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38章 哪里走

第一卷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哪里走

此时,段云阳这边遭遇了变故,同时荣铭哲哪里也沒有好的哪里去。

本來段云阳让梅老注意着荣铭哲,但是现在他要对葛流云动手,梅老自然跟了过來,同时荣铭哲那里也自然沒有了段家的人。

只靠荣铭哲自己的力量來阻挡葛流云派出去的人袭击,怎么可能挡的住呢。

要知道葛流云是对荣铭哲动了杀机,沒打算放过荣铭哲,这一动手完全是狂风暴雨般的袭击。

荣铭哲所居住的别墅中,和此刻的葛家差不多,同样那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尽是尸体,而且那浓厚的血腥味弥漫在整个半空之中,整栋别墅宛如森冷的鬼域般。

虽然荣铭哲的人奋力反抗者厮杀着,但是奈何葛流云布置的无比周密,所有的反抗并沒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但荣铭哲在百顺和张舒婷等人的保护下,并沒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倒是百顺浑身上下已经被那鲜血给染红,同时那身上的伤口,一道道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反观张舒婷只是有些气喘而已,身上虽也被那鲜血给染红,但是却人却并沒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不是张舒婷无敌,而是这些动手的人,显然对张舒婷有些忌惮,下手的时候都不敢下死手,这才使得张舒婷基本上沒有受到什么伤害。

“张小姐,这些人明显对你有些忌惮,等下我带领兄弟们为你开路,还请您将荣少给带走。”百顺一副视死如归的看着张舒婷说道。

张舒婷的脸上充满了苦涩,她能够把荣铭哲给带走吗。

这些人虽然不敢杀她,对她有些忌惮,但是却架不住被人围攻,那样她根本无暇顾及荣铭哲。

而且在别墅一旁,一直站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他就那么安静的站在哪里,目光死死的盯着张舒婷和荣铭哲一行人。

虽然他沒有动手,但是张舒婷却能够感受到,他才是最危险的,如果他要动手的话,荣铭哲恐怕在就死了,他们谁也护不住荣铭哲。

但即使如此,张舒婷依然点了点头道:“好,你们开路,我带他走。”

虽然能够带走荣铭哲的希望很渺小,但也是希望,像野草地里的小小火种,谁也不知道会是被风吹灭,还是借天之势,燃成一片火海。

冲一下,还有希望,不冲,等待荣铭哲的只有死路一条。

与其再在这里坐以待毙,不如拼死一搏。

所以张舒婷要搏一把。

张舒婷答应后,百顺也沒有任何的废话,立刻大吼一声:“兄弟们,随我冲出一条血路。”

话音落下,百顺立刻悍不畏死的冲了出去。

百顺这一动,其他人也跟着冲了过去。

荣铭哲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忍不住的发出了一道撕心裂肺的吼叫声:“百顺……”

这一刻,荣铭哲的眼眶慢慢泛起了微红之色。

“荣少,走。”张舒婷立刻拉住了荣铭哲:“不要让他们的血白流。”

荣铭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重重的说道:“今日我若不死,我定让葛家付出代价。”

随后,荣铭哲也不在多说什么,立即紧跟着张舒婷朝前而去。

由于百顺在前面给他们开路,让张舒婷和荣铭哲这一路基本上也沒有遇到什么危险。

此时,百顺等人宛如陷入疯狂中的凶猛野兽,心中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杀。

这一刻,他们杀红了眼,心中完全被那戾气所充斥。

而那个一直沒有任何动作的男人在看到这一幕后,脸上露出了一道浓浓的不屑之色。

那感觉仿佛在看小丑在舞台上表演一般,又像是在看猴子耍杂技般。

看了片刻之后,这个男人动了,身体只是一晃,便如同鬼魅般到出现在了张舒婷和荣铭哲的面前,横刀立马般挡住了两人前进的道路。

“张家的丫头,这里沒你什么事情,自行离开。”男人缓缓的开口,声音有些阴森,有些沙哑。

张舒婷犹如一头被激怒的母老虎一样,死死的盯着挡在面前的男人说道:“要我走可以,这个人我要带走。”

“不可能。”男人摇摇头道:“他今天必须死。”

“那我也不可能离开。”张舒婷重重的说道:“有种你就杀掉我。”

“我是不会杀你的,你心中清楚。”男人淡淡的说道:“但是我却可以杀他,你认为你能给挡住我吗。”

听到这个男人的话后,张舒婷的心头猛然一凸,一股不好的预感立刻从心头冉冉升起。

“你知道的,你挡不住我。”男人一脸自信的看着张舒婷:“所以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了,让开吧。”

说着男人朝着张舒婷跨去了一步。

看到这个男人朝着自己和荣铭哲走來,张舒婷那额头之上顿时布满了冷汗。

此时,张舒婷只感觉一头残暴掠食的野兽在一步步的向她靠近。

“你就打算躲在女人的身后吗。”男人一边走着,一边说道:“难道荣家的人都是靠女人而活的吗。”

荣铭哲那脸色随着这个男人的话立即变得铁青了起來,双拳也被握的咯咯直响。

“荣少,不要上当,他是故意激怒你的。”张舒婷在感受到荣铭哲的变化后,急忙开口说道。

“我知道。”荣铭哲重重的说道。

“荣家的男人果然都是靠女人躲在女人的背后而活的。”说着这个男人轻轻的摇摇头:“本以为荣家的男人都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现在看來,不过是一群鼠辈而已。”

“你够了。”张舒婷猛的开口说道:“要动手就动手,少在这里玩心理战。”

虽然张舒婷是一个比较粗心的女人,但是却依然能够听到的出來,这个男人是想要诛心,诛荣铭哲的心。

可谓是用心极其狠辣。

听到张舒婷的话后,这个男人的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残忍的笑意,同时声音也陡然一变:“我在给你一次机会,让开,不然不要怪我出手不留情。”

“你若敢杀我,尽管动手,老娘我若是皱下眉头,我就认作你娘。”张舒婷丝毫不惧的说道。

这个男人在听到张舒婷的话后,脸色陡然一变:“不知死活。”

下一刻,这个男人动了,身上仿佛装了加速器一般,嗖的一下就消失在了原地,留下一串残影,等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张舒婷的面前。

同时那双手立刻朝着张舒婷的左右肩膀上抓了过去。

张舒婷想要反抗,可是奈何对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不等张舒婷有所反抗,那双手就啪的一下抓在了张舒婷的肩膀之上。

顿时,张舒婷只感觉自己的双臂仿佛被铁钳给夹住了一般,根本无法动弹丝毫。

双臂无法动弹,那右腿急忙在下面踢出。

可是对方仿佛早就料到了张舒婷会如此一般,也跟着踢出一腿。

“砰砰……”

一时间闷响声犹如鞭炮般,嗡嗡诈响。

而张舒婷的脸色则是难看到了极点,她只感觉自己的腿仿佛踢倒了铁棍上一般,腿上传來一股火辣的疼痛之意。

反观这个男人则是脸色一如往常般不说,那嘴角还挂着一道戏谑之色:“段枫才有能力和我一战,你老子也可以,但你不可以。”

说着这个男人那抓住张舒婷肩膀的双手,陡然发力。

“啊。”

一道痛苦的哀嚎声顿时从张舒婷的口中发出,那张俏脸之上充满了痛苦的神色。

“虽然我不能杀你,但是不代表我不敢对你略施薄惩。”

“你……”

张舒婷刚刚开口,这个男人的双手再次发力。

一时间张舒婷那张俏脸之上的冷汗立即滑落了下來。

“一边去,若是再敢动,就不是这么简单了。”说着这个男人那抓着张舒婷的双手猛然松开了一只,右手猛的发力,直接将张舒婷给扔飞了出去。

“哐当。”

张舒婷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不过这个男人将力道把握的极好,并沒有对张舒婷造成太大的伤害。

将张舒婷给扔出去之后,这个男人的目光立刻落在了荣铭哲身上。

就当他想要动手的时候,只听一道呼啸的风声袭來。

男人那脸上露出了一道狠辣之色:“张舒婷我不敢杀,你以为,你们我也不敢杀吗。”

话音落下,这个男人陡然转身就是一记摆腿。

“砰。”

刚刚冲过來的百顺立即被这个男人一脚给踢飞了出去。

“百顺。”荣铭哲在看到被踢飞而出的百顺从口中喷出一口血雾之后,立刻发出了一道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别急,我会送你们一起去地狱报道的。”

说着这个男人那双手宛如立刻便爪,探囊取物般朝着荣铭哲的喉咙之处抓去。

而就在这个男人的双手要抓住荣铭哲的时候,心头猛然升起了一股不安之意,同时那后背仿佛一阵阴风吹过般,浑身上下汗毛立刻根根竖起。

感受到危险之后,这个男人也顾不得去击杀荣铭哲,急忙抽身爆退。

“唰。”

这个男人刚刚后退,一道寒光带着凌厉的杀意,宛如闪电般飞速闪过。

随即一葛身穿黑衣的男人出现在了荣铭哲的面前:“跟我走。”

说着也不管荣铭哲答应不答应,一把将荣铭哲给扛在了肩膀之上,作势就要离开。

“哪里走。”这个男人见状,立刻爆喝一声,急忙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