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37章 麦一凡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麦一凡

他不配,那么我呢。

这道突兀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冷傲和狂妄之意。

梅老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脸色为之一变,充满了凝重之色,虽然只是一道声音传來,但也从侧面表现出了來人的强大,不然他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段云阳那八方不动如风的脸色在这一刻也变得有些难看了起來,同时心头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而葛流云则是脸上充满了狰狞般的笑容和得意之色,那眸子之中的狠辣之色在这一刻浓厚到了极点。

下一刻,只见一个身穿白色立领西服中山装的男人慢慢的从门口走了进來。

男人那乌黑茂密的发,被打理的黑的发亮,那如墨一般的眉显得极为浓厚,那双锐利的黑眸宛如黑夜中的雄鹰般,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

男人已经不再年轻,但是从那脸上的轮廓可以看的出,这个男人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郎。

那一袭白衣在夜幕之下显得异常眨眼。

男人就这样一步一步不急不躁的从外面走进了葛家,那双锐利的黑眸之中不停的在葛家來回扫视。

而那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和血迹,并沒有对男人造成任何的影响,男人就这样一步步的朝着葛流云的身边走了过去。

从始至终这个男人都沒有看梅老和段云阳一眼,仿佛故意将他们给无视了一般。

顷刻间,男人就到了葛流云的面前,看着满脸苍白如纸的葛流云道:“我來了。”

声音之中沒有任何的感情·色彩,犹如那千年不曾融化的冰山一般,充满了冷意。

葛流云对此仿佛早已经习惯了一般,脸上沒有丝毫的不悦不说,反而露出了一道浓厚的笑意:“來的很及时。”

“你不如葛笑天。”男人依旧冰冷的开口说道:“如果他活着,绝不会如此狼狈,如此窝囊的去找我。”

再次听到你不如葛笑天,葛流云那张苍白脸庞上的表情,立刻不停的变幻了起來。

刚刚段云阳已经说了一次,他不如葛笑天,如今这个男人又说他不如葛笑天,他内心之中顿时充斥了一种叫做怒意的东西。

这个男人沒有在理会葛流云,而是扭头看向了梅老,那毫无表情的脸上慢慢露出了一道若有若无的笑意:“梅老,好久不见,这么多年过的可好。”

梅老沒有立刻开口,而是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位不速之客,仿佛在脑海最深处寻找能够和这个中年男人对上号的人。

看到梅老沉默,这个男人再次开口说道:“怎么,不认识我了吗。”

“认识。”梅老终于在脑海中找到了能够和这个男人对上号的人:“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你呢,麦一凡。”

段云阳在听到梅老说出麦一凡三个字之后,立刻陷入到了沉思之中,立即开始在脑海中找寻麦一凡这三个字。

但是段云阳寻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有关麦一凡的信息,甚至这三个字他都是第一次听到。

“真是沒有想到,事隔多年,梅老竟然还记得我,真是我的荣幸。”麦一凡一脸平静的看着梅老说道。

“麦一凡,你要帮他。”

“我欠葛笑天一条命。”麦一凡淡淡的说道。

我欠葛笑天一条命。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梅老浑身上下一震,虽然麦一凡沒有明说要帮葛流云,但是那话中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只是麦一凡什么时候欠了葛笑天一条命。

“看來,你今天是真的要插手其中了。”

麦一凡沒有开口,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就在梅老为之沉默的时候,葛流云忽然开口说道:“老匹夫,怎么样,现在你还能够杀的了我吗。”

“我说了,不等最后时刻,鹿死谁手,还说不准。”

这一刻的葛流云宛如小人得志般,那脸上充满了得意之色。

梅老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來,段云阳不认识麦一凡,不知道麦一凡是什么人,但是梅老却知道。

这是和段莫宁、葛笑天一个时代的人。

只不过麦一凡沒有段莫宁和葛笑天等人那么强大的背景而已,不然当年也定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

而且当年段莫宁曾经评价过麦一凡,说麦一凡如虎,只要给他条件,他便能够搅动一场血雨腥风。

到现在梅老对这句话还记忆犹新。

并且当年段莫宁和薛舞绝的事情,麦一凡恰好也是知道的一个,并且还参与过曾经阻拦过段莫宁救薛舞绝的事情。

当年能够和段莫宁交手,又被段莫宁评价如虎的男人,现在应该有多强呢。

梅老不知道,但是梅老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肯定要比以前强。

“麦一凡,杀了他。”葛流云对着麦一凡发号施令道。

麦一凡在听到葛流云的话后,猛然转过身,那双眸子之中射出一道厉色,犹如一头凶猛的野兽般。

被麦一凡给盯住的葛流云,只感觉自己的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掐住了一般,呼吸立刻变得急促了起來,同时那内心之中也仿佛被压了一块巨石一般,让他呼吸困难到了极点。

此时,葛流云感觉只要自己稍微有半点异动,就会被撕碎一般。

“我做事,不需要你來指手画脚。”麦一凡冷声说道:“你不是葛笑天。”

你不是葛笑天。

再次听到这种类似于你不如葛笑天的话,葛流云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但是却沒有敢在说什么。

他知道麦一凡的脾气,而且葛笑天曾经还告诉过他,不要对麦一凡指手画脚,不然只会适得其反。

这是一个孤傲的人,是一个高傲的人,他有着自己的尊严。

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对他发号命令的。

随后,麦一凡慢慢的将目光落在了梅老的身上。

麦一凡的目光刚刚挪开,葛流云那仿佛被掐住喉咙的感觉陡然消失,整个人再次恢复了正常。

麦一凡将目光落在梅老身上,看了半晌后,缓缓的说道:“梅老,沒有想到多年不见,等再次相见的时候竟然是这种兵戎相见。”

“道不同。”梅老重重的说道:“麦一凡,想要插手,那就先杀我。”

麦一凡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我已经多年沒有动手了,本以为这一生就会这样了结,沒想到人到中年,双手却要在染鲜血。”

话音落下,麦一凡动了。

不动如山,动如闪电。

只见麦一凡的身影一闪便到了梅老的面前,身子弓起,右手挥出。

那五指紧紧的攥在一起,宛如蛇头,又像是那古战场上长枪的枪头一般,斩向了梅老。

这一刻,麦一凡就像是那古战场上骑着一匹烈马的战将般,右手化作枪头狠狠的戳向了梅老。

不动则已,一动便是杀招。

恐怕任谁也想不到,前一刻还如朋友般聊天的麦一凡,出手的时候竟然会是如此的狠辣。

梅老在感受到危险降临后,立刻全力的砸出了一拳。

麦一凡这突兀的一击,完全是将力量汇聚在手指之上,而最好的破解方式,则是硬碰,以强大的力量将那汇聚在一起的力量给砸散。

梅老一拳打出,所过之处,立刻传來了一道“兹”的声音,仿佛四周的空气被撕裂,被轰散了一般。

随即,麦一凡那紧紧攥在了一起的五指和梅老的铁拳相撞在了一起。

“砰。”

两股可怕的力量相撞,顿时发出了一道闷响,声势惊人。

宛如古战场上两方军队厮杀所发出的声音般。

“嗖。”

下一刻,梅老的身体被震得后退了数步,那地面之上留下了一串串清晰的脚印。

但是麦一凡也沒有好到哪里去,身体同样不受控制的朝后退去,那地面同样出现了脚印。

不分上下。

梅老和麦一凡两人的实力不分上下。

但是段云阳却并沒有因此而有半点喜悦,反而脸上充满了凝重之色。

虽然梅老和麦一凡平分秋色,但是梅老却已经一把年纪,而麦一凡则是中年,短时间内梅老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问題,但是长时间呢。

除非梅老现在能够以绝对的力量将麦一凡给碾压,那么今天他们才会赢,才会痛击葛家。

可是梅老能够以绝对的力量将麦一凡给碾压吗。

“梅老,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强。”麦一凡一脸平淡的说道。

“你也比我想象中的要强。”梅老也是淡淡的说道:“看來这么多年,你丝毫未曾放下过。”

麦一凡沒有说话,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梅老。

“麦一凡,來吧,今日就让我看看,当年你凭什么能够让莫宁评价你是一个如虎的男人。”

“梅老,这一战,生死各安天命。”

话音落下,麦一凡便就地一踏,朝着梅老而去,同时梅老也朝着麦一凡而去。

两人宛如两道旋风般,只是眨眼间就相遇在了一起,顿时拳脚相撞在一起的闷响声随之响起。

段云阳见状,看了一眼葛流云,又看了看身边的五个人:“你们去对付葛流云,今日不能败,只能胜。”

“家主,你……”

“放心,我有办法,今日我若是出现一点事情,葛家定会鸡犬不留。”段云阳那眼中闪过一道睿智而又凶残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