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62章 求救段枫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求救段枫

裴老和黄诗培风风火火的离开了别墅,而薛昊天则是在安抚了一下何采心和蓝凝云便从楼上走了下去。

楼下薛昊天坐在沙发上,眉头微皱,脸色阴沉。

戚天寒要是被人给捏在手中,那么段枫将会举步维艰,步步难行,到处都要受到别人的要挟,而且以段枫的脾气,如果薛昊天在别人的手中,绝对不敢乱动。

无论在谁的手中段枫都不敢乱动。

如果真的被葛流云给抓走,那么葛流云绝对能够立足于不败之地,到时候想要毁灭葛家将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是被龙爷给抓走的,那么段枫手中的赤血玉和戚烟梦的人体潜能开发资料,也将会易主。

更为主要的是以戚天寒的脾气,他很有可能会做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事情!

这件事情可以说非常的严重。

现在耽误之急,就是一定要找到戚天寒,绝对不能够被人给带出河洛市,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屠圣是那么好抓的吗?

楼下薛昊天没有半点睡意,面色阴森,楼上的蓝凝云和何采心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此时用坐立不安来形容何采心和蓝凝云母女两人最为合适不过。

她们两人的心中充满了忐忑,充满了不安。

终于,蓝凝云无法忍受了,拿起自己的手机跑到卫生间之中,偷偷摸摸的给段枫打了电话。

此时正值深夜,段枫正在甜美的梦乡之中,不过早已经养成警惕习惯的他,在手机发出响起的那一刻,段枫立刻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他那脸上不想普通人那样,在醒来后尽是迷糊之色,他表现的非常清醒。

一把将那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给拿了过来,习惯性的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当看到是蓝凝云的电话后,段枫心头猛的一凸1

急忙便接通了电话。

刚刚接通电话,不等段枫开口,听筒里面就传来了蓝凝云那略带哽咽的声音。

“姐夫,不好了,戚爸爸被人抓走了!”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段枫只感觉自己被雷给劈中了一般,浑身上下立刻颤抖了起来,同时那脑海之中一片空白,脸色也立即变得狰狞了起来。

“姐夫,你要救救戚爸爸……”

再次听到蓝凝云的声音后,段枫回过神来,急忙问道:“凝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蓝凝云哽咽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完全对段枫说了一遍。

听到蓝凝云的诉说之后,段枫那脸上立刻杀机密布,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冰冷的凉意,那冰冷的凉意立即朝着四周蔓延而去,一时间房间内的温度也仿佛随之下降了数度般!

“外公现在在家里?”

“恩,裴爷爷已经去找戚爸爸了,诗诗姐也出去了!”

“凝云,你先别着急,爸一定会没事的!”段枫重重的说道。

“姐夫,可是……”

“没事,相信我,戚爸爸一定会毫发无损的出现在你的面前。”段枫十分自信的说道。

说着段枫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再次开口说道:“凝云,你有没有告诉梦梦?”

“没,我没有告诉梦梦姐!”

“恩,那就先不要告诉她了,免得她担心,知道吗?”

“哦,我知道了!”

“好了,你别担心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

随即段枫又安慰了几句蓝凝云,便匆忙的挂上了电话。

“无论你是谁,敢动我的家人,都要死!”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那眸子之中闪烁着冰冷刺骨的杀意。

挂断电话之后,段枫已经不可能在继续睡觉,直接给自己穿上衣服,走出了卧室!

走出卧室之后,段枫便将睡梦中的荣铭哲给叫醒了。

当荣铭哲在看到段枫那一脸铁青的模样之后,心中立即涌现了一个不好的预感:“段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有人去了河洛市,绑架了我老丈人。”

“什么?”荣铭哲顿时瞳孔放大,那脸上也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

“你没有听错,有人绑架了我老丈人!”

“段少,你需要我做什么?”荣铭哲急忙问道,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

戚天寒要是被抓,那么对于段枫来说,绝对十分的不利。

“帮我查葛流云到底在什么医院?”

“你怀疑是葛流云?”

“无论是不是他,先抓了再说。”段枫一脸坚定的说道。

对此,荣铭哲点了点头,他明白段枫为什么这么说,如果是葛流云做的,那么只要葛流云在手,段枫就可以和他们交换人,如果不是,那么也只能够自求多福了!

“我马上让人去查,段少,你先不要着急,先等等,说不准事情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毕竟屈小姐在河洛市,如果戚先生真的被抓了,那么屈小姐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在河洛市寻找他!”

段枫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见状,荣铭哲也没有说什么,直接离开了段枫的身边。

他能够理解段枫这一刻的心情,肯定很是愤怒和复杂,毕竟那是他老丈人,是戚烟梦的父亲啊,如果戚天寒因此出了事情,那么他段枫如何面对戚烟梦?

与此同时,河洛市之中,裴老在离开别墅后,并没有在别墅附近寻找,毕竟人已经抓了,谁会傻到在这里等着你来找!

而且对方也绝对不敢在这里停留,只会迅速的离开,毕竟这是河洛市啊,是段枫的大本营,而且河洛市之中还有屈玲珑和赫连千叶,虽然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是留下只有自找死路啊。

所以裴老没有在这附近寻找。

裴老的想法是非常正确的,屠圣也确实没有打算在这里逗留,也不敢在这里逗留,可是谁能够料到,半路杀出了个天命,阻挡了屠圣的离去。

此时,天命那俏脸显得无比苍白,如同白纸一般,但是她依旧没有任何后退一步的意思,手握胜邪剑的她,那脸上的坚韧之色,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变得更加浓厚了起来。

那目光之中泛着残酷而又凌厉的杀意。

至于那个打算偷袭天命的男人,则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天命给杀了,他的胸口还插着一把泛着寒光的利刃,鲜血从胸口流出,已经染红了地面。

屠圣带来河洛市的六个人,在这一刻全军覆没,只剩下了他一个孤家寡人!

对此,屠圣心头的愤怒根本无法言语,毕竟在他看来,这是一场完美的行动,只要动作快,那么绝对能够完美的离开,可是谁知别墅中有黄诗培留下的东西,是的屠圣损失惨重,现在又遇到了一尊杀神天命,更是让他只剩下将所有人全部折损在了这里。

冷风吹过,天命那乌黑般的青丝随风飘起,手握胜邪剑的她,在这一刻显得就像是从地狱之中走出来的罗刹女一般,身上充满了浓厚的死意。

屠圣和天命四目相对,一种无形的杀气笼罩在这片上空,充满了压抑的气息,仿佛暴风雨要来临般。

两人谁都没有再次动手。

不是屠圣不想动手,而是天命手中的胜邪剑实在是太锋利了,他的利刃已经被天命手中的胜邪剑给斩断了,这使得屠圣不敢贸然攻击天命。

她手中的胜邪剑给屠圣带来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而且天命那剑招及其诡异,还招招致命,如果稍有不慎,就会被那锋利的胜邪剑在身上留下一道猩红的伤口。

天命虽然有胜邪剑在手,能够与屠圣一战,但是她的呼吸在这一刻已经有些混乱了起来。

她受伤了,而且不轻。

只不过心中那份的信念不允许她后退,也不允许她倒下!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在打下去,你只有死路一条!”屠圣忽然开口,打破了这能够让人窒息的气氛。

虽然开口,但是屠圣的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天命手中的胜邪剑,那眸子之中的贪婪之意,没有丝毫的隐藏。

天命手中的胜邪剑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这点屠圣早已经看出来,如果让他得到胜邪剑,那么他将会变得更加可怕。

天命冷哼一声:“那你也会死,河洛市不是谁都可以来的!”

话音落下,天命整个人如同幽灵般朝着屠圣飘忽而去。

她的速度很快,快到了极致,如同此时这里有其他人,一定会以为自己遇到了鬼。

虽然天命的速度很快,但是屠圣却依旧能够捕捉到天命的身影。

“呼呼……”

天命手中的胜邪剑,如影随形,直接到了屠圣的面前,宛如出海的蛟龙,势不可挡,一剑刺向了屠圣的左胸之上。

一剑刺出,屠圣立即感受到了自己被一股可怕的杀机所笼罩。

“唰!”

就在这一剑要刺在屠圣的左胸之上的时候,屠圣脚踏九宫,身子一转,直接到了天命的身后,那手臂顿时朝着天命的身上抽打而去。

但是天命岂会给他机会,身体一弯,宛如犀牛望月般,手中的胜邪剑再次刺去。

一剑将屠圣逼退!

屠圣刚想再次攻击,只感觉心头猛然一痛,仿佛有一把冰冷的利刃刺穿了自己的心脏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