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39章 云阳,快走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云阳,快走

眼看就要将荣铭哲给杀了。可是半路却突然杀出了个程咬金。这让他内心之中顿时充满了滔天怒意。

他感觉自己仿佛被人给挑战。被人给蔑视了一般。

这个男人急速的朝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追了过去。

而张舒婷在看到突然出现的男人之后。脑海中情不自禁的响起了來之前段枫所说的话。他自有安排。

难道这个男人是段枫派來的。

想到这里。张舒婷的脸上那阴霾之色为之一扫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兴奋之色。

只见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将荣铭哲给扛在肩膀上后。宛如一只灵猴般。就地一蹬整个人立刻弹跳而起。同时那左手的手臂之上立刻射出一条铁链。朝着葛家的屋顶之上投掷而去。

“唰。”

只见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一手拉着铁锁链。身体竟然开始慢慢的朝着半空之中而起。

而此刻荣铭哲则是完全怔住了。这突兀的变化。让他的大脑短暂的失去了思考。这是怎么一回事。救自己的人是谁。

刚刚荣铭哲并沒有看清楚这个男人的模样。就被他给扛到了肩膀上。不由分说的就带着自己跑了。

“嗖。”

只见这个男人直接带着荣铭哲到了葛家的楼顶之上。头也不回的说道:“今日我就不陪你玩了。來日洗干净了脖子。准备好棺材。你的脑袋。我要了。”

“有种你给我站住。”

地下葛流云派出的男人气得直跺脚。可是却沒有任何的办法。他有不会飞。而且也沒有对方那高科技的逃生暗器。只能够眼巴巴的站在下面看着这个男人和荣铭哲两人。

这个男人沒有说什么。而是抗着荣铭哲立即从楼上跳跃而下。

看到这一幕之后。对方气得是直跺脚。但是却沒有任何的办法。

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走了。

而张舒婷则是晃晃悠悠的朝着这个男人的身边走了过去。那脸上充满了讥讽的笑意:“不知道是谁。刚刚还说。荣铭哲死定了。现在怎么让他给跑了呢。”

“这脸打的。啧啧。真响。真疼。”

说着张舒婷揉了一下自己的脸庞。

听到张舒婷这冷嘲热讽的话后。这个男人的脸上一片火辣。双眸喷火的看着张舒婷:“张舒婷。你不要惹我……”

“我惹你。你能怎么样。难道你敢杀了我吗。”张舒婷丝毫不惧的说道:“我可要告诉你。我爸就我这么一个女儿。你要杀了我。先想想能不能承受住他的怒火。”

“而且我可是还有堂哥的。他们可也不好惹。”张舒婷一脸得意的说道。

耳畔响起张舒婷的话。看着张舒婷那一脸嚣张的神色。这个男人的呼吸情不自禁的变得急促了起來。

吸气吐气。连续做了几次。这个男人才将心中的怒火给压在心头。

“别不服气。你不敢动老娘。就不要说狠话。就不要充当什么大尾巴狼。”张舒婷丝毫不罢休的继续说道:“要知道我來江淮。我爸可是知道的。”

“够了。”这个男人立刻爆喝一声:“这一次算荣铭哲走运。下一次。我定会要了他的命。”

“少说大话。不然这脸又要被打的啪啪响了。”

男人重重的冷哼一声。沒有在说什么。大手一挥:“我们走。”

正主跑了。他们继续杀下去也沒有任何的意思了。而且这些只是虾米。杀的再多。都起不到什么作用。

…………

与此同时。葛家之中。

梅老和麦子凡两人打的不可开交。其他人根本无法插手其中。谁若是敢插手。那么就和自寻死路差不多。

而段云阳身边的那五个人则是去对付其他人了。其中三个此刻正在围攻葛流云。

并且将葛流云给逼的狼狈到了极点。

段云阳则是依旧如同之前那样。安静的站在一旁。静静的观赏者这场大战。

虽然计划出了一些变故。让一个麦子凡给搅得要多费很多力气。但是这并沒有让计划偏离。依旧按照之前的设定而发展着。只不过要要耗费一些时间和功夫而已。

这围攻葛流云的三个男人完全是运用了合击术。三人攻伐有序。而且一直呈品字形。将葛流云给包围在其中。

一人攻击刚落。另外一人的攻击便会如风般而止。

“砰。”

葛流云重重的被踢了一脚。那身体立刻犹如抖筛糠般抖动了起來。同时那嘴角还挂着丝丝的鲜血不说。那张脸庞也苍白的吓人。

“废了他。”段云阳忽然冷声喝到。

这三个人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立刻动了。三人完全以品字形的夹击之势。朝着葛流云呼啸而去。

葛流云见状那苍白的脸色顿时为之大变。

“段云阳。你……”

还沒有等葛流云把话说完。这三个人的攻击就已经到了葛流云的面前。出手如闪电。动作迅猛而又凌厉。

三人的攻击招式完全不相同。

拳脚爪在这一刻齐出。

葛流云刚刚躲过那凌厉的一腿。那如同炮弹般的铁拳就已经砸了过來。

“砰。”

一拳重重的砸在葛流云的身上。使得葛流云的身体立刻朝着后面退去。就在葛流云朝后退去的那一刻。另外一人的钢爪已经狠狠的抓在了葛流云的后心之上。

用力一拧。

“嘶。”

葛流云那后背之上的衣服顿时为之破碎不说。那后背之上也被对方给抓到了一块血淋淋的血肉。

“啊。”

葛流云立刻发出了一道杀猪般的哀嚎声。

“麦子凡。救我。”葛流云在这一刻急忙朝着麦子凡发出了求救的声音。

正在和梅老打的如火朝天的麦子凡在听到葛流云那求救的声音后。急忙挡住梅老的攻击。同时急忙扭头。在看到葛流云那狼呗到极点的模样。麦子凡的脸色立即变得铁青了起來。

“滚。”麦子凡怒吼一声。那双拳顿时对着梅老疯狂的砸下。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麦子凡就连续砸出了十拳。每一拳都是力大如山。带着无可匹敌之势。

梅老不敢与之硬碰。只是巧妙的将麦子凡这疯狂的攻击给化解掉。

下一刻。麦子凡急忙转身。作势就要朝着葛流云而去。

可是梅老岂肯让他就这样走。

“麦子凡。你的对手是我。”梅老说着那右手宛如毒蛇出洞般。立刻朝着麦子凡袭去。

顿时麦子凡的后背泛起了一股凉意。不敢有任何的大意。急忙将那刚刚转过去的身体再次转回來。双手格挡在面前。

“砰。”

只听一道闷响声。麦子凡的手臂顿时为之颤抖了一下。

下一刻。梅老的攻击已经再次袭來。

麦子凡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梅老死死的缠住他。让他根本无法去相救葛流云。

虽然他内心之中对葛流云有些感冒。但他毕竟欠葛笑天一条命。而且葛笑天让他在葛流云需要的时候出手相助。对此麦子凡也答应了下來。

可是现在葛流云眼看就要死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却对此无能为力。

“麦子凡。你休想去帮他。”

“梅老。不要拦我。不然别怪我心狠。”

“你就算心狠又如何。难不成你以为你能给杀的了我吗。”

麦子凡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幻着。杀掉梅老。绝对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办到的。

可是他要怎么才能够去救葛流云呢。

就在麦子凡为之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细微的脚步声忽然传到了麦子凡的耳中。

听到这道细微的脚步声之后。麦子凡的脸色顿时阴沉到了极点。是敌是友。这一刻根本无法分辨。

同时。梅老那脸上也充满了凝重之意。他也不知道來人是敌是友。

顷刻间脚步声越來越近。

段云阳那眉头立刻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到底是谁突然來了。

下一刻。只见一个怒气冲冲的中老年男人从外面带着两个人从外面走了进來。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去杀荣铭哲失败的男人。此刻的他來了葛家。來找葛流云。去问葛流云。荣铭哲身边怎么会有一个高手。

可是当他进入葛家在看到面前的一幕之后。那张怒气冲冲的脸庞。顿时变得难看到了极点。那双眸之中仿佛要喷出炽热的火焰般。

“屠圣。快救我。”

葛流云在看到來人之后。仿佛溺水之人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立刻呼喊了起來。

梅老在听到屠圣两个字之后。那张枯皱的脸庞顿时为之一变。

段云阳心头也是为之一颤。

屠圣。

葛家的骨灰级别高手。葛家的守护神。如今却在这个紧要关头突然出现了。

一时间。段云阳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

屠圣出现了。今日他还有胜的可能吗。

今日他还能够活着离开吗。

屠圣在听到葛流云那撕心裂肺的求救声后。顿时爆喝一声:“找死。”

说着屠圣浑身上下带着凌厉的杀意。就朝着葛流云冲了过去。

“嗖。”

只是一眨眼。屠圣就到了葛流云的身边。借助奔跑之力。就地弹起。右腿直接凌空踢出。

而就在这个时候。梅老对着段云阳急忙喊道:“云阳。快走。去找索人屠。让他出山。”

。。。。。。。。。。

(ps:四章。秋枫真的需要调整一下。脑海中总是情不自禁的想一些其他事情。很乱很乱。希望各位兄弟姐妹能够在理解秋枫一下。秋枫晚上若是能够在更。就更。但若是不能。希望各位兄弟姐妹能够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