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31章 内心的不安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内心的不安

戚烟梦离开后,米静雯那脸上得意的笑容变得更加浓厚了起来,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的泯了一口:“好茶,果然是好茶,直到现在,我才品出这茶其中的滋味”

米静雯的话音刚刚落下,那包厢的房门慢慢的被从外被人给推开了,沉闷的脚步声也随之霍然响起。

只见来人穿着一件黑色的毛呢大衣,那领口的毛绒完全护住了男人的脖子,他的下身是一条淡的牛仔裤,脚下是来自一双法国的纯手工皮鞋。

皮鞋被擦的乌黑发亮,很是刺眼。

男人棱角分明,眸子炯炯有神,黑的发亮,头顶的短发宛如钢针一般,根根竖起

此时这个男人那棱角分明的脸上挂着一道足够让无数女人为之晕眩的笑容:“极品大红袍当然是好茶”

说着男人毫不客气的坐在了米静雯的身旁,拿起一旁的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轻轻的泯了一口。

米静雯在看到男人之后,立即轻笑道:“燕少,事情已经成功了,你真的能够做到你所说的吗”

“你不相信我吗”燕鹏飞一脸雍容的问道。

米静雯轻轻的摇摇头:“不,我当然相信燕少,只是戚烟梦可是很聪明的,她会相信吗而且若是段枫发现的话,我们的计划不就前功尽弃了吗”

“段枫不会发现”燕鹏飞一脸自信的说道:“同时戚烟梦也会相信,更会留在京城,到时候其他的事情,自然就会水到渠成”

说着燕鹏飞再次品了一口那茶杯之中的香茗。

看着燕鹏飞那一脸沉静且自信的面容,米静雯仿佛吃了一个定心丸一般,顿时安心了不少

“看来燕少早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米静雯试探性的问道。

燕鹏飞神秘的一笑说道:“当然,如果不做好完全的准备,我怎么能够一雪前耻,怎么能够报仇”

说着燕鹏飞的的眸子之中流露出了一道阴沉之色。

这道阴沉之色一闪而逝,舔了舔嘴唇,眸子里闪过一道玩味的目光:“这次他们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燕少,那还需要我做什么”米静雯见燕鹏飞不想多说关于计划的事情,也没有多问什么。

反正她和燕鹏飞有着一样的目的,站在一条船上,自然相信燕鹏飞。

毕竟燕鹏飞丢人丢的比她大多了,他可是被张舒婷当初给重重的甩了一巴掌,然后又被关了禁闭的

燕鹏飞沉思一下说道:“你最近还是低调一点吧,别太过了,不然我们仇还没报,你就已经玩完了”

“我们要懂得隐忍,要如同野兽般懂得蛰伏,在必要的时候将给予敌人致命的一击”燕鹏飞轻声说道:“当年韩信能够承受**之辱,而成就万世功名,如今我们为何不能给多隐忍一些呢”

米静雯在听到燕鹏飞的话后,点了点头:“燕少,我知道,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我会站在一旁慢慢的看着他们一个个去死”

说着米静雯那迷人的眸子之中闪过一道厉色。

但是随即,米静雯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看着燕鹏飞问道:“燕少,那龙辰熙那边,您还是没有办法拉过来吗”

“他”燕鹏飞冷笑一声:“他可不简单,想要让他下水,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比你我要聪明,而且纪含香也没有威胁到他”

“他更喜欢看别人和纪含香斗,他坐收渔翁之利”

耳畔响起燕鹏飞的话后,米静雯的眸子之中流露出了阵阵的精光,心中不知道又在盘算着什么。

燕鹏飞将米静雯那细微的变化尽收眼底,心中冷笑不已,暗暗的说道:“米静雯,你不是想要色;诱龙辰熙吗,我倒要看看你能够施展出什么样的手段”

虽然燕鹏飞心中冷笑不已,但是那表面之上,并没有丝毫的变化,一如往常般沉静。

等段枫回到别墅的时候,戚烟梦早已经回去了。

只不过此刻戚烟梦的心情和离开时候的截然不同。

此时戚烟梦的内心之中充满了忐忑和不安,与迷惘之意。

而段枫和纪含香两人则是坐在一旁聊着其他事情。

戚烟梦也会时不时插上一句,而且脸上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那眉宇之间却带着挥之不散的痛苦之色

段枫是一个大意的人,没有发现什么,但是纪含香却发现了。

毕竟纪含香是一个女人,即使在粗心的女人,她的心中都会带着一丝如针般的细腻,慢慢的发现了戚烟梦的一丝变化。

纪含香皱着眉看着戚烟梦问道:“梦梦,你今天有点不对劲,怎么了”

听到纪含香这么一说,段枫也发现了戚烟梦的不对劲,一脸关心而又急切的问道:“梦梦,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什么”戚烟梦轻轻摇头说道:“可能是不适应京城这干燥的天气,有些不舒服而已,休息两天就好了”

“要不去医院检查一下吧”纪含香一脸关心的说道

“不用,休息两天就好了,没什么事情的”戚烟梦轻笑一声,语气轻松的说道

下一刻,不等段枫和纪含香再次开口说话,戚烟梦便岔开话题说道:“对了,其他的事情怎么样了,没有发生什么变故吧”

戚烟梦这句话,果然立刻将话题给转移了,段枫那眉头立刻皱在了一起:“葛流云不知道在搞什么鬼,现在的动作越来越诡异了,而且云阳不知道怎么了,段家竟然没有了任何的动静,仿佛销声匿迹了一般”

“可能是再找一个对付葛家的时机吧”戚烟梦一脸温和的分析道:“毕竟葛家不是一般的人家,只要留下一丝的生机,他们就能够死而复生”

“要知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以扶之者众也,葛家势力庞大,就算衰败,但因势力大,基础厚,决计还不致完全破灭”

听到戚烟梦这么一说,纪含香赞同的点了点头,随声附和道:“段枫,梦梦说的不错,段云阳有可能是这样想的,毕竟想要让葛家彻底破灭,不是那么一件简单的事情”

段枫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随后点了点头说道:“有可能,或许他在布置什么大计划吧”

戚烟梦一脸温柔的看着段枫道:“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不要想太多,毕竟段家也不简单,爷爷在的时候段家就是一个庞然大物,虽然因为爷爷的离开,段家有些衰落,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云阳堂哥一定会没有事情的。”

经过戚烟梦这么一安慰,段枫那心中阴霾为之消散了不少,脸上也露出了一道浅笑,从身上摸出香烟,点燃,吐出一口浓密的烟雾,整套动作一气喝成

“好了,我先上楼去休息一下”说着戚烟梦便站起身,朝着楼上走了上去。

看着戚烟梦那里去的背后,纪含香的眉头微微的皱在了一起,她总感觉戚烟梦心中有事,没有告诉他们

可是戚烟梦心中能够有什么心事呢

纪含香不解。

“段枫,你有没有发现,梦梦今天有点不对劲啊”纪含香看着段枫忍不住的问道。

愕然听到纪含香的这句话,段枫先是一怔,随即仔细想了一下,脸上也慢慢露出了一道凝重之色:“好像确实有点不对劲”

“不是有点不对劲,是非常不对劲”纪含香重重的说道:“梦梦今天的反应实在是太古怪了”

“梦梦今天出去了吗”

“我不清楚,我也不在家”纪含香摇头道:“等我去问一下”

说着纪含香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片刻之后,纪含香的秀眉微微的皱到了一起。

在挂断电话之后,纪含香看着段枫说道:“梦梦今天出去了一个小时,不知道去做什么了”

“出去了一个小时”段枫的眉头也慢慢的皱在了一起。

戚烟梦在京城之中的熟人不多,她要出去干嘛呢

对此,段枫很是不解。

“看看能不能查到梦梦去做什么了,去干什么了”段枫一脸沉重的说道

纪含香点了点头:“我知道”

随后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纪含香说道:“含香,你帮我注意点梦梦,看看她最近有没有什么反常的表现”

“我明白,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好好看着梦梦的”纪含香重重的说道

“嗯”

“好了,我不和你多说了,我去楼上看看梦梦,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纪含香说着也慢慢的从沙发上站起身,朝着楼上走了过去。

看着纪含香的背影,段枫那被烟雾而弥漫的脸庞充满了沉思之色。

戚烟梦的不对劲,让段枫心中起了一丝的警惕之色,他内心之中也微微有些不安了起来,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

抽完一支香烟之后,段枫摸出手机,然后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刚刚接通,段枫就用一种命令的口吻说道:“在暗中照顾好我老婆,有什么事情立刻告诉我”

“知道了”

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