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60章 不可后退的一战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不可后退的一战

如今在听到这冰冷而又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话语,察觉到这个驾驶座上的人流露出的危险气息,屠圣的身子立刻紧绷在了一起。

随后,屠圣在结结巴巴说话的同时,急忙伸出手,将一旁的车门给打开,就地一滚,直接从车内滚了下來。

下一刻,驾驶座上的车门也缓缓的打开,随即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了屠圣的视线之中。

之前屠圣完全是慌慌张张的扛着戚天寒从红叶别墅跑了出來,然后将戚天寒塞进车中,便跟着坐了进來,从始至终都沒有往驾驶座看上一眼,更何况现在是深夜,虽然道路两旁那霓虹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但是车内却依旧显得十分昏暗,他根本沒有去注意车上的人到底是男还是女。

在他的计划中,就算戚家有人在保护,也不可能有人能够找到这里,能够准确无误的锁定他停车的位置,可是现在看來,他错了,错的很离谱。

对方不仅找到了他停车的位置,而且还在车内等他。

在霓虹灯的照耀下,屠圣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个女人的容貌。

那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之上,那雪白的皮肤和那黑色的衣服形成鲜明的对比,那精致的五官之上此时充满了杀意。

尤其是那双原本应该十分勾人的桃花眼,可是这一刻沒有丝毫的妩媚之意,那目光之中充满了犀利之色,就仿佛一把刀子一般,让人不敢直视,目光不止是犀利,还带着一丝漠视,是对生命的漠视,是不知道啥了多少人才有的漠视。

强势的气质,让她的美丽就仿佛一朵妖艳的花朵,又仿佛一把出窍的绝世宝剑,带着凌厉的侵略性。

“你……你是段枫的人。”

“重要吗。”女人直勾勾的盯着屠圣问道。

重要吗。

现在确实已经不重要了,屠圣知道这个女人是敌非友,而且來者不善。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该碰他。”女人缓缓的开口,平静的声音之中带着一股凌厉的肃杀之意:“谁碰他,我让谁死。”

话音落下,女人抬起脚步一步步的朝着屠圣走了过去。

屠圣脸色一变,并沒有立刻逃走,而是站在原地,身子紧绷,像是一头遭遇到危险的野兽般,随时都会出击。

眼看就要成功了,可是半路却杀出了个程咬金,和上次对付荣铭哲一样,这使得屠圣内心之中充满了愤怒,难道自己天生就被段枫克制吗。

为了心中的那份荣耀,为了强者的尊严,他沒有跑,而是要和面前的这个女人过招,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能耐,敢说出谁碰戚天寒谁死的话。

就在女人朝着屠圣走过去了四步的时候,屠圣忽然动了,那紧绷的身体婉如炮弹一般,立刻朝着飞袭而去。

女人见状,那冰冷的俏脸之上立刻充满了凝重之色。

“唰。”

只是一瞬间,屠圣就到了女人的面前。

屠圣双拳紧握,身上的冰冷杀意瞬间爆发。

“呼……”

那如同炮弹一般的铁拳对着女人的脑袋之上就凶猛的砸了过去。

面对屠圣这恐怖的一拳,女人沒有敢去硬接,而是侧身一闪,直接躲开了屠圣这凌厉的一击。

随后,不等屠圣收手,这个女人那犹如羊脂白玉般的右手陡然张开,便朝着屠圣的肩膀之上抓去。

擒拿手。

屠圣见状,身体陡然向下一沉,使得这个女人这一抓为之落空。

女人并沒有因为屠圣躲过去自己这一抓而惊讶,她一脸平静的右爪化刀,便对着屠圣的的脖颈砍了出去。

就在女人这一记手刀呼啸的來到屠圣面前的时候,屠圣的身体婉如陀螺一般,直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躲过去了女人的手刀。

“啪。”

随即,女人就地一弹,整个人立刻弹跳而起,那笔直修长的右腿,带着可怕的杀伤力,便再次朝着屠圣踢了过來。

“呼呼……”

这一腿直接带起了一阵破空声,并且四周尽是腿影。

屠圣的双眸立刻眯在了一起,这个女人竟然有着骨灰初期的实力,而且还这么年轻,绝对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她到底是谁。

任凭屠圣想破了脑袋,也沒有想到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而且这个女人也不给屠圣任何思考的机会,那恐怖的右腿便呼啸的到了面前。

屠圣急忙举起手臂格挡在了面前。

“砰。”

女人的一脚重重的踢在了屠圣的手臂之上。

可是却沒有将屠圣给震退一不,反而这个女人的身体被屠圣双臂一弹,给弹了出去。

虽然屠圣沒有被逼退一步,但是那恐怖的力量却是让他双臂之上传來一股钻心的疼痛,只不过他却强忍着,沒有露出任何痛苦之色。

“我在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是谁。”屠圣双眸喷火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如果今天他不能够将戚天寒给带走,那么日后绝对再也沒有任何机会了。

而面前这个女人正是他能不能带走戚天寒的关键。

“你的敌人。”女人说着便犹如一支离弦的箭一般,急速射向了屠圣。

“唰。”

眨眼间女人就到了屠圣的面前,手刀并入掌中,朝着屠圣呼啸而去。

屠圣冷哼一声,不躲不闪,而是抡起双臂直接与之硬碰。

女人仿佛看到了屠圣要与自己硬碰办,那手刀忽然一变,腕一转,五指微微攥在一起,如同蛇头般,朝着屠圣狠狠的戳了过去。

面对女人这突然的变招,屠圣不急不躁的随手一拍,直接将女人的的手臂给拍到了一旁。

化解掉女人的攻击后,屠圣便直接跨出一步,那铁拳对着这个女人的小腹之上便狠狠的砸了过去。

“砰。”

措不及防备的女人被屠圣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小腹之上,那恐怖的力量使得这个女人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马路一旁。

“哐当。”

女人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那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的鲜血,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刺眼。

但是这个女人并沒有因此而感到害怕,反而那目光之中的战意和杀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唰。”

女人一个鲤鱼打挺便直接从地面上站了起來。

“你不是我的对手,不想死滚。”屠圣不屑的对着这个女人说道。

女人冷笑一声:“你确定我不是你的对手吗。”

说着女人再次动了,一闪便到了屠圣的面前,同时那右臂对着屠圣就狠狠的抽打了过去。

屠圣在看到这个女人不知死活的再次朝着自己而來,当下大怒。

这个女人是有时间和他缠斗,但是屠圣沒有时间,这里是什么地方。

河洛市啊,段枫的大本营,而且在河洛市还有个赫连千叶,若是他來了,加上这个女人,那么别说带着戚天寒走了,他自己能不能活着离开都是一个问題。

所以,他想要快战快决,可是想要快战快决怎么可能。

这个女人可是实打实的骨灰高手,虽然不如屠圣,但也不是能够一时片刻就可以杀死的。

在愤怒的同时,屠圣心中又充满了急躁之意。

只是一转眼,这个女人便再次和屠圣过了数十招,每一招带着致命的伤害,可是却全部都被屠圣给巧妙的化解掉了。

但是女人并沒有因此而退去,反而愈战愈勇,整个人就仿佛女战神一般。

“滚。”屠圣突然暴怒一声,腰部一扭,身体猛的向前倾斜半分,那双拳在同一时间轰砸而去。

炮拳。

女人脸色微微一变,急忙双手化掌护在胸前。

“砰。”

闷响声传出,这个女人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朝后退去了数步。

连续后退数步之后,女人慢慢稳住身形,目光凌厉的看着面前的屠圣。

而屠圣则是丝毫不惧的看着面前的女人:“我沒有时间陪你玩,若敢在拦我,死。”

“死。”女人嘴角勾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度,只不过这优美的弧度之中尽是冰冷之色:“大言不惭,你以为你能够杀的了我吗。”

屠圣的脸庞立即变得铁青了起來,那双拳攥在一起,手指间的关节发出了嘎嘣嘎嘣的脆响声。

在这一刻,显得异常的刺耳。

“既然,你想要死,那么我成全你。”屠圣犹如一头被激怒的雄狮一般,立刻朝着这个女人扑了过去。

看到屠圣朝着自己扑來,那女人的嘴角露出了一道阴谋得逞的笑意。

当这道笑容落在屠圣的眼中后,让屠圣心头猛然一沉,一种不好的预感立刻从心头升起。

还沒有等他做出任何反应,只见面前一道白光闪过。

屠圣在看到这如同闪电般的白芒后,心头一颤,急忙想要停手后退,但是已经晚了,女人仗剑直接杀來。

长剑如虹,剑气纵横。

“嗖。”

长剑直接在屠圣的胸口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而这个女人则是到了一旁,手持利剑,剑尖指地,一脸冷漠之色。

这一刻她祭出了自己的胜邪剑,她亮出了自己的身份。

她是戚天寒的儿媳,戚鹏的女人,,天命。

她为守护自己男人的父亲而战,一场不允许后退的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