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70章 送他一程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送他一程

索人屠前面的话,听着给人一种大义凌然,正人君子的风格,但是那后半句话,却完全变味了,直接从正人君子的风格跳跃到了无耻小人之上。

尤其是那一副奸诈的模样,看起来更像是阴险之人,在配上那猥琐的声音,此时索人屠将小人这两个字给演绎的淋漓尽致。

这让段枫为之极度无语,这特么的什么人啊!

随后,索人屠也不管段枫,迈着八字步,脸上挂着一道阴险的笑意,一步步的朝着言亚军走了过去。

而言亚军在倒地后的第一时间,便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在看到索人屠朝着自己走来,言亚军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一个索人屠他已经无力招架,如今要是在加上一个段枫,他更是无法招架。

“老小子,这次我看你怎么跑!”索人屠咧嘴说道。

那满嘴的大黄牙显得格外刺眼。

“索人屠,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言亚军气喘吁吁的问道。

“这句话应该老子问你才对吧,老子当初警告过你,你要是敢动段家的人,老子我打你个生活不能自理,你是不是以为我现在打不过你了,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索人屠的脸色慢慢变得冷了起来。

言亚军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幻着。

索人屠以前确实说过,如果他言亚军敢动段家的人,他索人屠绝对不会放过他,可是言亚军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才刚动手,刚出现,索人屠就像是嗅到了腥味的猫一样,跟着出现了。

这老不死的难道长了狗鼻子吗?

“当年老子能够将你虐的和狗一样,如今一样可以。”索人屠那身上的气势陡然一转,变得凌厉了起来,而且每向言亚军走一步,他身上的气势就会变得更加凌厉一分。

整个人就仿佛魔神一般。

感受到索人屠那身上越来越强大的气息,言亚军那额头之上已经忍不住的冒出了丝丝的冷汗。

同时他整个人犹如那被踩到尾巴的猫咪一般,身上汗毛乍起。

虽然他也是骨灰境界,但索人屠也是,而且比他要强上一筹,更何况索人屠本来练得就是杀人技,可以说是杀便是他的武!

在加上曾经索人屠将他给追杀的如同丧家之犬,东躲西藏,那内心深处已经留下了阴影,而且深知索人屠实力的他,更是害怕索人屠。

在如今的一种情况下,言亚军内心之中的那份阴影更是完全的被激发了出来,让他内心之中对索人屠充满了惧意,而且在加上段枫在一旁虎视眈眈。

可以说,这场争斗打下去没有任何的悬念,他言亚军绝对会被虐死!

还未战,心已败,他言亚军已经犯下了大忌,根本没有赢得可能。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麦子凡说索人屠要是来了,他们挡住索人屠,而不是说杀的原因,不是不想杀,而是杀不了,除非和人联手。

“告诉老子,葛流云在哪?”索人屠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不少。

这一猛地提高声音,那声音犹如闷雷一般,响彻四周。

言亚军浑身上下一震,轻轻的蠕动了一下喉结,缓缓的开口:“我不知道他在哪!”

这一刻,言亚军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声音。

听到言亚军的话后,索人屠的双眼立刻眯在了一起,那如同寒刃一般的厉色从中射出,仿佛能够直接穿透人的心脏一般。

感受到索人屠那凌厉的目光之后,言亚军心头一凛,顿时身体上的肌肉紧绷,做好了再次动手的准备。

“看来你是打算敬酒不吃吃罚酒!”索人屠冷哼一声。

说着,那右手便陡然弹出,这一刻那弹出的右手,宛如从地狱之中出现的死亡之剑般,嗖的一下就到了言亚军的面前。

早已经有所防备的言亚军在索人屠那右手手剑戳来的那一刻,急忙双手化掌,分别摊开护在了胸前。

“砰!”

那手剑宛如真剑一般,戳在言亚军的手掌中心之后,顿时出现了一丝鲜红之色,是血的颜色。

那手掌中心传来的疼痛之意,让言亚军身体猛然一震,急忙便招朝着索人屠攻去。

虽然他已心生退意,但是不代表会在这等死,怎么说他也是骨灰中期的高手,虽然怕索人屠,但是绝对不可能在这坐以待毙!

段枫饶有兴致的看着言亚军和索人屠,说实话,他挺乐意看到索人屠将言亚军干掉的,毕竟那样自己就又少了一个强劲而又有力的敌人,要是对付起葛流云来,那么要简单一些。

而且自己的生命安全也多了一份保障。

忽然只见索人屠的身子一扭,右脚抡起,脚背紧绷,踢向了言亚军的面门!

“呼呼……”

一脚踢出,周围的空气完全被荡开,凌厉的腿风刮得呼呼作响。

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无法躲避索人屠这突兀其来的一腿,言亚军没有仓促躲闪,而是第一时间伸出双手,护在面前。

“砰!”

那恐怖的力量如同排山倒海般,陡然爆发而出,直接将言亚军给震退了数步。

随后,索人屠就地一踏,如同那奔跑在大草原之上的马儿,欢快的朝着言亚军再次奔袭而去。

“嗖!”

只是一眨眼,索人屠就到了言亚军的面前,那凌厉的手剑朝着言亚军呼啸而去。

言亚军那瞳孔顿时一缩,身体微微下弯!

“嗖!”

索人屠的手剑落空。

而就在这个时候言亚军那肩膀一震,双手握拳,陡然朝着索人屠的小腹之上砸去。

“唰!”

索人屠小腹急忙一吸,如同青龙吸水般,同时身体向右一侧。

“嗖!”

言亚军的双拳立刻为之打空。

一拳落空之后,言亚军急忙收手准备后退,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的身影犹如鬼魅一般,已经到了言亚军的一旁,同时那手中闪过一道森冷的寒芒!

刚刚收手的言亚军顿时感受到自己被一股死亡的气息锁定,浑身上下猛然一震,刚想要本能的躲闪,可是索人屠的左手陡然握拳,朝着言亚军的胸口之上轰砸而下。

“砰!”

面对前后夹击之势,言亚军被索人屠一拳给轰在了胸口之上,恐怖的力量直接将他给震退了数步。

而就在言亚军为之后退数步的时候,段枫的身影已经到了言亚军的身后,那手中的鱼肠剑如同死神的镰刀般袭来。

“噗嗤!”

锋利的鱼肠剑直接刺穿了言亚军的身体,剑锋入骨的声音在四周陡然响起,显得异常刺耳。

索人屠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上露出了一道惊讶之色。

而言亚军则是只感觉那身体之上传来一道钻心的低头,立即低头看去,只见那泛着寒光的鱼肠剑已经从后背刺透了他的前胸,那泛着寒光的剑刃带着死亡的气息。

“唰!”

下一刻,段枫立即将鱼肠剑从言亚军的身体之中抽出。

鱼肠剑刚刚抽出,那鲜血便立刻从胸前和后背疯狂的溢出,仿佛不要钱似的。

而言亚军的身体则是不受控制的摇晃了起来,仿佛随时都很有可能倒在地上一般。

“你……你……”言亚军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段枫。

段枫冷笑一声:“不好意思,你太强了,让我害怕,如今有机会,所以你要死!”

索人屠见状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段枫这一剑所刺的位置,索人屠可是看的一清二楚,言亚军绝对不可能有生还的可能了。

“言亚军,怪就怪你跟错了人吧!”索人屠看着脸色已经泛白的言亚军说道:“本来我是没想杀你,最多把你打个残废,可是这小子想要杀你,我也没办法!”

“不过,你放心,你死了,老子给你收尸,算是我们认识一场!”

“那我应该谢谢你!”

“不客气!”索人屠淡淡的说道:“你说你也一大把年纪了,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对付这小子,他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为了杀你!”言亚军咬着牙重重的说道。

愕然听到言亚军的话后,索人屠一愣:“杀我?”

“对!”

“你杀这小子,和杀我有什么关系?”

“葛流云答应我,只要我能够帮他得到赤血玉,他就帮我杀你!”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言亚军没有对此隐瞒:“我要杀你,来洗刷我所受到的耻辱!”

索人屠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就算你杀了他,也没用,你会面临清风永无止境的追杀,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对付我吗?”

“只要进入成绩思汗陵墓,一切就有机会!”

“谁告诉你的!”

“葛流云!”

“傻·逼!”索人屠鄙夷的看着言亚军:“他的话,你也信,他要是给你说,你去吃屎,我就会死,你是不是也去吃!”

“你……”

“算了,老子不说你了,反正你也要死了。”索人屠摆了摆手,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模样道:“葛流云到底在哪里,告诉我,老子今天一定要剁了他!”

“别问了,葛流云不会告诉他的!”一直沉默的段枫说道:“让我在送他一程吧!”

说着,段枫也不管索人屠答应不答应,便直接挥出一剑,了解了言亚军!

刚出场,就要死,不得不说这对于言亚军来说是一种悲剧。

对于葛流云来说,恐怕更是一种悲剧。

一晚上他折损了两名骨灰境界的高手,这要是让他知道,恐怕会发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