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40章 拼死一搏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拼死一搏

屠圣这一腿借助奔跑之力弹跳而起,顺势踢出,可谓是力大无穷,一腿踢出,立即使得空中传來一道“呼呼”的声音。

仿佛是空气被踢散的声音。

一腿踢出,那三个围攻葛流云的男人,急忙为之抽身爆退。

他们从屠圣的身上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唰。”

屠圣一腿将这三个男人给逼退之后,随之落在了葛流云的身边,一手急忙扶住摇摇欲坠满脸苍白的葛流云问道:“你沒事吧。”

“暂时还死不了。”葛流云虚弱的看着屠圣说道:“荣铭哲呢,死了沒有。”

直到现在葛流云都沒有忘记荣铭哲。

毕竟这次的计划就是要杀荣铭哲,可是谁知段云阳竟然会突袭而來。

不然他这次的计划,自认是非常完美的,完美到沒有任何的漏洞。

听到葛流云问荣铭哲,屠圣那本就怒火冲冲的脸庞变得更加难看了起來:“你给我的资料不对,荣铭哲身边还潜伏着一个高手,他趁我不备将荣铭哲给带走了。”

虽然当时那个突然杀出來的男人只是出了一剑,但是屠圣却感觉那个救走荣铭哲的男人绝不简单,很有可能是骨灰的高手,只是不知道又是从哪蹦出來的老不死的。

“什么。”葛流云脸上顿时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

竟然有人能够从屠圣手中将人给带走,这个人是谁。

千算万算,怎么也沒有算到荣铭哲的身边竟然还有这样的一个高手。

一时间,葛流云只感觉气急攻心,只感觉五脏六腑之中上下一阵翻滚,顿时喉咙涌现了一股腥味。

“噗。”

葛流云嘴巴一张,一口猩红的鲜血,立即从中喷出。

那张原本就苍白如纸的脸庞,在这一刻再也找不到任何的血丝,宛如死人的脸一般苍白。

这一刻,葛流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他所有的算计都被段枫玩弄在手掌之中,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段枫给料到。

而且段枫迟迟不肯來江淮,恐怕就是要等他葛流云动手。

毕竟段云阳沒有出现,沒有任何的危险,葛流云沒有奈何的了段云阳丝毫,而他段枫若是來江淮,想动手也要找理由,也要等。

与其这样不如留在京城之中,让葛流云先动手,他还名正言顺的出手,为荣铭哲报仇來对付葛家,对付葛流云。

虽然杀了荣铭哲,段枫更有理由动手,但是情况不一样啊,那个时候,他葛流云至少赢了一场,而且当段枫來的时候,他也早想好了办法对付,可是现在呢。

他输了,输的很彻底。

荣铭哲不仅沒杀掉,反而还送给了段枫动手的理由。

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

当然若是段云阳遇到了什么危险,那么段枫也有理由。

可以说,段枫对此早就有了准备,就等他葛流云动手,挖个坑让他跳,只要葛流云敢跳,他段枫就敢埋人。

并且现在,段云阳突然出手,可谓是无巧不成书,所有的事情全部赶在了一起。

他对荣铭哲动手,段云阳现身,杀入葛家,使得葛家完全犹如森冷的鬼域,可谓是今天将葛家的脸给打的啪啪直响。

“你沒事吧。”屠圣见状,急忙问道。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葛流云竟然会如此的动怒。

“沒事。”葛流云呼吸急促的说道:“荣铭哲跑了,还有段云阳,今天把他给解决了也成,同样不耽误我的计划。”

说着葛流云将目光落在了段云阳的身上。

而段云阳在听到梅老的话后,虽然心中动过跑的想法,但却沒有跑。

不是段云阳不想跑,也不是段云阳不忍心丢下梅老和其他人,相反如果他跑了,那么梅老定然能够脱身而逃,他留下,只能够让梅老为之担心。

他不跑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跑不掉,屠圣是葛家的骨灰高手,绝对不会去狂追自己,自己能够在屠圣的手中跑的了吗。

他跑不了。

与其知道跑不了,还不如大大方方的留下,与其他人生死与共呢。

至于索人屠,段云阳相信,如果他听说自己和梅老出事了,绝对会來江淮找葛流云算账。

屠圣在听到葛流云的话后,立刻如猛虎般看向了段云阳。

感受到屠圣那目光之中赤果的杀意,段云阳沒有丝毫的畏惧,而是与之虎眸相对。

而那本來围攻葛流云的三个人则是小心翼翼的看着屠圣,并沒有去进攻。

“你们五个人给我围住屠圣,其他人去杀葛流云。”段云阳忽然开口说道。

既然要殊死一搏,那么他段云阳就不惜一切代价的与之一搏。

不是生,便是死。

段云阳的话音刚落,另外在厮杀的两个男人立刻朝着屠圣而去,五个人立刻将葛流云和屠圣两人包围了起來。

屠圣见状冷笑一声:“段云阳是吧,你以为就凭这五个废物能够挡住我吗。”

“挡不住。”段云阳直接承认道:“你屠圣可不简单,是葛家最大的依仗,但是……”

段云阳的声音陡然一变:“只要能够拦住你一时片刻,足够我们杀了葛流云。”

“死,也要让葛流云陪葬,我让你颜面扫地。”段云阳重重的说道。

屠圣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脸色阴沉的仿佛能够滴出水來一般。

虽然他很不想承认段云阳说的是事实,但是却又不得不承认段云阳说的是事实,如今葛流云虚弱不堪,若是他被人给缠上片刻,那么葛流云绝对是九死一生。

“段云阳,别忘记,我还带着两个人呢。”

“你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这四周谁的人多,你以为我的人拦不住他们两个吗。”段云阳一脸冷傲的说道:“而且你认为我段云阳是一个可以任由他人揉捏的面团吗。”

屠圣的目光慢慢的眯在了一起,刺骨的寒芒从那眼缝之中射出。

“不要管我,杀了段云阳。”葛流云一脸狰狞的说道:“只要杀了他,我们今天就不算败,而且我也沒有那么容易死。”

屠圣沉默了片刻之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好,那你小心一点,只要你能给坚持片刻,那么今日段云阳就休想离开。”

屠圣虽然知道这样做有些冒险,但是也顾不上什么了,今天他们已经输了一局,如果再让段云阳全身而退,那么丢人可就丢到姥姥家了。

话音落下,屠圣慢慢的松开了葛流云,然后向前跨出了一步:“你们五个,一起上。”

狂。

屠圣狂妄到了极点,那言表之色一点都沒有将这五个男人给放在眼中。

听到屠圣的话后,这五个男人虽然心中充满了怒意,但是却并沒有因此而失去理智,反而愈发小心的看着屠圣。

“动手。”

不知道是谁爆喝了一声,这五个人在同一时间全部朝着屠圣奔袭而去。

看到五人的攻击,屠圣的脸上充满了不屑之色。

而就在这个五个人发动攻击的时候,段云阳也沒有继续站在一旁静静的观赏着这场杀戮盛宴,而是朝着葛流云奔袭而去。

葛流云在看到段云阳急速奔着自己而來后,立刻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现在可是生死之刻,容不得他有半点的大意和马虎。

只要他能够坚持片刻,那么屠圣就能够将段云阳给解决掉。

此时梅老心中充满了焦虑之色。

段云阳太小看屠圣了,更为准确的说是太小看骨灰境界的人了,虽然他这样做能够缠住屠圣,但若是葛流云生命受到死亡威胁的时候,屠圣不惜受伤去杀他,那么段云阳绝对必死无疑。

他想要去帮段云阳,可是却被麦一凡横刀立马的挡在了面前。

使得他若想去帮段云阳必须要解决麦一凡。

“梅老,你们家主要完了。” 麦一凡一脸冷笑的说道:“自以为是的小家伙,以为屠圣就那么好拦吗。”

“麦一凡,你最好给我滚,不然索人屠來了,你想走都不可能。”

再次听到索人屠三个字,麦一凡的脸色微微一变:“难道他能够挡得住我和屠圣两个人吗。”

“如果再加上一个段枫呢。”梅老重重的说道:“你还有把握吗。”

“段莫宁的儿子。”麦一凡脸色立刻有些扭曲了起來:“看來你们是算计好了一切。”

“不错,麦一凡,识相点,滚,不然索人屠和段枫來了,你绝对有死无生。”

就在梅老和麦一凡说话的时候,段云阳已经和葛流云疯狂的战斗在了一起。

虽然葛流云的战斗力很是凶悍,但他毕竟此时已经身受重伤,完全是被段云阳给压着他,而且段云阳跟着梅老这段时间也并沒有闲着,每天都会练武,都会和梅老拼杀,虽然不能给说进步神速,但是也比之前要强上许多。

只是瞬间葛流云就被段云阳给逼的手忙脚乱,并且不停的后退。

“砰。”

段云阳一记旋风踢,直接将葛流云给扫飞了出去。

“哐当。”

葛流云重重的砸在地面上,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了起來。

葛流云刚想从地面上挣扎的起身,段云阳身体一闪就到了葛流云的面前,那右腿轰然抡起,对着葛流云的脑袋就踢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