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63章 天命的紧张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天命的紧张

但是屠圣的身体之上并沒有什么利刃插在心脏的位置,但是那股锥心的痛,却是异常的清晰。

并且随着胸口传來的剧痛,屠圣的身体也在这一刻,开始摇晃了起來,同时视线也变得有些模糊了起來。

忽然一个大胆的念头涌上了心头,,自己中毒了。

想到这里,屠圣急忙举起双手低头看去,只见那原本粗大的双手,在这一刻竟然泛起了点点黑丝。

看到这一幕之后,屠圣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打了一个冷颤,自己真的中毒了。

可是自己什么时候中的毒,自己怎么不知道。

屠圣怎么可能想的到,在他们抓戚天寒之前,蓝凝云已经按照黄诗培的说法,在四周撒下了毒药,使得那毒药的粉末飘散在了半空之中。

那个时候他在和戚天寒交谈的时候,已经吸进身体之中一部分毒药了,只是并不明显,而且在加上屠圣在戚家并沒有动手,使得毒素沒有在身体之中立刻蔓延开來,如今虽然他离开了戚家,但是那毒药已经存在了他的身体之中,如今又和天命在这大大交手,完全促进了他的血液循环,使得那身体之中并不算多的毒药开始跟着血液流窜在身体四处。

随着时间的流逝,黄诗培的毒在这一刻终于发挥出了他应有的作用。

如果屠圣一直保持不动手的状态,那么身体之中的毒不会发作的这么快,但是现在已经晚了,毒在他的身体之中已经起了作用。

就在屠圣为之愣神的时候,天命动了,纵身一弹,整个入和手中的胜邪剑融入一体,化作一道白光,急速刺向了屠圣。

这一剑,天命将速度完全发挥到了极限,快到了极致,整个人宛如一阵风一般,嗖的一下就到了屠圣的面前。

手中的胜邪剑带着浓厚的死亡之意朝着屠圣刺去。

感受到危险降临,屠圣本能的抬起头看去,顿时那犹如闪电一般刺來的胜邪剑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

屠圣见状,条件反射的朝着一旁闪躲而去。

虽然屠圣的反应很快,但是天命的速度更快。

“嗖。”

手中的胜邪剑便刺为斩,朝着屠圣的脑袋之上便狠狠的斩去。

看到天命这又急又凶的一剑斩來,屠圣的身体急忙下蹲。

“唰。”

胜邪剑划破空气的,顺着屠圣的头顶划过,一股生疼以屠圣的头部为中心,立即朝身体四周蔓延,可是,他根本沒有在乎,急忙一个懒驴打滚,滚向了一旁。

如果他不用懒驴打滚这种看似丢人的动作躲闪,那么下一刻天命的胜邪剑绝对会直接劈砍而下。

所以这一刻,他屠圣也顾不上什么,保命要紧。

躲过天命这连续的杀招,屠圣还沒有來得及长舒一口气,天命那手中的胜邪剑如同悬挂在屠圣脑袋之上的死神镰刀般,再次袭來。

屠圣脸色微微一变,身体立刻飘忽朝后退去。

他退,天命进。

而且随着屠圣的狼狈躲闪以及后退,天命的势气越來越猛,可谓是士气如虹。

“唰。”

胜邪剑在屠圣的右肩之上留下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那鲜血瞬间便染红了肩膀。

一股钻心的疼痛之意,立即游走全身不说,还让屠圣倒抽了一口凉气。

“嗖。”

趁你病要你命,天命沒有停手,而是右手手腕一抖,那胜邪剑如同出水的蛟龙般,再次朝着屠圣呼啸而去。

青龙出海。

屠圣见状,再次急忙闪躲。

一时间屠圣可以说狼狈到了极点。

同时屠圣的内心之中也充满了滔天的怒意,他恨不得立刻将天命给斩杀,但是他心中也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如果自己再敢大打出手,那么只会让自己身体之中的毒加快发作,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抓紧找个机会跑,然后去找人看看自己中的什么毒,怎么解,或者说还能不能解。

对于屠圣心中的想法,天命并不知道,这一刻,在她天命的心中那就是杀了屠圣,让他命丧于此。

所以天命是不可能给屠圣逃跑的机会。

天命的攻击既凌厉而且又刁钻狠辣,让屠圣完全是防不胜防。

“你够了。”

终于,屠圣被天命的攻击给激怒了,也顾不得身体之中的毒,立刻怒吼一声,身影陡然一转,躲过去天命那致命的剑招,同时右手化爪朝着天命的肩膀之上狠狠的抓去。

这一刻,屠圣完全是被天命给逼红了眼,选择了拼命,就算自己今天毒发身亡,也要拉着天命一起下地狱。

可以说,屠圣此时完全被天命那狠辣的剑招给逼上了绝路,让他不得不铤而走险,让他不得不背水一战。

面对如同狂怒的老虎般的屠圣,天命并沒有因此而心生畏惧,她犹如之前一样,那俏脸之上沒有任何的感情可言,有的依旧是那冰冷而又阴森到极点的杀意。

“砰。”

屠圣一爪抓在了天命的肩膀之上,刚想发力,只见天命的右手一转,手中的胜邪剑从下直接往上挑去。

这使得屠圣不得不松开天命的左肩,然后抽身爆退。

屠圣这一退,立刻给了天命攻击的机会,锋利无比的胜邪剑再次呼啸刺去。

而这个时候,屠圣就地一弹,整个人已经到了半空之中,右脚朝着天命手中的胜邪剑之上狠狠的踢了下去。

“砰。”

屠圣这一脚重重的踢在了胜邪剑之上,那恐怖的力量使得天命手腕为之一颤,险些要将手中的胜邪剑给丢落在地上。

天命那手臂的颤抖,并沒有逃过屠圣那毒辣的眼睛。

好机会。

屠圣落地之上,再次一弹,那右腿再次抡起,朝着天命的脑袋狠狠的踢去。

“呼呼……”

这一腿,完全是屠圣蓄势待发,其中的力量可怕到了极点,虽然力量沒有千斤,但若是天命被这一腿给踢中的话,倒飞而出是肯定的,甚至还会失去战斗力。

那凌厉的腿风率先扫过,吹打在天命的脸上,如同冰刃从脸颊之上划过一般。

天命几乎本能的抬起左手格挡。

“砰。”

一腿重重的踢在了天命的左手之上,那恐怖的力量陡然爆发,直接将天命给踢飞了出去不说,同时还传出了一道骨骼清脆的断裂声。

如同被击飞的棒球般,在空中短暂的滑翔了一段距离,天命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哐当。”

天命刚刚砸在地面之上,身体猛然一抽,随即一口鲜血涌上喉咙,直接从口中喷了出來,同时那左手手臂之上传來的疼痛之意,让天命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同时身上那每一寸每一段骨头,都疼的要命。

但即使如此,天命依然强忍着,慢慢的从地上站起來,那脸上依旧沒有任何的后退之色,有的只是一张永不言败的脸。

她绝不会退,绝不会跑,绝不会看着屠圣将戚天寒抓走,除非她死,不然屠圣就休想达到自己的目的。

看到天命再次的站起身,屠圣的脸上出现了一道惊讶之色,他自己出手有多重,他可是非常清楚的,而且之前天命已经被他所伤,并且伤的不轻,本以为天命会就此倒下,但是谁知她竟然又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

“你到底是谁。”屠圣再次的问道。

能够有如此的身手,而且手中有如此的利刃,并且受这么重的伤依旧能够从地上站起來,这样的人绝对不是籍籍无名之辈。

天命那苍白如纸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道冷冽的笑意:“等你下地狱的时候,我就会告诉你。”

说着,天命也不顾那断臂之痛,再次朝着屠圣而去。

屠圣见状,立刻恼怒道:“找死。”

可是刚等他跨出一步,只感觉脑袋猛然一颤,同时眼前一花,身体立刻为之摇晃了起來。

此时,屠圣只感觉一阵天旋地陷,心中异常的难受。

“嗖。”

这个时候,天命已经到了屠圣的面前,那手中的胜邪剑立刻朝着屠圣的脖颈之上砍去。

屠圣或许是感受到了危机,身体本能的向后一仰,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死死的抓住地面。

“唰。”

胜邪剑刚刚落空,天命的那修长的右腿已经狠狠的朝着屠圣踢了过去。

“砰。”

刚刚躲过去天命一剑,却沒有躲过去天命这一腿劈下。

那恐怕的力量直接将屠圣踢到在了地上。

“唰。”

下一刻,天命手中的胜邪剑飞速的放在了屠圣的脖子之上,那眼眸之中露出了一道嗜血之色。

而这个时候,屠圣的嘴唇已经发黑,脸色也是有些漆黑,看來毒性已经彻底的发作,不然他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被天命给击败。

“记住,我叫天命,戚鹏的妻子,戚天寒的儿媳。”

听到天命的话后,屠圣那眼眸瞬间瞪大,刚想张嘴说话,只见天命右手一挥,削铁如泥的胜邪剑直接划破了屠圣的喉咙。

那滚烫的鲜血立即从脖子之上流出,染红了地面。

他恐怕做梦都沒有想到,河洛市竟然会是自己的埋骨之地,而且还是死在一个女人和一点毒之上。

不止是屠圣沒有想到,恐怕葛流云也沒有想到。

杀了屠圣之后,天命浑身上下所有的力量仿佛被抽干了一般,直接软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同时扭头看向了一旁的轿车。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汽车忽然一动。

天命的瞳孔顿时一缩,脸上露出了紧张和忐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