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34章 围魏救赵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围魏救赵

荣铭哲不知为何,今日总感觉心神不安,总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心神不安的他,在别墅中來回走动,那张脸上充满了焦虑和不安之色。

“荣铭哲,你能不能不要在走了。”张舒婷有些头疼的看着來回走动的荣铭哲说道:“你转的我头都晕了。”

听到张舒婷的话后,荣铭哲一脸歉意的看着张舒婷说道:“张小姐,对不起,我心中有些烦躁,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所以……”

“能有什么事情发生。”张舒婷淡淡的说道:“整栋别墅全是防卫,比一般的政府大楼的防卫力量还要强大,能够出什么事情。”

“可能是你想的太多了吧。”

荣铭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苦笑一声:“或许真的是我这几天想的太多了吧。”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荣铭哲的内心却并沒有因此而变得安详下來,反而心中的那份不安变得愈加浓厚了起來。

“肯定是你想的太多了,这几天你总是胡思乱想,杞人忧天。”张舒婷一脸正儿八经的说道:“你看这几天你那天不和我说你的想法,猜测葛流云要做什么,怎么做。”

“说实话,我现在也被你给搞的满脑子里面全是葛流云。”张舒婷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说道:“我被你说的,感觉葛流云就是一头凶猛而又残忍、狡诈的山中猛兽,随时就可以把我们给吞噬掉。”

张舒婷來到江淮这几天,看似沒有什么事情,但是却被荣铭哲每天在耳边给说的一个头,两个大。

而且被荣铭哲给说的,葛流云就像是猛兽,魔鬼一般,随时都能够将他们给轰杀成渣。

对此,张舒婷也对荣铭哲说过不少次,不要胡思乱想,到时候兵來将挡,水來土掩就可以了,可是生性小心的荣铭哲却依旧忍不住的胡思乱想。

不是荣铭哲想要胡思乱想,而是生在商人世家的他,比普通人更多疑。

要只懂啊商场如战场,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而且商场之上万事讲究一个利字,就算是对自己的合作者,也不能完全放心,因为你不知道他会不会栽背后捅你一刀。

所以这使得荣铭哲脑海中忍不住的多想一些其他的事情。

不过荣铭哲的担心倒也不是不无道理,毕竟葛流云的动作实在太过诡异了,而且段枫曾经交代过他,葛流云比狐狸还要狡猾,比狼还要凶残,比虎还要凶猛。

最重要的是,葛流云这个人懂得蛰伏,懂得寻找时机。

这让荣铭哲不得不更加小心的面对一起,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葛流云给吞的连骨头都不剩。

而且荣铭哲的担心也在今晚得到了印证,葛流云确实忍不住的要动手了。

“放心好了,就算葛流云要动手,我们也能够跑的出去。”张舒婷安慰道:“这么多人,难道还保不住你一个荣铭哲吗,”

“不要太过担心了,坐下來歇歇吧。”

荣铭哲点了点头坐在了沙发上,但是那眉头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一副思考的神情。

就当荣铭哲坐下还沒有一分钟的时候,荣铭哲的保镖百顺一脸慌张的从外面走了进來:“荣少……”

看到百顺之后,荣铭哲内心之中猛地一凸,嗖的一下便从沙发上站了起來,看着百顺急忙问道:“百顺,怎么了,”

“荣少,别墅四周不对劲,今天太安静了。”

“以前也很安静啊。”张舒婷淡淡的说道。

“但是今天别墅内的保安并沒有巡查,以前这个点的时候,别墅内的保安都已经开始巡查了起來,但是今天沒有任何人巡查。”百顺一脸凝重的说道:“我怀疑可能有事情要发生。”

就在百顺在别墅内告诉荣铭哲他发现的状况时,一群穿着黑衣的汉子不急不徐的朝着别墅大门口而來。

他们神情剽悍。冷目如电,眼中的寒芒如同死神的镰刀,酝酿着残酷的杀机。

只是顷刻间,他们就來到了别墅的门口。

刚有人发现这些人的踪迹,立刻摇开口,可是只见对方首当其冲的人,宛如一道魅影一般,嗖的一下就到了守护在别墅门口的人面前。

“嗖。”

忽然一道白光闪过,宛如从地狱之中冒出來的鬼手,有宛如死神的镰刀降临一般。

只见一把雪亮的三棱军刺只见插进了对方的胸口,军刺上特制的三角凹槽使得别墅外门口的守卫的胸口瞬间释放出大量的鲜血。

哼都沒有來得及哼一声,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这一切只不过发生在电石火花间,而且发生得悄无声息,根本沒人察觉。

做完这一切之后,这些人沒有任何的停留,也沒有任何的交谈,哪怕一个眼神都沒有,一个个便犹如山林之中那身手灵敏的猴子一般,直接翻越进了别墅之中。

由于别墅内有着大量的人员坐着巡查和保护,这些人刚刚一落地,立刻就被人给察觉到了。

“谁……”

只是别墅内的人刚刚发出声音,这些人便犹如一头凶猛的野兽般,化作一道黑影嗖的一下就到了对方的面前,那手中白光闪闪泛着寒意的军刺在这一刻化作了死神的镰刀,直接将对方的生命给收割了。

虽然对方的速度很快,但是奈何别墅内的人太多,依然惊动了不少的人。

“敌袭,敌袭。”

一时间,别墅内充满了嘈杂的声音。

在这嘈杂的声音之中,伴随着疯狂的杀戮。

只是顷刻间,别墅院内就完全被一股鲜血的味道所充斥,整个四周完全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并且那地面上也出现了大量的鲜血和尸体。

外面发生这么大的动静,自然而然的惊动了别墅内的荣铭哲。

荣铭哲那脸上充满了凝重之色,这一刻,他最近的不安终于得到了诠释。

张舒婷也愣住了,葛家真的动手了,葛流云真的派人來杀荣铭哲了。

忽然只听一道沉闷的脚步声,从门口传來过來。

听到这道脚步声之后,荣铭哲和张舒婷以及百顺三人心神顿时为之一凝,全部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门口。

顿时一个身穿黑色衣服西裤的男人身上充满鲜血,一脸慌张的走了进來。

“荣少,不好了,有人攻击我们,对方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强大,兄弟们抵挡不了多久,您赶快走吧。”这个男人在进入别墅后,立刻开口说道。

愕然听到这个男人的话后,荣铭哲微微一愣:“什么情况,”

“荣少,來不及说了,您赶快走吧,不然等下恐怕真的走不了拉。”这个男人一脸急躁的说道:“只要您走了,才能够为兄弟们报仇。”

荣铭哲的脸色立刻变得铁青了下來,那双拳也情不自禁的攥在了一起,手背上的青筋也在这一刻随之暴起。

这个时候,百顺也急忙说道:“荣少,先避一避吧,等着段少到來。”

荣铭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这个男人重重的说道:“你们保重,若是今天你们出了什么意外,你们的家人,我会替你们好好照顾。”

说着荣铭哲就慢慢的转过了身,就在荣铭哲转身的那一刹那,百顺和张舒婷也跟着转身。

而就在这个时候,这个进來报信让荣铭哲走的男人那眸子之中闪过一道凶残的目光。

下一刻,只见这个男人,就地一踏,手中突然冒出了一把泛着寒意的军刺,迅猛的冲向了荣铭哲。

一时间,杀机充满了大厅。

就在杀机为之暴起的那一刹那,张舒婷和百顺两人的心头全部为之一颤,急忙转身。

而就在这个时候,这个男人已经到了荣铭哲的背后,那手中的军刺毫不留情的朝着荣铭哲的颈部刺去。

眼看军刺就要刺中荣铭哲的时候,只见张舒婷的右腿闪电般的朝着军刺踢了过去。

“砰。”

右腿直接踢中了军刺,使得军刺偏离了原先的位置。

而百顺的身影急忙一晃就到了这个男人的面前,那炮拳对着这个男人轰然砸了过去。

“砰,”

巨大的力量直接将这个男人给击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到在了地面之上。

荣铭哲此刻可谓是惊魂未定,如果不是张舒婷的那一腿,现在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你不是我的人,”

“荣铭哲,你配做我的主人吗,你以为你还能够逃的掉吗,”这个男人慢慢的从地上站起來,一脸冷酷的说道:“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无论如何你都休想逃离,”

荣铭哲重重的冷哼一声:“能不能逃离不是你说的算,”

“小子,就算死,你也会死在我们前面,”百顺怒喝一声,立刻朝着这个男人扑了过去。

而张舒婷也不甘落后的朝着这个男人扑了过去。

两人形成夹击之势,开始疯狂的对这个男人出手。

就在葛流云派人來杀荣铭哲的时候,段云阳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若论速度和力量丝毫不逊色于葛流云派出來的人。

此时,葛家门外,段云阳静静的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说道:“屠,”

段云阳话音刚刚落下,立即就有人朝着葛家之中冲了进去,而且还是强攻。

葛家之中,葛流云立刻得到了有人攻击葛家,在知道这个消息后,葛流云顿时暴跳如雷,他将人派去杀荣铭哲了,段云阳竟然这个时候对他葛家出手。

他是要围魏救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