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36章 那么我呢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那么我呢

你不如葛笑天。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葛流云先是一怔,刚想开口,段云阳的声音便已经传到了葛流云的耳中。

“你动怒了,如果换成是葛笑天他不会。”段云阳犹如盯着葛流云说道:“当年的事情虽然我不清楚,但是我却知道,葛笑天的能力,他绝对不会因为别人的三两句话而生气,而动怒。”

“而你却不行。”段云阳嘲笑道:“如果沒有当年的事情,你葛流云恐怕还坐不上葛家的家主,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心境依然不如当年的葛笑天。”

“当年的他不会因为别人的三两句话而动怒,现在如果活着更不可能。”段云阳非常肯定的说道。

葛流云的脑海中情不自禁的闪过了葛笑天那风流倜傥,意气风发的模样,他脸上总会带着笑意,哪怕别人在辱他,欺他,他脸上始终沒有任何的怒意,始终保持着笑意。

不是伪装,而是真的沒有动怒。

按照葛笑天的话來说,他狂让他狂,清风拂山岗,待十年之后在看谁辱谁,欺谁。

当年的葛笑天绝对是年轻一辈的杰出人才,只不过终究逃不过一个美色。

葛流云沉默了,他不得不承认段云阳说的事实,他不如葛笑天,他一直都知道自己不如葛笑天,如果不是葛笑天的话,他不可能有现在的成就,葛家不可能有现在的地位

可以说是葛笑天成就了葛流云,是葛笑天造就了葛流云,造就了如今的葛家。

只不过被废的他最终还是郁郁寡欢。

“是,我不如他。”葛流云重重的叹息了一声,但是随即话音一转,声音变得无比凌厉的了起來:“不如他又如何,”

“不如他,你就要死。”段云阳一字一句的说道,那脸上充满了冰冷的杀机。

葛流云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仿佛听到了世间最为可笑的笑话一般,立刻疯狂的大笑了起來。

片刻之后,笑声停止,葛流云的双眸如同出鞘的宝剑一般, 直射段云阳:“段云阳,我不如笑天就要死,你也太看的起你自己了吧。”

段云阳脑海中立刻闪过了段老爷子的身影,但是却沒有解释什么,而是轻笑一声:“梅老,让人解决他。”

梅老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点了点头,慢慢的朝前跨出了一步:“葛流云,滚下來受死。”

这声怒吼,梅老可以说使劲了全身上下的力量,其声音堪比狮吼功。

一时间,梅老这句,葛流云,滚下來受死,犹如闷雷般在葛家上空之中诈响。

葛流云在听到梅老如此傲慢狂妄的声音之后,那张脸庞立刻变得狰狞了起來:“老东西,这么多年过去了,沒有想到你还是一条狗。”

梅老并沒有因为葛流云的话而生气,反而一脸平静的说道:“葛流云,下來受死吧,你的人已经不多了,你就算在上面也最终难逃一死。”

听到梅老的话后,葛流云扫了一眼地面,只见地面早已经横七竖八的尽是尸体,并且那流淌在地面上的鲜血有些早已经干枯。

随即葛流云咧嘴一笑,笑的很是阴沉:“哪有怎么样,不等最后的关头,谁输谁赢,一切都是未知

。”

说着葛流云立即从那屋檐之上跳跃而下。

“啪。”

葛流云从屋檐之上跳跃而下之后,单腿半跪在地面之上,宛如一头伺机而动的猎豹一般。

“唰。”

下一刻,葛流云动了,那半跪在地面上的右腿一蹬,整个人犹如从落日弓之上射出去的利箭一般,飞速的朝着梅老而去。

双手手刀合一,直接奔着梅老的心脏而去。

不动则已,一动便是杀招。

这一刻,葛流云仿佛化成了一把锋利的宝剑,带着所向披靡之势朝着梅老而去。

梅老见状,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右脚微微挪动了半分,身体倾斜,立刻向着一旁闪躲而去。

“唰。”

葛流云这致命的一击立刻为之落空。

就在葛流云这一击为之落空的时候,不等葛流云便招,梅老那右手立刻化爪,宛如钢爪一般,直接向着葛流云的肩膀之上抓了过去。

眼看梅老就要抓在葛流云肩膀上的时候,葛流云整个人宛如陀螺般,身体立刻为之一转,同时一条手臂化作长鞭朝着梅老的虎口抽打而去。

梅老心中一惊,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葛流云的反应速度竟然会如此快,來不及多想,便急忙回防。

“砰。”

葛流云这犹如长鞭一般的手鞭,重重的抽在了梅老的身上,使得梅老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后退去了两步。

就在梅老朝后退走的时候,葛流云也稳住了身形。

“老东西,这么多年你还是和当年一样这么沒长进。”葛流云那狂妄之色,尽在脸上显露而出。

梅老冷哼一声:“葛流云,你不要在这里呈口舌之争,你心中清楚,你不会是我的对手

。”

葛流云冷笑一声,满脸不屑的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话音落下,葛流云急速的朝着梅老奔袭而去。

段云阳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但是脸上沒有丝毫的担忧和紧张之色,反而充满了浓浓的自信之色。

是对梅老的自信。

葛流云的出招速度奇快无比,并且每一招都十分的狠辣。

前一招是黑虎掏心,下一刻就可能是弓步劈掌。

梅老此刻心中也是震惊不已,他实在沒有想到葛流云竟然将三十六招黑虎拳竟然练到了如此的地步,完全是心随我动,招由心发。

黑虎拳是象形拳的一种,在六合门拳中以刚劲凶猛,拳脚生风著称。

虽然只有短短三十六式,却式式能攻能守,灵活自如。

并且黑虎拳及其看重身法步法腿法。

打拳不溜腿,到老冒死鬼说的就是黑虎拳。

黑虎拳动作稳健、攻防相间,劲力逼人,动速定稳,可谓是出招狠辣,收招变招自如。

一时间劈、冲、砍、宰、削、截、抓等拳法被葛流云运用到了极致。

但即使如此,葛流云依然沒有将梅老给逼入到死角之中。

不仅如此,梅老还防守有余,攻击有力。

“砰。”

两人的铁拳重重的相撞在一起之后,一道闷响声立刻传出。

随即只见葛流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后倒退而去,同时那手臂之上仿佛被电击了一般,整条手臂之上顿时麻木了起來,完全失去了知觉

反观梅老脸不红气不喘,一脸镇定自若的神色:“葛流云,一日不入骨灰,你始终不会知道骨灰和神话之间的差距。”

葛流云一脸铁青的看着梅老。

葛流云与梅老已经打了数十招,但是始终无法奈何梅老丝毫,如果不是之前的先发制人,恐怕连逼退他都沒有可能。

“老东西,不入骨灰境界又如何,我照样能够和你缠斗。”葛流云狰狞的说道。

梅老冷哼一声:“不自量力。”

话音落下,梅老抬脚,轻轻地在地面上跺了一脚。

“砰。”

一脚跺出,如蕴炸药,触地即爆,只见他身体四周的地面立刻为之裂开。

感受到地面上的颤动,葛流云只感觉气血一阵翻滚,心跳也在这一刻微微停止了两秒。

就是这个时候梅老动了,只见他的身影一阵飘忽便到了葛流云的面前。

同时那炮拳对着葛流云轰砸而下。

葛流云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瞳孔瞬间放大,一股浓烈的危机感,由心而生。

就当葛流云想要出手格挡的时候,梅老的铁拳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砰。”

铁拳宛如一座山岳般,狠狠的撞在了葛流云的身上,使得他的身体立即朝后倒飞而出。

“哐当。”

葛流云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那口中也溢出了丝丝的鲜血,同时脸色在这一刻也变得苍白了起來。

一拳,一拳便将葛流云给轰飞了出去,并且身受重伤。

葛流云咬着牙强忍着身体之上传來的痛苦,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來,死死的盯着梅老,那眸子之中的恶毒之色宛如厉鬼般

段云阳在看到这一幕之后,那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般。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刚刚段云阳毫无征兆的说起葛笑天,为的就是让葛流云心乱,毕竟葛笑天本來就比他强,但是葛流云可不一定这么认为,他是一个自傲自负的人。

虽然当初他承认葛笑天比自己强,但是现在他并不这样认为,而段云阳却拿他和一个死去多年的人相比,他怎么不怒,他的心怎么不出现一丝的混乱。

要知道口服心不服的人比比皆是。

只是这一丝的心乱,葛流云自己都沒有察觉到。

如今在加上梅老的强势攻击,完全击碎了葛流云内心之中的骄傲,让他万念俱灰。

可以说,段云阳玩的是攻心,而不是攻城。

只不过段云阳玩的非常漂亮而已,就连当事人也沒有察觉出來。

“现在,你知道了吧,骨灰和神话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老东西,就算你能给杀了我又能如何,”葛流云声音嘶哑宛如野兽在咆哮:“就算死,我也要让你脱层皮。”

“就你也配,”梅老一脸不屑的说道。

“他不配,那么我呢,”

。。。。。。。。。。

(ps:感谢各位兄弟姐妹这段时间的理解,秋枫非常感激,家里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恐怕不用秋枫多说,各位兄弟姐妹也能够理解结束代表什么,虽然结束了,但是内心却有些难受,低落,秋枫试试吧,能够加更今天就加更,毕竟前段时间,一直都是秋枫趁爷爷在的时候通宵码字,留下的存稿,不然早断更了,现在一张稿子也沒了,希望各位兄弟姐妹在给秋枫几天时间,让秋枫调整一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