”戚烟梦冷声说道:“她是怕坏了我的雅兴才如此的,”

米静雯的脸色微微一变,她早就听说过叱咤商场上的戚烟梦的强势,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但是随即,米静雯那眸子中闪过一道厉色,一闪而逝,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也对,毕竟戚小姐是段先生的妻子,如今小妾陪着正室出來,自然要好好的巴结,不能坏了正室的雅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