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30章 米静雯的得意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米静雯的得意

时间宛如白驹过隙般,只是一晃就过去了两天。

这两天之中,江淮市终于传來了新的消息,葛流云又有了新的动作,而且荣铭哲所居住的别墅旁边,最近时不时的就会出现陌生人。

这样的消息,自然会传入到段枫的耳中。

段枫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心中无比清楚,葛流云是等不下去了,要动手了,而且葛流云和段云阳的争斗也进入到了最后关键的时刻。

现在葛家依然被段云阳给死死的压制,葛流云虽然还沒有被段云阳给逼到死角之中,但是也差不多了。

估计如果让他找到段云阳所在的位置,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只是段云阳自从到了江淮市之后,就从來沒有露面,一次都沒有走出过别墅,始终待在别墅之中,梅老不在的时候,段云阳闲暇无事,就会自己和自己下棋,一个人当两个人用

梅老在的时候,就会谈论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虽然段云阳自己在和自己下棋,但是他的脑子却沒有任何的停歇,他知道只差最后一击,葛家就会被他给逼入死角,葛流云就差不多要完蛋了。

但是段云阳始终沒有去走出这最后一步,不是他不想走,而是他想看看葛流云还有什么手段,最近葛流云在江淮市频繁的动作,不可能是装模作,绝对有其他的阴谋。

在沒有搞清楚这份阴谋面前,不出意外,段云阳估计不会继续出手的。

毕竟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一切都必须要小心的面对,绝对不能给在最后的关头功亏一篑。

所以他在等,在查,他要看看葛流云到底想要做什么。

梅老今日也沒有继续出去,而是留在别墅之中,陪着段云阳下象棋,棋盘之上楚河汉界为界限,一人持黑子,一人持红子,在棋盘之上再现了楚、汉争夺天下的历史面貌。

“梅老,你是说葛流云频繁的动作,应该是为了将段枫给引过來,”段云阳一手捏着自己红马,双眸盯着棋盘,若有所思的问道。

梅老点了点头:“应该如此吧,毕竟他找不到你,而且派到江南市的人,全部覆灭了,他知道想要逼你现身,难度不小,只能够让段枫出现,如果段枫真的出事了,他不相信,你还能够沉住气。 ”

“可以说,他现在在赌,赌你和段枫决裂完全是在演戏,毕竟你之前那來回动手帮助段枫,再加上这次,很容易让人这样认为的。”

“将军。”段云阳将手中的马放在了棋盘之上,轻声说道:“看來,我这次应该要动手了,不能再等下去了,不然再拖下去,真有可能会出现重大的变故。”

“是啊。”梅老用車挡住了段云阳的马腿说道:“要动手也应该是我们先动手,我们呈现略势,这样段枫将会毫不犹豫的出现,而且还不需要别人多想什么。”

“只是恐怕又要苦了你。”

段云阳淡然一笑道:“这倒是沒有什么,只要能够用最完美的方式将葛流云给留在我的棋盘里,就算付出半条命也是值得的

。”

“现在战役已经不可避免,必须要粘着鲜血而过了。”段云阳继续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只能够一路往前,将字当先,将葛流云给拿下了。”

“只是云阳,我们这样做的把握并不是很大,葛家有高手,这点你我心知肚明,如果稍有差错,葛家就是死而复生。”

“梅老,你看这盘棋,只要运用得当,用兵果断,功车马连环,九宫能掀翻,难道还不能让葛流云的人躺在我的面前吗,”段云阳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说道:“这次,我会最美的方式,将葛流云给解决掉,用最完美的布阵,将葛流云留在这盘棋局里面,顺便挑起其他势力的争斗。”

梅老沒有立即开口,而是盯着棋盘一脸沉思之色,那模样仿佛在思考下一步棋自己应该怎么走才对。

片刻之后,只见梅老拿起自己棋盘上的炮直接拉到了底。

“梅老,你缺个炮架子,想要支一个炮架子,你认为,我会给你这个机会吗,”说着段云阳将那九宫之中的将给走向了一旁。

梅老对此并沒有任何的意外,而是轻笑一声:“云阳,你小看了我的車。”随

说着梅老的車直接将军。

“梅老,你上当了。”说着段云阳将自己的車也挡在了自己将面前:“你敢吃吗,”

梅老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微微一怔,只见段云阳的車完全被马给看住了,如果他要吃段云阳的車,就要做好自己也被吃掉的准备。

“你是想要以命换命啊。”梅老一脸苦涩的说道:“这样的打法可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又不是沒有做过,多一次也无所谓,只要能够将对方给留在这盘棋局里面,多付出一点代价也是值得的。”段云阳满不在乎的说道:“现在只要能够达到目的,有些事情和原则可以不在乎。”

梅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來你已经想好了怎么对付葛流云了,”

“梅老,今晚就动手吧,能解决多少是多少

。”段云阳轻声道:“我们并不知道段枫什么时候來,而按照你的说法,我们必须要赶在段枫來之前动手,所以,我们只能够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了。”

说着段云阳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轻轻的抽了起來:“这样葛家就算不死在我们的手中,也会死在段枫的手中,目的也算是达到了,我们也就可以回江南市,好生休养看着别人去争夺这块肥肉就可以了。”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也不在多说什么,我让人准备便是了。”梅老一脸认真的说道:“双方进攻,不知道葛流云会如何招架。”

“他定然能够招架住,不然他就不是葛流云。”段云阳重重的说道:“也不是葛家的家主,更不值得爷爷花费了这么大的精力和时间去查他。”

“本來我还想再等等呢,现在看來,已经不能在等了,动手吧。”

…………

段枫虽然知道了江淮葛流云新的动向,但是却并沒有动身的意思,依旧悠哉的停留在京城之中,仿佛对江淮的事情根本不在意一般。

就在段枫今天外出的时候,戚烟梦忽然接到了一条短信,在接到短信之后,戚烟梦就慌慌张张的离开了别墅。

京城一处极为隐蔽的私人会所里。

“米静雯,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戚烟梦死死的盯着坐在对面的米静雯问道。

米静雯并沒有立即开口,而是不急不躁的端起那刚刚泡好的大红袍,姿态优雅地喝了一口后,轻轻放下,看着戚烟梦轻声道:“这点我好像不需要告诉你吧,”

戚烟梦在听到米静雯的话后,那脸上立刻浮现了一丝的怒意,强忍着心中的愤怒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感觉,我会想要什么,”米静雯反问道:“而你又能给我什么呢,”

“不要告诉我,你想要用这些让我帮助你对付纪含香,对付我自己的男人。”

“难道不可以吗,”米静雯那俏脸之上挂着一道得意到了极点的笑容:“谁让我现在有给你开条件的资本呢,”

“不可能,我是绝对不可能答应你的

。”戚烟梦一口回绝道。

对此,米静雯并沒有任何的意外,仿佛已经尽在掌握之中一般:“不要急着拒绝,我给你时间,给你三天的考虑时间,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米静雯,你那些东西对我沒有任何的用处,我是不可能答应你的,你就别在这里做梦了。”戚烟梦冷声说道:“那些东西并不能够说明什么。”

米静雯再次端起面前的茶,轻轻的喝了起來。

“想要用此來要挟我,米静雯,你不感觉,你太自以为是了吗,”戚烟梦一脸不屑的说道:“还是你把我戚烟梦当成了三岁的孩子那样好糊弄,”

“我当然不会将戚小姐当成三岁的小孩子那样糊弄,戚小姐可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不然当日在餐厅之中也不会三两句话就让我下不了台。”米静雯旧事重提道:“你那犀利的措词,我现在可还是记忆犹新,谁若是将你当成三岁的小孩那样糊弄,绝对会死的非常惨。”

“商场上走出來的女强人,若论心狠手辣,可是丝毫不逊色那些血手屠夫的。”

“你清楚就好。”

“我当然清楚。”米静雯淡笑道:“所以,我沒有想着将你当三岁的小孩糊弄,我早就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的话,而且我也不想多说什么,我也沒时间说服你了,给你听一个电话吧,如果听了以后你还要拒绝,那么我们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随即,米静雯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然后将电话凑近戚烟梦的耳边,戚烟梦只是听了几句话,俏脸顿时变得更加惨白,仿若死了一般。

同时身体也如同被电击了一般,颤栗不止,彻底的傻眼了。

米静雯将戚烟梦的变化尽收眼底,那嘴角露出了一道阴谋与得意并存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