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61章 不平静的夜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不平静的夜

本來天命是在为戚鹏报仇,寻找仇人,不会出现在河洛市,但偏偏无巧不成书,她心头突然心血來潮,來了河洛市,想要看看戚天寒和何彩心。

看看他们两人生活的还好吗。过的怎么样。

毕竟无论怎么说,戚天寒和何彩心都是她天命的公婆,至少在天命心中是这样认为的,身为一个儿媳,理应过來看看自己的公婆。

所以她來了,只不过她却是偷偷來來的,打算看一眼他们两人就会飘然离去。

只是谁曾想,她居然遇到了屠圣,而且亲眼目睹了屠圣开着车在红叶别墅附近转了一圈,然后停在了这里,对于普通人來说,这或许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但是对于天命來说,却处处都透露着一丝的端倪。

而更巧的是,天命选择躲藏的地方和屠圣选的地方距离很近。

她目睹了屠圣和那六个男人的相遇,这让天命心中起了一丝的怀疑,直觉告诉她,屠圣和这六个男人出现在这里有着其他的目的。

但是天命病沒有往戚天寒身上想,而是一直躲在暗处,静静的看着事情的发生,直到屠圣翻墙进入红叶别墅中后直奔戚家的别墅去,天命才真正的意识到什么。

在屠圣进入别墅后沒有多久,天命便也跟着偷偷潜入到了其中。

不过怕被屠圣有所察觉,天命始终和屠圣拉开了一段距离,并且在屠圣进入的戚家之后,天命才缓缓的出现在戚家的门口,当看到屠圣等人大战捕人藤的那一刻,天命就知道了屠圣等人要做什么,已经怒了,身上那森冷的杀意已经爆发了出來。

恨不得立刻进去,将屠圣等人给杀了。

但是理智告诉她,她不能这么做,她不能就这样暴露在戚天寒的面前,而且就算她进去,也绝对不是屠圣和这六个人的对手,所以她选择了忍,等待着事情慢慢的发展。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屠圣并不是來杀人的,所以她选择了隐藏,继续看着事情的发展。

而且戚家院内有捕人藤,那么戚家绝对沒有表面这么简单,并且天命脑海中也在看到捕人藤的那一刻脑海中浮现了两个字,,魅狐。

这才是她真正沒有动手的原因,有魅狐在,屠圣即使在强大,恐怕也不会讨到什么好处。

只是很可惜,黄诗培并沒有在戚家,不过这并不是重点,虽然沒有在,但是依然让屠圣损失惨重,带进去的人,一个都沒有活着走出來。

随后的事情,就变得更加简单了,天命离开了别墅,找到了屠圣所留下的人,不过她并沒有着急动手,而是等另外一个人去通知屠圣的时候,天命以雷霆之势将另外一个男人给斩杀了,从而自己坐在了车内,等着屠圣的归來。

如果让屠圣知道自己和葛流云精心策划的绑架戚天寒,被一场机缘巧合给破坏了,不知道会不会从口中喷出一口老血。

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这句话果然不假。

屠圣和葛流云就够倒霉的,先是荣铭哲被人给救走了,后來是段云阳,而且还害的葛流云直接损失了一条手臂,现在又是在对付戚天寒的时候,忽然天命杀了出來。

还有比这更点背的事情吗。

最重要的是天命是心血來潮來的河洛市。

屠圣低头看了一眼那胸前触目惊心的伤口,那张脸庞立刻变得狰狞了起來,双眸之中闪烁着阵阵的杀意。

鲜血顺着伤口从中流出,瞬间就将屠圣胸前的衣服给染红,在这霓虹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刺眼。

而天命则是美眸如电,手持胜邪剑,死死的盯着屠圣,那目光之中沒有任何的生机,充满了浓厚的死意,仿佛屠圣在她的眼中此时就是一个死人般。

忽然屠圣抬起头看向了天命,声音低沉,略带沙哑,如同一头被激怒的野兽在咆哮:“你到底是谁。”

“你的终结者。”

说着天命猛地踏向地面。

一脚之下,那水泥地面顿时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

“嗖。”

借着反弹之力,一袭黑衣的天命,化作一道黑色的魅影,直奔屠圣而去。

“唰。”

夜幕之下,锋利的胜邪剑,直奔屠圣的脖颈而去。

这一刻,胜邪剑在手,天命身上的杀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面对天命这恐怖的一剑,屠圣沒有表现出丝毫的恐惧,甚至,他都沒有任何躲闪的意思。

下一刻,就在胜邪剑距离屠圣不足一米距离的时候,屠圣的身子微微向左一侧,陡然伸出右手,朝着胜邪剑的剑身之上拍去。

可是还沒有等屠圣的右手拍打在胜邪剑之上,天命的手腕忽然一抖,那剑身立刻放平,锋利的剑刃对向了屠圣的手掌。

屠圣在看到面前的一幕之后,急忙收手,然后朝着一旁退去。

就在屠圣为之后退的时候,天命反手一挥,胜邪剑带着破空声呼啸而去。

“嗖。”

胜邪剑与屠圣擦肩而过,那凌厉的剑风如同利刃般,将屠圣那肩膀之上的衣服给划破。

随后,不等屠圣做出任何反应,天命手中的胜邪剑便斩为刺,对着屠圣再次奔袭而去。

面对锋利无比的胜邪剑,屠圣不敢徒手相接,急忙再次后退。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影呼啸的从一旁蹿出,二话不说便朝着天命而去。

天命背后仿佛长了眼睛一般,就在这个人要到身边的时候,只见天命身子左脚支撑地面,右脚弹起,身子以一百八十度向后倾斜而去,手中的胜邪剑也呼啸的朝着后面刺出。

这一刻,天命完全模仿古战场上的回马枪,招式诡异不说,速度快到了极限。

“噗嗤。”

胜邪剑直接刺在了对方的身上,那胸口之中顿时涌出了鲜血。

屠圣在看到这一幕之后,那双眸一凛,就是这个时候。

“唰。”

屠圣就地一弹,那脚下仿佛装了弹簧一般,整个人立刻弹跳而起,同时右腿迅速抡起,以泰山压顶之势朝着天命劈下。

顿时一股死亡的气息弥漫在天命的心头。

天命那空闲的左手急忙摸向了腰间,随即急忙甩出。

“嗖。”

“嗖。”

“嗖。”

只见三道寒光朝着半空之中的屠圣呼啸而去。

屠圣见状,并沒有收腿,而是右腿在空中一抖,朝着其中的两道寒光之上踢去。

“砰。”

“砰。”

这两道寒光直接被屠圣给踢飞了出去,但是那第三道寒芒却带着凌厉之色急速前行。

就在这道寒光要刺进屠圣胸口心脏位置的时候,屠圣那右手陡然张开,将这道寒光给抓在了手中。

同时那手掌中心立刻溢出了丝丝的鲜血。

“砰。”

屠圣这一腿重重的劈在了天命的身上,那恐怖的力量直接使得天命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不说,那个被天命一剑给刺中的人也在这一刻,抽身退了出去。

虽然胸口被刺了一剑,但是好在不是要害,并沒有当场死去。

“哐当。”

天命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那张俏脸立刻变得煞白不说,同时那口中还喷出了一口鲜血,在地面之上显得触目惊心。

这一刻,天命只感觉自己身上的骨头仿佛要散架了一般,一股钻心的疼痛顿时游走全身上下。

但是天命并沒有因此而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在灯光的照耀下,她的脸上充满了坚韧之色,那张脸上充满了永不言败的神情。

而与此同时,红叶别墅之中,何彩心和蓝凝云已经悠悠醒來,当看到黄诗培和薛昊天、裴老三人之后,何彩心和蓝凝云母女仿佛遇到了亲人似的。

“薛老,求求你救救天寒……”

“薛爷爷,你救救我戚爸爸……”蓝凝云也是泪眼朦胧的看着薛昊天祈求道。

此时薛昊天那张枯皱的脸庞之上早已经乌云密布,一脸阴沉,那看似浑浊,实则锋利无比的双眸之中闪烁着滔天的怒意。

“别着急,别着急,你们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裴老在看到薛昊天那阴沉的脸色后,不等薛昊天开口,便立即问道。

蓝凝云和何彩心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只知道屠圣要绑架戚天寒挟制段枫,所以能够告诉裴老和薛昊天的只有这么一句话。

“我让你放的毒呢。”

“放了,我全部都放了,我还倒在了门上呢,可……可……”

“是不是有人沒有动手。”

“嗯。”

“怪不得,有人沒有死,原來沒有动手。”黄诗培那小脸之上布满了寒霜。

“我要告诉姐夫,让姐夫小心,对……”

说着蓝凝云就要去拿自己的手机,可是却被黄诗培给拦住了。

“找我哥也沒什么用,只能够让他担心,让他顾忌。”黄诗培重重的说道。

忽然裴老开口说道:“老爷子,我还是出去找找吧,对方不一定能够逃多远。”

“好,该动用官方力量就要动用官方力量。”

裴老点了点头,沒有多说什么,便直接离开了别墅,对于薛昊天的安全,他并不担心。

黄诗培这个时候也站起身说道:“我也去找玲珑姐姐,让她帮忙找。”

这一夜,河洛市注定不会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