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66章 脑袋断路了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脑袋断路了

戚天寒虽然不知道在他昏迷的时候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那倒在血泊之中的屠圣已经告诉他。这里发生了一场王者之战。而引起这场王者之战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前面这个倩影。

而且直接告诉戚天寒。救自己的就是前面这道看似狼狈实在十分靓丽的倩影。

所以。戚天寒一个箭步。就呼啸的朝着天命追了过去。

天命呢。

本就沒有想要和戚天寒见面的她。在如此狼狈的时刻更不想和戚天寒见面。可是她身上的伤确实不轻。以至于每一次行动。都要耗费巨大的力气。而且那额头之上冷汗拼命直流。那俏脸也是苍白无比。只不过天命却死死的咬着嘴唇。一脸倔强的想要飞速逃离。

一时间。天命在前拼命的跑。戚天寒在后面则是拼命的追。并且口中喊着:“姑娘。请等一下……”

但戚天寒越是这样喊。天命就更加卖力的朝前而跑去。

那四下无人的道路上于是出现了奇异的一幕。一个已经天命之年的人死死的追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

如果这要是放在喧嚣的白天。那么戚天寒必定会让人误以为。他是一头老色狼。现在在打天命的主意。

“姑娘。我对你沒有恶意。你等一下。”

无论戚天寒怎么喊。但是天命就是不停下。

戚天寒也沒有因此而放弃。更加的拼命追了起來。现在他可以肯定。屠圣被杀肯定和天命有关。只是她到底是谁。

为什么救了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却偏偏一声不吭就要离开呢。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戚天寒追的更加卖力了起來。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道黑影忽然出现在了天命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男人双手抱在胸前。在灯光的照耀下。能够清晰的看到。男人那怀中抱的是一把剑。

沒错。就是一把剑。

天命在看到这个突兀出现的男人之后。立刻停下了脚步。她从对方的身上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那苍白如纸的俏脸之上顿时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这个突兀出现的男人。

“别跑了。你跑不掉。”男人缓缓的开口。低沉的声音之中带着不屑之色。

天命冷眸一凛。

“你受伤了。无论你以前有多强。但是现在绝对不是我的对手。”男人非常自信的看着天命说道。

“你是谁。”

“赫连千叶。”

來者不是别人。正是在屈玲珑的哀求下。出去寻找戚天寒的赫连千叶。

“是你自己束手就擒。还是我动手。”赫连千叶淡淡的说道。

他并不知道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以为天命就是抓戚天寒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何。竟然会受伤了。而且她身后还有戚天寒在苦苦追赶。

这更加使得赫连千叶以为天命就是抓走戚天寒的人。

“想要让我束手就擒。你做梦。”天命冷冷的说道。

对于赫连千叶。她沒有任何的废话。而且在她的字典之中也沒有解释和低头这两个词语。她只知道凡是挡我路者。杀无赦。

听到天命的话后。赫连千叶身上的战意陡然爆发。整个人宛如一把出鞘的宝剑一般。锋利无比。

感受到赫连千叶身上的战意之后。天命的娇躯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

下一刻。赫连千叶动了。

只见他身影一闪。急速掠向天命。仿佛一支被人射出去的利箭一般。恐怖的速度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道残影。

狂奔之中的他。右手一抖。那剑鞘立刻被他当做暗器朝着天命摔了出去。

“嗖。”

剑鞘化作一道黑光急速射向了天命。

天命见状不敢有丝毫的大意。那紧握在手中的胜邪剑急速斩出。

“唰。”

白光闪过。锋利的胜邪剑直接斩断了那急速飞來的剑鞘。

而与此同时。赫连千叶也已经到了天命的面前。如同蛟龙出水般。出手看似缓慢。实在快到了极点。

赫连千叶这一剑完全是慢中有快。快中有慢。甚是诡异。

天命在看到赫连千叶的剑招之后。那泛着寒光的眸子立刻眯在了一起。俗话说行家一出手就只有沒有。赫连千叶这一动。就立刻展露出了他那精湛的剑术。

这是一个用剑的高手。

天命的心中立刻有了答案。

“唰。”

就在赫连千叶的长剑要横扫在天命身上的时候。天命右手向后一抽。手中的胜邪剑立刻横档在了自己的面前。

“铿锵。”

一声脆响。伴随着一道火花。

随即。只见天命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后倒退了数步。

一击。只是一剑。赫连千叶就将天命给逼退了。

但若是沒有受伤。之前沒有和屠圣大战过一场。那么这一剑绝对不可能将天命给逼退。

一剑逼退天命之后。赫连千叶并沒有就此摆手。而是脚尖轻轻一踮。婉如蜻蜓点水一般。再次朝着天命扑了过去。那手中泛着寒意的长剑就像是一头凶猛野兽露出了那锋利的獠牙般。带着无可匹敌的杀意朝着天命呼啸而去。

“唰。”

天命右手急忙举起。与其相撞。

“铿锵。”

又是一道清脆的响声传出以及火花再现。

就在天命和赫连千叶交手的时候。戚天寒终于追了过來。

当看到赫连千叶那手中的长剑朝着天命的脖颈之上横斩而去的时候。戚天寒急忙大吼一声:“不要。”

愕然听到戚天寒的声音后。是的赫连千叶的动作微微停滞了一下。

到那就是这一下。给了天命反击的机会。那手中的胜邪剑化作一道流星。朝着赫连千叶那握剑的右肩之上猛的刺了过去。

顿时。赫连千叶感受到了一股杀机笼罩全身。身体本能的朝着昨天一闪。

“嗖。”

赫连千叶这一躲。使得天命这一刺为之落空。

而赫连千叶在躲过去这一剑之后。脸色顿时难看了起來。同时那右腿。凶猛侧踢而出。

“呼呼……”

这一腿。赫连千叶可以说带着少许怒意踢出。其恐怖的力量直接将那四周的空气给荡开了。

天命脸色猛然一变。左手残废的她。只能够急忙用右手带着胜邪剑回防。

“砰。”

赫连千叶这如同钢铁一般的右腿狠狠的踢在了天命的手臂之上。那恐怖的力量全部爆发而出。将她给踢飞了出去。同时那手中的胜邪剑也掉落在了地上。

“哐当。”

天命的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就在天命重重的砸在地上的时候。赫连千叶身上仿佛装了加速器一般。身体一晃便到了天命的面前。那手中的长剑立即指向了天命的喉咙。只要赫连千叶那握着利剑的右手往下轻轻一刺。那么天命就可以交代在这里了。

“赫连先生。请不要杀她。”戚天寒急忙喊道。

同时也飞快的朝着倒在地上的天命跑去。

听到戚天寒的话后。赫连千叶沒有在动手。而是冷冷的注视着天命。

天命也丝毫不惧的看着赫连千叶:“趁人之危。”

赫连千叶冷哼一声:“你想要绑架戚天寒。难道就不是吗。”

天命闷哼一声。沒有任何解释。完全选择了无视赫连千叶的这句话。

此时。戚天寒也已经來到了天命的身边。來到天命身边后。戚天寒立刻伸出手将赫连千叶那指着天命的长剑给拿到了一旁。然后伸出手轻轻的的将倒在地上的天命给扶起來:“姑娘。你沒事吧。”

天命张了张嘴想要在说些什么。但是却不知道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一个字。她只感觉自己喉咙之中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卡主了一般。根本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同时那苍白的脸上也出现了一道紧张和不安的情绪。

赫连千叶将这一幕给尽收眼底。心中浮现了一道疑惑之色。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她不是來抓戚天寒的。

“姑娘。你沒事吧。”看到天命沒有开口。戚天寒再次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再次听到戚天寒的声音之后。天命拼命的摇了摇头。

“戚先生。这……”赫连千叶忍不住的问道。

“赫连先生。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在家被人给绑了。后來被人给打晕了过去。以为会被人给带走。但是等我醒后。依然在别墅旁边。而且抓我的人也死了。接着我就看到了这位姑娘。可是这位姑娘却拼命的逃跑。”戚天寒一脸苦笑的说道:“我感觉这位姑娘应该是我的救命恩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跑。”

听到戚天寒的话后。赫连千叶脸上也露出了疑惑之色。扭头看向了天命。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姑娘。你能够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戚天寒轻声问道。

天命在听到戚天寒的话后。张了张嘴。想要开口。但是却依旧说不出一句话。仿佛喉咙被什么东西给掐住了一般。

下一刻。只见天命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戚天寒就是猛磕三个响头。

看到这一幕之后。不仅是赫连千叶怔住了。就连戚天寒也是一头雾水。谁能够告诉我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牛逼的人物。竟然跪在了自己面前。给自己磕头。

一时间。戚天寒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已经断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