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28章 只要留下戚烟梦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只要留下戚烟梦

米静雯这话一出口,纪含香的脸色立即变得不自然了起来。

她是抱着你若安好,备胎到老的想法,但是却不代表她可以允许其他人说这样光明正大的说出自己是小三!

而且这个时候,米静雯说出这样的话,明显是在挑拨离间,是在挑拨她纪含香和戚烟梦两人之间的关系。

可谓是居心叵测!

段枫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虽然这事情戚烟梦知道,但是知道归知道,所有人都在避而不谈,从来没有人敢拿到台面上说过,她米静雯是第一个敢这样说的人。

戚烟梦脸色也是有些难看。

而其他人在听到米静雯的话后,则是暗暗的吸了一口凉气,很多人都听说过,段枫和纪含香关系不简单,甚至已经暗暗猜测过,两人早已经发生了超越友谊一般的关系,不知情的人打死也不敢去问,段枫可是煞神啊!

而知情的人,也不会多嘴什么。

一时间不少人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他们到想要看看戚烟梦会如何反击。

要知道爱情是自私的事情,没有女人能够允许自己的男人和别得女人不清不楚,而且戚烟梦在商场上一向以强势著称,更何况还是自己的闺蜜和自己的男人有关系?

不知道会不会上演一副闺蜜撕逼大战?

气氛忽然变得诡异了下来。

就当纪含香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戚烟梦忽然开口说道:“米小姐这是在挑拨我和含香之间的关系吗?”

愕然听到戚烟梦的这句话后,米静雯微微一愣,按照她心中所想,剧本不应该是这样发展的,而是应该戚烟梦沉默,纪含香恼怒出言!

可是现在剧本完全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所发展的。

但是随即,不等米静雯开口说话,戚烟梦就再次的开口说道:“我想米小姐恐怕打错主意了,含香和我男人的关系,我戚烟梦心中清楚,而且还是我默认允许的!”

“她也不是什么小妾!”戚烟梦重重的说道:“而是我男人的女人,我们是同等的地位,不需要来恭维我,来巴结我!”

“而且我们怎么样,还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你米静雯算什么东西!”戚烟梦的声音陡然一变:“想要对我们指手画脚,也要看你配不配!”

米静雯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来,一阵青,一阵白,不停的变幻着。

其他人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也是浑身一震,甚至有不少人都对戚烟梦心中暗自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好气魄,好肚量。

而纪含香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那难看的脸色,慢慢变得好转了下来:“米静雯,你是羡慕我吧?”

“至少,我纪含香只是一个男人的女人,而你呢?”纪含香讥讽的说道:“京城之中谁人不知,你米静雯用的什么手段才能够和我抗衡的?”

米静雯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阴沉到了极点。

“出卖自己的身体,任由他人践踏,我纪含香在怎么,也比你要好吧?”纪含香那声音之中的嘲讽之意慢慢变得浓厚了起来:“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一张嘴唇万人尝,夜夜横醉男人床,纨绔**黑木耳,帅富**备胎忙!”

什么叫做骂人不吐脏字,什么叫做骂人又在伤口撒盐?

纪含香就是如此。

“纪含香,你……”

“怎么,难道你敢犹如泼妇一样对我动手吗?”纪含香犹如一只骄傲的孔雀一般,一脸高傲的看着米静雯:“正好,我还找不到机会收拾你呢!”

听到纪含香的话后,米静雯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了起来,那胸前波涛汹涌的圣女峰,也因为这急促的呼吸而变得上下剧烈抖动了起来,仿佛要从衣服中跳跃出来一般。

米静雯重重的冷哼一声,便不在理会纪含香,迈着脚步便朝前走去,准备上楼。

她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能够奈何的了纪含香,而且戚烟梦根本不吃她那套,所有的话和阴谋诡计,在这一刻都会显得苍白无力,在留下来,只能够是自取其辱!

就当米静雯刚从纪含香身边擦肩而过的时候,段枫忽然开口说道:“这就想要走了吗?”

愕然听到段枫的话后,米静雯的娇躯立刻为之一震。

段枫的声音仿佛赋有某种魔力一般,脚步也忽然停滞了下来。

“算计了我老婆,现在一句话都不说,就走,当我段枫不存在吗?”段枫一脸平静的说道。

那声音不轻也不重,犹如平常说话般。

但是这一刻,落在米静雯的耳中却是显得那么刺耳。

米静雯慢慢的转过身,一脸铁青的看着段枫说道:“那不知道段少要如何?”

“应该是你给我一个说法!”段枫随意的扫了一眼米静雯说道:“刚刚我老婆虽然没有计较你的话,但是回去之后,会不会和我计较我就不知道了!”

“毕竟,女人在爱情的世界里,都是很小气的。”说着段枫的声音陡然一变:“你不让我好过,你以为我会让你好活吗?”

耳畔响起段枫那最后一句话,米静雯整个人犹如被电击了一般,浑身上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而且那洁白的贝齿,也情不自禁的咬在了那殷红的红唇之上。

“段少,要怎样?”米静雯咬着红唇再次问道。

而段枫则是慢慢的朝着米静雯走了过去,三两步走到了米静雯的身体,动作优雅而又潇洒的抬起右手,深处一根手指,直接挑起了米静雯的下巴:“你说我应该做什么呢?”

米静雯急忙后退了一步,和段枫分开了半步的距离,脸上慢慢露出了一丝的惧意。

而段枫在米静雯后退的同时,也跟着朝前走了一步,这次不是在挑起米静雯的下巴,而是一手捏住了他的下巴。

米静雯那脸上的恐惧之色变得更加浓厚了起来,这一刻她感觉,自己仿佛被一条毒蛇给盯上了一般,稍有异动就会似无葬身!

“日后不要让我看到你,也不要自作聪明,不然你就是下一刻温珂琳!”

“现在,给我滚!”

说着段枫松开了米静雯的下巴!

米静雯没有立刻走,而是盯着段枫看了半晌,仿佛要将段枫的模样给深深的刻在心底一般。

随后,米静雯慢慢的转过身,朝着电梯门口走去。

就当米静雯即将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段枫忽然开口说道:“替我给你老子带一句话,我段枫择日降临!”

米静雯在听到段枫这句话后,那眸子之中闪过一道厉色,咬着牙说道:“我记住了,我会让家父光临段少的大驾!”

下一刻,米静雯慢慢的走进了电梯之中,随即电梯的门就被关上了。

电梯之中,米静雯连续吸气吐气了几次,才慢慢的平复下自己那愤怒的内心,以及使得脸上恢复平常。

大约过了三分钟左右的时间,电梯的门缓缓的打开。

米静雯慢慢从电梯之中走了出来,便直接朝着九号包间而去。

顷刻间,米静雯就来到了九号包间之中的窗户旁边站着一个外表英俊,气质儒雅男人,静静看着楼下如蝼蚁般的行人和车辆,沉静且雍容。

听到开门声后,男人慢慢的开口说道:“楼下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对此我非常抱歉,不是我不下去帮你,而是段枫在哪里,我去了也没有任何的用处,反而会更加激怒段枫!”

“我知道,我没有怪燕少的意思,换成是我,我也会如此!”米静雯一脸平静的说道。

那模样丝毫不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屈辱。

但是燕鹏飞知道,米静雯表现的越是平静,内心之中的恨意就越是强烈。

“你不该如此,今日就算没有段枫,你也不会在纪含香手中讨到任何好处!”燕鹏飞微微的叹息一声,目光看着那楼下犹如蝼蚁一般的行人说道:“我们都在她手中栽过跟头,也调查过她,难道不知道她的手段吗?”

被关过禁闭的燕鹏飞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在像之前那样急功近利,而是深谋远虑,高瞻远瞩!

“如果你日后还这样,那么怎么谈扳倒纪含香,报你那一巴掌之仇!”燕鹏飞淡淡的说道:“怎么替你父亲分担?”

米静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今天是我太急躁了,太自以为是了!”

“坐吧!”说着燕鹏飞慢慢的转过身,脸上挂着一道温文尔雅的笑意:“现在我们讨论一下,怎么先帮你对付纪含香?”

“燕少,难道有办法了?”

燕鹏飞点了点头:“不错,有了一些办法!”

“什么办法?”

“段枫估计要走了,要去江淮了!”燕鹏飞淡淡的说道:“而你只需要将戚烟梦给留在京城之中,纪含香就会有人帮你对付,而且还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一劳永逸的办法?”米静雯眼前顿时一亮!

“不错!”燕鹏飞神秘的一笑,从身上取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米静雯:“将这东西交给戚烟梦,让她留在京城,纪含香我帮你收拾,就算让你杀了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你用这些东西能够将戚烟梦给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