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67章 应该是你儿媳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应该是你儿媳

蒙圈了,这一刻戚天寒脑海中一片混乱,这到底怎么回事。

就算是做梦戚天寒也绝对沒有想到在自己的面前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实在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那可是骨灰境界的高手啊,怎么就这样二话不说平白无故的跪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样的人心气之高绝非常人可比,可就是这样一个心气之高,实力强大的人跪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女人。

并且那脸上的神情十分复杂,最重要的是她好像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但是却又如鲠在喉不知道如何开口般。

凌乱,即使戚天寒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这一刻脑海中的思绪也彻底的混乱了起來。

赫连千叶在这一刻同样也蒙了,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骨灰境界的高手给戚天寒下跪,连续磕了三个响头。

要知道士可杀不可辱,想要这样的人下跪,其难度堪比登天,可就是这样,她却跪了,而且还跪的那么干脆,磕头磕的那么干脆。

谁能够告诉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戚天寒回过神來,急忙将跪在地上的天命给扶了起來,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说道:“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跪在了地上。”

天命被戚天寒从地上扶起來之后,两眼之中闪烁着道道复杂的光芒。

看到天命依然沒有开口,戚天寒再次问道:“姑娘,我们认识吗。”

耳畔响起戚天寒这句话后,天命拼命的点着头,表示认识。

赫连千叶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忍不住的看向了戚天寒,那目光之中的询问之意,沒有丝毫的掩饰。

可是戚天寒哪里能够回答的了,赫连千叶的询问,他自己现在脑海中完全都是一片浆糊,而且他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沒有见过天命,绝对沒有。

可是天命却说认识自己,既然如此,自己也应该认识她才对啊。

“我们真的认识。”

“我……我……”天命终于开口了,但是声音之中却充满了颤抖,充满了慌乱,而且还略带一丝的沙哑之意。

那模样就仿佛许久沒有和他人说过话,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说。

“你别紧张,有什么事情慢慢说。”戚天寒轻声安慰道。

赫连千叶见状,真的是彻底无奈了,这个身上散发着阵阵寒意如同千年寒冰的女人,和自己拼杀的时候,沒有丝毫的害怕之意,但是现在怎么就这么怕戚天寒呢。

“戚先生,我想你还是带着她回去再问吧,现在大家都在找你呢,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吧。”赫连千叶看天命的模样,也知道,这根本不是一时片刻就能够问清楚的,所以劝戚天寒还是先回去再说吧。

毕竟现在整个南半国都在寻找戚天寒,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她受伤了,正好你可以带回去,帮她养伤。”赫连千叶扫了一眼天命再次补充道。

听到赫连千叶这么一说,戚天寒也意识到了什么,急忙点头说道:“对,对。”

说着戚天寒看了一眼赫连千叶道:“赫连先生,您能不能……”

“我送你们回去,正好我也有点好奇,她到底是谁。”赫连千叶不等戚天寒把话说完,就打断道。

戚天寒顿时为之长舒了一口气,他确实打算让赫连千叶跟着自己回去,但是沒有别得意思,只是天命好像不想见自己一样,要是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她跑了怎么办。

有赫连千叶在,那可就不一样了,任凭天命有通天的手段,在受伤的情况下也休想逃出赫连千叶的掌心。

天命在听到两人的对话后,顿时摇头,急忙开口道:“我不去。”

这一刻,天命的声音沒有了颤抖之意,有的只是坚定。

愕然听到天命的话,无论是赫连千叶还是戚天寒,全部都是为之一怔。

“姑娘,我对你沒有恶意,而且你不是说认识我吗。你还受这么重的伤,跟我回去吧。”戚天寒的目光不停的在天命身上扫來扫去。

心中的直觉告诉自己,天命肯定和自己有关系,而且有着很深的关系,如果自己今天放她走了,绝对会后悔一辈子的。

“我不去。”天命再次开口,声音异常坚定。

“去不去,你说的不错。”赫连千叶冷哼一声道。

天命那眸子之中的目光立刻变得不善了起來,仿佛要喷出火焰來一般,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再次大打出手的架势。

戚天寒见状,急忙站出來打圆场道:“姑娘,你别害怕,我对你沒有恶意,你先跟我回去,养好伤,到时候你若是想要走,我绝对不会拦你。”

但是天命依然不为所动。

看到这一幕之后,戚天寒咬着牙说道:“实在不行,天一亮,你再走。”

天命沒有立刻开口,而是沉默了片刻之后,慢慢从口中嘣出來了一个字:“好。”

天命的想法很简单,她就去戚家一会,天一亮就走,正好看看何彩心和自己另外的一个小姑子蓝凝云,到时候无论他们问自己什么,自己都不开口,就可以了。

反正天也快要亮了。

现在想要走根本不可能,就算是戚天寒会放自己走,赫连千叶也很难会放她走,甚至会到时候将她给抓走。

毕竟此时的她已经受伤,根本不是赫连千叶的对手。

所以,天命选择了跟戚天寒先回去。

戚天寒在听到天命答应下來后,脸上顿时露出了笑意,一行三人各怀心思的朝着红叶别墅而去。

路上,戚天寒不停的问天命话,可天命对此始终不作答,一声也不吭,就这样保持着沉默,就仿佛那千年的冰雕一般,无法融化。

对此,换做旁人或许会感觉索然无趣,便不会再开口说什么,但是戚天寒并沒有,一直喋喋不休着,如同老大妈一般。

赫连千叶则是沉默不语,那脑海中则是不停的想着天命的身份。

有如此的身手,还这么年轻,绝非籍籍无名之辈,可是她到底是谁呢。和戚天寒又有什么关系呢。

随后,三人來到了红叶别墅。

此时别墅之中,薛昊天如同一尊雕像一般,坐在别墅内的沙发上,那脸上虽然沒有什么表情,但是却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而且身上那股属于上位者的威严也莫名的散发了出來,仿佛在充当他心中的怒意一般。

何彩心也是坐在楼下客厅之中的沙发上,眼眶微红,面色憔悴。

蓝凝云则是一脸呆滞的模样,双眸无神。

三人谁都沒有交谈着,使得客厅之中充满了安静以及压抑的气息。

对于戚天寒的情况,他们现在沒有一个人知道,如果知道戚天寒被天命所救,恐怕就不会如此了。

同时,戚天寒三人也來到了别墅的门口。

此时别墅院内,并沒有人打扫,依旧显得有些狼藉,不是何彩心不想找人打扫,而是根本沒有心情,一颗心全部都系在了戚天寒的身上,哪有心情去管其他的事情。

无论是赫连千叶还是天命,当看到面前这一副景象,尤其是在看到那个犹如干尸一般的尸体后,那眸子之中全部不约而同闪烁起了异样的光芒。

天命还好点,她之前猜到了是黄诗培的杰作,但是赫连千叶却不知道啊。

三人慢慢的走到了大厅的门口。

由于大厅之中,薛昊天三人全部都保持着沉默,使得四周显得异常安静,当门口响起脚步声的那一刻,便直接传到了他们的耳中。

听到这脚步声之后,三人全部不约而同的扭头看向了门口,一个个脸上全部都露出了复杂之色。

下一刻,当戚天寒的身影映入到三人视线中的时候,三人全部都是一愣。

当回过神后,何彩心和蓝凝云两人嗖的一下就从沙发上站了起來,飞速的朝着戚天寒而去。

“天寒,你……你……”何彩心面带激动,声音有些哽咽。

“戚爸爸,你……你沒事吧。”蓝凝云一头扎在了戚天寒的怀中,死死的将戚天寒给抱住了。

戚天寒脸上露出了一道幸福的笑容。

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在你冷的时候,有人抱着你,在你穷的时候,有人跟着你,在你出事的时候,有人担心你,在你老的时候,有人陪着你……

而这些只能够在家中才能够体会到,只有自己的父母、老婆孩子面前才能够更加深刻的意识到。

所谓的名利不过是过往云烟而已,辗转即逝,即使你达到了一个人人都对你膜拜的高度,但是等你回头,你发现你除了名利、权利什么都沒有后,你才会发现,原來人生最重要的不是这些,而是身边有沒有能够陪你说知心话的人,有沒有人陪着你。

“沒事了,沒事了。”戚天寒轻轻的伸出手拍了一下蓝凝云,然后又伸出手,在何彩心那挂着泪痕的脸颊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

薛昊天在戚天寒三人进來的那一刻,只是看了一眼戚天寒,目光便落在了天命的身上,脸上露出了一道明悟之色,这一刻他好像什么都明白了。

“戚爸爸,这个姐姐是……”

“我也不知道她是谁。”戚天寒苦笑道:“但应该是她救了我。”

“她应该是你儿媳妇吧。”薛昊天淡淡的说道。

薛昊天的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般,脑海中一阵空白,这句话让戚天寒等人的大脑在这一刻完全失去了思考,赫连千叶也怔住了,这……这是戚天寒的儿媳妇。

天命在听到薛昊天的话,则是露出了一道惶恐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