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33章 杀机已露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杀机已露

葛流云和段云阳两人的想法,在这一刻不谋而合,全部都定在了今天晚上动手。

只不过两人动手的方向却不同,葛流云是对荣铭哲起了杀心,而段云阳是对葛家起了杀心,可以说,两人只有出发点相同,那就是杀。

夜晚來的很快,不知不觉间夜幕已经降临,那白天的喧嚣也慢慢的离去,留下的只有那独属夜晚的安宁。

漆黑的夜空之中,那冷冽的寒风呼啸的刮着,发出“呼呼”的声音,吹打在树枝上,使得那已经光秃秃的树枝发出刺耳的声音,并且那寒风带着一股刺人心肺的寒意,让人从内心深处忍不住的升起一股凉意,寒风吹在人的身上,那干燥而又寒冷的风,仿佛要将人的皮肤给给吹裂开一般,让人异常难受。

当寒风吹过,地面上的尘土立即被寒风吹过,立即带向远方。

段云阳站在别墅之中的阳台之上,那阳台之上的窗户大开,任由那呼啸冷冽的寒风进入到室内。

寒风入室,带着一股凉意,但是段云阳仿佛沒有感到任何凉意一般,就那么站在阳台之上,任由那冷冽的寒风袭來。

段云阳目光阴沉的看着这漆黑夜空之中几颗闪闪发光的星星悬挂在半空,内心之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一刻的段云阳是在等,等动手的时间。

他已经让梅老安排了下去动手,那么绝对不可能出尔反尔,只是要等到最佳的时间,等到最为适合杀人的时间。

忽然在灯光的照耀下,在别墅的门口出现了一道黑影,从外映入到了别墅内。

随即只见这道黑影犹如幽灵般,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别墅内。

当这道黑影出现在这大厅内后,一道沉闷的脚步声霍然响起。

段云阳在听到脚步声之后,立即从阳台之上转过身,目光投向了來人。

当看到來人之后,段云阳的嘴角露出了一道发自内心的笑容:“梅老,都准备好了吗。“

梅老走到段云阳的身边后,一脸认真的点头道:“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只需要时间到了就可以动手了,只是……”

梅老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段云阳那脸上的笑意为之凝固,眉头皱成了川字。

听到段云阳的询问,梅老先是叹息了一声,接着一脸认真而又严肃的说道:“只是葛流云仿佛知道我们要动手了一般,竟然加派了人手。”

“哦。”段云阳的眉头完全拧在了一起,那副原本温文尔雅的面孔在这一刻也忽然变得阴森到了极点。

段云阳沒有立即开口,而是在四周开始來回踱步了起來。

看着段云阳那眉头紧皱,來回踱步的模样,梅老再次开口说道:“云阳,你说会不会是葛流云察觉到了什么。”

“应该不会。”段云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如果他察觉到了什么,以葛流云的性格,绝对不会只是加派人手这么简单。”

梅老也是十分不解的问道:“是啊,我也想不明白,葛流云又在搞什么。”

段云阳忽然停下了脚步,望着梅老说道:“梅老,葛流云加派的人多不多。”

“这也正是让我最为不解的地方。”梅老重重的说道:“他加派的人并不多。”

听到梅老这么一说,段云阳那紧皱的眉头慢慢变得舒散了开來:“或许是我们太过警觉了,葛流云应该是在准备做某些事情吧。”

“那你说,会做什么呢。”

“一切都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段云阳并沒有去伤神的猜测:“只要过了今晚,葛流云就算有其他阴谋诡计,这些人死了,那阴谋诡计,也会随之荡然无存。”

说着段云阳嘴角微微上扬,嘴角露出了一道诡异的笑容。

同时,那眸子之中闪烁着一丝如同野兽般嗜血的目光。

现在对于他段云阳來说,一切都已经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他已经决定了今晚动手,到时候只要这些人死了,那么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

梅老本想在说点什么,但是在看到段云阳那嘴角诡异的笑容之后,梅老将那到了嘴边的话又给重新咽回到了肚子里面。

随后只见段云阳慢慢的走回到了客厅之中,拿起放在那茶几上的手机,便坐在了沙发上。

打开手机,段云阳右手飞快的在上面输入了一个号码,拨通了过去。

数秒之后,电话就被接通,不等段云阳开口,听筒之中就传來一道浑厚的中年男音。

“云阳,要动手了吗。”

“嗯。”段云阳点了点头:“二伯,准备动手吧,一击必杀,不成功便成仁。”

段鲲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了,我马上就会让他们开始出手。”

“好,你小心一点,让他们速度一定要快,一定不能给葛流云任何喘息的机会。”段云阳叮嘱道。

“我知道事情的严重,放心,这次一定让葛流云无法翻身。”

段云阳和段鲲鹏都沒有在说什么,两人默契的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段云阳从口中重重的吐出了一口闷气,扭头看向了梅老,轻声道:“梅老,麻烦你也去准备吧,该动手的时候,不用问我,你做主就可以了。”

梅老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自己要小心一些。”

随后梅老慢慢离开了别墅内。

看着梅老那离开的背影,段云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光深邃而又凌厉的说道:“葛流云,今晚我们会见面,不知道到时候你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呢。”

话音落下,段云阳仿佛陷入到了幻想之中,幻想着葛流云在看到自己的嘴脸。

而与此同时,段鲲鹏在和段云阳结束通话之后,并沒有立即展开行动,而是给自己点燃一根香烟,大口的抽了起來。

那浓密的烟雾环绕在段鲲鹏的脸上,使得人们无法看清楚他脸上的神色。

片刻之后,段鲲鹏缓缓的叹息了一声,这声叹息仿佛來自前世今生般遥远。

自从段家段炎国那件事情之后,段云阳软硬兼施,将段家给彻底的掌控了,本來还有人不服气,但是随着段云阳的才能以及那份独属家主的度量展露出來后,使得那些不服气的人也慢慢的服气了下來。

而段鲲鹏虽然表面上很是顺从段云阳的话,但是内心之中依然有些反感,他辈分比段云阳要高,年纪要比他大,可是要听段云阳对他发号施令,他内心之中怎么不反感呢。

不过反感归反感,但是他却沒有步段炎国的后尘,他知道这个时候的段家不能在折腾了,不然谁折腾谁就是段家的罪人,百年之后,恐怕无颜去面对段家的列祖列宗。

所以既然段鲲鹏内心之中隐约对段云阳有些反感,但是却依然顺从着段云阳。

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

一支香烟抽完,段鲲鹏将烟头仍在了烟灰缸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爸,您让云阳当这个家主,恐怕就是为了今日吧,恐怕是为段枫吧。”

“只有他,在段家才是和段枫关系最好的人,只有他心中沒有什么权利和金钱欲望,只有他心中还有那未曾泯灭的亲情。”段鲲鹏喃喃的说着,那脸上也慢慢露出了一道敬佩之色:“您算计了一辈子,到死还在算计……”

“罢了,罢了。”段鲲鹏叹息道:“您既然已经算计了,肯定有其他后路,我帮他们就是了……”

说着段鲲鹏重新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就在段鲲鹏拿起手机打电话的时候,葛流云已经开始展开了对荣铭哲的行动。

葛流云表面看似人畜无害,但是真要动起手的时候,却是犹如野兽一般的疯狂和狠辣。

他所派出准备对付荣铭哲的人,每一个都是好手,而且为了以防意外,葛流云将狙击手都给用上了。

可以说,葛流云为了计划能够确保万无一失,想的十分周到,将一切可用的都给用上了。

葛流云沒有和段云阳那般,站在窗台面前,而是坐在了书房之中。

烟雾缠绕脸庞,在那灯光的照耀下,隐约的可以看到,葛流云那张脸上有着激动和兴奋之色。

当葛流云那手中的香烟燃烧了一半的时候,那放在右手旁的手机突然发出了嗡嗡的震动声。

听到震动声之后,葛流云急忙将手中的香烟给掐灭,急忙接通了电话。

不等葛流云开口,听筒之中便传出了一道冰冷而又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我已经准备好了,马上要动手了,你还要过來欣赏这场杀戮盛宴,观看这场流血的夜吗。”

“我就不过去了。”葛流云重重的说道:“有的是机会欣赏你的杀戮盛宴,欣赏你的完美屠杀。”

“那好,他的头,我会给你送过去的。”

“一切小心。”葛流云叮嘱了一句。

“一群蝼蚁而已,对我造不成伤害。”电话另一边的人声音之中充满了不屑。

但是在那不屑之中却带着一股强烈的自信,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

是夜,风起云涌,杀机暗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