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71章 葛流云的消息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葛流云的消息

段枫杀了言亚军之后,并没有立即离开医院,而是去了医院之中的监控室,将所有的监控录像全部给毁掉之后,才离开医院。

段枫之所以要将医院之中的监控录像给毁掉,完全是因为他动用了鱼肠剑,那可是他最大的底牌,绝对不愿意让其他人知道。

来的时候,段枫一个人,走的时候却是三个人,更为准确的说是两个人一具尸体。

离开医院之后,索人屠看着段枫叹息道:“你不该杀他啊!”

“难道留着他?”

“留不留另说,但是至少也应该先问点东西吧?”索人屠看着段枫认真的说道:“我和他认识了有几十年了,也曾追杀的他东躲西藏,可以说我算是比较了解他的!”

“他这个人呢,也就见了我这么害怕,其他的时候还挺横,至于脾气吗?还算温和,但是他不应该帮葛流云办事啊,这里面肯定有猫腻,我还没问,你就直接给我两剑将他咔嚓掉了!”

段枫一愣:“你的意思是他不是葛流云的人?”

“狗屁!”索人屠啐了一口吐沫道:“那可是骨灰高手,你真当是阿猫阿狗了,满大街全是,这样的人放在任何一个家族,绝对是座上宾,葛家虽然有骨灰高手,但是言亚军这老小子向来独来独往,现在他帮葛流云,肯定是有原因的,你倒好,直接给我杀了,我还有好多事没问呢!”

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是你的对手,你的敌人。

这句话从古至今就就广为流传,那么必定有它的道理。

“你的意思是,他是被葛流云利用的?”

“你问我,我问谁?”索人屠吹胡子瞪眼的看着段枫:“你把他给杀了,这些都成为了疑惑!”

“你怎么不早说!”

“你怎么不问我!”

段枫再次无语了起来,遇到这样一个蛮不讲理的人,他还真没招。

自己又不知道言亚军是什么人,只以为帮葛流云,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肯定和葛流云有着很深的关系,所以段枫就直接趁着两人打的火热朝天的时候,实施了必杀一击!

如果他事先知道这些的人,绝对不会杀言亚军,留着总有用处,而且弄不好,还能够让言亚军帮自己对付龙爷呢,现在倒好直接一剑被咔嚓掉了。

就在段枫沉默的时候,索人屠再次开口说道:“现在怎么办,葛流云不知道跑到哪里了,而且不知道又在鼓捣谁对你动手呢!”

段枫忍不住的咽了下口水道:“他认识很多老不死的吗?”

“反正不少,葛家的地位在这放着呢!”

“那咱华夏有多少这种骨灰境界的?”

“不知道,百八十个肯定有!”索人屠想都没有想,便直接开口说道!

“他不会都认识吧?”

“怎么可能,就他那副孙子样,怎么可能全部都认识,不过认识五六个应该不是什么难事!”索人屠淡淡的说道:“而且吧,葛流云这个杂碎呢,和他那个弟弟一样,都喜欢玩些阴谋诡计,没准还都能够被他给鼓捣出来对付你呢!”

段枫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他发现自己真的小看葛流云了,这绝对是一个极度危险份子啊!

“不过,你不用担心,喊上你师父,加上老子,咱们三个联手,干他娘的!”索人屠豪情壮志的说道:“到时候,咱们三个联手,必定天下无敌!”

忽然段枫发现,索人屠这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他们三个联手,还天下无敌,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你是段家的人?”

“段家最牛逼的人!”索人屠一脸得意的说道:“其他人都是我手下败将,你小子也肯定不是我的对手。”

这一刻,段枫算是体会到了索人屠那脸皮的厚度。

“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云阳下落不明?”

“放屁,这小子生活过的滋润着呢,没事!”

听到索人屠说段云阳没事,段枫立刻来了精神:“那你知道云阳在那里吗?”

“知道!”

“那你快告诉我,他在哪,现在怎么样?”段枫急忙问道。

索人屠扫了一眼段枫:“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一句话将段枫给噎了个半死。

看着段枫那无言以对的模样,索人屠拍了一下段枫道:“小子,不是老子不告诉你,而是我告诉你也没用,他不乐意见你,而且你俩这关系,还有那些破事,挺复杂的,三两句话也说不清,还是别见了啊,听我的,吃不了亏!”

听到索人屠这么一说,段枫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索人屠说的不错,段云阳可能还真不待见自己。

“我知道你担心他,不过你放心,有老子,他肯定没事!”索人屠大包大揽的说道:“相信我,相信我的实力,那些牛鬼蛇神,绝对不敢乱来!”

对于索人屠的实力,段枫还是非常放心的,一个能够将言亚军给逼的东躲西藏的人,其实力根本不用多说,有他在,就算面对千军万马,他也绝对能够杀出一条血路。

更何况段云阳身边还有梅老,这两个人保护段云阳,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谢谢你!”

“谢什么谢,多见外,怎么说老子也吃了段家几十年的饭了,跟你爷爷也有八拜之交,怎么可能会看着他孙子,也就是我孙子出事呢!”

段枫再次一怔:“你……你和我爷爷是八拜之交?”

“当然!”索人屠信誓旦旦的点头道:“你爷爷没有告诉你?”

段枫苦笑这摇摇头,看来对于段家的事情,他所不知道的还真多。

不过这应该是段家的一些秘辛,他不知道也正常,毕竟他回到段家有多久,和段老爷子见了多少面?

就算段老爷子想说,段枫给过他说的机会吗?

或者是段老爷子本就没有打算告诉段枫这些,毕竟这都是一些陈年旧事了。

“算了,你爷爷没告诉你,我也不说什么了,估计他有别的用意吧。”索人屠摆了摆手说道:“好了,不好你说了,老子先去找个地方把他给埋了,然后去找葛流云这个杂碎,老子一定要跺了他,敢伤害我孙子,真当老段家没人了!”

说着索人屠也不管段枫答应不答应,便直接拎着言亚军的尸体离开了这里。

看着索人屠的背影,段枫张了张嘴,想要喊他,但是却最终强忍着没有开口。

冷冷的夜风吹来,段枫竖起了衣服的领子,哈出一口白白的雾气。

然后从身上摸出香烟,给自己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轻轻的抽了一口,晃晃悠悠的走在马路上。

可是刚走没有几步,段枫忽然感觉背后好像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急忙扭头看去,可是四周却空无一人,有的只有那冷冽的风!

随即段枫脸上露出了一道凝重之色,他一直以来都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也是凭借这份直觉,让他多次从死神的手中逃脱。

如今段枫感觉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他相信这绝对不是错觉。

但是段枫并没有在四周扫来扫去,而是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再次迈着脚步朝前走去!

但是刚走没有几步,段枫只觉得背后一阵发毛,同时心头涌现出一股危险的气息,条件反射般的朝着一旁躲闪而去,同时那右手化爪,猛的朝后抓去!

“唰!”

一抓落空之后,只见段枫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老人穿着一件长袍,面色红润,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此刻,这个老人正站在距离段枫一米后的距离,面带慈祥笑意的看着段枫。

段枫盯着这个老人不停的打量了起来,他总感觉这个老人很熟悉,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却又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

“不错,挺警觉的!”老人淡笑一声说道:“小子,怎么不认识我了?”

“您……您认识那个算卦的老人?”段枫终于想起来了这个老人是谁。

老人点了点头:“记性不错啊!”

“老人家,您这是?”

“本来打算去羊城见你的,可是有些事情耽误了,所以就来江淮来看看你!”老人三两步的走到段枫的面前说道:“刚刚去找葛流云了?”

“恩!”

“没找到?”

“恩!”

“遇到索人屠了?”

段枫脸上露出了一道惊讶之色!

“是不是好奇,我怎么什么都知道?”

段枫点了点头,刚刚他可以肯定,自己身边绝对没有人跟踪,如果有人的话,就算自己发现不了,索人屠会发现不了吗?

“段云阳出了事情,他肯定会来,以他的脾气,来了定然会来找葛流云将他给剁碎了!”老人淡淡的说道。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老人神秘的一笑:“我不仅知道这些,我还知道葛流云在哪里?想不想知道!”

段枫脸上顿时露出了激动之色,如同小鸡啄米一般,重重的点头道:“您快告诉我,他在那里!”

“他身边有麦子凡,你杀的了吗?”老人淡淡的问道!

“只要您告诉我,我绝对有把握将他抓到!”

“凭借你剑主的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