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32章 鹿死谁手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鹿死谁手

戚烟梦回到房间后,立刻将房门给从中给反锁上了。

戚烟梦靠在房门上,一脸的迷惘之色不说,那脸上还带着一丝的痛苦之色,并且眼眶之中还包含着泪水,只不过戚烟梦却强忍着沒有让泪水从眼眶中滑落而下。

这一刻,戚烟梦脑海中一片混乱不说,米静雯的声音犹如魔咒一般,不停的在她脑海中响起,让她的思维异常混乱。

纪含香在來到楼上之后,看了一眼四周,便敲响了戚烟梦卧室中的房门。

听到敲门声之后,戚烟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后,慢慢的将房门从内打开。

在看到纪含香之后,脸上挤出一道笑容问道:“含香,有什么事情吗。”

纪含香沒有立即开口,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戚烟梦。

虽然戚烟梦刚刚沒有流泪,并且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但是那眼眶却有些微红,神色看起來也有些憔悴。

“梦梦,你怎么了,真的沒什么事情吗。”

戚烟梦轻轻的摇摇头道:“沒事,我能够有什么事情。”

“梦梦,你若是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啊。”纪含香一把抓住戚烟梦的手,脸上充满了关心之色:“我们可是无话不谈的,有什么事情一定不要埋在心底。”

“我知道。”戚烟梦点了点头:“我如果有事情的话,肯定会告诉你的,放心好了,我真的沒有事情,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而已,休息一下就好了,不要这么大惊小怪的。”

纪含香狐疑的在戚烟梦身上來回扫视了几眼,依旧不放心的问道:“真的沒什么事情吗。”

“沒有。”戚烟梦认真的看着纪含香问道:“怎么,你还不相信我说的话了吗。”

“当然相信。”纪含香非常严肃的回到道:“我不相信别人,还不相信你吗。”

戚烟梦轻轻的一笑,沒有在说什么。

看到戚烟梦沉默,纪含香再次问道:“梦梦,我听说你今天出去转了一圈,怎么沒有喊上我呢。”

愕然听到纪含香的这句话后,戚烟梦心头一惊,但是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这不是你不在家,有事情吗。而且我也不是第一次來京城,就随便转了转。”

“哦,那下次若是再出去,一定要叫上我啊。”

“嗯,下次一定叫上你。”戚烟梦非常郑重的说道:“我现在想要休息一下,你……”

还沒有等戚烟梦把话说完,纪含香就非常识趣的说道:“那好吧,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先出去。”

“记住,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千万不要憋在心中。”

“我知道啦。”

纪含香沒有在说什么,慢慢的离开了戚烟梦的卧室之中。

看到纪含香走出卧室之后,戚烟梦立即长舒了一口气,随后将房门给关上,整个人再次靠在了房门上。

这一刻,戚烟梦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了一般,身上软弱无力。

而纪含香在离开卧室之后,不仅沒有放下心,反而心头疑惑之色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她和戚烟梦认识了不是一天两天,而是数年,可以说非常了解戚烟梦,戚烟梦今天确实有些反常。

要知道以前,就算戚烟梦不舒服,也不会如此。

只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纪含香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纪含香和段枫因为戚烟梦异常的举动而感到不安的时候,江淮市之中的葛流云内心之中也是异常的焦虑和不安。

他布置了半天,本以为段枫会过來,可是段枫根本沒有任何來的意思。

这使得葛流云的内心之中充满了焦虑之色。

他布置的这么多,就是为了段枫,如今段枫不來,那么他所有的一切准备都白白浪费了。

葛流云一边抽着香烟,一边在认真的思考着,那眉头也微微皱在一起。

那面前的烟灰缸之中布满了烟灰和烟头。

这段时间是葛流云抽烟最凶的一段时间,同时也是辗转难眠的一段时间。

因为段云阳的突然出手,葛流云这几天为之憔悴了不少,整个人也仿佛苍老了数岁一般。

他想要对付段云阳,对付段家,可是时间不足,而且段云阳明显是有备而來,最重要的是他压根就不知道段云阳躲到了哪里。

如果让他知道段云阳在哪里,他早就让人将段云阳给解决掉了,这样整个段家斗会出现一场混乱,到时候就沒有人会想着对付他们葛家。

并且段家的人肯定会因为新的家主之争,而内斗。

可是段云阳犹如人间蒸发了一般,了无音讯。

葛流云想要擒贼先擒王已经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葛流云一边抽着香烟,一边伸出手敲打着那面前的书桌,低沉而赋有节奏感。

随后,葛流云将手中的烟头给仍在了烟灰缸之中,慢慢的站起身,开始在书房之中來回踱步了起來。

徘徊了几圈之后,葛流云的眉头皱的更加紧了起來。

又过了片刻,葛流云喃喃的叹息了一声:“段枫,你怎么就那么能够沉住气呢,段云阳还有你,你怎么也那么能够沉住气,为什么不发动这最后的一击。”

“你们堂兄弟两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沒有人回答,有的只是那喃喃的叹息声充斥在四周。

葛流云忍不住的伸出手揉了一下自己那有些发疼的太阳穴,然后走到了窗边,打开窗户。

窗户刚刚打开,一阵干燥的寒风立刻从外席卷而來。

冷风吹在葛流云的身上,使得葛流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打了一个冷颤,目光迷离且又深邃的看着窗外那蔚蓝的天空,心中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东西。

大约过了十分钟之后,葛流云忽然转过身,走到了一旁的书架上,拿起一本用白皮所包裹的书,轻轻额翻阅了几页之后,慢慢闭上了双眸。

过了十几秒之后,葛流云缓缓的睁开了双眸,那眸子之中的低沉之色立即为之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厉色,一道嗜血般的厉色。

“既然你们不动,那我就动,杀一个是一个。”

随后,葛流云将那白皮书给拿回到了书桌前,轻轻的坐在椅子上,怔怔的看着手中的白皮书:“你们真以为,我沒有办法对付你们了吗。”

“段枫,你应该是想要一个对我动手的机会吧,那好这个机会我给你,希望你能给把握住。”葛流云自言自语的说道:“段云阳,虽然我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但是你翻不出我的五指山。”

说着葛流云拉开了抽屉,然后从中拿出手机,飞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顷刻间就被接通。

“我打算今天晚上先动荣铭哲。”葛流云立刻开口说道。

“确定了吗。”

“确定了,我已经等不下去了,我的耐心已经被他们给耗完了。”葛流云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一次,我要引蛇出洞。”

“我知道了,荣铭哲的头颅,明天会出现在你的手中。”电话另外一边传來了一个非常自信的声音。

“不要动张舒婷。”

“我知道如何做的,能够动的人,我不会留,不能动的人,她会平安无事。”

葛流云沒有在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葛流云立刻站起身,走到了门口,轻轻的打开了书房之中的房门,站在门口轻声喊道:“來人。”

话音落下,葛流云再次走回了书房之中,坐在了椅子之上。

大约只是一盏茶的功夫,两名面色冷漠的中年男人如同一阵风一般冲进了书房。

葛流云沒有去看着两个面色冷漠的中年男人,而是盯着面前的白皮书语气低沉,声音嘶哑:“你们两个带着这个东西去找一个人。”

说着葛流云将手中的白皮书给扔了出去。

“嗖。”

“啪。”

其中一个男人一把抓住了手中的白皮书,随后脸上充满了疑惑。

“去临海市一家叫做艺雅轩的地方去找哪里的老板。”葛流云重重的说道。

“是。”这两个男人立刻点头说道。

说完,葛流云忽然抬起头,冷冷地盯着两名中年男人一字一句:“顺便告诉他一句话,报恩的时候到了。”

“葛先生,请您放心,我们兄弟一定会把东西交到对方的手中,把您交代的话告诉他。”两名中年男人同时鞠躬领命。

葛流云收回目光,慢慢的投向了窗外,冷冷道:“他脾气有些不好,你们不要招惹他,不然死了,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们。”

“我们明白了。”

“去吧,一路小心。”葛流云摆了摆手说道。

这两个面色冷漠的中年男人沒有在说什么,迅速的转身离开了书房之中。

在离开书房的时候,两人随手将书房之中的门又重新给带上了。

听到关门声之后,葛流云那嘴角露出了一道野兽般的嗜血之色,那眸子所流露出的目光也犹如饥饿的野兽看到了猎物一般的凶残并且冒着绿油油的光芒:“段枫,段云阳,这次我就陪你们好好玩一玩,看看鹿死谁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