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74章 葛流云现身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葛流云现身

蓝凝云想要通知段枫。但是也已经晚了。夜幕下之下。段枫已经偷偷的潜入到了葛家之中。今日他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将葛流云给抓走。不为别的。只为戚天寒。

如果让段枫知道戚天寒已经平安无事了。恐怕也不会冒险去抓葛流云。

毕竟刚才那个神秘的老人说的话。让段枫不得不慎重。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去面对。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进入葛家之后。段枫悄然无息地出现在了别墅大厅的窗户口。侧身而站。透过窗户朝里面看去。整个大厅之中空无一人。显得十分寂静。

看到这一幕。段枫心中一沉。葛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房屋也不少。想要找到葛流云绝不是一件易事。

而且根据那个神秘老人所说的。葛流云身边有高手。在联想索人屠的话。段枫不得不慎重。小心的面对。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自己内心之中的那份暴躁给压制在了心底。然后犹如幽灵般。在葛家之中穿梭了起來。

段枫的动作非常小心。生怕惊动到葛家内心來回巡查的人。

虽然段枫的行动很是小心翼翼。但是奈何葛家确实有高手。正如那个神秘老人所说的那样。段枫今日想要动葛流云。基本上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谁。”

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立刻惊动了别墅四周内所有人。

一时间别墅中所有人全部都开始一脸谨慎的在四周看了起來。

段枫知道自己想要隐藏已经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直接从花园之中站起身。从黑暗中走了出來。

葛家那些人当看到段枫之后。脸上全部都出现了一丝的紧张之色。白天段枫已经在葛家闹了一场。如今段枫又來了。这怎么可能不让他们紧张呢。

“段枫。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还敢來。”

“原來是你。”段枫在看清楚人影之后。那脸上露出了一道冰冷的笑容。

发现段枫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天和段枫交手的麦子凡。

麦子凡冷哼一声:“段枫。我真不知道应该说你是艺高人胆大。还是应该说你初生牛犊不怕虎。竟然还敢來。看來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要不你教我。”段枫一脸玩味的说道:“不过我劝你别动手啊。不然我真会杀了你。换个能打的來。”

段枫的声音不温不火。声音不大。可是那份无与伦比的狂傲并沒有减少半分。那感觉仿佛麦子凡在他眼中就是阿猫阿狗一般。丝毫沒有放在眼中。

段枫那原本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但是落在麦子凡的耳中。就如同一记闷雷般。震得麦子凡浑身上下一阵颤抖。

一时间。麦子凡只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屈辱。那份从未有过的耻辱深深地刺痛了麦子凡。令得他整个人犹如一头暴怒的老虎般。

灯光下。麦子凡的脸色铁青到了极点。那模样恨不得立刻将段枫给撕碎。

但是他却又不得不承认。段枫有足够在自己面前狂妄的资本。他还真杀不了段枫。

虽然不清楚昨天。段枫到底有沒有受伤。但是从段枫那份强劲的实力面前。他就不得不佩服。

并且段枫才多大。他已经多大了。

如果等段枫到了他这个岁数。自己能够和他过几招呢。

麦子凡红着双眼。死死的盯着段枫。声音低沉的说道:“段枫。你不要太嚣张了。既然今天來了。你就别想囫囵个的从这里走出去。”

“就凭你。”段枫冷笑一声:“也配。”

“你……”

麦子凡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了起來。

“给我杀了他。”

听到麦子凡的话后。葛家的其他人。将那内心之中的恐惧给驱散。便朝着段枫立刻扑了过去。

而段枫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生冷的表情。

“唰。”

段枫动了。似乎只有一步。就到了其中一个人的面前。然后猛然抡起右手。朝着对方拍了过去。

沒有任何繁琐的招式。沒有任何惊险的格斗。有的只是惊人的速度。恐怖的力量。

“啪。”

段枫一巴掌直接拍在了对方的身上。那恐怖的力量直接将对方给抽了出去。身子抽出了几下。便再也沒有了任何的动静。

这一下使得所有人都愣住了。就当众人反应过來。想要再次攻击段枫的时候。段枫的身影一闪。嗖的一下再次消失了。

“嗖。”

随即只见段枫那鬼魅般的身影出现在了其中两人的面前。那双拳紧握。呼啸的朝着对方砸了过去。

“砰。”

“砰。”

只见对方的脑袋犹如西瓜一样。顿时为之破碎。鲜血冲天而起。

这一刻。段枫仿佛化身成为了黑暗之中的死神。无情的收割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一时间。葛家的这些人开始慌乱了起來。那攻击也在这一刻变得是那么苍白无力。

而段枫呢。

他整个人犹如流星般。总是能够在其他人缝隙间自由的來回穿梭。每次穿梭一下。便会有一道手影呼啸而过。接着便是有人倒飞而出。或者是直接软倒在地。连闷哼声都沒有发出。便彻底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麦子凡看着面前那惨不忍睹的画面。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起來。这些人对于段枫來说。就像是猫狗一般。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

忽然。段枫停下了脚步。冷漠的扫了一眼面前的人。他的声音仿佛來自那九幽地狱一般:“不想死的滚。”

这一刻。葛家其他人在看向段枫的时候。充满了恐惧。那份恐惧是來自灵魂的伸出。这一刻在他们的眼中段枫就像是魔鬼绞肉机般。生命在他的面前是那么的脆弱。

而且他本人在杀了这么多人之后。脸上沒有丝毫的变化。除了冰冷之意还是冰冷之意。那眸子之中闪烁的妖异光芒沒有丝毫的感情可言。

段枫用那雷霆之势。让所有人对他再次产生了恐惧。并且这份恐惧是从灵魂深处而升起的。

“让葛流云滚出來见我。”段枫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彻四周。

麦子凡见状。不得不开口:“段枫。你以为你杀了他们。就可以在这里耀武扬威吗。”

“怎么。你也想死。”段枫那冰冷的目光。仿佛一把冰冷的利剑一般。直接刺进了麦子凡的心脏。使得麦子凡心头猛的一凸。

虽然心中微颤了一下。但是麦子凡并沒有因此而感到害怕:“段枫。 你以为你有本事杀的了我吗。”

“试试不就知道了。”

话音落下。段枫就地一踏。一个箭步便到了麦子凡的面前。那右手五指紧绷在一起。婉如毒蛇出洞直接朝着麦子凡的喉咙之上戳去。

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是十分的可怕。

“唰。”

段枫的攻击瞬间便到了麦子凡的面前。

而这个时候。麦子凡的铁拳已经紧握在一起。身上的力量也完全聚在了铁拳之上。对着段枫那紧绷的五指便狠狠的砸了过去。

段枫见状那原本紧绷的五指陡然张开化掌。

“啪。”

拳掌相撞发出一道闷响之声。不得麦子凡收手。段枫那手掌立刻化爪。直接抓住了麦子凡的铁拳。然后猛地一拽。

“唰。”

面对段枫这突兀的变招。使得麦子凡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段枫而去。

“嗖。”

下一刻。只见段枫的身体微微一侧。那左手的胳膊肘便对着麦子凡的虎口狠狠的戳了过去。

几乎本能的。麦子凡将那另外一只空闲的手摊开化掌放在了胸前。

“砰。”

一声闷响传出。麦子凡的身体立即朝后腿了三步。才慢慢的稳住身影。

虽然麦子凡的手掌卸去了段枫那胳膊肘上的大半力量。但是那残余的力量依旧让他虎口有些发麻。

而段枫则是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一脸藐视的看着麦子凡:“我再说一遍。让葛流云滚出來。”

麦子凡冷哼一声:“想要见他。先过我这一关。”

“看來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段枫那原本冰冷的脸上。顿时杀机四伏。那冷眸之中也酝酿着浓厚的杀意。

段枫心中清楚。既然被已经暴露了。那么只能够光明正大的闯。而且就算他要走。麦子凡恐怕也不会让他安然无恙的离去。

所以这一刻。段枫战也得战。不战也得战。

就在段枫准备动手得那一刻。只听一道中男音在这杀机密布的四周响起:“段枫。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能够想到我在家。”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葛流云。

随后。只见葛流云坐在轮椅上。从别墅的大厅之中被人给推了出來。而在他的身边则是站着两个早已经到了天命之年的中老年男人。

这两个中老年男人在看向段枫的时候。目光之中充满了不善不说。并且那眸子之中所流露出的目光。就仿佛猎人在看到了自己的猎物一般。充满了炽热的光芒。

段枫心头猛然一颤。这一刻。他终于相信了那个神秘老人的话。今日要抓葛流云。基本上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他的动作慢了一步。葛流云的动作快了一步。