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35章 你不如葛笑天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你不如葛笑天

江淮市发生的事情,并沒有立即传入到段枫的耳中,毕竟这个时候荣铭哲已经危在旦夕,哪有功夫告诉段枫江淮现在所发生的事情。

而且他也不知道段云阳在这一刻对葛流云发动了进攻。

京城之中。

段枫虽然知道戚烟梦心中有心事,但是也沒有对此多问什么。

他了解戚烟梦,知道戚烟梦不想说,就算问了,戚烟梦也能够找无数个借口搪塞过去,他能够做的,只能够让人暗中注意戚烟梦,保护戚烟梦。

等戚烟梦想要说的时候,自然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自己。

现在的他,只能够等,等戚烟梦告诉自己。

戚烟梦自从上楼之后,只有在吃晚饭的时候下來了一趟,其他的时间完全将自己锁在了卧室之中,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而楼下,段枫和纪含香两人则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

此时两人并沒有任何的谈情说爱之意。

纪含香脸上挂着浓浓的担忧之色,是为戚烟梦而担忧,而段枫则是一如往常般,脸上充满了平静,但是内心之中在琢磨什么,就沒有人知道了。

忽然纪含香那抓在手中的手机嗡嗡的颤动了两下。

感受到手机上传來的震动,纪含香急忙将手机给解锁,点开了刚刚收到的一条短信。

看完短信之后,纪含香那张脸上充满了复杂的神色,并且那本來疏散的秀眉也慢慢的皱在了一起。

“怎么了吗。”段枫看着纪含香那秀眉微蹙的模样,开口询问道。

“你不是让我看看梦梦今天出去做什么了吗。”纪含香紧蹙着眉头说道。

“查到了什么。”

“梦梦今天出去,先是去王府井的服装店中逛了一圈,然后去了一家首饰店,最后去了一家综合购物商场,但是她却从商场消失了,所有的监控录像都沒有梦梦的踪迹。”纪含香说着那脸上的担忧之色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根据监控來看,梦梦在进入商场后,就不知道去了哪里,等再次出现的时候依然是商场之中。”

“消息可靠吗。”

“我是让唐思远帮我查的,唐家的力量若是想要查京城之中监控恐怕轻而易举吧。”纪含香一副自信的模样说道:“而且唐思远现在将你视为偶像,一听说是你的事情,立刻答应了下來,所以消息应该是准确无误。”

听到是唐思远查的,段枫脸上也露出了相信之色,若是别人在京城之中想要查一个人的行踪,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但对方是唐思远,是唐家,那么一切就显得轻而易举了。

这就是权贵的力量,权贵的人脉。

更何况,有车牌号,有戚烟梦本人的照片,大半天的时间,以唐家的关系,查到这些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这么说,问題就出在商场之中。”段枫轻声问道。

纪含香点了点头:“不错,问題确实是出在商场,但是在商场之中,唐思远什么都沒有查到,并且他说商场之中的监控好像被黑客给入侵过。”

段枫沒有立刻开口,而是双手不停的敲打着膝盖,一脸若有所思之色。

纪含香也沒有在说什么,同样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半晌之后,段枫缓缓的开口说道:“既然是这样,那就不要查了,一切小心点就可以了。”

“梦梦应该沒有什么事情,如果是有人要对付梦梦的话,那么今天在商场之中完全有一百种办法动手,如今对方沒有动手,那么很有可能是有其他的想法,或者是找梦梦有什么事情,只是这件事情,对方和梦梦都不想让我们知道而已。”段枫一脸认真的分析道:“从目前的情况來看,梦梦应该沒有什么危险,只是到底是谁找梦梦呢。”

是谁找戚烟梦,这才是最为让段枫费解的事情。

而且对方用的什么方法竟然让戚烟梦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以及对自己和纪含香也不透露半个字。

恐怕燕鹏飞和米静雯也沒有想到,戚烟梦那一丝的反常立刻引來了心思细腻如针的纪含香的察觉。

毕竟在他们的计划中,戚烟梦肯定会保持往常的神情,就算有一丝的端倪,也能够立刻为之极好的隐藏下去,毕竟戚烟梦是商场中的女强人,那喜怒于无形早已经到了如火纯青的地步。

不知道是他们高估了戚烟梦,还是低估了他们所告诉戚烟梦的事情。

纪含香也实在想不到,到底是谁找戚烟梦,虽然京城说大不大,但是说小也不小,而且京城是华夏的首都,三流九教的人比比皆是。

在加上戚烟梦本來就是商场之中的名流,自然有不少人认识她。

所以想要知道是谁找了戚烟梦很难,恐怕难于上青天。

随后,段枫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闷气:“算了,不想了,等该知道的时候就知道了。”

段枫虽然某些时候喜欢钻牛角尖,但是有些时候也不喜欢钻那牛角尖,更何况段枫已经暗中布置好了,戚烟梦本人的安危不会有太大的问題,所以他也就沒有多想什么。

毕竟只要戚烟梦不受到什么威胁,受到什么伤害,那么在大的问題都算不上什么问題。

纪含香沒有开口,依旧沉默着,那双迷人的丹凤眼之中闪烁着阵阵的精光,显然她沒有和段枫一样放下,而是在思考着,准备去寻找答案。

同时,江淮市之中,段云阳宛如古战场上,指挥千军万马的统帅一般,静静的站在一旁,冷漠的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人倒在血泊之中,耳畔听着一道又一道的惨叫声。

从始至终,他的脸上都沒有任何的表情波动,他犹如沒有感情的野兽般,对此完全是无动于衷,冷漠的看着面前的一切,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浓厚的漠视之意,是对生命的漠视。

而在段云阳的身边则是以梅老为首站着六个人,这六个人宛如守护神一般,守护在段云阳的身边,凡是有人來进攻段云阳,他身边这以梅老为首的六个人立刻会以雷霆之势,将冲过來的人给斩杀。

整个葛家不仅被浓厚的血腥味道所充斥着,同时那哀嚎声也不绝于耳,整个葛家犹如森冷的鬼域一般,让人内心之中忍不住的升起一股寒流,让人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打着冷颤。

如果有胆小的人在看到这宛如森冷的鬼域般的场景一定会吓晕过去。

段云阳八方不动如风的站在一旁静视着这场杀戮,葛流云何尝不是如此呢。

葛流云站在葛家楼上的阳台之上,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一幕,双手负在身后,一脸平静的看着那楼下的杀戮,看着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寒风吹过,吹起了葛流云身上的衣服,随风摇摆了起來。

虽然寒风很冷,但是葛流云在这一刻却感受不到一丝的冷意,因为他内心之中已经犹如冰山一般,任由那寒风吹打在身上也休想让他心中再起一丝的冷意。

忽然只见葛流云动了,一把扶住了那窗台上的扶手,纵身一跃,作势就要从楼上跳跃而下。

段云阳在看到这一幕之后,那眸子立刻慢慢的眯在了一起。

只是葛流云并沒有从楼上跳跃而下,而是跳跃到了一旁的屋檐之上,静静的站在哪里,同时双眸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段云阳,那双眸如电。

对此段云阳丝毫不惧的站在地下,抬头看着葛流云,同样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冷冽的杀机。

两人就这样注视着,不言不语。

这一刻,这片世界中仿佛只剩下了段云阳和葛流云两人一般,两人就这样遥遥相望,虎眸彼此怒视着对方。

忽然,葛流云缓缓的开口说道:“段云阳,我找你多日,真是沒有想到,你今日竟然自己出來了,怎么不做缩头乌龟了。”

对于葛流云那声音之中的讽刺之意,段云阳丝毫沒有在意,而是向前跨出了一步。

“你可是一头老狐狸,隐忍能力堪比王八的寿命,我若是不小心一些,岂不是会被你给吞的连骨头都不剩。”段云阳不卑不亢的说道:“而且你不是派出人去我江南市了吗。”

“只是很可惜,人全部死了。”说着段云阳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再次开口说道:“对了,里面好像有个叫做葛千羽的人吧,是你们葛家直系的人,并且还是体制内的人吧。”

“他的死,不知道有沒有让你忙的如狗般。”

“你是想要激怒我吗。”葛流云冷声喝道:“段云阳,你太高估你自己,也太小看我自己了,当年我葛家被你们段家的段莫宁那样羞辱,我葛流云都能够忍下來,如今你认为你这两句话就能够让我乱了本心吗。”

“乱不乱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生气了。”段云阳不咸不淡的说道。

葛流云沒有在开口,而是死死的盯着段云阳,他确实生气了,而且还是动怒了。

只是理智始终压制着心中的那份怒意而已,并沒有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

“你不如葛笑天。”段云阳再次开口说道:“我知道当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